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我的识宝系统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五章 没关系,要了

第二百五十五章 没关系,要了

        罗浩注意到了胡彪的用词。

        专家是说看不准,而不敢收,并不是认定为赝品。

        这说明,专家并没有是赝品的证据,同时,又不敢认定为真,所以才建议不要收。

        “你等着,我这就过来!”

        罗浩挂了电话,上去换了身衣服,直接开车出门。

        子冈玉,他见过一块,在王老那里,王老收藏有一块真正的子冈玉,那雕工确实没得说,很难想象,在古代那种条件下,还能雕刻出如此精美的东西。

        刘一伟家在圆明园附近,不算远,半个多小时后罗浩便到了。

        胡彪,两名专家以及刘一伟都在家里。

        这是个大房子,小区环境也不错,四室两厅,足足一百六十平方,里面装修的很豪华,可以看出刘一伟的生活条件是不错的。

        若不是生意遇到困难,估计他不愿意卖他的收藏品。

        “先生!”

        “老板!”

        罗浩一到,胡彪和两名专家都迎了上来,刘一伟四十多岁的样子,看到罗浩如此年轻,还愣了一下。

        昨天晚上,聚宝斋的经理联系他,想看他的东西进行收购,他还很高兴,聚宝斋以前名声不显,但前不久办了一次轰动世人的展览,彻底打响了名气。

        聚宝斋这样的古玩店愿意买他的东西,他是很乐意的。

        今天一早,胡彪就带着专家赶来,态度很好,给的价格比其他店都高,他十分满意,但唯独最重要的一件收藏品,也是价格最高的一件,他们不愿意要。

        这件不卖,他根本凑不够应对这次危机的钱,只能强硬表示,要买全都买,不行就不卖。

        凑不够,公司没了,卖掉这些东西也没用。

        那位经理没有为难他,也没走,而是打电话汇报,并且告诉他老板一会就到。

        对聚宝斋的老板,刘一伟是绝对佩服,展览他虽然没去看,但见过照片,每一件都是国宝级的珍品,特别是三月神镜那几件国宝神器,让他很是遗憾没能亲眼所见。

        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聚宝斋的老板竟然这么的年轻,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个学生。

        “刘先生是吧,我是罗浩,聚宝斋的东家,您那块子冈玉,能不能让我看看?”

        罗浩主动伸出了手,刘一伟怔了怔,急忙伸出手,和罗浩握在一起。

        “可以,没问题,您请!”

        刘一伟将子冈玉拿了出来,这是一匹少有的玉马,罗浩只看了一眼,就知道,这是件真品。

        陆子冈的刀工,一般人模仿不出来,更不用说他还见过真正的子冈玉。

        无论是刻线的处理,还是镂雕的刀法,全都符合子冈玉的特征。

        看了两眼,罗浩皱了皱眉。

        刀工没错,东西也对,但马的造型却有些奇怪。

        他总算明白了,店里的专家为什么说没把握的话,这匹马的造型不对。

        怎么说呢,正常的玉马,基本都是奔跑样的,策马奔腾吗,马的寓意是好的,表示快速前进,勇往直前。

        这匹马也是奔跑状,但马的前蹄却是后翻,这也就算了,后蹄也是如此,根本不是奔跑的样子。

        这已经不是小问题,而是原则性问题。

        堂堂宗师,怎么可能犯这样的错误?

        别说宗师了,一般的玉雕学徒也不会如此。

        罗浩上手,识古术发动。

        【天水龙马:四百二十年前到四百八十年前】

        罗浩眼睛瞪大了一些,心中更是震惊。

        识古术给出的时间是对的,的确是陆子冈的时代,根据罗浩的眼力判断,这的确是真正的子冈玉,不会是假。

        让罗浩震惊的,是识古术给了名字。

        要知道,识古术的鉴定,向来都是只说物品,比如这是件玉马,那鉴定结果应该是:玉马,四百二十年前到四百八十前。

        识古术给出名字的鉴定结果,只有三次。

        第一次是三月神镜,第二次是鱼肠剑,第三次则是笛音瓶。

        这三件,全是国宝神器。

        天水龙马,这名字不错,很好听,罗浩不知道为什么识古术给出这样的鉴定结果,但只要知道,这是对的,只真正的子冈玉就行。

        “东西对的,我们要了!”

        罗浩抬起头,看向刘一伟。

        胡彪愣了下,急忙凑到罗浩耳边,小声说道:“他其他的东西,我们一共给了三百二十万的价格,可这件玉马,他要六百八十万!”

        三百二十万,六百八十万,一共一千万。

        难怪胡彪会如此重视,这一件玉马,就比其他所有收藏品加在一起还要贵上一倍。

        “没关系,要了,子冈玉值这个价!”

        罗浩再次点头,胡彪张了张嘴,最后却什么也没说。

        论眼力,罗浩比他强的多,论地位,罗浩是老板,他虽然是经理,但总归是打工的,他该提醒的已经提醒了,老板坚持,他也没办法。

        总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挥了罗浩的面子。

        真那样的话,他这个经理也就干到头了。

        “您真要?”

        刘一伟则怔了怔,他本以为这次又要黄了,哪怕聚宝斋的老板亲自来,他也没有信心对方真的会买下这件玉马。

        之前碰的壁太多了,就是拍卖公司也不肯给保底价,只愿意让他上拍试试。

        这件玉马的造型,实在太奇怪,他也找很多专家看过,专家们的意见几乎都很统一。

        雕工不错,看起来是对的,但造型奇怪,不做保证。

        就是说,没人敢担保这就是真正的子冈玉,而这块子冈玉,是他花大价钱买的,五年前就花了五百万,那是他最大的一次收购,主要是他太喜欢这块玉马。

        他现在卖六百八十万,真的不算高。

        “要了,加一起一千万,可以的话我们现在就可以签合同,给你转账!”

        罗浩再次点头,别说六百八十万,一千六百八十万,他也要。

        仅仅是真的子冈玉,就值这个价。

        更不用说被识古术直接给出了名字,识古术给出名字的东西,绝对不会那么简单,罗浩现在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但他清楚,这肯定是件宝贝。

        “好,好!”

        刘一伟连说了两个好字,等签合同的时候,又看向了玉马,眼中还带着不舍。

        最后狠狠心,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罗浩直接转账,胡彪和两位专家则小心的收拾起其他的东西,其他一共十几件收藏品,瓷器居多,有不少都是官窑。

        这些东西,放在古玩店很吃香,不愁卖。

        只有那件玉马,被罗浩拿在了手中。

        “胡彪,这次做的不错!”

        出了刘一伟家门,在外面,罗浩又夸奖了胡彪一句。

        遇到问题,没有摆架子,严格遵守他的交代,主动汇报,胡彪听话这点,确实让罗浩很是满意。

        “谢谢先生,我以后一定会更加努力!”

        被夸了之后,胡彪咧着嘴直笑,像个孩子一般。

        “行,你们先回去吧,我还有事,就不去店里了!”

        罗浩心里还想着玉马,天水龙马,名字这么好听,到底是个什么,他却不清楚。

        他不知道没关系啊,他有师父,万事不明问师父,师父懂的多,见识多,估计会知道这玉马的真正秘密。

        这里距离商信家更近,罗浩开着车,只用了二十分钟就到了商信家里。

        商学军不在,这几天都没在家,又出去给博物馆修复文物去了,他的工作就是这个,忙的时候很忙,闲的时候很闲。

        “师父!”

        罗浩直接推门进去,看到商信立刻甜甜叫了声。

        “今天怎么只有你一个人?”

        商信看到他,马上露出笑容,还往他身后看了看,没见到石清韵,这才问道。

        “我今天去收东西了,还没接清韵,您先看看这个宝贝!”

        罗浩邀功似的将装有玉马的盒子拿了出来,放到了商信的手里。

        商信没有直接打开,而是先放好,又去仔细洗了洗手,戴好自己的眼镜,这才走过来将盒子打开。

        “子冈玉?”

        看了一眼,商信抬起头,看向罗浩。

        “没错,正是子冈玉,您在看看!”

        罗浩点头,没有提醒师父,果然,商信看了几眼之后,眉头紧紧的凝结在了一起。

        “你这件东西我好像听过,之前老姚他们鉴定过,从刀工来看,确实是子冈玉无疑,但造型太奇怪,没人敢给断定!”

        商信的见识确实强过罗浩很多,只看了几眼,就认出了这件东西。

        “这造型确实奇怪,你把我放大镜拿来!”

        商信一边看着,一边摇头,罗浩进房间内把商信的放大镜取来,不是特殊的东西,又或者很好的东西,商信向来都不用放大镜。

        就像上次汝窑小洗,他就用了放大镜,这样能看的更仔细。

        “雕工确实没错,这些细纹又是怎么回事”

        商信说了句,罗浩急忙凑过脑袋,在放大镜下,真的看到了一些肉眼看不到的细纹,非常的细,而且呈规则状,遍布马身。

        既然呈规则状,那就不是保管过程中的剐蹭,罗浩也很是奇怪。

        之前他还真没注意到这一点。

        心意一动,透视眼打开,整个玉马都在透视之内,透视眼下,看的更清楚,更了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