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精神异常的世界在线阅读 - 第5章 我们都是疯子

第5章 我们都是疯子

        不知过了多久。

        嘴里是苦涩的味道,鼻子里充斥着刺鼻的消毒水味。

        “我在哪儿?”阎燃疲惫地问。

        “燃哥,是我,小毛蛋啊!”

        “……”

        阎燃抬起沉重的眼皮,勉强看到了身穿白大褂的薛振鹏的身影。

        房间是病房的布置,四面有着黑漆漆的单向玻璃,周围摆着诸多阎燃没见过的奇怪仪器。

        低下头,自己的衣服不见了,一条条线路挂在自己的身上,延伸到四周那些奇怪的仪器里。

        他正想动弹,薛振鹏连忙按住了他:“燃哥,你的精神力消耗过大,所以现在会感觉格外疲惫,我们给你补充了能量,但你还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恢复,你放心,我们没有恶意。”

        阎燃放弃了挣扎,默默地躺好。

        倒不是他不想挣扎,而是如今他真的提不起一丝力气,连翻身恐怕都办不到。

        但真正让他放弃的原因是,他看到未婚妻苏小婵的影子在床边一闪而过。

        虽然她没有一直存在,但阎燃能感觉到她就在自己的身边,而且这种感觉比之前在精神病院的时候,更加强烈清晰。

        “没有恶意,你们派了一群特种兵,还有一对奇怪的夫妇来抓我?”阎燃语气中有几分怨气。

        “咳咳…这不是我们的本意。”

        薛振鹏双手摊开,示意自己对阎燃并没有任何威胁,紧接着他说道:“你是我的研究对象,我写了好几篇论文是关于你的,我能不能研究生毕业,都看你了……”

        阎燃愣了愣:

        “我拿你当朋友,你用我写论文?”

        “事情很复杂,不过我会解释清楚的。”

        阎燃沉默了一下,如果他还能动弹的话,现在是不介意给薛振鹏来一套滑铲的。

        薛振鹏整理了一番思绪,先抛出了一个问题:

        “燃哥,你认为,这个世界是唯物的,还是唯心的?”

        “我什么时候能离开这里?”

        “……燃哥,只要你配合,我向你保证,你很快就可以离开这里,而且,或许你能在我们这里,找到你内心深处最想要的答案,但前提是你得先回答我的问题。”

        “好吧。”

        阎燃重新审视了一番薛振鹏的问题,不过并没有多加思考,便答道:“唯物主义。”

        薛振鹏点点头:“唯物主义认为,世界的本质是物质,先有物质后有意识,物质决定意识,意识是物质的反映,也就是说,物质第一,意识第二。

        而唯心主义认为,世界的本质是意识,并非是物质决定意识,而是意识决定物质,意识第一,物质第二,佛语中的一花一世界,道家中的道法自然,诠释的都是唯心主义,宋朝哲学家陆象山也说过,宇宙便是吾心,吾心便是宇宙。”

        阎燃打断道:“我知道这其中的区别,但这和我为什么在这里,有什么关系?”

        薛振鹏起身,给阎燃倒了一杯水,考虑到阎燃可能无法坐起来,便取来了吸管,放在阎燃的床头。

        “如果我告诉你,这个世界是唯心的,你会相信吗?”薛振鹏问。

        这个世界是唯心的?

        我们看到的,听到的,闻到的,都并非是真实存在的?

        这……这不符合阎燃接受的九年义务教育。

        “这个世界不可能是唯心的,否则我们的历史,我们的科学,我们的世界,岂不都是笑话?”阎燃严肃地说道。

        “是啊,当初他们拉我入伙的时候,我骂他们全都是精神病,后来发现,他们还真都是一群精神病!”

        薛振鹏用幽怨的眼神看了单面玻璃一眼,随后笑了,笑得有几分癫狂。

        “可精神病也不过是异于普通人的一类人罢了,凭什么普通人就是对的,精神病就是错的呢?”

        “或许,精神病才是跳脱了普通人,睁眼看世界的先驱?”

        “而古时候的人们一般用另一个词来称呼先驱——神!”

        阎燃默默地望着薛振鹏:“你也疯了。”

        “我没疯!”

        薛振鹏激动得手舞足蹈,这让他看起来病得更重了一些。

        “燃哥,你想想昨天发生的那些事,你见到的那些人,还有…嫂子,难道你认为这一切是正常的吗?”

        “我……”

        阎燃本能地想要反驳,但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了。

        他回忆起昨日发生的事,居然觉得薛振鹏说的有几分道理。

        砰!

        病房的门,突然被踹开了。

        昨天阎燃见到的那个奇怪大叔,双手插在裤兜里,叼着烟便走进来了。

        阎燃见到他,顿时警惕起来,苏小婵那扭曲的身影,在阎燃身后若隐若现。

        “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要是想杀你,你已经死几十回了,”大叔张开双臂,“我下手很有分寸的,昨天不过是想测试一下你的能力罢了。”

        阎燃依然没有放下戒备,只不过苏小婵的身影却渐渐消失了。

        薛振鹏赶紧打圆场:“燃哥,这位是咱们公司的外勤教官皇甫正平先生,想必……你也见识过他的能力,他和你一样,都是……”

        “都是疯子,”外勤教官皇甫正平咧嘴说道,“小毛蛋,你废话太多了,上头都看不下去了,派我来帮忙。”

        薛振鹏不爽地皱了皱眉头:“我才是研究员。”

        “我知道我知道。”

        皇甫正平右手捏着烟,低头看了一眼,没有发现烟灰缸,于是干脆把拉开薛振鹏胸口上的口袋,把烟灰抖在里头:“但你要是再拖拖拉拉的,我就把你脑袋拧下来。”

        “……”

        薛振鹏脸色有些僵硬,因为他无法分辨疯子所说的话,到底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

        他立刻解释道:“这个世界,对普通人而言是唯物的,但对个别精神力强大的人而言,世界是唯心的。像燃哥你这样,拥有着强大的执念的人,便可以影响到现实世界,获得某些能力,例如皇甫教官患有臆想症与人格分裂,他可以自由地在阴影中穿梭,他的妻子孔谷兰小姐患有精神分裂,因此可以把自己变成一只巨狼……对燃哥你而言,因为你对亡妻的过度思念,导致你患上了臆想症,又因为你的精神力比常人强大,所以你才可以看到嫂子,甚至是将嫂子具象化出来。”

        这一番解释,让阎燃的脑子变得沉甸甸的,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薛振鹏担心阎燃无法理解,又解释道:“我举个例子。”

        “若存在一位精神分裂患者,他认为自己拥有翅膀,可以飞行,且经常幻想自己在天空中飞行……这种人在普通人眼中,肯定是个疯子,但一旦这名精神分裂患者的精神力足够强大,对飞行的执念又极深,那么他会真的长出翅膀,翱翔天空。”

        如今阎燃理解了。

        人疯到一定程度,是真的可以上天的。

        如果你还没有上天,那一定是你疯的程度不够。

        放在过去,要是薛振鹏告诉阎燃这些,阎燃会毫不犹豫地向院长举报,要求把薛振鹏留在院里治疗。

        而且还要把他关到重度病房去,接受电击治疗。

        但经历过昨晚的事情以后,阎燃竟然轻松接受了这些。

        因为,他也是疯子的其中一员。

        但他心里,还有很多困惑。

        “按照你所说,岂不是所有疯子都是……异能者?”

        若真是那样,世界岂不是早就乱套了?

        皇甫正平笑了笑:“小家伙,你没注意审题啊,小毛蛋刚才说了,想要拥有异能,必须满足三个条件,第一,疯子,第二,有强烈的执念,第三,精神力足够强大,这三者缺一不可。”

        薛振鹏点点头:“精神力这个词或许有些缥缈,但我们的科技已经支持我们做精神力测量了,如果以刚出生的婴儿的精神力为标准单位的话,成年人的精神指数是100,而当人的精神力突破常人的五倍,也就是500以后,我们称之为【异常污染者】。可就算一个人的精神力超过500,也未必会造成什么破坏,除非这个人是疯子,且对某件事有很强的执念,这些执念通过精神力,才会影响到现实世界。”

        “异常污染者?”阎燃抓住了关键词。

        “首先,精神力突破500,已经异于常人,所以称之为【异常】,异常并非单指人,还有其他的含义,这些以后你就明白了。而污染者的概念,则需要更多的解释。”

        薛振鹏见阎燃不喝水,便自己端起来喝了一口,润了润嗓子。

        “现在的网络小说中,有一个有趣的设定,凡人想要成仙,必须吸收天地灵气进行修炼,成仙后方能飞天遁地——经过我们的研究,【灵气】确实存在,但严格来说,它是一种反精神物质,人类一旦过多吸收,便会受其影响,精神力增强的同时,对这个世界的感受,就开始异于正常人,产生执念的概率也大大增加。

        但这种反精神物质容易放大人类的情感,只有少部分人能拥有异能,而更多的人,成了真正的疯子,甚至是一些可怕的怪物……因此,反精神物质并非是有益的,它更像是一种病毒,一种污染。

        所以我们将你们称之为污染者,异常——污染者。

        我泱泱中华,上下五千年历史,曾经记载过无数鬼神怪力,古时候更有仙家神仙传说,经过我们的考证,这些恐怕都不是无稽之谈,他们很有可能就是异常污染者。”

        阎燃惊讶道:“你是说,这些人和我们一样,都是疯子?”

        皇甫正平坐在旋转椅上,一边抖腿一边说道:

        “未必不可能,三头六臂的哪吒可能只是一个患有人格分裂的问题儿童,雷震子应该是患有臆想症,认为自己有翅膀可以放电,孙悟空……可能是一个臆想自己是猴子的人,也有可能是一只臆想自己是人的猴子。实话说,长翅膀的疯子,我杀过三个。”

        薛振鹏在点头认同的同时,默默地将椅子搬得离皇甫正平远一点点。

        阎燃很不想承认自己是疯子这件事。

        但在薛振鹏和皇甫正平这儿,他居然找到了诸多共同点。

        当一个人能与疯子聊得起劲时,说明这个人也正常不到哪儿去……

        “我勉强相信你们所说的,但我还有一个问题。”

        阎燃盯着二人问道:“你们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