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我的专属诡异游戏在线阅读 - 第11章 你知道氏族吧?

第11章 你知道氏族吧?

        花朝节,百花生日,若是穿上花神衣以祝神禧,花神会给予一整年的祝福庇护,这是传统风俗。

        “所以那些天忙不过来,我就想着,白捡的临时工,不用白不用,就让他给其他伙计打下手。”老板说到这里,微微叹了口气,“谁知道,那小伙子晚上就失踪了,我以为他回家了就没多想,隔天才发现他倒在花神庙门口,送医院后,听说人疯了。”

        “疯了?”韩倩仪好奇地插了句嘴,“你的意思是,花神诅咒了他?”

        谢承不由看了她一眼,没看出来,这妹子接受能力挺强啊,方才分明还怕得要死,现在却一脸八卦样。

        “一开始只是怀疑。”老板解释道,“我们这里……以前出过一些事,花神庙早就荒废了,就连花朝节,大家也都是去的城隍庙,所以连续三年出事故后,花朝节就取消了……”

        谢承刚想开口,却又被韩倩仪打断了,“等等,你说连续三年都出事了?”

        老板点了点头,“疯的疯,性情大变的性情大变,去年那个孩子更是把自己埋在外面的土坑里,要不是我发现及时,早就没命了。”

        “这么危险啊!”韩倩仪惊道,“你不是说这个‘花神’是你们楼家的先祖吗?你就没采取点措施?”

        “我无能为力。”老板苦笑道,“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又有祖训要遵循,没法违逆老祖宗的意思。”

        他转向谢承,诚恳道,“您今天说接到招聘的时候,我就猜到又要出事,只是没想到,大师深谙阴阳道,早就看穿了这一切。”

        “……”

        谢承不由抿了抿嘴,关于他说的什么阴阳道,什么看穿,一个字都没听懂。

        老板却紧接着退了一步,然后双手合于胸前,躬身向他行了个大礼,“还请大师高抬贵手,我保证,一定会妥善处理这件戏服,不再让她伤害其他人。”

        “你要是有本事处理,前两年就不会发生悲剧了。”韩倩仪却毫不留情地戳穿他,“我长这么大,只听说过先祖神祇护佑族人平安的,没听过喜欢害人的。再说了,这副骷髅看着更像鬼吧?你们也不觉得瘆人。”

        听到这话,谢承惊讶地看了她一眼,心想她还听说过那些啊,但转念一想,娱乐圈迷信神神鬼鬼的风气很普遍,听说过一些也属正常。

        老板的脸上却浮现出了一丝愠色,冲她道,“小姑娘,万事万物都有缘由,若是我说你祖先像鬼,你怎么想?”

        小姑娘伶牙俐齿,“我祖先早死了,要是突然蹦出来,可不就是鬼么?”

        “你……”老板被她怼得说不出话来。

        “好了。”谢承打断了他们,看向老板,转回正题,“你准备怎么处理这件戏服?”

        老板面对他的时候,神色又变得愁苦起来,“不瞒大师,花神原本并不是这般模样。即便没有那些临时工,我和族人也一直在寻找净化诅咒的办法。昨天我的表兄打来电话,说在昭北找到了一位高人,请您放心,等他们回来,一定有办法解决这事。”

        听到他的这席话,神台上的红烛却忽然闪烁了一下,随后戏服散发出了星星点点的黑气,仿佛方才被打散的灵体又要再度凝聚。

        “痛啊……”

        叹息般的声音飘散在寂静的空间。

        老板脸色微变,却是上前一步,直接跪下,语气沉痛道,“花神,花朝节将至,我知道您很痛苦,请您再忍忍,我们一定会想到办法的。”

        他望向神台的眉眼濡慕尊敬,又带着一丝发自真心的痛心。

        接着,他从怀里掏出了一本被红布小心包裹的祈愿文书,开始旁若无人地念了起来。

        是祈愿消除花神病痛的书信,用词用句偏官文,大抵是家族流传下来的祭文。

        谢承听了一会儿,默默地退出了花神殿。

        见状,韩倩仪连忙跟了上去,压低嗓门道,“喂,你就这么走了?”

        “不然呢?”谢承注意到院子里有一个粗壮的树墩,那是来时未曾注意到的角落,盘曲的树根早已枯萎,树墩几近散裂,缝隙处被人用黑铁丝紧紧地缠绕住了,好似这样能防止裂纹的扩大。

        可实际上,树墩一旦腐烂开裂,这种补救方式只能延缓死亡的进程罢了。

        谢承收回目光,轻声补了句,“我总不能一把火把人家祖宗烧了吧。”

        “可是,你不觉得奇怪吗?”韩倩仪扭头看了烛光幽幽的花神殿一眼,里面清楚地传出声声诚挚的诵读声,她却蹙眉道,“我总觉得,那个人怪怪的,说话说一半,而且像是瞒着什么事。”

        “我们互相不认识,他有所隐瞒也很正常。”谢承道,“既然是他的祖先,他又保证妥善处理,你和我作为外人,一味地追问只会让人觉得冒犯失礼。”

        “我都差点被吓死了,还不能追根究底,查明缘由了,大、师?”

        她的语气半是嘲讽,半是怪异,尤其最后两个字,听过的都说刺耳。

        谢承却很想问她一句,你是憨憨吗?

        手上什么证据线索都没有,全是猜测,总不能二话不说,就毁了人家祖宗的东西吧?

        那老板要是抵死不认,反咬一口,一顶故意毁坏他人财物的帽子扣下来,结局会是什么?一起相约橘里吃饭?

        何况,那老板的谈吐情绪都看不出破绽,如果他真的隐瞒了什么,段数绝对在他们之上,明知对方是老油条,还打探什么?跟人家虚与委蛇,浪费时间?

        所以,这件事情就算有再多疑点,也只能先到此为止了。

        除非今后发现了确凿的证据,或是……

        谢承默默腹诽着,却不打算和她解释这些,他平和地摇了摇头,纠正道,“我不是大师,我只是个跑腿送货的。”

        对于他的诚实回应,韩倩仪的语气充满了不信,“是嘛?”

        不过,她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纠结,只是说,“反正那人肯定有问题,你信不信,不把那件戏服烧了肯定还有人出事……啊对了,还有那具骷髅。”

        ……嚯,还想动人家祖宗的骨灰呢?

        这时,谢承踏出了门头,闻言不由看了她一眼,“你好像懂得很多?”

        “还好。”韩倩仪也跟着他踏出门头,“我最好的朋友喜欢研究一些怪力乱神的东西,我耳濡目染,也就听过一些。”

        说起这个,韩倩仪顿了顿,忽然神秘兮兮地挨近他,“说来也巧,她研究过先祖神祇,就是老一辈口中常说的‘氏神’!我还看过她整理的笔记呢。”

        “氏神?”

        “你知道氏族吧?从原始社会开始的根亲文化,跟后来的宗亲、家族差不多,但氏族更加庞大,是一个以血缘为纽带的共同体。”

        清淡的女儿香飘入鼻间,谢承不留痕迹地往旁边避了避,却是神色如常地点了点头,“嗯,历史课上学过。”

        “氏神就是保护整个氏族的神,据说氏神这种先祖神祇,一开始都是氏族人造出来的,但因为这种办法太过血腥,有论纲常人性,后世就把那段历史抹除了。”韩倩仪没发现他的躲避,自顾自地说起了在好友笔记上看过的“传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