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大医凌然在线阅读 - 第454章 紧张

第454章 紧张

        一路上。黄教授都没和凌然说话。

        老年人,对赛博坦星球或者M78星云什么的,一点感觉都没有,甚至感觉到了来自于代沟的森森恶意。

        要不是认识的肝脏外科医生里面,凌然是最强的,黄教授现在已经要改主意了。

        可惜,技术这种东西,是最难作假的。

        尤其是在人身上动刀子的事,老实说,看过凌然的手术,黄教授都不放心他以前认识的两名主任级外科医生了。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黄教授是看着凌然飞快成长起来的。

        他见过凌然做急诊肝切除,见过凌然做肝胆管结石,也见过凌然做肝管积脓和多发脓肿,亲眼看着同样的病症的病人,经过凌然手术的,总是以更快的速度离开ICU,离开医院……

        最重要的是,他们都活着离开了。

        就算偶尔收红包,经常拿医药代表的钱,时不时弄点外快,拍拍领导的马屁,说几句违心的话,偷偷的骂骂娘,明明白白的说荤笑话,可就算是昧着良心的时候,黄教授面对凌然这样的医生,也只有一句话评价:

        太鸡霸牛逼了。

        必须要有两个荤词,以示强调!

        黄教授做了一辈子的医生,越看越觉得凌然的外科技术牛掰。

        可对于这样的牛掰医生,黄教授还真有些不懂得如何相处了。

        或许,现在的年轻人都是这样?

        但不管怎样,黄教授觉得,自己还是需要缓一缓,休息一下,才能慢慢的适应现在的年轻人的调调。

        代沟,需要时间来弥合!

        考斯特开上高架,开下高架,又开上环城路,驶入高速公路,再一路开了三四百公里……

        黄教授从不想说话,到不知道说什么,再到看着凌然熟睡的脸发愣。

        下午6点。

        考斯特驶入了一所疗养院中。

        “你是真能睡啊。”黄教授递给凌然一个围巾,叹口气,道:“郊外比较冷,别感冒了。”

        “到了?”凌然打开车灯,检查了一下围巾,再戴了上去。

        黄教授看着他的动作,出奇的觉得正常,而且有足够的耐心等待。

        门外来迎接的两名身着西装的工作人员,也就默默的看着凌然检查围巾,系围巾,再检查周边,缓慢落脚。

        “不好意思,没有提前说要跑这么远,人家不让说。”黄教授解释了一句。

        凌然点点头,很好说话的样子:“时间上没差,还行,急诊中心的病床也不多了。”

        急诊中心扩张以后,凌然对病床的使用就非常节省了。

        一方面,他减少了断指再植的手术量,另一方面,他增加了跟腱修补术的飞刀数量。

        需要祝-凌跟腱修补术的病人,多数是职业或半职业的运动员,以及体育爱好者,分布范围较广,既有意愿也有能力邀请凌然飞刀。因此,在云医做跟腱修补术的病人,多数还是来自国外的,平均每周都有一两位。

        尽管如此,随着凌然增加了肝脏切除术的手术量,云医急诊中心的空余病床量也是狂降。

        每当这种时候,凌然飞刀的医院就会狂增。

        不过,这次也走的远了一些,而且不是“飞”……

        “黄教授,凌医生,梅老在里面等了。咱们现在走过去,大概需要5分钟左右,请不要拍照,不要离开主路。”一名工作人员说了句,就往前走了。

        另一名工作人员做了个“请”的手术,等凌然和黄教授迈步,才缀在后面。

        4个人组成的队伍,拉的却很长。

        前后隔开了很大的空间,给凌然和黄教授说话。

        “梅老是咱们昌西省的老领导了,他的肝病时间长了,一直都是采用药物治疗,这次实在不行了,才考虑做手术。”黄教授小声的介绍着。

        “什么病?确诊了吗?”

        “肝内胆管结石,比较严重。”黄教授说。

        “肝内胆管结石哦……”凌然没什么期待感的点点头。

        他最近已经做了起码10例此类手术。算上他大师级的肝切除术,这10例肝内胆管结石的肝切除术做下来,此类手术已经可以说是相当娴熟了。

        黄教授看着凌然笑笑,接触了这么久,他能猜出凌然此时的心情,但要黄教授说的话,要不是看着凌然做了10例肝内胆管结石的肝切除术,而且非常成功的话,他也不敢将凌然介绍过来。

        “梅老的基础疾病比较多,高血压和心脏病较为严重,胆管长期狭窄,造成反复发炎和疼痛……”黄教授轻声的介绍着,过后,又道:“凌然,这个手术非常重要,你可一定要用心。”

        “是。”

        “一定一定要用心……”黄教授咬着牙根子说话。

        “恩。”凌然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或者说,也是懒得多说话。

        黄教授咳咳两声,叹口气,道:“凌医生,你这个态度可不行啊,态度必须得端正啊。”

        凌然迟疑了一下,露出一个符合社会期待的微笑:“这样吗?”

        “不是让你笑。”黄教授摇摇头,道:“你得表现出……咱们得表现出对梅老病情的重视。你可能不知道,梅老可是咱们昌西省的老资格了,过年过节的时候……”

        凌然听黄教授絮絮的说了半分钟,反而露出了疑惑的表情:“既然如此重要,为什么单独交给你?”

        黄教授登时愣住了。

        黄教授指着自己的鼻子,语气有些悲戚的道:“我黄鸣羽堂堂中医大学教授,国内有数的诊断专家,精通创伤控制,擅长中西医结合,不客气的说一句,国内兼通中西医,名气比我大的,都老成渣了,水平可以的,资历比我还差得远……”

        凌然奇怪的看黄教授一眼,道:“我本来以为,会诊是比较好的诊断方式。按照你这样的说法,不是应该同时找名气大的,和水平高的多名医生吗?”

        黄教授又被问住了,好半天,才道:“你是这个意思啊……那会诊也不能时时刻刻的做啊。”

        “要做手术了,不是应该进行会诊吗?”

        “哦,你说肝内胆管结石的处理方案?那是早就做出来的,切是必须要切了,就是梅老心里有些疑问。现在才做了决定。”黄教授干干的笑了两声。

        凌然再次“恩”的一声。

        黄教授羡慕的望了凌然一眼:“说了这么多,就要见梅老了,你真的不紧张?”

        凌然思忖片刻,道:“紧张的不应该是梅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