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大医凌然在线阅读 - 第326章 要考试

第326章 要考试

        时隔三日,王海洋重新被喊来了手术室。

        踩开手术室的门,王海洋就戴着口罩,问:“这次是几指的?”

        作为手外科的主任医师,常年奔波于各地,飞刀价格稳定在一万元的高级医生,王海洋同志已经到了入手术室而随心所欲的年纪了。

        尤其是到别人家的手术室,他反而更能放得开。

        麻醉医生苏嘉福也是才赶来的,脚底下踩着两个凳子转悠着,像是玩弄健身球似的,听到王海洋的问题,就看看表,道:“四指。”

        王海洋啧啧的赞叹:“老霍可以啊,三天找来两个四指离断的?别真是现砍的啊。”

        苏嘉福的眉毛一挑,对此场景很熟练的道:“臂丛麻醉。王主任。”

        王海洋的嘴一秃噜,就拐道:“你们一般不都是全麻的吗?四指离断的臂丛麻醉啊,20个小时要把病人无聊死吗?”

        嘴里开销着快乐,王海洋扭头看向患者,准备给予一个歉意的微笑。

        齐乐秋的脸上,此时正挂着尴尬的笑容:“王主任,又见面了。”

        王海洋讶然的看看齐乐秋的手,认了出来:“不是吧,你手又断了?”

        “没……不是,我就是看韩剧来着……”齐乐秋想解释的内容太多,麻醉又干扰了她的大脑运作。

        “血管危象。”凌然清清嗓子,皱眉道:“我应该让通知的人说明了……”

        “我没仔细听。”王海洋呵呵的一笑,把责任揽到了自己身上。

        “肝素和尿激酶都用了,没什么用……”凌然简单的介绍了两句,道:“切开看吧。”

        王海洋点点头,都到这个份上了,不切开的话,手指肯定是保不住了。

        齐乐秋眨巴眨巴眼睛,期期艾艾的道:“那个,我不是有意打扰啊,咱们切开以后,要做多久啊,真的要做20小时吗?”

        “那不一定啊。”王海洋笑呵呵的道。

        “20个小时真的会无聊死的。”齐乐秋可怜巴巴的看着王海洋,问:“能不能也给我看个屏幕,发个剧什么的?”

        王海洋年老迟钝,旁边的吕文斌已是感慨起来:“您是心真大啊。”

        “可以给我看一个心情平静的片子啊。”齐乐秋认真的道:“我不看韩剧就好了吧。”

        “动物世界也不行啊。”王海洋进入了聊天状态的同时,手术刀也切了下去,口中道:“你要是看着一只可爱的小鹿被狼咬死了,你血压不是得飙啊,这个手术啊,最怕的是血压忽起忽落了……”

        麻醉医生苏嘉福同志咳咳两声,道:“王主任,别看不起人啊,你放一个动物世界看看,病人血压飙起来算我输。”

        躺在冰冷的手术床上的齐乐秋,莫名的感觉自己很适应手术室的对话,不由笑道:“这样是双输吧。”

        苏嘉福踩着凳子的脚都抖起来了:“我输你不一定输,血压飙起来也有处理办法的。”

        “我不管,你拿病人打赌了。”齐乐秋哼哼两声,道:“你给我放个剧,我就当没这回事。”

        苏嘉福的声音登时弱了下来:“没法给你放剧的。”

        “那你唱个歌给我听。”齐乐秋很顺畅的提出要求,一点都不因为在手术室而改变什么。

        苏嘉福哼哧哼哧半天,小声道:“我也不会唱歌啊。”

        “讲个故事。”

        ……

        王海洋和凌然互相看看,都默默低头,悄悄的割着齐乐秋的手指。

        不到一小时,手术宣布完成。

        凌然跟着推车一起出门,对齐乐秋和刚刚赶到的病人家属,道:“手术后的预后也很重要的,这一次就不要给看韩剧了,容易导致激烈情绪的电视电影小说等等,都不能看。”

        “漫画呢?”齐乐秋说的比谁都快。

        凌然沉默了几秒钟,道:“你们先跟病人去病房,稍后我让护士去给你们做详细宣讲,你们选出两名家属,好好的听一下。”

        患者家属顺从的同意了。

        回过头来,凌然想了想,问后面出来的王海洋,道:“我们是不是可以给病人和病人家属考试?”

        “考试?”

        “恩,注意事项什么的,要求病人和病人家属必须考试及格才行。”

        “否则呢?”

        “否则?”凌然想了想,道:“否则护士就应该特别注意吧,病人的出院时间等方面也要相应延长……应该与复健是同等对待吧,病人如果实在不愿意,我们也不可能强迫,但至少知道会遇到什么。”

        王海洋想了想,道:“你这么说,协和好像是有对病人考试的,但急诊科的事,我管不着的。”

        “我去找霍主任。”凌然一个磕绊都没有的,转身就走。

        王海洋在后面招招手,想叫住凌然,想想算了。

        要是普通的医生去找大主任提意见,还是这种关乎全科室的工作意见,被骂的概率不大,被鄙视的概率是很大的。

        但是,提出意见的如果是凌然的话……

        ……

        办公室。

        霍从军认真的听了凌然的建议,缓缓的点头,道:“你既然觉得有需求的话,我可以跟护士长商量一下,无非就是把宣教的流程给加长了,咱们现在正在搞急诊中心,也是需要一点新气象的,可以向协和学习学习……”

        对霍从军来说,这样的小改革都不用太在意。尤其是急诊科需要这个政策的只有凌然的病人。

        既然新政策只涉及到了凌然的治疗组,那凌然有要求的话,修改一下也就是了。

        不过,说到急诊中心,霍从军的兴致又来了,道:“我们现在的条件就是稍微也有一点不具备,我还在推动当中啊,凌然你的牌子也是要打起来的,我记得你还有老外医生转诊的病人?再有的话,就要打咱们云医的牌子了,知道吧。”

        “现在就有的。”凌然翻出手机看了看,我约到了后天,今天准备登机。

        “后天来?”

        “一名肯尼亚的田径运动员。”凌然道。

        “一名啊……也好,咱们积少成多……”

        “亚非拉地区的病人都缺少医保,再加上机票费用的话,他们就不感觉划算了。”凌然随口解释了一句。

        霍从军听的眼睛都绿起来了:“有外国病人因为费用问题不来的吗?”

        “有六七人吧。”凌然道:“我只联系得到医生,不能确定原因。”

        “把他们喊过来,机票我们没办法,医疗费用我们可以适当减免。”

        “好。”凌然不会去纠结费用的问题,当着霍从军的面,就编辑了一段英文发了邮件并抄送给多人。

        霍从军满意的点点头,又意味深长的道:“医疗服务啊,不说医疗的部分,单论服务,它归根结底也是一种经济活动,咱们云医的技术要提升,就不能局限于昌西一省,就像是你做跟腱修补术一样,你的竞争对手,不是昌西省的其他医生,而是全国的运动医学方面的医生了,再进一步,像是现在,你的对手就是全世界的高级医生了,这种时候,几万块的医疗费算什么?”

        凌然“恩”的一声,表示自己听到了。

        “梅奥就是面向全世界,吸引到了大量的病人,才能发展到今天的程度的。咱们国内也有不少医院,都在跟梅奥合作,刚开始的时候还给病人打折医药费,送人过去,现在你看……”霍从军啧啧两声,望着凌然,道:“一个阵地,你不去占领,敌人就会去占领。”

        凌然“恩”的点点头。

        “你怎么想?”霍从军追问。

        凌然想想,道:“我想……您是因为对急诊中心的建立过于执着,心情过于亢奋,交感神经兴奋,心搏加强和加速……另一方面,患得患失的心态促使你将目标定的非常高,这样就算是失败,也不会感到过于失落,毕竟,没有成为梅奥的医院很多,比起没能建成急诊中心,在心理上更容易接受,这也是为什么许多人考学找工作买房买车的时候,会有意喊出一个高不可攀的目标,因为喊出一个很低的目标,他们也是达不到的……”

        霍从军拍拍自己的脑门,做出这个表情:

        o( ̄┰ ̄*)ゞ

        接着,霍从军清清嗓子,道:“你看我这个脑子,我刚才有点走神,咱们刚才说到哪里了?”

        “交感神经兴奋?”

        “前面一点。”

        “你问我的想法。”

        “再前面,对了,我想起来了,你把外国的病人联系好了吗?”

        “我看看。”凌然低头看手机,翻了翻邮箱,再抬头:“还没人回答……霍主任?”

        他的面前,哪里还有什么霍主任啊,寂静的办公室里,只有几盆绿萝,像是刚刚被浇灌了似的,湿哒哒的,还往地上滴水。

        顺着叶子滑下来的水滴略有些粘稠感,在重力的作用下,被拉出长长的丝线,被阳光照的亮晶晶的。

        绿萝自己慵懒的舒展着叶子,仿佛适才的吸水过程,就耗尽了全部的体力似的,一副不堪承受的模样。

        唯有干净的绿颜,展现出独属于绿萝的纯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