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精神异常的世界在线阅读 - 第18章 奇怪的梦

第18章 奇怪的梦

        ============

        “你这个怪胎,侏儒,当年我要是没生下你,那个负心汉也不会离我而去,害得我要一个人带着你这个拖油瓶生活,我好难!我好苦!一切都是你错的,你怎么不去死!!”

        “妈妈,那个人好可怕呀,他只有我的肚脐眼高!”

        “小老鼠,你躲什么躲啊,你以为你长得矮我就看不到你了吗?正好今天老子心情不好,拿你出出气!!”

        为什么。

        为什么不完整的我,会出现在这个世界上…明明出生并不是我能控制的…

        我的存在,破坏了爸爸妈妈的家庭,吓到了路边的小朋友,成为大家嘲笑的对象。

        可我明明想要逃跑,想要躲起来,却还是要受人欺负侮辱。

        世界那么大,我那么小,我却怎么也躲不了。

        如果…我能够变透明…就好了。

        不!

        我想变成鬼。

        这样我就可以看到别人的灵魂,看看那些“正常人”的灵魂,到底是不是黑心的……

        ……

        好奇怪的梦啊。

        阎燃睁开眼,看到窗帘缝隙里透进来的阳光,没有着急起床。

        他翻了个身,呆呆地看着天花板。

        昨天的梦,仿佛经历了别人的人生,一个受尽冷眼、侮辱、痛苦的人生。

        “是…那个小个子的人生?”

        梦里的一切,都是那般的真实,阎燃能够感受到小个子的痛苦和无助,甚至连醒过来以后,他的情绪都有些压抑,想要回到梦中,把那些嘲笑作弄过他的人,一个个揪出他们的灵魂,然后一口一口地吃进肚子里!

        一股愤怒涌上心头。

        咚咚咚!

        就在这时,阎燃被敲门声惊醒。

        他瞬间醒悟,有些后怕地捂着脑袋。

        “刚才那是怎么回事,只是一个梦而已,为什么我的情绪波动这么大…等等,那只是梦吗?”

        只是做梦的话,自己怎么可能知道小个子的过去。

        这难道是小婵吞噬了小个子以后的后遗症?

        这一瞬间,阎燃的脑海里闪过数个可能。

        他甚至怀疑,小个子的灵魂还没有消散,而是寄生在了自己体内,随时想要夺舍自己的身体。

        但冥冥之中,阎燃又觉得苏小婵不会让小个子这么做。

        这一点,小婵从始至终都一样霸道。

        咚咚咚!

        敲门声再次响起,阎燃也不得不打断思绪,准备起床了。

        该不会是居委会王大妈上门来确认自己的精神状况吧?

        他爬了起来,伸手想去拿放在床头柜的水杯,然而他却惊讶地发现,自己的手居然穿过了水杯。

        “这是…灵体状态?”

        阎燃连忙撸起袖子,发现自己的右手自小臂以下,全都是灵体状态,其余部分又是实体的。

        阎燃不由得想起了黄老所说的话。

        我的能力是吸收与复制?

        我复制了小个子的能力,同时也复制了他一部分的记忆?

        他心念一动,手臂竟瞬间恢复正常,已然是可以轻松操控这种能力。

        一时间,阎燃不知道自己的能力是好是坏,能够复制别人的能力自然是好事儿,但他对自己了解甚少,甚至不知道这种能力到最后,自己会不会反过来被其他人给吞噬。

        毕竟,昨晚的梦,太古怪了。

        咚!咚!咚!

        这次的敲门声要更大声一些,也更急促了,阎燃连忙爬起床。

        “谁啊?”

        阎燃不着急开门,而是先从猫眼往外看了一眼。

        猫眼所能看到的范围里,只有一颗卤蛋似的大光头。

        “卞佳?”

        阎燃连忙开门,却见站在门外的不只是卞佳一人,还有教官皇甫正平,与另外两个陌生人。

        这两名陌生人,一人是大腹便便,夹着个公文包,像是个校领导似的中年地中海。

        另一人,则是一名穿着校服,背着个红色小书包,怀里抱着只粉红色兔子玩偶的初中生女孩。

        卞佳一把勾住阎燃的脖子,热情地打招呼道:“战友,我们又见面了!”

        作为直男,阎燃不习惯与别的男人有身体上的接触,所以歪了一下肩膀,把卞佳的手给滑开了。

        “太阳都晒屁股了,还没起床啊?”皇甫正平叼着烟,挤进阎燃的房子里,四下张望,“烟灰缸在哪?”

        阎燃皱着眉头说道:“教官,我家里不让抽烟。”

        “你不是会抽烟的吗?”

        皇甫正平本想扯几句,但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他就没继续说下去了,随手将还剩半截的香烟熄灭,扔到垃圾桶里。

        阎燃微微松了口气,他是会抽烟不错,但过去未婚妻从不让他在家里抽烟。

        至于他在外头抽烟,苏小婵倒是不怎么管,她知道男人有时候需要用抽烟来缓解一下压力。

        皇甫正平注意到阎燃的脸色有些憔悴,便问道:

        “昨天那一场战斗之后,你有没有什么不良反应?”

        那场梦算吗?

        阎燃在犹豫自己是否要告诉皇甫正平实情。

        可皇甫正平忽然补充道:“吃掉了那个小个子以后,一点副作用都没有?”

        阎燃面色一僵。

        原来教官早就知道了吗?

        阎燃看了卞佳一眼。

        昨天小婵吞噬小个子的时候,就只有卞佳在场,显然是卞佳告诉皇甫正平了。

        卞佳看了看阎燃,又看了看皇甫正平,随后震惊道:“兄弟,你不会没有告诉他们你的能力吧?卧槽,我不是故意要说的!”

        阎燃叹了口气,看来是没有隐瞒的必要了。

        直说也好,皇甫教官懂的毕竟比我多,奇怪的梦的事情,或许他知道该怎么应对。

        皇甫正平指了指地中海大叔与初中生小妹说道:“他俩都是自己人,你可以把你的情况如实说出来,指不定他们还能给你一些建议。”

        阎燃点点头,坦白道:“小婵吞噬了小个子以后,昨晚我做了很奇怪的梦,似乎经历了小个子的人生,而且醒来以后……”

        只见阎燃伸出右手,撸起了袖子,他的右手瞬间变得半透明,可以轻松穿过任何的实体。

        这一幕,让皇甫正平带来的那个地中海大叔惊讶不已,不过那个女孩倒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皇甫正平听后,沉吟了片刻,随后说道:

        “老莫,你怎么看?”

        阎燃:“……”

        还以为你有多懂呢,最后还不是问别人……

        被称之为老莫的地中海大叔想了想,答道:

        “根据他所说的情况,再结合我以前接触过的污染案例,我有个初步的猜测,这个猜测很复杂,如果你们要听也可以,但我不对我说的任何话负责。”

        卞佳听得心痒痒:“莫哥,莫爷,您快说吧,别吊人胃口啊!”

        皇甫正平冷哼一声:“快他妈说,少卖关子。”

        “个个都是急性子,真是的!”老莫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你们听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