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大医凌然在线阅读 - 第664章 讲究(第三更)

第664章 讲究(第三更)

        冯志详上上下下,认认真真的看了两眼许锦亿,问:“肝出问题了?”

        “体检出了占位,位置不好,我让他们别说出去。”许锦亿的声音小而平,听不出太多的情绪来。

        不过,没有情绪就是情绪,冯志详见过那么多的病人,也不差许锦亿这么一个,于是问:“你是怎么个想法?”

        “我联系了老师,他推荐我在国内做手术,同时办手续,然后去安德森癌症中心做后期的化放疗。”许锦亿看看冯志详,道:“我本来想找您的,但今天看了凌医生的手术,我想请他做。”

        冯志详笑笑:“不用给我戴高帽,国内做肝切除的医生这么多,排不到我。”

        如果要找一个技术最好的肝切除的医生,可能真的不是冯志详。

        许锦亿也不多做解释了,就道:“我和凌医生从未见过,刚才的见面,感觉也不是特别愉快,能不能请您说一下。”

        冯志详“恩”的一声,再想了想,道:“按说我是不该推脱的,不过,凌医生的性格是比较……直接的,他现在都只做普通肝切除不适合进行的肝癌病人,术式也以此为主,是否愿意收下你,我也无法保证。”

        “那当然,医生不愿意收,我也没办法。”许锦亿吸了一口气,再吐出来:“做了病人以后才知道,医生不好打交道啊。”

        这个话,冯志详就没法接了。

        冯志详看看许锦亿的表情,道:“我问一句,你怎么就决定让凌然给你做手术了?”

        “之前就有听到他的名声。”许锦亿回忆了两秒钟,道:“那时候没有细看,今天仔细看凌医生的手术,做的讲究。”

        “没错。凌然的手术向来都很讲究,不仅入路讲究,细节也讲究。”冯志详赞同。

        他非常喜欢凌然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凌然做手术做的讲究。

        正如他前日所言,冯志详最看不起的一类医生,就是那种不讲究的医生。所谓拿着刮洗刀做分离,用长时间电凝做止血的医生,这样的医生做出来的手术,在生存时间,复发率或者术中出血量等等数据方面并不差,有些数据甚至看着还更好。但是,病人的预后并不是冷冰冰的数字。

        病人做了手术,是为了继续生活的,而并不仅仅是为了生存。巴金活了很久,但比平均寿命多出来的部分,却是痛苦的。许多病人在面临疾病的时候,实际上,都不太理解治疗后的面临的局面。

        如果治疗后失去工作能力,大部分人或许都可以接受;如果治疗后失去了生活能力,大部分人就不愿意接受了;如果治疗后只能在痛苦中感受生命的流逝,那么,愿意接受治疗的人就不多了。

        身为医生的许锦亿却是知道的。

        事实上,许锦亿本身就是肝切除的专家,不是全国排名前几的那种专家,但也是肝切除的专家。

        所以,许锦亿在看到了ct片以后,首先就排了一张专家名单。

        当时,里面是没有凌然的。

        但是,今天看到了凌然的手术,许锦亿心里却是不可抑制的跳出这样一个念头:我要让他给我做手术。

        “凌医生好像还根据病人的情况,做了微调。就我的经验来看,凌医生这样子做手术做下来,病人的预后应该很不错?”许锦亿看向冯志详,带有征询的意思。

        他还没有具体的查数据,但这不影响他的请求。到时候,如果查到了数据,确实与预想有差距,他完全可以反悔不做手术了,而若是数据好的话,他只要不说出想法即可。

        冯志详轻轻点头:“据我所知,凌医生的手术效果都很好。”

        “梅老最近的状态也不错。”

        “梅老是肝内胆管结石。”

        “恩,也不能说是简单手术了。”许锦亿叹了口气,又忍不住道:“听说每家考察了许多个医生,最后选中了凌然。”

        冯志详笑笑:“这我就不知道了。”

        “还是人家的条件好。我们就得碰了。”许锦亿并不觉得自己能安德森癌症中心有什么了不起的。去美国看病而已,几百万元也就回来了,对于做了多年大主任的许锦亿来说,开销并不是负担,疾病才是。

        谁来主刀手术,这可是只能选一次的。

        冯志详没有再多说,点点头,道:“我帮你给凌然说说,你想在自己医院做,还是去哪里?”

        “去我师父医院,附二院。”许锦亿已是做好了准备的。

        冯志详猜测也是如此。东黄区医院虽然是三甲医院,但以京城的医疗水准来看,显然是不够出色的。

        不说别的,光是手术组的配合,就与委属的医院有本质上的差距。

        两人分了先后入内,此时,张安民已经给病人完成了关腹,并将之送入苏醒室内,与一名东黄区医院的医院,一起看着了。

        凌然重新洗了手,再向周围一个云点头,就准备去吃点东西再等车。

        东黄区医院只给安排了一场飞刀,再考虑到医院普普通通的设备仪器和人员安排,凌然也没有赖病床的打算了。

        “凌医生状态不错。”冯志详笑眯眯的给打了个招呼。

        “还算顺利。”凌然自己也在回味。

        今天的手术,无论是虚拟人做的活切,还是刚刚完成的实际操作,凌然都带入了自己的判断,两次都很顺利,让凌然自我感觉掌控能力更强了一些。

        外科很讲究术式的开发,就是因为师父带徒弟的模式里面,做术式开发的师父,会付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

        哪怕是最简单的阑尾手术,有没有人带都有巨大的区别。

        用夸张的描述,假如地球上的外科医生一瞬间全体消失,但影像资料和文字资料一点不少,人类想要重新复制现代外科学,还是会需要几十年的时间。

        凌然哪怕只是凭感觉的做出肝癌随检手术,但他只要能不停的做下去,给助手们更多的观察和参与的机会,此术式就可以很快的推广开来。

        在有师父带的情况下,这样的手术难度,对有经验的肝胆外科医生来说,并不会比普通的肝切除高多少。

        就推广来说,这时候的凌然,就等于一颗种子,与那些从国外学成归来的外科医生们,别无二致。

        冯志详也看出了凌然的自信,不由暗暗点头,却道:“晚上我请你和祝院士一起吃饭吧。尽地主之谊。”

        凌然略有些迟疑,他身上挂着的任务马上就完成了,再嗑一瓶精力药剂的话,说不定就能再领了两个小时的虚拟人了……

        “我给你找了一个好病例。”冯志详的语气充满了诱惑,又道:“我还找了家地道的宫廷菜餐厅,绝对好吃。”

        “好吧。”凌然表示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