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大医凌然在线阅读 - 第400章 嘀嘀嘀

第400章 嘀嘀嘀

        餐后。

        医生们纷纷坐大巴或开车返回医院,一路上,都可以看到狂打电话的医生们,或者在给科室分配任务,或者在给某某解释情况。

        田柒看看四周,不由道:“医生真的好辛苦啊。”

        凌然也看看四周,不解的问:“为什么?”

        “咦,不辛苦吗?”田柒讶然。

        凌然想了想,道:“如果是还不能做手术的住院医的话,应该是辛苦的吧。”

        住院医要写病历、管床、被护士呼来喝去,被病人和家属呼来喝去,被主治和副教授呼来喝去,想被主任呼来喝去而不得,工作量确实大。

        田柒则有些诧异,道:“我以为做手术会很辛苦呢。责任不会带来很大的心理压力吗?”

        独立控股了一家医药公司的小董事田柒同学,现在也可以对医药界的事务表达见解了。

        凌然却是想也没想的露出了笑容:“做手术是缓解心理压力的地方吧。”

        田柒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了。

        她见过许许多多的工作狂人,事实上,田家最多的就是工作狂、应声虫和米虫了,田家下属和控股的各大集团,也少不了有年轻的工作狂,中年的工作狂,累死的工作狂。但是!像是凌然这么……帅的工作狂,仍然是田柒难以理解的。

        “你每天在医院里,怎么保养脸呢?”田柒终于忍不住提出了这个问题。

        凌然不知听过多少次类似的问题了,一个模板化的笑容丢出来,接着就是一个模板化的回答:“每天洗脸,擦干,不要接触超过90度的开水和水蒸气。”

        田柒愣了一下,转瞬就笑了出来:“凌医生偶尔说一下笑话,也好酷呢。”

        凌然面带微笑的掏出了车钥匙,他们已经到了停车位了。

        几名差不多同一时间抵达停车场的男人,在偷瞄凌然和田柒的过程中,突然从痛苦不堪,变得精神百倍起来。

        一名身穿修身小西装的男人,第一时间按响了自己的奔驰车钥匙。

        滴滴。

        稳重、豪华的崭新奔驰c200,在狭窄的酒店停车场前,撕心裂肺的叫了起来。

        修身西装男面带微笑,心中的傲气冲云天。

        以他刚升主治不久的收入,购买30多万的奔驰,还是稍微有点费力的,在做出贷款买车的决定的那一刻,他几度怀疑自己。

        然而,此时此刻,他觉得——太爽了!

        修身西装男看看凌然的小捷达,手搭在自己的奔驰车顶上,又按动了车钥匙。

        滴滴!

        滴滴!

        咦?怎么叫了两声。

        修身西装男这么想着,不由的转向出声的方向。

        一辆黑色的奔驰e200l刚刚打开了车门,稳重、豪华、大气、更贵!

        修身西装男望着车主人,同样是名穿着白大褂的年轻人,面相似乎还更嫩一些,弄不好就是名二十几岁的年轻人。

        修身西装男不由的嗤笑一声:不是自己赚的钱,就算买奔驰e又怎么样?还是最便宜的e200,纯属为了装逼吧。

        滴滴!

        停车场内的车,今天都像是吃了枪药似的,狂暴的叫声一个比一个响亮。

        修身西装男和白大褂的年轻人,齐齐望向侧方。

        一辆奔驰大g,和他年逾50的主人,两只眼睛都亮闪闪的。

        修身男与白褂青,齐齐“切”了一声,都再次转身,看向田柒。

        只见田柒开开心心的坐上了小捷达,正言笑盈盈的和凌然说着话。

        凌然打火发动,却不着急起步,而是乖乖的给热车之后,再缓缓开出了停车场。

        停车场内,又有车叫了两声,但已经无人理会了。

        “我送你到哪里?”凌然问田柒。

        “就去云医好了。”田柒回答。

        凌然不知道田柒为什么要去云医,但以他的性格,他是不会这样询问他人的。

        田柒也不多说,她就笑眯眯的看着凌然开车的样子,她才不在乎去哪里呢。

        捷达一路以顺风顺水的到了云医急诊中心的地下停车场,再坐电梯上楼,田柒都乖乖的跟着,四周一片寂静,正是田柒所期望的氛围。

        电梯门开。

        层层叠叠,密密麻麻,高声低嚎的音浪,瞬间冲入耳中。

        “好疼。”

        “大夫,大夫!”

        “麻烦你看看……”

        处置室和抢救室,此时又是一副人满为患的景象。

        凌然神态自若的穿过中庭,急诊中心大部分时间都是如此,叫声越大的病人,往往症状越是轻微,真正有重症的病人,哪里会如此中气十足的呼叫,更多的时候,是像角落里的老太太那样,呼吸急促,胸痛而肢体软弱……

        凌然不由的停了下来。

        “病人是什么问题?”凌然走到了角落里。急诊中心的处置室是一个超大的房间,内里只有帘子的阻隔,一张病床和一张病床之间的距离较宽,少数有生命维持设备,大部分都没有——真正需要生命维持的病人,都会送到抢救室,或者icu里去。

        此时,守在角落里的是名规培医生,突然被凌然问到,规培医有些手忙脚乱的拿起病历,翻看着道:“主诉肠胃疼痛不适,午饭后有持续紧缩的钝痛,呕吐一次,呕吐物为胃内容物,有慢性肠胃炎史……”

        “上次肠胃不舒服是什么时间了?”凌然打断了规培医的话,从床边的急诊柜子里拿出个听诊器,稍微捂了一下,就放到了病人的胸口部位。

        “我有好几年没吃肠胃药了,感觉是……是有些犯病了。”

        “恩,我听一下。”凌然说着,将规培医拉到一边,低声道:“急查心电图,喊心内科前来会诊。”

        规培医迟疑了两秒钟,想要问点什么,却见凌然已经转身过去了。

        老实说,对于急诊判断,规培医对凌然并不是那么信任。虽然凌然在全云华地区都有些名声鹊起的意思,但他做的其实是平诊的活计,而且都是骨科的工作,急诊室的处置室和抢救室,他呆的时间不比规培医长多少。

        在医院里,如果说急诊想将鄙视链下移的话,能就能鄙视一下骨科了。当然,这里只谈崇高的医学,不谈钱!

        不过,心电图和心内科意味着什么,规培医都是清楚的。

        他转头看看满头冒冷汗的老太太,再回忆心源性猝死之类的内容,猛然一惊,低头小跑起来。

        须臾,三名护士就推着心电监护仪跑了过来,一名护士拉上布帘,将凌然和田柒都包了进来,另外两名护士则忙碌的给老太太贴上电极片,装上血压袖套……

        老太太也是终于醒悟过来:“我……我不是……”

        说话间,刚刚装好的心电监护仪,已经“嘀嘀嘀”的叫了起来。

        “心室颤动!”安装监护仪的牛护士同样是经验丰富,只看了一眼,就知道监护仪不是误报警,并大声的喊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