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精神异常的世界在线阅读 - 第22章 具象化的五个阶段

第22章 具象化的五个阶段

        论家里住进两个精神病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还好,当初阎燃和未婚妻买房的时候,考虑到对方的父母有可能过来住,所以一咬牙买的三室一厅。

        除了主卧以外,还有一间客卧和一间榻榻米,榻榻米房间同时也充当着书房的作用,里面摆着书桌和书架。

        阎燃经过考虑以后,让卞佳住在客卧,而夭夭住到榻榻米房间去,因为夭夭还是初中生,还需要用书桌学习。

        至于卞佳需不需要学习?

        如果他的脑子长在肌肉里头的话,那阎燃才会考虑让他住到榻榻米房间去。

        两人都带了行李,阎燃帮他们收拾了一番。

        卞佳的行李很简单,衣服只有三套换洗的迷彩套装,还有一些民间可以买到的军用装备,阎燃之前就觉得卞佳的言行举止很像军人,后来也从卞佳的口中证实了这一点,他从十八岁入伍起就在彩云省当差,而如今已经三十岁了。

        值得一提的是,卞佳的行李中还有阎燃第一次见到他时,他穿着的黑色传教士服装,以及一本不知道记录着什么的经书,卞佳似乎很在意这两样东西,所以阎燃不敢贸然提问,深怕触及到他的“执念”,会让卞佳失控。

        但这一点其实是阎燃多虑了,皇甫正平将两人交给阎燃的时候,只解释了夭夭的情况,而对卞佳的情况根本没有多解释,说明卞佳其实也才是三人之中最稳定,最让他放心的存在。

        对比起卞佳的行李,夭夭的行李就更简单了。

        除了衣服和课本以外,就是满满一箱子的玩偶,所有的玩偶都是东拼西凑的,没一个完好,看起来还有些渗人。

        好吧,这很夭夭。

        三人收拾完行李,已是中午,阎燃叫了外卖,简单对付了一下。

        吃饭的时候,阎燃好奇地问:

        “佳哥,那个……”

        “叫我猛男。”

        “好的猛男。”

        阎燃叹了口气,问道:“皇甫教官说你之前已经是正式的外勤人员了,那为什么现在又调到我们这儿来,重新做预备人员?”

        提起此事,卞佳就有些气愤,不自觉地将铁勺子单手捏弯:

        “我们那疙瘩的主管,身为公司人员,却纵容自己儿子沾那种东西,还被我偶然间发现。我之前在彩云省就是抓这个的,看到了哪能忍?当场一拳把那小子捶成个半死,后来主管被开除,他的二世祖儿子也被送进戒毒所,不过我也因为失控,而被上头要求回炉重造,听说你们这儿开了新的分公司,就把我调这儿来了。”

        “原来如此,”阎燃点点头,“那在那之前,你解决过多少次异常事件?”

        “不多,也就七八次吧,我没仔细算。”卞佳随口答道。

        七八次,已经算是很了不起的了。

        难怪之前在对付小个子的时候,卞佳表现得那么成熟老练,还有自己的招数。

        原以为大家都是新手村的一员,没曾想你却是个高级大佬回来重练。

        “说起来,我在北方有个朋友,和你一样也有臆想症,只不过他幻象出来的是他的女儿。”卞佳露出思考的神色。

        “我们这类污染者,有什么特性吗?”阎燃问。

        “特性…每个人都不太一样,比如你和皇甫教官就不同,不过也有相同点。”

        卞佳顿了顿,说道:

        “那就是具象化对象的状态等级。”

        “什么意思?”

        “简单来说,就是被具象化的对象,表现出不同的阶段状态,代表着能力的强弱进步。拿你举例子,教官之前告诉我,你现在只能偶尔看到未婚妻的存在,无法与她沟通交流,只有在危机关头,她才会出手相救,对吗?”

        “是这样的。”

        卞佳点点头,竖起了食指:“这就是臆想症患者的第一阶段。第一阶段,你可以偶尔看到未婚妻的存在;第二阶段,你可以随时看到她,只要你愿意,她会随你心意现身或者消失;第三阶段,她可以与你沟通交流,并且初步具有自我意识;第四阶段,她形成独立的思想、独立的人格;第五阶段,我们所有人……都可以看到她的存在。”

        “当然这只是我粗略地分析罢了,在这个世界上,每一个污染者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所以你的情况未必会和我说的一样,五个阶段也未必全部都符合。”

        听了卞佳的解释,阎燃不禁心跳加速。

        皇甫教官说的是真的。

        只要自己能够达到卞佳所说的第五个阶段,小婵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复活”了!

        孔谷兰小姐想必就已经达到了第五阶段吧?

        阎燃内心一阵激动,自从那噩梦般的一天以后,他从未感到自己距离苏小婵如此之近。

        只是,这个阶段,该如何提升?

        难道只要在家呆着就好了?

        这时,阎燃的手机响了起来,是陌生号码。

        他接起问:“你好,哪位?”

        “谢天谢地,总算有人接电话了!”

        电话那头的人长舒了一口气:“你是苏小婵的丈夫阎燃吧?我好不容易才打听到你的电话号码!虽然这么说有些不好意思,但……你还记得你妻子生前开的咖啡店吧,我是咖啡店的房东,除掉最早交的押金,你们已经欠了四个月的房租了…你看这咖啡店,还有没有打算继续开?”

        房东似乎害怕伤了阎燃的心,赶紧又补充道:

        “小婵是个好姑娘,她从不拖欠房租,逢年过节还亲手烘焙蛋糕饼干送给我小儿子吃,我实在无法接受她会做出那样的决定…所以这几个月虽然没收到房租,但是我也没有动你们的咖啡店,这咖啡店也是一份念想,就算要拆,也得你点头才行。”

        感受到这名房东的关怀,阎燃的心都温暖了不少。

        他沉默了几秒,答复道:“下午我会去咖啡店看看,再做打算,可以吗?”

        “可以可以,店铺的备用钥匙我放在门口的花盆底下了,你看完随时可以给我答复,再等几天也没问题。”

        “谢谢。”

        挂断了电话,阎燃起身套上外套。

        夭夭抬起头问:“你要去哪?”

        “额…出去处理一点事情,你可以乖乖地待在家里吗?佳哥会陪着你的。”阎燃轻声说道。

        莫永年走后,夭夭的眼里就只有阎燃了,所以阎燃生怕自己走了以后,夭夭会失控。

        夭夭本来想跟着阎燃一起走的。

        但她的目光越过了阎燃,看向了阎燃的身后,随后瞳孔颤抖,好像在与谁交流,再之后,她就默默地点点头,同意待在家里了。

        阎燃无奈地转过身,看着卞佳看不到的未婚妻,问道:

        “你别吓唬夭夭,她还是个孩子。”

        未婚妻面无表情地转过身,背对着阎燃,飘出了屋子,似乎已经做好出门的准备了。

        阎燃无奈又幸福地摇了摇头。

        虽然小婵现在依旧是时隐时现,而是身体还经常扭曲,但她似乎…有了那么一丝丝的情感?

        这种进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难道是吞噬了小个子以后吗?

        阎燃思考着,走出了家门。

        卞佳看着关上的房门,自言自语道:“臆想症污染者真特么牛逼,要是我也有臆想症就好了,那样我就可以有好多好多老婆,亚丝娜、狂三、蕾姆、祢豆子、海绵宝宝……嗯?好像混进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这时,夭夭已经吃饱了,她望向卞佳:“学习时间到了,佳哥,你可以辅导我的学习吗?”

        “哈?”

        卞佳挠了挠自己的大光头,心想自己的学历也就高中毕业…但辅导一名初中生,问题应该不大吧。

        直到他看到夭夭从书包里拿出一本高等数学——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