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佣兵从切萝卜开始在线阅读 - 第221章:钓具店

第221章:钓具店

        第221章:钓具店

        这么多的乌龟品种?

        “老板,老板,有人吗?”中华草龟不是什么稀罕的物种,然而相比蛇鳄龟温顺多了,方远越看越是喜欢,不由自主的站起来寻找店老板。

        从店铺里面走出来一个大腹便便的男子,方远指向了中华草龟:“老板,这种中华草龟怎么卖?”

        男老板扫了眼雅儿贝德和方远,忽然用华夏语问:“华夏人?”

        方远很好奇,自己脸上又没写着字,同样用华夏语回答:“你从哪里看出来我是华夏人的?”

        “泰国人不认识中华草龟,华夏人才喜欢买回去放生。”男老板笑了,“八十泰铢一个。”

        盆里的中华草龟也就普通打火机一般长,方远的老家没有多少河流,也没有湖泊,乌龟的价格比较高。

        但这么大的中华草龟也就五块钱一个,方远想着人家大老远运来不容易,很痛快的掏出钱包:“来两个。”

        “两个?你不是买回去放生啊?”

        “不是,我买回去给她玩。”

        “长的这么漂亮,你女朋友?”

        听到了女朋友三个字,正在用细铁棍逗蛇鳄龟的雅儿贝德好像身体过电了一样,仰着脑袋看向方远。

        方远如实的回答:“是朋友。”

        “朋友啊。”男老板瞧着雅儿贝德的反应,连忙说,“我送你个小鱼缸。”

        “谢谢老板。”

        男老板把方远挑的两只中华草龟放到了一个小鱼缸里,靠近了方远递给他的时候,忽然压低了声音说:“不买什么特别的东西,就别往里面走了。”

        “怎么回事?”方远非常好奇老板为什么这么说。

        男老板回头看了眼另外一边:“往里门口有狮子的那个钓具店很怪,总有些凶神恶煞的人进进出出,昨天晚上又过来一船人,吵的我都没睡好觉,咱们华夏人在国外安全第一,别惹事。”

        “对,安全第一。”方远再次感谢那老板的提醒,招呼雅儿贝德,“走,回去,下午还要看着素潘他们训练。”

        雅儿贝德接过了鱼缸,满脸不爽的准备转身离开,这时,方远裤兜里的手机疯狂的震动起来。

        方远掏出来的一刹那,一条短信映入眼帘:“城南宠物市场,靠近港口门口有狮子的钓具店,我拿性命保证人在里面。”

        陌生的电话号码,没有落款,短信内容也显得莫名其妙,方远却明白什么意思,他的脑海瞬时一片空白。

        强忍着内心的激动,方远遥望那间钓具店大门,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匆匆离开,方远主动拉着雅儿贝德的小手走向了宠物市场大门。

        无论是步伐还是手心的温度,方远没有表现出异常,不过雅儿贝德太熟悉方远了,从他的眼神中感受到了愤怒和杀气,当即老老实实跟着走。

        拐过街角,方远拉着雅儿贝德闪到了一边,低声问:“往里走那边有间钓具店,它门口有对石狮子,看到了吗?”

        “嗯,看到了。”雅儿贝德扭头看向远方,确实有对石狮子,很显眼。

        “带枪了吗?”

        “没有。”和花衬衫见面时,雅儿贝德全程在场,知道方远和花衬衫的约定。

        雅儿贝德苦笑一声,和方远在一起是最安全的,早知道会用到枪械,她就把太拖拉开过来了。

        “这把手枪你拿着。”方远悄悄把自己的格洛克17塞给雅儿贝德。

        “我不能要。”雅儿贝德心想自己用枪,方远用什么,竭力的往外推。

        “没有亲眼见到张国豪的侄子,我们不能完全相信别人,省的被人当枪利用,你拿着枪守在这里监视,给少校打电话,我从后面过去看看。”

        雅儿贝德重重点头,认为方远说的非常对。

        没有亲眼见到张国豪的侄子,就不能完全相信花衬衫,万一冒失的闯进去,却找不到人怎么办?

        为了避免被人利用,只能避免开枪,先查清楚情况。

        雅儿贝德看向了水面,方远只会狗刨,怎么能从水路绕过去?当即说:“我水性比你好,还是我去吧。”

        “我担心你的安全,听话,别争了。”

        方远一句‘我担心你的安全’,雅儿贝德的心都化了,向着方远保证一定老老实实的监视钓具店门口的情况。

        雅儿贝德掏出手机打电话,方远独自走向了水边,他的水性确实不好,不代表没有办法靠近钓具店临水的后门。

        方远四下看看没有人,直接跳进了水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整个人沉入了水中。

        因为这里是码头,很多店铺都有后门,并且下面有长长的木桩扎入水底,支撑着上面的木屋。

        方远踩到了海底的那一刻,立马气运双脚,整个人竟然稳稳的站在了那里。

        右手抓住了一根木桩,方远借助外力慢慢的往前走,速度虽然不快,倒也平稳顺畅。

        阳光照射海面,方远的身边好像遍布钻石般波光粼粼,夹杂在众多木桩之中。

        头顶一两米高不时的能看到船底在晃动,噔噔噔的是人匆忙的脚步声,方远心中默默的计算着距离,估摸着差不多了,双手抓住一根木桩,缓缓的往上升,在一个船底露出了脑袋。

        船上的人好像很多,说着一种稀奇古怪的语言,但是也有人用的是泰语,似乎在询问和态国正府的高官接触的怎么样,如果那个高官还不同意,就派人绑架他的家属,逼他就范。

        这群人虽然没有提到张国豪的名字,方远也基本断定自己找对了地方,等到船上的声音小了一些,慢慢的靠近岸边,爬上了码头。

        方远浑身湿漉漉的,海水哗哗的往地面流淌,钓具店后门里有男子看到了他,立马隔着玻璃大声喊叫:“喂,你是什么人?”

        方远看都不看男子,直接抬腿侧踢去,玻璃哗啦一声破碎,把男子踹的倒飞出去四五米远,口吐鲜血昏迷过去。

        船头上站着的一个人立马丢掉了烟头,掏出了匕首跳到了方远不远处,刀尖直直的扎向了方远兄口。

        方远不躲不闪,甚至迎面冲了过去,左手准确的叉住了男子的脖子,强大的冲击力撞的他整个身体凌空飞起,脑袋向着后面倒去,被方远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的那一刻,他的喉咙血肉模糊,他的嘴角流出了鲜血,死的不能再死了。

        钓具店里闪出了一个男子,看到了倒底不起的同伴,男子急忙从后腰掏出了手枪,刚刚拉动枪栓还没来得及瞄准,方远左脚踩住了掉在地上的匕首握把,匕首的刀尖翘起,从地上弹到了空中,方远右脚凌空踢中了握把,匕首向着男子激射而去,准确的扎进了他的兄口,只留下了刀把在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