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精神异常的世界在线阅读 - 第19章 夭夭太可怜了

第19章 夭夭太可怜了

        “阎燃患有臆想症,他的能力是将未婚妻具象化出来,而吞噬复制的能力,则是他与他未婚妻共有的能力,未婚妻负责吞噬,阎燃负责复制。至于阎燃所做的梦,我认为这是未婚妻在想办法让阎燃控制复制而来的能力,而方法就是——让阎燃体验别人的人生,体验别人的痛苦,在潜意识中埋下执念的种子,这样他才可以将复制来的能力融会贯通,轻松控制。”

        老莫的一番话,信息量巨大,大家理解了好一会儿,才稍微理清楚了头绪。

        只有卞佳在掰着手指头,还沉浸在阎燃和他的未婚妻之间没搞清楚状况。

        “我有几点不明白。”

        阎燃皱着眉头说道:“莫…先生,为什么小婵也有自己的能力?”

        “这又什么好奇怪的,皇甫老兄和嫂子不就是这样吗?皇甫老兄的能力是可以在阴影中穿梭,而嫂子的能力是可以变化成一头巨狼,并且可以吞噬任何形式的能量据为己用,如今他们更是双剑合璧,嫂子吞噬的能量,可以由皇甫老兄来释放。”老莫解释道。

        原来如此。

        难怪昨天在公司的时候,巨狼吞噬了爆炸蜘蛛以后,皇甫教官的实力突然变强了很多,一脚就震碎了九重天的双腿。

        老莫的一句话,解开了阎燃心中的两个困惑。

        “说起来你们俩的能力还挺像的,”老莫说道,“阎燃,你跟着皇甫老兄是没错的,你很特殊,其他的污染者前辈未必能引导你,但皇甫老兄肯定可以。”

        关于这一点,阎燃也是认同的,因为两人都失去了挚爱,而皇甫正平已经将他的挚爱复活了。

        所以自打阎燃决定加入公司的那一刻起,也就将皇甫正平当做学习的目标,他也希望终有一天,活生生的苏小婵可以重新站在自己的面前。

        “说起来还没有介绍呢。”

        皇甫正平懒洋洋地说道:“阎燃,这位是江右省省公司的二把手,研究员出身的莫永年,我们都喊他老莫,他算是公司的老走狗了,要不是心太软,早就把一把手踩在脚底下了。”

        阎燃:“……”

        说得这么直白真的好吗?

        莫永年笑着摆了摆手:“功名利禄都是虚的,其实我更喜欢留在基层,为人民服务嘛!”

        不愧是领导,说话真是老母猪戴胸罩——一套又一套。

        那另一位又是什么身份,不会是老莫的女儿吧?

        说起来老莫看起来年纪比皇甫教官还要大,怎么反而喊教官做老兄呢。

        皇甫正平又介绍道:“这位是异常污染者YC-J-711,名叫夭夭,她的性格有些古怪,老莫拿她没辙,又因为我们榕城高新区分公司正缺人,所以就把她送到我们这儿来了。”

        阎燃和卞佳打量着夭夭,好奇这么一位看起来软萌可爱的少女,有什么样的能力。

        夭夭生得白白净净,留着初中学校要求的短发,眼睛大大的,但里头却一点光都没有。

        阎燃忽然觉得,夭夭现在的状态,和自己的未婚妻有点像。

        她对周围发生的一切都不感兴趣,就像是瞎了聋了似的,方才阎燃他们在谈话,夭夭却一直低着头,摆弄着怀里的粉红色兔子玩偶。

        这粉红色兔子……

        阎燃注意到,夭夭手里的粉红色兔子,居然被缝补了无数次,有些部位看起来好像根本都不属于这只兔子,更像是从其他的毛绒玩具上拼接过来的一样。

        这小丫头……不太对劲啊。

        皇甫正平又说道:“从今天起,你们三人暂定为高新区第一届预备外勤人员培训班小组了,至于教官,自然就是我了,只要你们完成十次异常事件任务,就可以成为正式员工,独当一面了。不过在此之前,我会对你们进行培训,也请你们重视、关爱自己的队友。”

        卞佳哈哈大笑,拍着阎燃的肩膀说道:“兄弟,你瞅瞅,被我猜中了吧,咱们仨以后就是战友了!哈哈哈哈哈!”

        阎燃在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

        真就和疯子混在一块儿了。

        不过这样也蛮好的,见识了精神异常的世界以后,阎燃根本无法再融入到普通人的世界里去了。

        莫永年领着夭夭,轻声说道:“夭夭,与大家打声招呼?”

        夭夭丝毫不理会,继续低着头摆弄着粉红兔子。

        “哈哈哈,小姑娘有些害羞,没关系,”卞佳上前热情地说道,“哥哥不是坏人,哥哥我……噗!”

        卞佳刚刚走到夭夭的面前,还没把话说完,夭夭突然扭断了粉兔子的脖子,然后从粉兔子的体内,抽出了一柄匕首,刺进向卞佳的肚子!

        阎燃大惊失色。

        这小丫头一眼就看出来不正常,但也不至于上来就捅人吧??

        随后大家的情绪又恢复了。

        因为卞佳的皮太硬,夭夭的匕首根本没有刺穿他的皮肤。

        夭夭不信邪地又捅了几下。

        随后,两人对视,沉默。

        夭夭歪着脑袋,一脸不解:“为什么…没有看到血?”

        卞佳黑着脸说道:“夭夭,谁教你捅人的?”

        “你的身体,不会坏掉吗?”夭夭抬起头,疑惑地问。

        卞佳夺过夭夭的匕首,徒手把匕首捏得卷刃,沉声道:“坏不了。”

        阎燃在一旁,默默地看着这两个疯子。

        莫永年赶紧拦住夭夭,语气尽量放轻一些:“夭夭啊,这些人都是朋友,他们很爱你的,你千万别对他们动刀子,更不能肢解他们。”

        卞佳:“……”

        阎燃:“……”

        怎么还搞上肢解

        夭夭感觉有些委屈:“不拆开他们,怎么知道他们喜不喜欢我,如果他们说谎怎么办?”

        “他们不会骗你的,叔叔向你保证。”莫永年双手扶着夭夭的肩膀,认真严肃地说道。

        夭夭看向阎燃和卞佳,随后忽然向阎燃张开双臂:“抱抱。”

        阎燃:“啊?这…不好吧?”

        谁知莫永年却疯狂地对着阎燃使眼色,并且用唇语说道:快!抱!她!

        阎燃有点不知所措,但想到夭夭还是个初中生,便没有那么多顾虑了,上前轻轻地抱了她一下。

        哪知道夭夭却反过来环抱着他的腰,然后舒服地靠在阎燃的胸口上,一副打算睡觉的模样。

        阎燃连忙抬高双手,想要证明自己没有对夭夭有什么非分之想。

        与此同时,未婚妻的影子居然也出现在阎燃的身边,面无表情地盯着他看。

        阎燃:小婵,我说是她主动抱我的,你信吗?

        一旁的卞佳看直了眼:“不是,我和阎燃的差距在哪里,为什么夭夭要捅我,却抱阎燃??这不公平啊!”

        莫永年叹了口气:“夭夭的情况,也很复杂,她需要一个人给她伤害安慰,也需要一个人给她抱抱安慰,我原来还有些担心,但现在看来,你和阎燃正好满足了夭夭的两个需求,看来把夭夭送过来是正确的。”

        卞佳怒道:“什么了就正确了,凭什么被捅的人是我啊!”

        莫永年直接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一份资料,塞到卞佳的手里。

        卞佳不爽地翻看了一遍,却是越看越沉默,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看向夭夭的眼神里,充满了同情。

        他叹了口气,边摇头边说道:“算了,反正我也死不了,夭夭要捅的话就让她捅个开心好了,每天捅个百八十下也没关系……呜呜呜,太可怜了,夭夭太可怜了,为什么老天爷要这么对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