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我的专属诡异游戏在线阅读 - 第3章 午夜的最后一班地铁

第3章 午夜的最后一班地铁

        撞鬼?

        鬼才想“撞鬼”呢。

        谢承内心苦笑,估摸着彼岸公司的人指不定在监视他,模棱两可地回答,“主播只坐地铁,其他的大家自己判断。”

        这时,站厅内响起了广播。

        叮咚!

        “尊敬的乘客,轨道交通十号线提醒您,开往嘉桥庄方向的列车即将进站。本次列车为非载客列车,每一站停留三分钟,请勿上车,谢谢合作!”

        甜美的女声又用英文重复了一遍。

        轰咚咚——

        微冷的气流风刮过谢寻的面颊,进站的地铁缓缓停了下来。屏蔽门打开,车厢内的灯很亮,也很空旷。

        谢承切回微信看了一眼,倒计时刚好结束。

        就是这班地铁了。

        他忽然紧张起来了,咽了咽口水,左右张望了一眼。

        长长的站台上只有他一人,远处的照明灯暗了大半,不知道是不是心理暗示作祟,他总觉得周围的空气变得格外寒冷。

        ——传说,午夜的最后一班地铁会带着亡魂开往阴曹地府……

        脑海中冷不丁地闪过刚才看过的那篇文章,谢承忍不住就想:该不会……真有不干净的东西吧?

        又猛地兀自摇头。

        不会的,不会的,这世上是没有鬼的!

        他一边在心里默念,一边壮着胆,迈进了车厢,坐到了就近的空位上。

        短短的片刻功夫,直播间的观看人数超过了30,弹幕也很活跃。

        至少有30多个人陪着,谢承稍感宽慰之余,也有些惊讶,看来现代人的猎奇心理还是挺重的,坐趟地铁都有人看。

        因为心里头紧张,看到弹幕有人问直播内容,谢承找了个话头,将刚才看过的文章复述了一遍,然后半故意作对、半安慰自己地说,“其实吧,全世界的最后一班地铁都是空驶,铁路局辟谣过,末班地铁是用来调试列车的轨道和系统安全的,跟亡魂扯不上关……”

        滴嘟、滴嘟、滴嘟——

        话音未落,三分钟已到,地铁门缓缓合上。

        “系”字刚吐出半个音,谢承的余光忽然瞥见了什么,偏过头,却见先前的那对中年夫妻踏了进来,坐到了隔壁的车厢。

        咦,他们不是早就走了吗?

        谢寻愣了一下,不由多看了他们一眼。

        与此同时,车厢内的灯光“滋”闪了一下。

        收回目光的瞬间,车厢上方的站名牌似乎变了,变成了黑白底色的牌子,谢承一顿,再定睛去看,却发现是自己眼花了,还是寻常的站名牌,从绿森公园开往嘉桥庄方向。

        然而,再看手机,弹幕却在疯跳。

        【卧槽?我眼睛出问题了么?为啥我刚才看到车门上面的站名变了??】

        【我还以为就我一个看到了……我看到一个叫什么乌头园的?现在又不见了,好奇怪。】

        【十号线嘉桥庄是三海市的吧?三海市有没有乌头园?】

        【我是三海人,我可以很明确地说,没有!】

        ……

        【太tm吓人了,我一个人在家啊呜呜呜。】

        【???为什么我什么都没看到?你们是真看到了吗?】

        呈现两极分化的弹幕,一部分说看到站名牌变了,一部分说没看到,大概是热议炒高了直播间热度,观众人数直线攀升,不一会儿,就有了100多人观看。

        谢承却觉得一股凉气直冒脑门,有人看到了,意味着……

        刚才不是幻觉。

        他强装镇定,用有限的科学知识解释,“可能是灯光的问题……从理论上说,灯光会欺骗我们的视觉神经,尤其在我们紧张的时候。”

        网名叫【娇娇兔】的人说:可我本来一点都不紧张,还窝在被子里吃薯片,现在吓得魂都没了T.T

        【蛾子】附议:这种时候讲科学……更让人毛骨悚然吧。

        这时,【我真撞见鬼了】弱弱地问:只有我一个人觉得,地铁里安静得有点诡异了么?

        是啊。

        被他一提醒,谢承突然意识到,地铁开了半天,居然没个播报。如果是为了调试系统,广播语音应该也是其中一项才对。

        而且……

        这一站开的时间似乎格外长。

        谢承有点坐不住了,一开始还没什么感觉,可在车厢内待得久了,他愈发觉得周围的空气怪怪的,让人浑身不舒服。

        他不由起身,走到了车门旁站着。

        下一站就下车。

        这么暗暗想着,谢承抬起头,却不经意地对上了反光玻璃里,某双漂浮在半空、殷红色的圆球大眼。

        什么东西?!

        谢承脸色一僵,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如果他是只猫的话,那一刻估计就炸毛了,字面意义上的那种。

        他拼命地眨眼睛,想证明这是幻觉,但反光玻璃上的那双血色大眼始终都在,他甚至能看到那双血眼里的血丝,眼珠缓慢地转来转去,仿佛在巡查着些什么。

        假的。这一定是假的!

        谢承深吸了一口气,缓慢地回过头。

        “孩子。”

        没看到出现在反光玻璃里的那双血眼,原本坐在隔壁车厢的那对夫妻却就站在他身后,冲他露出了和蔼可亲的笑容。

        谢承吓得,心跳骤停了一拍,顾着形象方才没“卧槽”出声。

        他不由自主地往后挪了挪,后背抵上了冰凉的车门,磕磕巴巴地问,“怎,怎么了?”

        面容慈祥的太太问,“你知不知道三菱街怎么去?”

        三菱街,那不是他住的地方吗?

        谢承盯着眼前的这对夫妻,他们衣着光鲜,像是成功人士的装扮,可无论是丈夫苍白如雪的皮肤,还是妻子过于和蔼的态度,都使人感到不安。

        而且,怎么会这么巧,他们要去三菱街?

        一阵寒气从谢承的脚底直窜上来,他手脚冰凉,竭力冷静道,“抱歉,我不清楚。”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额头溢出了一层冷汗。

        慈祥的太太似乎注意到了这点,朝他靠近了半步,忧心地问,“孩子,你脸色不太好啊,是生病了吗?”说着就伸出手,似乎想探他的额头。

        谢承瞳孔一缩,表情有点裂开了。

        所幸这时,地铁停了下来。车门打开,紧贴在门上的谢承差点摔了出去。

        “没事、没事。”

        他踉踉跄跄地站稳,没敢往后看,边低头挥手,边迅速踩着停止运行的扶梯上去,一气呵成地跑出了地铁站。

        这辈子都没这么快过。

        人影稀疏的路边,谢承大口喘着气,心脏怦怦直跳。

        好一会儿,才平复了一些心情。

        他转头看了眼站名,莲花路站。

        这一站离他家也就一站的距离了。

        那班地铁居然跳过了四站,难怪他觉得乘车时间无比漫长。

        微凉的夜风吹过谢承的脸,冷飕飕的,他一摸额头,才发现全是冷汗。

        谢承啊谢承,你太没出息了吧?以前怎么没看出你胆子这么小呢?

        谢承内心苦笑,想起刚才在地铁上见到的“血色大眼”,又有点怀疑人生。

        不不不,不可能是真的。

        人在极度安静的情况下,感官都会人为放大,单独一个人加上深夜地铁这种心理暗示,很可能出现视觉幻觉。

        这是有科学依据的。

        谢承默默地安慰自己,拿起了手机。

        应该是坐了“一”站就跑了的缘故,直播间的弹幕基本都在抗议,说好的坐到终点站,你却中途偷偷下了车。有嘲笑他怂的,有怂恿他明天继续的,也有惊叹特效太过逼真的。至于刚才那对夫妻,观众居然都看到了,还以为是他的同伴,渲染气氛来的……

        那对夫妻……

        的确诡异。

        谢承不敢深思。

        作为一个新人主播,在狸猫开播的第一天收到50个订阅,算是过得去的成绩了。

        但他想的是:他提前下车,应该算没过考核吧?

        这么诡异的场面,他可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然而,仿佛听到了他的心声一样,直播突然自动关了,随后公众号发来了这么一条通知——

        【恭喜你完成第一阶段考核,现在可以放心回家啦!明天同一时间,直播自动开启,继续第二阶段考核。】

        谢承惊了,连忙打字问:可我提前下车了啊?

        为什么还会有第二阶段考核???

        客服却没理他。

        如同死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