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满级大佬在年代文里当团宠在线阅读 - 第126章 要不我先给你把个脉吧(一)

第126章 要不我先给你把个脉吧(一)

        “谢谢。”言母道谢,宁宝微微摇头。

        言父上前握了握她的手。

        “我一会儿再进来陪你。”

        “嗯,去吧。”言母笑笑,对他摆了摆手。

        一行人跟着进来,一行人又走了出去,留了宁宝一个人在里面。

        “宁大夫,请坐。”言母笑容比刚才少了一些,也牵强了许多。

        “您想跟我谈什么?”

        宁宝在她床边最下,看着她;其实第一眼,她就很喜欢这个女人,她觉得她跟她娘很像,虽然她娘没有她身上的知性优雅,却一样是一个特别温柔的人。

        言母叹了口气,嘴角的弧度逐渐变成了淡淡的落寞。

        “其实我早就知道自己命不久了,可看着我丈夫和孩子一直努力的想要治好我,我真的不忍心看他们失望;所以。”

        “所以你希望我帮你骗他们,我可以治好你?”

        宁宝淡淡杨乐下弯着的眉,却也并未生气她不看好自己。

        谁让她这脸瞧着年轻稚嫩。

        还有便是,一次次的希望后再经历绝望,是很难再次升起希望的;宁宝大概能了解这些病人心里的一些想法。

        言母点点头。

        可宁宝却是摇了摇头。

        “抱歉,我从不说谎。”

        言母一愣,没想到宁宝会这么轻易的就拒绝了她。

        “我可以支付报酬。”

        宁宝笑了一下,清冷的眼对上她的,“以我现在的能力,想赚钱,轻而易举。”

        只要她愿意,多的是人愿意捧着银子求她救命。

        言母眼底难掩失望还有绝望。

        “抱歉,是我强求了。”

        她原本只是不希望看到自己丈夫和儿子这么拼命却依旧救不了她,让他们带着这样的心情去面对她的死亡,她不忍心。

        “但是我可以救你。”宁宝清冷的声音,让原本失望的人瞬间瞪大了眼睛。

        “我可以救你,不是撒谎。”她也不屑撒谎。

        宁宝又说了一遍。

        “真……真的吗?”

        看着宁宝的眼,言母忍不住的问她。

        “我真的还有机会,能多陪他们几年吗?”

        他们,指的是言父还有言朝。

        她不怕死,她只是害怕她如果死了,她的丈夫和孩子该怎么办。

        他们能不能好好生活,好好的……活着。

        “要不我先给你把个脉吧。”

        虽然病例看完了,但她还得把脉之后才能跟确切的知晓她如今的身体状况。

        言母犹豫了一下,伸出手。

        白皙纤细的手指搭在她的脉络上面,指尖冰冰冷冷的,让言母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也不知道是害怕,还是担忧。

        过了一小会儿,宁宝才收回手,看向她。

        “情况确实糟糕,即使你现在有机会换肾,也不一定能够支撑的过手术,成功率最多三分之一;就算成功了,估计最多也就再活个一年吧。”

        言母原本略带期待的眼再次灰灭了下去。

        其实如果实在不行,一年,也是够的。

        “我话还没说完。”宁宝叹口气,才缓缓说道:“但我能救你,”

        “老祖宗,你真的能救我妈吗?”

        宁宝这话才说出来,站在外面等的着急的言朝刚推门想偷摸的看一眼,刚巧听到了这么一句话。

        宁宝回头,“……你是?”

        这小孩不是张家人,怎么也喊她老祖宗。

        她看了眼他边上的张向阳,挑了下眉。

        张向阳嘿嘿傻笑了一下,不敢看她,冲着言朝努努嘴。

        他刚才明明就说老祖宗能救的,他自己不相信罢了。

        宁宝倒是没啥介意的。

        言朝已经跑到她的面前。

        “老祖宗?”

        只要她能救他妈妈,别说让他叫她老祖宗,叫祖师爷都可以。

        宁宝:“……嗯。”

        言朝眼底迸发惊喜,还有言父同样,走过去拉住言母的手,紧紧的拉着。

        “真是太好了。”

        他就知道,宁大夫连血癌和先天心脏病都能治,也一定能治尿毒症的。

        言父当时并不是听说宁宝给张家老爷子治病才找到张家,而是从一个好友口中听说了明家和方家的事情,转而打听到了张家的事情,最终求助上门。

        “行了,你们先让开一些,我先给她行针,行针过后再用药滋养调理。”

        几人听了赶紧走远一些,然后专心致志的看着宁宝行针。

        四十分钟后,宁宝收回银针,走到一旁开药方。

        “老祖宗,我妈她怎么样了?”

        言朝走过去。

        “没事,就是累了,所以睡的沉;是好事。”

        病痛折磨的她已经许久没有好好睡一觉了吧。

        言朝点点头。

        “谢谢。”

        “你刚才不是叫了我老祖宗,既如此,就别说谢了。”反正她会收报酬。

        宁宝笑了一下,将开好的药方递给他,交代:“药浴加上服用的,剂量严格按照我上面说的,明白吗。”

        “明白。”

        言朝重重的点了一下头。

        “谢谢老祖宗。”

        宁宝颔首,“我半个月后再来。”

        她走到张琦他们面前。

        “我们走吧。”

        “是。”张琦颔首,一旁的言父叮嘱了一下言朝,赶紧跟了过去。

        言朝走到张向阳面前,伸手锤了一下他的肩膀。

        “谢了,兄弟。”

        “客气什么。”张向阳伸手跟他对拳了一下,转身跟上。

        言父将宁宝几人送到门口。

        “宁大夫,多谢。”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支票,“这是酬金。”

        宁宝接了过来,看了一眼。

        十万。

        她挑了下眉。

        十万在二十一世纪算不了什么,可在这个万元户就算的上有钱人的七八十年代,可是一笔巨款啊。

        她收了下来,颔首,转身上了车。

        直到看不到车子,言父才走了进去,言母已经醒了,言朝正在同言母说话;或许是真看到了希望,言母的脸上竟也出现了淡淡的,真实的笑。

        还有可能是因为,她觉得自己浑身都舒坦了许多。

        言父只觉得自己眼眶有些发热,深吸一口气之后才走过去。

        言朝看他过来,将床边的位置让给了他,顺便把药方递了过去。

        言父接过药方,突然想到了什么,看着言朝。

        “你刚才,为什么要叫宁大夫老祖宗?”

        “我是跟着张向阳那小子喊的,他说宁大夫是他张家的老祖宗。”

        不是他的,是张家的。

        这话让言父忍不住若有所思。

        “我记得我以前听你爷爷说过一点关于张家老祖宗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