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精神异常的世界在线阅读 - 第26章 异常污染源

第26章 异常污染源

        “喂,小毛蛋…”

        “…哥,我其实特不想在刚睡醒的时候听人喊我这个外号。”

        薛振鹏那头的声音显得有气无力的,但他的有气无力与孟国会的有气无力,完全是两个概念。

        “这个是外号吗,难道不是公司给你的代号?”阎燃困惑道。

        自从对公司有所了解以后,阎燃听过好几个代号了,例如人鱼、痛苦传教士,这些代号都是结合他们的特点而起的,所以阎燃误以为小毛蛋是薛振鹏的代号,而且他真的有小毛蛋。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阵,低声解释道:“进公司之前要做多项身体检测,包括脱光了检查全身的皮肤伤口,结果我才进公司没多久,医疗部那头的同事就传出这个外号了…还有,我们研究员没有什么代号,代号是外勤人员独有的。”

        “原来是这样啊…”

        阎燃忽然想起自己还有正经事儿要问,便说道:“我好像发现了一个异常污染者。”

        “什么?!”

        薛振鹏那儿明显传来一阵叮呤咣啷的翻倒声,也不知道小毛蛋因为太激动而打翻了什么。

        但很快,薛振鹏就缓过气来,连忙问道:

        “在哪里?他是什么身份,有什么能力?我这就报告统战指挥部,让他们派人支援你!”

        “倒也没那么夸张……”

        阎燃尴尬地说道:“也有可能是我的误判,要不你先教教我,怎么分辨污染者,确认以后你们再派人过来?”

        “不行,公司有一条铁律,就是不能小瞧任何一件污染事件,人心的力量是恐怖的,哪怕是一个婴儿,也足够拥有足以毁灭世界的力量,所以我们必须严肃对待,你稍等!”

        薛振鹏似乎在与什么人对话,没多久便又重新接起电话,他的声音有几分颤抖:“我们分公司的同事,居然都……”

        阎燃沉默,没想到薛振鹏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还活着,过去朝夕相处的同事却全都死了。

        这种悲伤的冲击力,或许不比自己失去挚爱小多少吧。

        “对不起,我当时尽力了,只仅仅救出你和黄老还有B31而已。”阎燃带着歉意说道。

        “燃哥,你不用道歉,反而是我要好好谢谢你,”薛振鹏沉重地说道,“加入公司,早就已经看惯了生死,我能释怀的…还是先把眼下的事情解决好吧。”

        薛振鹏顿了顿,大概是整理了一下状态,随后说道:

        “闽后区分公司马上会派人过来,燃哥你在哪呢?”

        “就在闽后区的学生街,小婵当初经营的咖啡店里,你对我有过调查,应该知道地址。”

        阎燃紧跟着又将孟国会的情况,大致地向薛振鹏汇报了一番。

        薛振鹏上报以后,告诉阎燃,不出五分钟,支援就会赶到。

        第一次自己单独遇到异常污染者,阎燃还有些紧张好奇,他坐在店门口,没有挂断与薛振鹏的电话,此时薛振鹏说道:

        “燃哥,你还记得我对你提起过,异常污染不仅仅指人。”

        “好像有点印象,你为什么现在提这事儿?”

        “根据我的分析,燃哥说的那个孟国会,应该不是异常污染者,而是受到异常所污染的受害者!”

        “什么意思?”阎燃不解。

        薛振鹏解释道:“首先,孟国会不满足成为异常污染者的三个条件要素,就算他勉强满足,污染者本身也绝对不会对异常污染感到恐惧,举个例子,燃哥你会害怕嫂子吗?你不会,但其他人呢?要是嫂子真的出现,他们恐怕早就吓尿了!这是因为所有的异常污染者都必须承受【崩溃离析】,崩溃离析其实是一个向痛苦妥协的过程,孟国会如果崩溃离析过,就不会害怕那个面具怪人了,而是能够控制怪人甚至成为怪人!”

        崩溃离析?

        阎燃回忆了一下,自己似乎也有那么一刻。

        那一刻,自己向痛苦妥协,然后义无反顾地从阳台纵身跃下。

        那一刻,自己确实没有任何的恐惧。

        在那之后,自己就没有出现过恐惧这个感觉了,就算看到夭夭拿刀子捅卞佳,也不觉得可怕……

        这么说来,孟国会的确不是污染者,而是受害者。

        阎燃严肃道:“如果他受害者,那谁才是面具怪人背后的污染者?有什么办法可以调查吗?”

        “燃哥,异常污染,并非一定要是人,这就是我刚才为什么要提起那句话的原因。”

        薛振鹏继续说道:“异常污染,本质上是精神污染,而拥有精神的并非只是个人,也有可能是某个群体,甚至是某个动物,某种环境!所以异常污染共分为两类,一种是异常污染者,一种是异常污染源!前者相对可控,甚至可以利用,但后者则完全不可控,且十分难缠,甚至99%的异常污染源,都以清除的结局告终!”

        阎燃张大了嘴巴。

        蓝皮书上,可没写这些啊……

        看来公司当时对我还是留了一手,如果我当时没有选择加入公司,后续的这些信息,也就永远不会知道了。

        但对那些无意为公司效力的污染者,或许少知道一些秘密,也是好事儿吧。

        “所以,面具怪人是异常污染源,孟国会遭到了他的精神污染,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阎燃询问道。

        “没错,你理解得很到位,与臆想症患者沟通起来真是舒服!”

        但很快薛振鹏就回想起被皇甫正平支配的恐惧。

        阎燃看了一眼时间,已经过去三分钟了,再过两分钟,支援应该就会赶到了吧。

        这时,薛振鹏那头忽然想起了皇甫正平的声音:

        “阎燃,这次闽后区分公司特意派了一名外勤人员过来和你配合,你可以向她学习一下如何处理异常污染,我也通知卞佳和夭夭了,他们很快就会赶过来。”

        “哦,好。”

        阎燃应了一声,有些期待这次突如其来的行动。

        挂断电话,阎燃望向玻璃后。

        他惊讶地发现,自己居然在玻璃上看到了一道不断扭曲摆动的黑影!

        这是怎么回事?

        是面具怪人吗?

        为什么自己之前没能看到??

        阎燃第一时间看向苏小婵。

        只见苏小婵在吧台后,站得笔挺,身体周围弥漫着浓浓的水汽,双眼冒着红光,透过水汽死死地盯着黑影的方向!

        此时的她,就好像被侵犯了领地的小野猫!

        阎燃脸色骤变。

        面具怪人要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