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大医凌然在线阅读 - 第375章 措手不及

第375章 措手不及

        嗤。

        手术室的气密门开,但围在手术台前的医生和护士,都没有精神去看一下。

        凌然的手术速度,并没有因为是给艾滋病人做手术而慢下来。

        他的速度始终保持均匀,就像是给普通病人做手术那样。

        对其他医护人员来说,这样的速度就稍稍有些超过他们的预期了,以至于每个人的神经都绷紧了。

        刚刚进门的霍从军望着器械护士面前的器械,一件件的飞快减少,竟是不由的担心起来。

        要是给其他病人做手术,霍从军才不管主刀医生做的是快是慢呢,他是科室主任,又不是教研主任。

        但是,给艾滋病人做手术,还做的这么快,就让霍从军不得不担心了。

        霍从军一直看了四五分钟,才抽了一个空档,道:“凌然,别那么着急嘛。”

        “霍主任?”吕文斌这才注意到霍从军入内了,顿时又慌又委屈,声音都沙哑了:“您怎么来了?”

        霍从军听着吕文斌的语气,心下一软,转瞬又硬气的道:“你们在我的手术室里做感染手术,我能不来看看吗?就你一个助手吗?”

        “霍主任,我也在。”余媛的声音懒洋洋的,心累,懒得多说。

        霍从军的视线果断下移,才算是找到余媛。

        面对余媛同志的目光,以及旁边三名实习生好奇的眼神,大家长风格的霍从军不免也有些心慌,不由讪笑两声:“你是管着实习生嘛,不算不算。”

        余媛淡定的“哦”了一声。

        凌然这时候才抬起头来,回答霍主任的话,道:“我觉得采用和平常相同的节奏,更不容易出现意外。”

        霍从军听的紧张微去,点头道:“这也是一个选择……恩,减少暴露时间也不错。”

        凌然“恩”的一声,重新转移注意力到了病人身上。

        霍从军也不多说什么。病人是局麻状态,万一说了什么让人产生误会的话怎么办。

        倒是旁边的项学明,对于霍从军的出现,颇感兴奋。

        他是凌然的同学,自然知道凌然能够以实习生的身份留在云医,全靠霍从军力挺。当然,凌然的技术是很不错的,可是,就项学明听到的故事,名医这种东西实在是太多了,正如老师所言,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项学明承认凌然是一只千里马,但他更相信霍从军是一名不错的伯乐。

        或许,霍从军也能看到自己的潜力呢?

        项学明想到此处,仔细的打量了一番霍从军,再用关心的语气,道:“霍主任,要不要给您取一件防护服?”

        “用不着。”霍从军只戴了口罩和护目镜,表情淡定。

        不像是凌治疗组的医生们,霍从军这辈子经历的传染病多了。

        他可是急诊科的主人,过去几十年的时间,霍从军遇到的案例太多太多了。

        为什么所有人住院都要做感染四项?为什么急诊室过后还要补查感染四项?总结这些经验的都是霍从军的同辈人,换言之,中招的都是霍从军的同辈人。

        早些年,不止艾滋病,丙肝之流的传染病也是无解的。还有一些传染病虽然不致死,却是延绵难治……

        从那种环境中走出来,霍从军既懂得保护自己,也知道自己需要什么程度的保护。

        像是眼前的手术,若只是旁观的话,戴一个口罩,一个护目镜,再多戴一个手套,就很齐全了,又不是埃博拉,还没到全部隔离的地步。

        且不说hiv不会通过空气传播,就算是有喷溅……除非凌然一刀剖到心脏,否则也喷溅不到围观的医生。

        当然,最安全的方式当然是不要围观……

        霍从军想到此处,微微皱眉,问凌然道:“怎么让实习生都过来了?”

        “既然是来实习的,就让他们体验一下。”凌然回答的蛮简略的。

        霍从军转头看看项学明三人,尤其是刚刚说话的项学明,道:“算你们运气好,有凌医生愿意给你们一个机会,知道手术室里旁观,最重要的是什么吗?”

        关菲和郑军都轻轻摇头。

        项学明绞尽脑汁的试探道:“谨言慎行?”

        “你算是知道一点。”霍从军状似表扬的点点头。

        项学明的笑容一下子就露出来了。

        霍从军接着就“哼”了一声:“知道谨言慎行,见我进门还那么多废话?”

        项学明瞬间就愣住了,这是怎么了?

        “凌医生允许你们旁观手术,你们就给我通通闭嘴,抓住机会看手术,明白吧?”霍从军的语气一点都没有爱护后辈的意思,厉声道:“机会不是天上掉下来的,都给我仔细的看好了。”

        三名实习生噤若寒蝉,就连手术台上的病人,都缩了起来。

        “知道谨言慎行是什么意思吗?就是别耍小聪明!还提醒我怎么怎么样?实习生有什么资格提醒别人?”霍从军的声音越来越大,威慑力十足。

        凌然不得不咳咳两声,道:“霍主任,您声音有点大。”

        “哦,不好意思。”霍从军立即醒悟过来,声音放低,摆摆手:“不好意思了。”

        说完,霍从军就站到了实习生们身后,越过他们,看着手术。

        术中进入手术,没有特别情况的话,不离开比较好。

        三名实习生难受的浑身发痒。

        被点出来挨骂的项学明更是两眼发直,他也是快要24岁的人了,相同的生肖都见过两轮了,如果是去外面的某某公司工作的话,上级即使要开除人,也不一定会点着鼻子骂。

        尤其是对态度积极的员工,更不能凶成霍从军这样。

        然而,医院的上下级,往往就是带有胁迫性和攻击性,上级医生的心情不爽了,说骂就骂,下级医生还得忍着——项学明以前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非得忍着,事到临头了,他就知道,自己还非得忍着了。

        否则,恼了霍从军,会是什么结果呢?

        项学明有无数心思在脑海中转悠,心道:霍从军这种人,其实是假借伯乐名头的马夫。他哪里懂得什么千里马百里马的,无非就是用暴躁的脾气管理属下的马匹罢了……

        “恩,这里修的漂亮。”霍从军忽然指着屏幕,赞了一句。

        几人都下意识的看了过去。

        “你们看看这个撕裂边缘,修的多整齐?你们要是看论文的话,这就叫对吻良好,明白吗?”霍从军加重语气的称赞。

        “而且边缘都是新鲜的。”余媛配合着霍从军,指着手术屏幕,道:“旧的撕裂伤,留下的半月板的骨质边缘是不牢固的,如果不做修整,直接缝合的话,就算是对合的整齐了,也还是容易撕裂,而且一旦撕裂,就会造成游离的骨片,换着会感觉到非常疼痛。所以必须将边缘全部修整一遍。”

        “还得节省患者的健康骨质的面积。”

        “没错,有的医生随手剪掉一大块的半月板,那是非常不负责任的。能像是凌医生这样,将撕裂伤的边缘新鲜化,又不至于伤到太多的健康组织的,非常难得的。你们知道膝关节镜下,为什么会有蓝钳、抓钳、钩剪,或者反向勾刀、香蕉刀这么多名堂吗?”余媛满心的好为人师。

        包括项学明在内的三名实习生傻傻的看着余媛。

        余媛仰着脑袋,居下而抑高的叹口气:“当然是因为关节镜下不够灵活啊,所以才设计了各种各样的器械。”

        三名实习生如释重负,赶紧讨好的笑一笑。

        “能在这么不灵活的环境下,灵活的修剪半月板,这个就是技术了。”霍主任喟叹不已,转头又用手指连点:”看看这个缝合,完全垂直贯穿撕裂部,这个就叫稳妥固定,太难得了,太难得了……”

        项学明眼中的霍从军,已经从手持着马鞭的凶厉模样,变成了手持马鞭的凶厉拍马模样。

        如果换一个实习生,或许会觉得难以置信,偏偏项学明的脑海中,竟有类似的范例。

        那一瞬间,项学明的脑海中千回百转,仿佛又回到了大学,那个时候,凡是凌然经过的地方,就会留下一地的赞扬,凡是凌然做过的事,就会得到一致的赞美,项学明以为,那样的日子,随着毕业和实习的到来,就将缓缓远去,然而……

        现实总是如此的令人措手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