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我的专属诡异游戏在线阅读 - 第19章 血腥玛丽的传说

第19章 血腥玛丽的传说

        看出了她的惊讶,谢承点点头,道,“是我。”

        “没想到你这么年轻。”女子伸出手,“你好,我叫岳紫夕。”

        谢承也伸出手,轻握了一下。

        面对“雇主”,他原本想留个心眼,但转眼一想,现在是大数据时代,面都见了,人家要是真想查他的底细,还不是轻而易举?

        于是坦然道,“你好……谢承。”

        简单地做了自我介绍,岳紫夕便带着他往vip通道走,边走边说,“谢先生,谢谢你百忙之中抽空愿意帮我解决这件事,我今早打电话的时候,其实没抱什么希望。”

        谢承从善如流,“帮顾客解决后顾之忧,是我的宗旨。”

        听到这话,岳紫夕露出了感激的神色,一道轻哼却响了起来。

        是跟着他们的管家忍不住发出的声音。

        “韩叔。”岳紫夕转过头,眼含警告地看了管家一眼。

        管家微微低下头,却难掩无奈不屑之色。

        无奈是对他家小姐,而不屑,自然是对谢承了。

        当他今天早上知道,小姐要去三海市的时候,他还挺欣慰,以为小姐想开了,想去三海旅游舒缓一下心情,他自是一百个赞成,迅速把行程安排好了。

        可上了飞机,小姐才把此行的真正目的说了出来——竟是要去接一个什么,捉鬼大师???还是什么主播?

        他一听,又自是一百个不赞成,岳家可不是什么人都能随随便便进的,尤其是来历不明的人。可夫人昨天便去国外谈生意了,他一个管家又怎么可能管得住小姐?

        所以,他只能派人通知夫人,顺便盯着这位“主播大师”。

        一见真人……

        呵,现在的年轻人看着人模狗样,骗术却一套一套的,还大师呢,分明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子。

        管家心中不屑。

        谢承哪能猜不到他的心思,却不打算多说什么,只是问岳紫夕,“对了,你是怎么知道我号码的?”

        岳紫夕却有点诧异,“不是你留在主播资料里的吗?”

        “我……”谢承一噎,立马想到,这是彼岸公司干的好事,于是只能含糊地“嗯”了一声,扯开了话题,“你是碰到了什么情况?”

        说话间,他们已经穿过VIP通道,来到了专门的私人飞机停机场。

        一架架或大或小,或涂鸦或拉风的私人飞机停靠在广阔的草坪上,岳紫夕带着他走到最近的一架小型飞机前,飞行员朝他们微微鞠躬。

        “路上我慢慢跟你说吧。”岳紫夕做了个“请”的手势。

        谢承跟着她走上舷梯,机舱内的摆设很复古,仿古羊毛地毯,红木会议桌,座位也是复古真皮的风格。

        谢承在岳紫夕的对面坐下,便见她拿出了一张照片。

        是一张五人合照,二男三女,地点大概在某别墅内,五人围成圈坐在地毯上,对着镜头比各种pose。其中一个男人很帅气,五官端正,笑得风流倜傥。

        谢承接过来,看了又看,总觉得这个男人分外眼熟,似乎……

        在哪里见过。

        “这几个是我的朋友。”这时,岳紫夕缓缓开口道,“而现在,他们之中已经死了两个。”

        死了?

        谢承愣了一下,突然想起来,这个男人,不就是前几天跳楼自杀,刚好落在他电瓶车旁的那一个吗?当时可把他吓坏了。

        ……这件事不会跟彼岸有关吧?

        谢承不由放下照片,洗耳恭听。

        “事情要从一周前,胡悦的生日会说起。”岳紫夕的眼底划过一缕黯然,指着照片上,最中间的可爱女孩道,“这就是胡悦,我的好朋友之一,那天晚上……”

        一周前——

        胡家的私人别墅内,刚用完晚餐的六人笑闹着回到主客厅,许非诚故意摸着肚子倒在沙发上,嚷嚷道,“不行,吃太撑了,胡悦你家厨子做得也太好吃了,改天借我用用?”

        何诗然却拧着眉,推了他一把,“起来,像什么样子。”

        “家教好严哦~”叶兰挽着岳紫夕的手,调侃道,“诗然,你都快把名满都城,风流倜傥的非诚公子调教成家养小白兔了!”

        何诗然皱眉不语。

        见状,岳紫夕冲叶兰使了个眼色,然后将何诗然拉到一边,低声问道,“你今天怎么回事?胡悦生日,你怎么一直板着张脸?”

        何诗然避开了她的目光,轻描淡写道,“没有啊。”

        这下,叶兰也看出她心情不佳,不由提议道,“我们难得聚一次,要不要玩点什么?”

        “好啊。”其他人都应道,“玩什么?”

        叶兰想了想,“真心话大冒险?”

        “好俗啊。”另一个抱胸而站的男人,胡悦的哥哥胡奇笑道,“小学生玩的游戏。”

        叶兰瞪他,“不然你想一个?”

        然后又看向胡悦,“今天你是寿星,你决定吧。”

        胡悦笑着说,“那就真心话大冒险……”

        话没说完,被何诗然打断了,“玩镜子女巫吧。”

        “镜子女巫?”叶兰茫然,“那是什么?”

        “Blood    Countess.”胡奇微启双唇,吐出了一句纯正的法语,随后似笑非笑地看了何诗然一眼,“西方的民间传说,它还有一个广为人知的叫法,血腥玛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