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大医凌然在线阅读 - 第384章 三院(求月票)

第384章 三院(求月票)

        清晨的急诊中心。

        沐浴于温和的阳光之下,反射出犀利的光线。

        忙了一晚的急诊科医生们,穿着皱巴巴的白大褂,兜里揣着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纸片,眼袋严重,眼圈发黑,手指染着各色颜料,就像是农民工似的在门口猬集,只是赚的更少而已。

        宾客们日前赠送的花篮里的鲜花已经萎缩了,能够体现春日风采的,依旧是随处可见的绿萝、吊兰、万年青等等。

        几株新生的爬山虎,仿佛好奇的小猴子似的,才爬了一个墙角,只来得及将头探到一楼的窗户里,就被不知哪里来的恐怖人士给揪断了头,歪着脖子掉在半空中。

        霍从军嘴里嚼着几颗藤蔓植物的芽枝,目光凝重的望着前方,一直等到凌然从急诊中心里走出来,才“噗”的一吐,喊道:“凌然,给你随身带点东西。”

        说着,一个塑料药盒一并几盒药被霍从军塞给了凌然。

        “拉米夫定……”凌然看到最上面的一盒药就颇为无语:“霍主任……”

        “我知道我知道,做手术的时候,你是会全面防护的,职业暴露的概率也不高,但是啊,咱们有备无患嘛。”霍从军语重心长的道:“你这是去别的医院做手术,和在咱们本院做手术是不一样的,手术室的配置情况,医生护士的状态什么的,都很难讲的。”

        “我自己带助手和器械护士的。”凌然奇怪的看霍从军一眼:“还是你要求的。”

        霍从军骄傲的道:“三院不同意的话,我也不能放你过去。器械护士传递利器,助手配合操作,这是最容易使你受伤的人,当然要带自己的。”

        “所以说……”

        “所以说有备无患嘛。”霍从军道:“就算职业暴露的几率不高,咱们还是要小心为上,你说对不对?”

        对此,凌然是无从反驳,缓缓点头。

        “把药拿着,感觉哪里做的不对就吃药。别怕副作用,和艾滋病比起来,主动阻断药的那点副作用,算得了什么。”霍从军说归说,心里的担心是一点都不减的,如果是让他自己去做手术,不管对方是不是艾滋病人,有没有传染病,霍从军都没有一个怕字。

        过去二十年间,霍从军做过的传染病手术太多了。在急诊科工作,无防护的手术实在是太多了,尤其是早些年间,霍从军刚从医的时候,手术防护的概念都不是很清晰,几乎每台手术都是无防护的,会不会染病,全靠运气。

        但是,凌然跑去三院给人做手术,霍从军却是心里慌的一批。

        他看过凌然给合并艾滋病的患者做手术,防护是很到位的,意识和操作也都没问题。

        可是,万一呢?

        霍从军语重心长的道:“药你拿着,主动阻断药说是72个小时内,但最佳时间还是2小时内。一旦发生职业暴露,别犹豫,直接吃药。”

        凌然只好“哦”的一声。

        “药要随身携带。”霍从军觉得凌然不够重视,又继续道:“拉米夫定可不好买,你也别指望着三院的人给你送药,一则,这个药蛮贵的,他们不一定愿意开销,另一个……”

        霍从军犹豫了一下,低声道:“确实要是发生职业暴露了,三院的人不可能犹豫,但要是将发未发的那种,你心里有疑虑,你就吃药,不要等着三院的人同意。他们多数是不会同意的,谁想承认自己的手术室里发生职业暴露了。总而言之,药在你手里,你就有主动权,明白吗?”

        “明白了。”凌然也是真的听懂了。

        “到前面拍个照吧,给咱们云医急诊中心,打个威风出来。”霍从军爽朗的笑,顺手掐了一小截绿萝的嫩芽,放入嘴里,嚼吧嚼吧的吐了出去。

        凌然来到急诊中心的正门前,站在牌匾下方,与余媛、左慈典和王佳,以及身后的红色条幅,一起拍了张照片。

        条幅上,写着硕大的一排黄字:云华医院急诊中心支援云华第三人民医院先遣队。

        等凌然等人拍完照,雷主任等医政科的干部也挤了进来。

        这次的飞刀,不同于王海洋主任依靠私人关系联系的,乃是云医医政科和云华三院的医政科,通过正式渠道做的正规院外会诊。

        现在的医生和医院科室,其实都不愿意做正规的院外会诊了。冗长复杂不说,浪费的时间也多,事后的文件往来更是烦人。

        许多医院一年下来,都没有一次院外会诊的记录,想想也是不可能的。

        现实中,开飞刀的医生每到周末就天南海北的飞行,以至于首都某院的院长,要到首都机场去截人。而医生本人,开飞刀两三年的,就能飞出航司金卡,买车买房,实现欧美医生式的生活,这种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又岂是区区院长所能阻拦的。

        唯独正规的院外会诊,既不受医生的待见,也不受医院的待见,还不受患者的待见。

        因为大家都觉得麻烦。医生觉得给钱少,患者也不愿意自己的病情被耽搁,就连医院,都宁愿多冒些风险——飞刀失败,医院要赔几十上百万出来,可正规诊疗也是一样的价码,又何苦来哉呢。

        也就是传染病院这样的医院,才有意愿搞院外会诊。

        也就是凌然这样的医生,不在乎多钱少钱。

        三院自家人知自家事,稍晚一些,三院的副院长带队,到云医接上了凌然一行,倒也算是诚意十足。

        车行。

        云医急诊中心的医生和护士们们们,言辞切切的挥手道别,场面凄楚悲情。

        三院的副院长满脸无奈的看着后视镜,对后座的凌然道:“我们的手术的安全性其实还是可以保证的,这么多年了,手术室感染发生的概率,比普通医院都要低。”

        凌然点头。

        “我们的很多病人,受膝关节疾病的困扰多年了,有的人偶尔遇到愿意给做手术的医生,病友们都非常羡慕。”副院长转身看向凌然,恳切的道:“凌医生愿意为病人们解除伤患,实在是太好了。”

        三院是没有自己的骨科的配置的。

        而膝关节镜这样的手术,对于骨科来说,只是轻而易举的小手术,对于非专精的医生们来说,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凌然依旧是点头,再道:“我只能做半月板重建。”

        “可以了,可以了。”副院长的笑容不减,他也没指望凌然一个人解决所有的问题。

        不长时间,云华市第三人民医院的牌子,就出现在了路口处。

        作为云华知名的传染病院,三院本身就建在了一个大坡上,即使经过了十数年的建设大潮,医院建筑依旧显的孤零零的,只有些六七层高的砖混楼,零落在侧。

        “这就到了。”副驾驶座上的副院长整整衣服,暗自松了一口气,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难搭讪的医生,说什么都没几句回应,聊天着实太累。

        车队降低了速度,驶入了三院的大门,直抵住院部大楼。

        稍近些,就能看到楼前的横幅。

        再开近一些,则能看到影影绰绰的人群。

        那是些戴着口罩,裹着大衣,罩着帽子的病人。

        他们站的远远的,并不靠近车辆,也不靠近住院部的楼门,有些人看到了车里下来人,还会下意识的后退几步。

        所有人互相之间也都站的很远,并不疏离,但尽可能的给予对方以宽敞的空间。

        数十名,乃至于上百名的病人,或者抱着肘,或者手插裤兜,或者叉着腰,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凌然一行人。

        凌然默默的下车,走向楼门。

        一名老太太突然摘下口罩,面对凌然,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不等凌然有所回应,她又戴上了口罩。

        风从身后吹进来,一些人不由自主的弯腰蜷缩了起来,一些人自然而然的挺胸直背的扛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