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精神异常的世界在线阅读 - 第9章 原来这是他喜欢的类型

第9章 原来这是他喜欢的类型

        之后的每天,阎燃有大半天的时间都在B31的陪同之下到顶层公园放风。

        两人偶尔闲聊,互相也稍微有了一点点了解,不像第一天那样陌生了。

        B31在聊天中无意间透漏,她有个女儿,现在才两岁,正是牙牙学语的年纪,十分可爱。

        这点让阎燃无比羡慕,因为半年前他与未婚妻谈起这个话题的时候,两人都默契地想要个女孩。

        B31还提起,代号为人鱼的污染者也可以离开病房了,时常被护士送到顶层公园放风,遗憾的是阎燃每次都与那位污染者错过,导致至今都没有见过一面。

        转眼,十天期限近在眼前。

        这十天当中,皇甫正平没有出现,薛振鹏倒是每天来看望阎燃,阎燃特意留意过,他的头发确实变少了。

        依旧是顶层公园,阎燃已经不需要坐轮椅了,只是还穿着病号服。

        “阎先生,这是您的私人物品,还有一套新衣服,薛研究员刚刚通知,半小时后您就要回到病房,给皇甫教官答复了。”

        B31将一个纸箱子递给阎燃,阎燃接过翻找了一下,找到了自己过去随身携带的照片。

        虽然现在偶尔能够看到未婚妻的身影,但她总是低着头,披散着头发,浑身湿漉漉的,衣服上带着血迹,与过去自己记忆中阳光开朗的未婚妻有点不同。

        B31看了照片一眼,感慨道:“阎先生的未婚妻真漂亮。”

        B31年轻的时候肯定也长相不俗,如今生了孩子,脸上多少有些岁月的痕迹,羡慕年轻的苏小婵很正常。

        “谢谢。”

        B31犹豫了一下,问道:“据说阎先生能够看到未婚妻,这是真的吗?”

        “是真的,她……”阎燃侧了一下头,“刚刚还在我身边。”

        寻常人听到阎燃这个回答,应该会本能地害怕,但B31却不一样。

        她的眼中流露出了羡慕之色:“那可真好呀。”

        “你不怕吗?”阎燃好奇地问。

        “有什么可怕的?有句话说,你害怕的每一个鬼,都是别人朝思暮想而永远见不到的人,这么一想,只会觉得羡慕吧。”B31的语气中有着难掩的思念。

        阎燃又问:“你有什么想要见到的人吗?”

        “孩子她爸。”

        “……对不起。”

        “阎先生不用道歉,我们都是有着相同遭遇的人,您肯定能够理解我的心情的,”B31情绪稳定地说道,“孩子她爸是一名消防员,去年孩子刚出生未满月的时候,他出任务,在火场中为了救别人家的孩子而牺牲了。”

        阎燃沉默。

        榕城不大,任何一场火灾都可以上新闻,更别提是有人员牺牲的情况下。

        所以阎燃对那名牺牲的消防员有印象。

        电视里遗像中那张坚毅的脸,是谁的丈夫,又是谁的父亲,谁的孩子。

        加入公司,和成为一名消防员,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都是在用生命捍卫普通人的安全。

        “B31,你认为我应该加入公司吗?”阎燃忽然问。

        这几日,阎燃一直想与未婚妻对话,但遗憾的是,未婚妻又恢复了之前的状态,不会给自己任何反应。

        未婚妻无法回答自己的问题,B31或许可以站在亲人的角度上,给自己一些建议吧。

        B31想了想,答道:“公司充满危险。”

        阎燃点点头。

        出于私心,或许拒绝加入,才是明智的选择。

        可是若是没有B31的丈夫这样的人,世界又会变成什么样?

        B31的丈夫已经牺牲了,他保护了别人的孩子,那么B31和她的孩子,又由谁来保护?

        阎燃的心里,渐渐有了答案。

        苏小婵扭曲的身影出现在阎燃的身边,缓缓地牵住了阎燃的手。

        阎燃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回病房吧,我已经做好准备了。”

        ……

        ……

        病房内,阎燃换好了衣服。

        不多时,B31打开病房门,许久未见的皇甫正平,小毛蛋薛振鹏,还有三名阎燃没有见过的研究员一起走了进来。

        阎燃打量着这三名陌生的研究员,觉得他们的级别要比薛振鹏高不少,薛振鹏在他们的身边,完全一副小弟做派,即便是对皇甫正平,他都没有这么尊敬过。

        “小子,做好选择了?”皇甫正平叼着烟说道,“我可提醒你一句,上了我们的贼船,再想下去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正平!”

        看起来年纪最大的研究员呵斥了皇甫正平一句,阎燃注意到这名老者的胸前别着一枚黄金胸针。

        皇甫正平扯着嘴不正经地笑了笑,但也没有继续挖苦阎燃。

        薛振鹏站出来介绍道:“燃哥,这三位是我们研究部的中流砥柱,黄博士、张博士和苟博士,黄博士同时也是咱们高新区分公司的主管,我们都亲切地称呼他老人家为黄老。”

        黄老是一名面容慈祥的老者,穿着白大褂的他腰背却格外笔挺,想必年轻的时候肯定入过伍,一举一动颇有军人那种一丝不苟的风范。

        微胖的研究员是张博士,苟博士是唯一没戴眼镜的那位。

        阎燃与三人一一握手。

        黄老开门见山地说道:

        “阎先生,经过我们这些天的分析观察,你状态十分稳定,能力也很出众,我们由衷地希望你可以加入到公司里来,为社会秩序的和平稳定尽一份力。”

        张博士说道:“关于加入后要承担的责任与享受的各项福利,想必你已经都清楚明了了,不知道你考虑得怎么样?”

        阎燃看了一眼B31,坦然地说道:“我选择加入。”

        双手靠着桌子的皇甫正平挑了挑眉毛。

        黄老面露笑意。

        苟博士面无表情,用钢笔在手头上的笔记本上记录下一句话:污染者阎燃似乎很在意后勤人员B31。

        这些天苟博士就待在单向玻璃后头,一直观察着阎燃,连阎燃一天眨几次眼,他都算得清清楚楚。

        让苟博士没料到的是,对亡妻过度思念而产生臆想症的阎燃,居然会对B31产生兴趣。

        他想了想,在分析报告后加上了一个括号,里头写着:他也许喜欢少妇。

        大多数异常污染者出现精神问题,都是因为感情方面的受挫或者是缺失,所以如果能够找到他们的精神寄托的话,是有助于稳定异常污染者的情绪状态的。

        只不过苟博士显然是把阎燃给想歪了。

        在短暂的思考过后,苟博士又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找到精神寄托有助于稳定污染者的情绪状态没错,但阎燃很特殊,他的能力是因为过度思念亡妻而产生的,一旦阎燃爱上了其他的女人,对亡妻的执念就有可能消失,而阎燃的能力也会随之消失!

        这不是什么好事儿,之后必须要多多留意观察。

        正在苟博士思考之时,阎燃忽然说道:“那个……你们公司的卫生做得不太干净,通风口里爬出了好多小蜘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