修笔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精神异常的世界在线阅读 - 第2章 好想爱这个世界啊

第2章 好想爱这个世界啊

        阎燃提着行李包,走出了精神病院。

        世界刚刚经历过一场春雨的洗礼,病院前的草地湿漉漉的,低洼处积了不少小水坑,阳光在水坑中反射,有些刺眼。

        “燃哥,恭喜出院!”

        病院外停着一辆黑色的大众轿车,驾驶室的车门开着,一名穿着格子衬衫,戴着厚厚的眼镜,发际线明显有些扛不住的小伙子,一手扶着车门,另一只手拍打着车顶:“哥们儿新买的车,正好用来接你出院,就当冲冲喜了!”

        阎燃问:“小毛蛋,你这么做你爸知道吗?”

        “燃哥,不是说好了,不随便喊我小名吗?”小伙子的嘴角抽了抽,“还有,这车是我自己存钱买的。”

        “年轻人,买大众?”

        “……”

        阎燃笑了笑,把行李包放在后备箱里。

        两人没着急走,小伙子递了根烟给阎燃,二人蹲在马路边抽了起来。

        事实上,自从阎燃“疯了”以后,过去的朋友几乎都与他断了联系。

        这名小伙子名叫薛振鹏,是他进精神病院以后才结交到的朋友。

        薛振鹏今年24岁,比阎燃小一岁,是某家软件公司的社畜,同时也是病院院长的小舅子。

        阎燃住院的这四个月里,薛振鹏每周末都会出现在病院当义工,一来二去两人就成了朋友。

        “燃哥,出院以后你有什么打算?”薛振鹏好奇地问。

        “暂时没想太多。”阎燃深吸了一口烟。

        “我们公司最近还缺人手,要不……”

        阎燃看了一眼薛振鹏的发际线,默默地摇了摇头:“以前的积蓄还有剩,我暂时不缺钱……”

        一根烟的功夫很快就过去了,阎燃将烟头丢在地上,起身用脚踩灭,无意间从口袋里滑出了一张照片。

        薛振鹏伸手捡了起来,用袖子擦了擦照片上的污渍,还给了阎燃。

        照片上,是阎燃与未婚妻的合影,那个女孩笑得甜蜜、幸福,怎么看都不像是会自杀的人。

        薛振鹏拍了拍阎燃的肩膀:“燃哥,嫂子的事情我很遗憾,但日子还长,你得支棱起来啊!”

        “没这个必要了。”

        阎燃收起照片,回头看了一眼病院二楼病房的方向。

        病房的窗口,她双手扶着窗台,仅露出半个脑袋,紧紧盯着自己。

        阎燃坐到了副驾驶,透过后视镜,又看到了坐在后排座位上低着头的她,心里松了口气。

        他低声安慰道:“别急,我们很快就回家了。”

        后排的她毫无反应。

        但阎燃已经习惯了,只要还能看到她,阎燃就知足了。

        “燃哥,你和谁说话呢?”

        薛振鹏坐进车里,疑惑地问道。

        “你嫂子。”

        “呵呵……又想吓唬我。”薛振鹏不屑一笑。

        整个病院的人都害怕阎燃,唯独薛振鹏不怕,他似乎完全没有把阎燃的情况往灵异的方面去想,只是单纯地认为阎燃是一名精神病臆想症患者。

        作为病院院长的小舅子,精神病薛振鹏见多了,相比之下阎燃是最正常的一个。

        ……

        病院三楼,院长的办公室内。

        院长与林主任,透过百叶窗的缝隙,目送阎燃离去。

        “院长,让阎燃就这么离开,会不会太草率了?”林主任的站位比院长后了一步,神色有着明显的担忧。

        院长摇了摇头:“四个月以来,我们在阎燃不知道的情况之下对他做了多项测试,得到的结果是,阎燃的情绪十分稳定,基本处于无害水准,风险等级也极低,但是——他的精神力早已经超出常人十倍!已经基本断定,阎燃是一名十分可控的异常污染者。但是,阎燃除了声称自己能够看到死去的未婚妻以外,没有表现出任何的超自然能力,我猜想,他或许需要一点点刺激。”

        “所以,公司还没有真正放弃阎燃?”林医生惊讶道。

        “像阎燃这样稳定的污染者,是公司最希望得到的人才,”院长低声道,“我们只要做好我们该做的就足够了,剩下的公司自然会接手。”

        “您是指您的小舅子?”

        “……他的职位,比我们俩要高。”

        ……

        薛振鹏将阎燃送到家楼下,并没有打算上楼,因为他还得赶回公司去加班。

        阎燃站在车边,思索了一下,然后从行李包里翻出了还剩下半瓶的霸王防脱洗发液:

        “我也没什么好感谢你的,这瓶洗发水你凑合着用吧,没事多洗洗头。”

        薛振鹏的嘴角抽了抽,勉强收下了,又叮嘱阎燃记得按时吃药,这才开着车离开。

        薛振鹏走后,阎燃回过头,默默地乘坐着电梯上楼。

        13楼。

        早已经点好的番茄鸡蛋面条,配送员已经放在门口了。

        阎燃推开房间,将行李包与菜放在玄关处,借着走廊的灯光,默默地看着屋内。

        这是一套110平米的四室一厅,首付是阎燃与未婚妻一起凑出来的,两人打算有了孩子以后,就把父母接过来一起住。

        沙发旁,已经支起了一张崭新的猫爬架,如今上面已经积了灰。

        夕阳透过窗帘的缝隙,隐隐约约照亮客厅,沙发上,她双手抱膝,低头不语。

        阎燃笑了笑,挽起了衣袖,拎着菜走进厨房:

        “四个月没做饭,也许我的手艺生疏了,要是做的不好吃,你可别骂我哦。”

        她依旧低着头,毫无反应。

        其实阎燃还挺希望她责怪自己几句的。

        四个月以来,阎燃虽然偶然能看到她,但她始终低着头沉默,不会做出任何的回应。

        更多的时候,她的身体处于一种分裂的状态,就如同老式电视机里信号不好时,收到的那些扭曲的画面。

        厨房里响起了抽油烟机的噪声,不多时,两碗热腾腾的番茄鸡蛋面端上了桌。

        此时,她也出现在了饭桌旁,坐在了她的专属座位上。

        阎燃坐在她的对面,夹起面条吹凉,然后大口塞进嘴里。

        咀嚼了几下,他忽然停住了:“我好像又忘记放盐了。”

        阎燃做菜总是会忘记放盐,而每次未婚妻都会笑着添上,但这一次,没人帮阎燃拿盐罐子了。

        “你等着,我去厨房拿盐。”

        阎燃起身去了厨房,翻找了一阵子,那稀松平常的盐罐子,却怎么都找不着了。

        小小的厨房仿佛一个幽深的黑洞,旋转着,吞噬着,侵蚀着阎燃。

        ……

        “检测到阎燃产生了负面情绪,精神强度正在急速上升,存在失控风险!”

        小区附近的一辆面包车中,薛振鹏的脸色徒然大变。

        车里放着诸多电子仪器,此时三个显示屏上的指数直线上升,车内甚至都闪烁起了红色的警示光!

        薛振鹏立刻跳下面包车,朝阎燃的房子冲去。

        ……

        阎燃沉着脸回到餐桌旁,一言不发,吸溜吸溜地吃着面条。

        他还是没有找到盐罐子。

        原以为没有她的生活,只是没有了光而已,未来只要按部就班,就可以好好生活。

        他强撑了四个月,每一天都在告诉自己要迈过这道坎儿。

        可现在,只是区区一个盐罐子,就将阎燃推到了崩溃的边缘。

        他吃面的动作,

        越来越慢。

        最后,他放下筷子,吐出了嘴里嚼烂的面条,双手撑着额头,太阳穴旁的青筋凸起。

        他强忍着的泪水,最终还是滴答滴答地落在面汤里。

        “我不知道要怎么面对……”

        “明明我们还有美好的未来。”

        “你怎么能死!!”

        阎燃站起身,颤抖地伸出手,渴望着触摸到近在咫尺的她。

        然而,他的指尖却轻易地穿过了她的身体,没有半点触感。

        “为什么要留下我一个人!”

        下一刻,阎燃猛地掀翻桌子,桌子穿过了她的身体,面条与面汤洒落一地。

        看着依旧没有任何回应的她,阎燃终于疲倦了。

        或许,我真的疯了吧。

        他失魂落魄地走向前,与她擦肩而过,推开了阳台的窗户,鸟瞰着这座充满回忆的城市。

        原以为,还能看到她,自己就应该知足了。

        如今阎燃才明白,自己不会知足的,

        她回不来了。

        “好想爱这个世界啊。”

        “可这个世界没有你。”

        远处的夕阳,最后一点余晖也消失了。

        不知不觉间,阎燃已经坐在了阳台的栏杆上。

        他低头看去,几十米的高度,自己应该没有生还的可能了。

        阎燃眼中的光芒,一点点地消失,如同熄灭的火焰。

        纵身一跃!

        “燃哥,别跳啊!”

        阎燃家的房门被薛振鹏撞开,薛振鹏跌跌撞撞地跑进来,但为时已晚。

        他只看到阎燃的影子在阳台一闪而逝。

        薛振鹏立刻朝阳台冲去,扶着栏杆向下看。

        然而。

        阳台外的这一幕,刹那间令薛振鹏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研究员薛振鹏,立刻汇报异常污染者阎燃的情况!重复!立刻汇报异常污染者阎燃的情况!”

        甚至连耳机里的声音,薛振鹏都忘了回答。

        ……

        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鬼,那么自己死了以后,应该可以和她团聚吧?

        阎燃闭着眼,心里如此想。

        然而他所等待的疼痛感却始终没有降临。

        他睁开眼睛,惊奇地发现自己竟然悬在半空中!

        我没死?!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猛地抬头看去。

        阳台边上,她伸出了手,死死地抓着阎燃的手腕!

        苍白的面庞,无神的双眼。那发白的嘴唇轻动,勉强发出了声音:

        “我要你…活着。”

        这一刻,阎燃不禁浑身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