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七零炮灰是个狠人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一十二章不容易

第五百一十二章不容易

        考完试,最高兴的是小云海。

        他可以不受管束,随时要妈妈抱抱了,晚上又能回到爸爸妈妈的大床上,虽然睡着后,不知怎么的,早上总会在婴儿床醒来,        但至少睡前可以和爸妈一起玩耍,妈妈给唱歌,爸爸念故事书,多幸福快乐啊,小云海表示才不管在哪儿醒来呢。

        而安静了两个月的沈宅也一下子热闹起来,亲友客人往来不断,电话整天响个不停,        大多都找孟桃的。

        还有好几张请柬,方府小儿子,也就是苏美龄小叔子的结婚酒;窦茜茜顺利生下儿子都快满月了,下星期要办满月宴;窦南南、夏茉莉等人的各种聚会……

        孟桃本打算考完试就回临水村看望冬梅母女的,这计划不得不往后推延了。

        年轻人总是比较心急,徐恒睿很快弄到试卷答案,徐玉霆和刘建立、韩冬冬几个就拉着孟桃对答案估分,结果得出的分数出乎意料,他们不太相信,直问孟桃有没有记错?

        孟桃都不想搭理他们:这还是她本着低调的态度,答题时故意弄几处失误,不然满分都有可能。

        等到官方张榜,她的高考分数和预估的相差无几,上了京大分数线,大家一阵欢呼表示庆贺,为她高兴。

        收到京大录取通知书后,沈和平乐呵呵在家摆了十几桌宴请亲友们,还特意叫徐玉霆几个小年轻烧了十几挂鞭炮,跟办喜酒似的。

        沈誉打趣道:“这是中状元的仪式啊,        我考上大学时候,        都没这么大阵仗。”

        孟桃捂脸,又捶他两下:“那能一样吗?你考大学时候多正常多简单,我现在……得来不易知道不?”

        “没错,能老老实实关在屋里两个月,的确不容易,我媳妇儿真棒!”

        孟桃:“……”

        徐姥爷和孟老走过来听见这话,对孟桃又是一阵夸奖,孟老更是满面红光,笑得合不拢嘴:亲孙女儿如此绝顶聪明,他与有荣焉啊!

        临近年关,各种应酬、送礼之后,距离春节四五天,孟桃和沈誉就准备启程回临水村,这次时间紧来去匆忙的,不打算带小云海和小旺财,留在家里跟着爷爷奶奶。

        走之前刘永胜打电话叫他们过去刘宅一趟,韩淑芳和王翠喜要捎些东西给金牛的媳妇和闺女。

        在刘宅坐了一会,说些话拿上东西,夫妻俩就告辞回去了,因要赶时间,        夜间搭乘的直升飞机。

        走出院门正要上车,又有一辆吉普车驶近,等停稳了下来几个人,是刘建业宋安欣夫妻俩,以及徐玉霖和宋安欣的一个弟弟,叫宋建中的。

        宋安欣没改名之前叫宋建新,她两个弟弟分别叫建中、建国,和刘家三兄弟名字串起来,这就叫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双方互相打招呼、寒喧几句,得知沈誉和孟桃准备回临水村,徐玉霖道:“开车去吗?风雨挺大的,路远,我和你们一起吧。”

        沈誉拍了拍他肩膀:“已经安排好了,搭飞机。我们赶时间得走了,过节后回来再聚。”

        “好,等你们回来。”

        徐玉霖帮孟桃关好车门,目送他们车子离去,回身却见刘建业看着他,神情晦涩还打眼色,徐玉霖楞了一下,顺着刘建业示意的方向瞧看,顿时皱起眉,感觉额头一跳一跳的。

        他摁了摁帽子,不作声地直接转身往自己家走了。

        刘建业也拉着宋安欣,叫上小舅子进院子,哐当把院门关上。

        对某些人态度必须决绝,否则就是招惹麻烦,而且烦不胜烦。

        在雪地中不知站了多久的石慧娴,眼见刘宅院门关了,跺跺脚,跑着朝徐玉霖追去,边跑边喊:“玉霖,等等,你等等我呀!”

        徐玉霖大长腿走得很快,但他知道即便自己进了屋,石慧娴还是会拍门喊门,那不如就在门口说。

        已经彻底分手,石慧娴都快结婚了,他不打算让她进屋,也没必要说太多,希望快刀斩乱麻解决问题。

        徐玉霖在院门口站住脚,侧转身,石慧娴却冲势太猛,收不住脚地快要撞进他怀里,徐玉霖闪开,任由她呯一声撞到院门上,幸亏大冬天,石慧娴棉衣棉裤够厚,有减震作用,大概没事,只除了额头有点红。

        石慧娴:“……”

        慢慢转过身来,满脸泪水双眼幽怨地看着徐玉霖:“你怎么能这样对我?你太狠心了!”

        徐玉霖面无表情:“石慧娴同志,你如果有事请说,没事请离开,不要打扰我休息,现在虽然放寒假了,但学校给我安排了事情,我等会还得返回学校。”

        石慧娴看着冷淡却愈显英俊稳重的前任对象,心如刀绞,眼泪流个不停:“你为什么骗我?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来京城上学了?”

        “为什么要告诉你?”

        “我是你的……我们谈着恋爱,我是你的爱人!”

        “已经结束了,不要忘记你现在是别人的未婚妻。”

        “不!我和大姨二姨来你家的时候,明明是你安排好才叫我们来,我俩在电话里都谈好了的,等两边家长见过面,我俩就结婚,你还说你妈已经准备好见面礼和彩礼……结果你突然变卦,你骗了我!”

        “我那时确实是想结婚的,我妈有年纪的人,她辛苦一辈子,又失去了我的父亲,孤孤单单一个人,她希望我成家立业、娶妻生子,想和善良孝顺的儿媳妇、乖巧的孙儿一起生活,享受当奶奶的乐趣,有错吗?但是你和你大姨、婶子,在相看那天就提出来,结婚后让我妈回乡下,不能留在城里一起生活……这不仅伤她的心,也伤了我们做儿子的心,你明白吗?”

        “这就是你变卦,不告诉我你得到进修机会的理由?”

        “这个理由还不够吗?”

        “你……你混蛋!”石慧娴呜呜哭出声:“你太自为是了,你就是老封建,该死的大男人主义!”

        徐玉霖无语,随随便便就给扣好几顶帽子,一个都不符合他气质。

        石慧娴继续控诉:“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什么样人,我没说不让老人住一起,那只是我婶子的意思!你就不能私下跟我商量吗?你当时只要和我通个气儿,告诉一声你进京上学了,往后能安排在京城工作,我姨她们肯定就同意的……哪怕你家拿不出一千块彩礼钱!”

        徐玉霖讥诮地笑笑:“一千块彩礼钱我还真没有,当时我准备的是八百……都已经成为过去了,不必再提。石慧娴同志,我知道你很快要结婚了,祝福你。”

        “玉霖,我不愿意!”

        石慧娴捂脸大哭:“是我家里人安排的,当时说得他有多好,我家提的条件他全答应,后来我才知道,他家是有钱,可也很多问题,有四个小孩,都不知道谁谁生的,还有三个老人……他们要求我不上班,就在家里做家务照顾老的小的……玉霖,我宁死不愿意!”

        “石慧娴同志,你的私事,没必要告诉我一个外人。你是新时代青年,能自强自立,做什么样的决定、会得到什么后果,你有自主权,我就不方便说什么了,请回吧。”

        “不!玉霖,现在只有你能救我,咱俩结婚吧!八百块彩礼也可以的,大不了以后把我工资都给他们。我是真的爱你,心里从头到尾只有你一个人,梦里都想着你……我会听咱妈的话,哪怕过苦日子也乐意,好不好?玉霖!”

        徐玉霖:“……”

        他就多余跟石慧娴说了这么些话。

        抬脚要往院里走,石慧娴却马上拉住他衣袖,也想跟着进去,徐玉霖拂开她的手:“你是快结婚的人,请保持距离。我妈我弟都不在屋里,你不要进去了。”

        石慧娴却紧贴过来抱住他胳膊:“玉霖!我俩和好吧,我明天就和那个人退婚,然后我们结婚!”

        徐玉霖一只手像铁钳般直接将她扯开,推出几步远:“石慧娴同志,我和你不可能和好,否则当初就不会分开,我话已经说到这儿,不要再找我,请自重!”

        “玉霖!我俩那么好过,你信里都写着的,你也喜欢我……呜呜呜!”

        “随便写的,早忘了,你把它们烧了吧。”

        “我不!玉霖我爱你,你不能这样对我……我都答应和你结婚了,你还要怎么样?难道要我跪下来求你吗?”

        徐玉霖终于失去耐心:“石慧娴同志,我不喜欢你,不会跟你结婚。现在我还能把你当陌生人,客气对待,要是你再过分纠缠,那就是讨厌、可恶!听清楚了吗?”

        “你、你不可能不喜欢……难道你又有别的女人了?”

        “与你无关!”

        “徐玉霖!你欺骗玩弄我的感情,又不跟我结婚,我手里有你写给我的信,我要去你们学校告你!”

        “好,你去告。马上有人下来调查,若查不出我的问题,那么你得承担造谣诬告的后果。”

        “玉霖、玉霖……”石慧娴哭得泪人似的,摇摇晃晃楚楚可怜。

        徐玉霖抬步进门,顺手把院门关好上栓,任凭石慧娴在外面拍门哭喊,再不搭理。

        (本章完)

        /59/59183/286100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