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我的专属诡异游戏在线阅读 - 第1章 误上贼船

第1章 误上贼船

        易洲·三海市

        深夜

        “吵死了!电视开这么大声,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一道烦躁而气愤的咆哮隐隐约约。

        顺着声音,三菱街某弄堂老居民楼的二层边户,那扇普通的油漆门被敲得哐哐作响。

        “别装死!我知道你在里面!”

        咣!咣!咣!

        咣!咣!咣!

        急促而猛烈的敲门声仿佛锤子一样,重重地砸在门上。奇怪的是,镜头对准的单薄门板却没发生任何振动。

        一门之隔,谢承面无表情地撕掉了挂在墙上的一页日历,揉成团,扔进了垃圾桶。

        然后拆掉手机支架,坐到了床边。

        五十平米的老房子,可以清晰地听到门外的咒骂恐吓,是个恶狠狠的粗犷男声,“你再不开门,我就报警了!”

        “咣”的一声,像是外面的人踹了下门,使得谢承握着手机的手差点哆嗦了一下。

        他转头看了眼半年前就坏了的老电视,咽了口唾沫,看向手机屏幕。

        弹幕还算踊跃,虽然观众只有那么十来个。

        【蛾子】:哇!主播同伴好敬业,气氛渲染得好棒!

        【娇娇兔】:我有个疑问,主播住的好像是老房子吧?半夜这么搞不扰民?

        【蛾子】:肯定打好招呼了,毕竟恐怖直播嘛,不在半夜搞就没这效果了。

        而一个叫【望舒公子】的人说:切,无聊老梗,一点创意都没有。

        说完便退了出去。

        左上角的观众人数掉到了个位。

        直播间内的弹幕凝滞了片刻,【蛾子】安慰道:其实主播昨晚坐的恐怖列车还挺有意思的,以后可以多做做那种直播。

        【娇娇兔】:附议!昨晚非常刺激!(露脸就更好了,嘻嘻~)

        【蛾子】:要不主播把门打开,跟“鬼”过两招?

        嗡!

        这时,弹幕交流区的下方跳出了一条仅主播可见的灰色通知——你已收到新通知,请登录彼岸公众号查看。

        谢承马上切出直播间,点开了微信。

        【恭喜你完成第二阶段考核,请打开门,继续第三阶段考核。】

        【温馨提示:考核任务中途放弃,将会遭遇可怕的事情哦!】

        是客服发来的两条信息。

        打、开、门?

        听着门外愈发尖锐疯狂的声音,谢承心里直犯怵,可“温馨提示”中的威胁更令人不安,他安慰自己这一切是背后公司的谋划,是为了吸引观众使的手段,这么一来,他稍稍镇定了一些,深吸了口气,站了起来。

        嗡。

        手机又震动了一下,害他险些没拿稳,低头一看,仍是客服的信息,提醒他——

        【主播没有切回直播间。】

        ……

        谢承只得切回直播间,按了几下,把手机挂到了脖子上。

        然后步履沉重地走到房门前,一狠心,拉开了房门。

        门外的叫骂几乎是瞬间消失,一阵阴风迎面刮了过来,带着可怕的呜鸣声,使得谢承心下一悚,本能地后退了半步。

        三月的夜风带着森森的寒气,他提着心,战战兢兢地往门外看。

        楼道里黑漆漆的,一片寂静,什么都没有。

        谢承住的是弹街路老房子,楼道里的灯泡早坏了,只有楼外昏昏的路灯,隐约透了点光影。

        没人。

        看着昏暗空荡的楼道,他说不出心里是放松多一些,还是困惑更多一些,刚才的声音不仅他听到了,观众也听到了,可那“人”却在他开门的刹那就消失无踪了。

        谢承逼迫自己不要胡思乱想,刚想关上门,却突然感觉背后发凉,寒毛竖立。

        他心头一突,回头看去。

        不远处的窗台帘子微微晃动。

        不过,什么都没有。

        他微微松了口气,却在这时,听到了一阵诡谲而短促的阴笑。

        桀桀……

        随风拂过耳畔,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

        谢承惊了一下,忽然感觉手上黏糊糊的,低头一看,竟是鲜血!

        他浑身一震,寒毛都竖了起来,再定睛,却发现手上什么都没有。

        ……是幻觉吗?

        谢承愣愣地盯着自己的手,耳畔却又响起了“滴答”、“滴答”的动静,仿佛液体淌落的声音,在寂静的森夜里格外令人毛骨悚然。

        他下意识地看向不远处的灶台,水龙头好好的,没有漏水。

        那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呢?离得这么近,好像近在咫尺。

        总不可能是天花板上吧,他住的又不是顶楼。

        这么想着,谢承抬起头,目光来回扫视霉斑点点的天花板。

        滋……

        突然,头顶的灯泡发出了微弱的,不堪重负的电流声。

        然后闪了两下,灭了。

        屋子瞬间暗了下来。

        那一刻,直觉告诉他,要跑。

        于是,谢承不假思索地拔腿就跑。冲出家门,楼道里一片黑暗,他连滚带踉地冲下楼梯,巷口有一盏昏昏的橘色路灯,点亮了一角的寂夜。

        跑到灯光底下,他终于停了下来,大口喘着气。

        一阵冷风拂过,他发觉后背已经湿透了,转头看了眼身后,幽幽的光影斑驳在黑暗里,清冷,空无一人。

        当然没人了,谢承住的是郊区深巷,又是寒春的深夜,谁没事半夜在外头瞎逛?

        他稍许稳了稳心神,拿起手机,看了一眼。

        凌晨二点多了。

        而直播间的观众在短时间内,增加到了100多个。

        弹幕区被问号刷了屏。

        【月满西楼】:……是我眼花了吗?刚才主播手上是不是有血?

        【蛾子】:特效吧……但,不得不说,很逼真,音效也很恐怖。

        【我有一顶翡翠帽】:灯是谁关的?就算隔着网,这气氛也太tm恐怖了吧……

        一众附和里,也有人疑惑。

        【我怎么感觉主播是真被吓到了?】

        “蛾子”想当然地解释:【演技好啊,不然还能是真的有鬼?】

        演技好……你妈。

        谢承却忍不住默默爆了句粗口。

        他切到微信,抖着手打字质问——

        【你们到底是什么公司?】

        谢承承认,他的确被吓到了。

        不单单是因为刚才的诡异状况,而是从昨晚坐上那班地铁开始,怪事就频频发生,使他有些神经质了。

        嗡。

        客服回了信息:【彼岸众服,为你提供24小时温馨服务,请问有什么可以帮你?】

        他烦躁打字:【我不是问你们公司名字!我是问,你们究竟是干嘛的?!】

        客服:【查询到用户正在进行考核任务,考核达标后,会有专属客服问你解答哦。】

        从善如流,却避重就轻的回答,突然让谢承意识到,他似乎上了条贼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