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精神异常的世界在线阅读 - 第25章 面具怪人

第25章 面具怪人

        深夜的咖啡店外一片漆黑,街道上冷冷清清,时不时刮过的一阵怪风卷起垃圾桶旁的旧报纸,吓得角落里的夜猫发出尖锐刺耳的叫声。

        咖啡店内,即便灯光偏暖色,此时也依旧让人感觉凉飕飕的。

        阎燃给这名叫做孟国会的小伙子倒了一杯热水,孟国会尽量侧着身子坐,连眼角余光都不想往外看。

        “谢谢你愿意听我说这些…”

        孟国会感激地看了阎燃一眼,脸上露出更多的疲惫,却还是坚持着说道:

        “去年年底,我考研失败,家里的经济情况已经无法支持我继续念书了,所以我只能向各大公司投简历,想要找一份能养活自己的工作,但我的简历就像是石沉大海,一个多月都没有得到什么回应,现在那些公司都要求985、211毕业的,像我这种普通二本的毕业生,HR甚至都懒得看一眼。”

        “不过好在我的努力没有白费,一家刚刚成立不久的互联网公司录取了我,入职的那天,我特意穿戴整齐,想要以最好的精神面貌来迎接第一份工作,也做好与同事们好好相处的打算,结果我到了公司以后,却发现公司里的员工似乎并没有很在乎形象,他们对我的到来也仅仅只是点头示意而已,根本没有什么欢迎的意思,甚至……还有一点敌意。”

        “或许这就是成年人的世界吧,我当时没有想太多,坐下来以后便开始工作,但我第一次上班,对工作还有很多不熟悉的地方,好在公司里的张哥特别照顾我,他提醒我,公司采取的是末位淘汰制,如果工作不够努力,很快就会被赶出公司,HR有一万种方法让我离开,并且让我一分工资都拿不到。”

        “我立刻就紧张起来,问张哥如何才可以不被赶出公司,张哥告诉我,只要永远比别人多做一点就可以,别人早上九点钟上班,我就八点五十到,别人晚上十点下班,我就十点十分再走,别人做一套方案,我就做两套,别人用中文做,我就再加一套英文版……”

        “一开始,我严格遵守张哥的提醒,凡事都做得比别人多一点,头一个月,公司赶走了五个员工,万幸的是里头没有我,但是…我看到业绩排行里头,除去那五个人以后,倒数第六个就是我了。如果我没有再多努力一点,下个月被赶走的人,就会是我!”

        说到这里,孟国会流露出痛苦之色:“我父母年纪大了,种不动田了,当年还是卖了家里唯一一头耕地的牛供我读的大学,如今我好不容易毕业了,必须扛起整个家,我不仅要照顾爸妈,还有爸妈的爸妈,我的肩膀上扛着六个人的命,我不能没有工作…所以我努力,努力,再努力,每天六点钟到公司,十二点才离开,不管任何的事情都抢着干,闲暇之余还要学习各种技能。”

        “第二个月,公司却一口气赶走了十个员工,我再一次留下来了,但公司同时又招了更多的员工进来,那些员工满脸干劲,好像有花不完的精力,我突然间有了更大的危机感,如果我不够努力,下个月还是会被新员工给顶替!”

        “所以,连续一周的时间,我干脆住在公司里,眼看着我的业绩名列前茅,本以为这个月肯定能安稳度过,却没想到我因为过度劳累而生了一场大病,足足三天没有去上班!”

        “那三天的时间里,我想了很多很多,我知道再这么干下去,我早晚会死在岗位上,但如果不这么干下去,早晚我也会死在别的地方…可我真的好累好累,好想放弃了。病好了以后,我回到公司,心里打算放松一些,最好不要把命给搭上,于是我不再像之前那样拼命了,甚至借上厕所的借口浑水摸鱼,而怪人的出现……就是那一天开始的。”

        “本来,怪人只是站在公司的厕所门口,一动也不动,就死死地盯着我,我被他盯得心里发毛,叫来了保安,结果保安硬是说看不见那个怪人,我又叫来了几个同事,他们也都看不见,后来我明白了,只有我才能看到那个怪人。我以为那个怪人只会在公司出现,却没有想到,他竟然跟着我下班,跟着我回家,甚至连我洗澡睡觉的时候,他都跟在我身边!”

        “我碰不到他,也甩不掉他,不管我躲在哪里,他都会冷不防地出现,然后盯着我看!我吓得魂不守舍,去找过道士高人,也看过心理医生,但没有人能解决我的问题。渐渐地,我开始麻木了,开始无视怪人的存在,继续开始工作,本以为这样就能相安无事,可第三个月业绩公布的那一刻,怪人突然朝我走来,并且用勺子不停地敲打我的脑袋!”

        “勺子打脑袋,疼是不疼,但可怕的是,不管我怎么躲,勺子总能打在我的脑袋上,仿佛阎王爷在催命似的,我开始反抗,但怪人力大无比,我根本撼动不了他,甚至有几次我被逼急了,拿起水果刀刺他,他也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打我的力气变得更大了一些!”

        “反抗不了,我也只能继续强忍着无视,怪人从办公室一直把我打到工作岗位上,当我双手放在键盘上的那一刻,怪人居然停止打我了,我惊讶地回过头去看,却见到怪人的面具,居然咧着嘴在冲我笑……”

        “从那以后,怪人就不停地追着我敲我的脑袋,只有在我在做与工作相关的事情时,他才会停下来,比如我工作的时候、早起的时候、晚下班的时候,所以为了不被怪人敲打,我只能不停地工作,比被人更早地上班,更迟的下班,我以为这样做就可以摆脱怪人,可事实是——如果我今天起的比昨天更晚,那么怪人就会用勺子把我打醒,催我去上班!”

        “就这样,我不停地工作,不停地躲他,他不停地追我,不停地打我,这样维持了半个月的时间,直到刚才,我跑进老板你的咖啡店里,怪人才终于没有追进来……”

        说到这儿,孟国会仿佛失去了力气,眼神涣散,好像下一秒就会猝死在阎燃店里似的。

        他有气无力地趴在桌子上,声音沉闷地说道:“老板,我说的都是真的…我不是精神病……”

        “我相信你,我也不是精神病。”

        阎燃轻声说道:“如果你觉得累的话,就在店里睡下吧,有我在这里,怪人不敢进来的。”

        “谢谢……老板……”

        孟国会话音才落,沉重的眼皮就闭上了,说不清楚到底是睡着了,还是昏过去了。

        阎燃站起身来,看了一眼窗外空荡荡的街道,转头对苏小婵问道:

        “小婵,你可以看到那个怪人吗?”

        苏小婵没有回应,阎燃判断,那个怪人根本不足以对他造成什么威胁,所以苏小婵才不会有什么超常反应。

        这件事不管怎么看,都像是异常污染事件,只是不知道被污染的是孟国会,还是面具怪人,又或者是孟国会公司里的某个人。

        应对这样的事儿,阎燃没什么经验,于是他拿出手机,拨打了薛振鹏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