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大医凌然在线阅读 - 第383章 看手术

第383章 看手术

        等窦和同缓过劲来,吕文斌已经进到了手术室里。

        窦和同摇摇头,又不肯回去,就厚着脸皮,隔着手术室的玻璃,看到凌然,再进来,想确认一下院感的事情。

        对院感的医生们来说,厚着脸皮这种事,也不算是新鲜了,窦和同勉强还能承受。

        急诊中心的手术室,一片蓝色的墙壁和绿色的铺巾,只有显微镜是黑色的。

        手术显微镜的外观,看起来与老式的家用大台灯差不多,一根金属棍,上面接着沉重的显微镜与调节装置,下面接着厚重的底座与轮子。

        主刀医生掌握着手术显微镜的移动特权,当他将显微镜调整到了自己舒服的位置的时候,脚下一踩,就会将底座固定下来,至于助手要采用何等扭曲的姿态去做手术,就不是很受主刀医生的关注了。

        窦和同虽然是临床专业毕业的,但他成为专职的院感医生六七年了,手术方面的东西,已经记得不是太清楚了,对于日新月异的医疗器械,更是关注不多。

        他只是看着四周来参观的医生们,暗暗咋舌。

        每名来自外院的医生,胸前都有一个吊牌以表明身份,窦和同随便一扫,就看到了人民医院、省立、益源县医院、鄂城医院等等名字。

        有省内,有省外的医院,有大牌医院,有低端医院,这样的组合模式,不仅不会让人小看了手术室内的阵容,反而不得不高看一眼。

        这是明显的“自牌”的构造。

        若是某些国内的会议或活动,举行的手术示范,周围的医生,往往都有着相同的业务背景,或者是医院是同一个阶层的,或者是职位和师承厉害一些,总而言之,像是省立医院的中青年医生,与益源县医院的中青年医生,只可能在省内的小活动中遇到,而且概率不高。

        而围观的医生的来源越复杂,就说明其“自性”越高。

        任何一名关注医院的人都知道,要想让医生们自的做某事,那是有多难!

        让一群医生自的做某事,难度就更高了。

        窦和同向两边看看,找了一个面相和善些的年轻医生,问:“你们在看什么?”

        对方奇怪的看窦和同一眼,现他胸前没有吊牌,立即意识到,窦和同是云医自己的医生,于是矜持的笑笑:“祝-凌跟腱修补术。”

        “咦?不是tang法吗?”窦和同这时候再看手术台上,除了一眼就被帅出来的凌然以外,吕文斌似乎并不在内。

        年轻医生反问:“你是来看tang法的?tang法在隔壁。”

        窦和同这才意识到,凌然竟是同时开了两台手术。

        “凌医生是要把这边的手术做完了,再去做那边的手术?我刚才看到助手已经过去了……”窦和同满脑子的疑问。

        “你是说吕文斌吧,凌医生现在做tang法,前面部分都是让吕文斌做的,只有关键步骤才自己做。再说了,tang法做起来也快,凌医生每次都只过去一刻钟的样子。”这边的年轻医生竟是知道吕文斌的名字,显然不是第一天过来了。

        窦和同有些晕,自己在云医呆了这么多年,怎么就不知道云医现在的吸引力这么大了?

        再看台上,凌然低着头,也不说话。

        全部的医护人员,也都没有要聊天的意思。

        手术室里,就是一片的安静。

        终于,还是当值的巡回护士耐不住了,低声问:“凌医生,要不要放音乐?”

        “那就放吧。”凌然对音乐没什么爱好,如果有的话,也是约翰凯奇的《4分33秒》。不过,他在手术室的阈值相当高,有没有声音都无所谓。

        众人听着护士放出来的轻音乐,明显的放松许多。

        “你们想学这个?”窦和同趁机低声询问,他也是听过祝-凌跟腱修补术的大名的,只是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来看。

        被询问的年轻医生面带微笑:“能学会当然好。”

        “不然呢?”

        “也可以看看国际友人的身体构造嘛。”被询问的年轻医生笑了出声。

        窦和同听到此处,不由的看向手术台,此时才现,病人裸露在铺巾外的部分,却是异乎寻常的白。

        窦和同不由问:“是个白人?”

        “恩,美国人。”年轻医生道。

        “美国人也来咱们医院看病?”窦和同的声音大了一点,引来了好几人的目光。

        窦和同咳咳两声,继续厚着脸皮微笑。

        “美国人也是人,总也要看病吧。”旁的一位医生,估计是主治的年纪,声音压的低低的说了一句。

        “美国人到中国来,就没有医保了吧。”

        那主治险些笑出猪叫声:“我们做一个跟腱修补术,连一万人民币都用不上,2ooo美元不到,还不够他那个破保险的免赔额呢。”

        窦和同愣了愣:“来往交通和住宿费用呢。”

        “这可是运动医学性质的手术,在美国做,3o万美元打底的。”主治瞥了窦和同一眼,道:“医疗国际化,不是开玩笑的。机票和酒店才值几个钱。”

        这时候,更多的人带着严肃的表情,看了过来。

        窦和同不好多说,只能瞅着台上的美国白腿愣。

        凌然其实也是第一次切美国腿,若用数据来说明的话,此君的跟腱长度达到了2o厘米,算是相当不错了。

        不过,考虑到这位原本就是名长跑运动员,2o厘米的跟腱,就只能说是普普通通。

        事实上,凌然最近接触的国际病人,基本都是运动员和体育爱好者。刘威晨的竞赛成绩极佳,南非爱哭鬼也加入了橄榄球队,打出了不错的成绩,在相当程度上证明了凌然的能力。

        虽然在国际医疗界,凌然至今仍然是一个廉价解决方案,但是,他至少是一个解决方案了。

        假如真的有这么一张国际医疗界的解决方案者的名单的话,国内能够被列入这张单子的人,依旧还是少数。

        这也得益于凌然所掌握的运动医学的技能,显微外科在任何一个国家的医生看来,都要算是一个苦活,工作时间长,精细度高,收入却很一般。

        能在这条路走下去,最终走到可以诊治职业运动员的水平的医生,是少之又少。

        但是,就像是职业运动员之于普通人的巨大差异那样,专业的运动医学专家,哪怕不是那么牛气的,相对于普通的显微外科医生,也是高了数个层阶的。

        此时躺在手术台上的美国人,就是在能够承担的费用范围内,选择了凌然。

        就目前的国际医学诊疗价格来看,也就只有在凌然这里,他才有可能保住自己的跟腱的运动性的同时,只开销几万美元。

        “失血量?”凌然偏头问了一句话,手术室里的观众们,都乖乖的安静下来。

        “56。”余媛做着助手,眼睛离开了目镜,并读出了仪器上的数字。

        凌然只“恩”的一声,就继续操作了起来。

        众人的目光,聚集在前方的屏幕上。

        显微镜里的视野,能够显示于屏幕之上,但这样的手术,主刀医生都是采用显微镜直视的。

        “血管全部避开了。”

        “牛气啊。”

        “祝-凌跟腱修补术哈,真讲究。”

        在场的医生们默默的看着,各自思忖考虑着。

        对于高阶医生们来说,显微外科并不一定是个好的展方向,但是,对于地方医院,尤其是三甲以下的医院来说,显微外科简直是救命稻草。

        现如今,许多的三乙或二乙级医院,都是依靠断指再植、跟腱修补术之类的技术存活的。

        那些活少话好听赚钱多的手术,毫无疑问的垄断在大型三甲医院的手里,病人们也有意识的前往大型医院就诊。

        小医院得不到病人,要么就去做不是疾病的手术,比如不管有没有手术指征的包皮环切术之类的,要么就去做大医院不愿意做的苦活手术。

        在生存面前,外科医生的挣扎不比病人轻松多少。

        “剩下的你来做。”凌然完成了跟腱的缝合,照例将缝皮的部分交给了助手。

        余媛手忙脚乱的站回到凌然的位置,重新调整好高度,才收敛精神,开始缝皮。

        她的手术天赋极其有限,但是,持续的坚持和练习下来,水平却是异常的稳定。

        而随着凌然的离开,围观的医生们也是呼啦啦的离开了手术室。

        窦和同懵懵懂懂的跟着人流,很快被塞入了隔壁的手术室。

        此时此刻,吕文斌刚好将tang法缝合的病人的就屈肌腱彻底的分离出来。

        重新洗手上台的凌然上前,检查了一番,伸手一捞,就将病人的屈肌腱取了出来,再是一通操作,即宣告手术完成。

        接着,凌然又进入了隔壁手术室。

        窦和同继续懵懵懂懂的跟着。

        这一次,又是一台跟腱修补术,却是骨科的马砚麟跟台。

        窦和同被无影灯的光照的一阵疲惫,不由再问身边的人:“你们计划看多久?”

        “也看不了多少了。凌医生明天不上手术。”说话的医生来自沪市,语气里有点看一场少一场的紧迫感。

        窦和同有些奇怪的看看他的吊牌,道:“你们能看到手术的机会很多吧。”

        “那要看怎么说了。魏嘉佑就在沪市,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毕业,号称年青一代的领军人物,35岁以下的十大杰出医学人才?但你要看魏嘉佑的手术,是必须预约的,而且只能预约一场,哪里有这里的敞快。”

        窦和同哑然。

        来自沪市的医生呵呵一笑,从兜里掏出一瓶红牛加强版晃了晃,道:“想看多少手术看多少,魏嘉佑以前也是放开的,现在哪里照顾的过来。所以啊……现在凌医生这里是最舒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