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我的专属诡异游戏在线阅读 - 第25章 把人撞下去了

第25章 把人撞下去了

        一听有跑腿费,谢承自然是乐得去了。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何诗然的母亲。

        在岳紫夕描述的故事中,何诗然是“镜子女巫”的游戏发起者,谢承原本就对她感兴趣,现在她妈妈出了事,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但既然送去了医院,应该还挺严重。

        于是,谢承抱着一探究竟的心态跟着去了。

        中午时分

        昭北某医院手术室外,几个衣着华贵的有钱人正坐在一起低头交谈,嘈杂的走廊上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但从神色看,都有些紧张焦灼。

        “诗然!”

        瞥见好友一人呆呆地坐在角落,岳紫夕立马奔了过去,握住了她的手。

        然而,何诗然却像受到了惊吓,条件反射地将手抽了回来,转头一看是她,彷徨的眉眼才稍许安定了些许。

        她的神色很苍白,双眼无神,看到岳紫夕,笑得很勉强,“紫夕,你来了啊。”

        “接到你的电话就来了。”岳紫夕露出了忧色,“阿姨到底怎么了?”

        一听这个问题,何诗然哽咽道,“我……我也不知道。”

        另一边,冯高嘉女士,也就是岳紫夕的妈妈也匆匆走了过来,“龙姨,国华。”

        “高嘉。”龙姨看到冯高嘉,立马握住了她的手,老泪纵横,“小忆出事了。”

        就在半小时前,何诗然的母亲,她的女儿,硬生生把自己的一块脸皮撕了下来,佣人听到女主人的尖叫声赶到房间,只瞧见人倒在血泊里,半张脸血淋淋的,脸皮零零碎碎地掉在一边,恐怖得很。

        听到龙姨的形容,冯高嘉一惊,正要问些什么,却听“咔哒”一声,手术室的大门开了。

        医生走了出来,在外等待的众人都紧张地站了起来。

        何父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医生,我妻子怎么样了?”

        医生摘掉口罩,遗憾地对他们说,“抱歉,我们尽力了。”

        一听这话,龙姨当场晕厥了过去。

        “龙姨!”冯高嘉连忙扶住她,一旁的护士见状,也围过来帮忙。

        何父脸色发白,双眼愣愣的,好像没能理解医生这番话的意思,只是说,“我妻子吃饭时还好好的,应该没什么大碍吧?”

        医生叹了口气,不忍地摇了摇头,“死者生前应该患有动脉瘤,她的脑部毛细血管是突然破裂的,半张脸都像被熔掉了,我也是头一回见这么多血……请节哀。”

        医生见惯了生死,心中虽然遗憾,却也只是拍了拍何父的肩膀,走了。

        留下何父茫然地站在原地,直至两个护士推着推车出来,才回了神,踉踉跄跄地追了过去。

        龙姨被护士送去诊室后,冯高嘉也带着管家追了过去。

        很快手术室前就剩下岳紫夕、何诗然和谢承了。

        岳紫夕犹豫了一下,轻声问好友,“我们是不是也得过去?”

        “……是镜子女巫,一定是的。”何诗然却喃喃道,“我该相信你的……我该相信……是我的错!一切都是我的错!!……”说着说着,她突然抓着头发,急促地尖叫了起来。

        “诗然!”岳紫夕一惊,连忙就要去安抚她,却被推开了。

        “是我的错!是我把镜子女巫召来的!我害死了胡悦、非诚,害死了我妈!!!”何诗然形似癫狂,不停重复着这句话。

        然后突然吐出了一口血,软软倒地。

        岳紫夕大骇,反应慢了半拍,还好谢承眼疾手快,伸手一捞,这才让突然发了疯的妹子免遭脑震荡的可能。

        护士闻声赶了过来,谢承将人扶过去后,心里有点郁闷。

        这一个个的,又是晕倒又是吐血,情况发展得比想象中的还要复杂。

        他不由看了岳紫夕一眼,见她神色凝重不安,不由开口问道,“我记得管家说,第一个死的胡悦,经法医鉴定,也是死于动脉瘤?”

        “是惩罚。”岳紫夕语气沉沉的,“镜子女巫的惩罚。”

        谢承提醒她,“岳小姐,你知道惩罚意味着什么?”

        “做过亏心事,才会受到惩罚。”岳紫夕扯了扯嘴角,淡粉的樱唇有些失了血色,声音也轻了下来,“我知道。”

        “那么你愿意和我说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吗?”谢承道,“你和你的朋友,有没有……”他想了想,顾忌雇主的心情可能直接影响到后续的费用结算,不由斟酌了片刻,方才接着道,“什么‘不寻常’的经历?”

        岳紫夕却再次缄默了。

        谢承看了看人来人往的医院走廊,提议道,“我们换个地方?”

        医院着实不是一个谈心的好地方。

        岳紫夕看了眼被推入诊室治疗的何诗然,犹豫了片刻,还是点头应下了。

        他们去了医院旁的咖啡店。

        店内播放着优雅的纯音乐,角落卡座的位置十分幽静,适合聊天谈心。

        岳紫夕坐在谢承的对面,眉眼微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片刻的沉默氛围,服务员呈上两杯摩卡。岳紫夕摸着咖啡杯精致的杯耳,轻轻地说道,“我们当时只是被吓坏了。”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谢承却微微坐直了一些,心道来了。

        岳紫夕低着头,一缕秀发自她肩前滑落,轻声道,“那是半年前的事了,我们几个去雅南旅游,那天晚上我们玩high了,因为他们喝了很多酒,我只喝了一点,所以我就开了车……”

        难道是酒驾肇事逃逸?

        谢承暗暗揣测。

        岳紫夕却接着道,“回酒店的途中,要经过一条很长的长桥,当时灯光太暗,等看到桥上还有人的时候,我看到那人爬到了桥索上,似乎想寻短见的样子,胡悦他们也看到了,我们都决定去阻止他,但是……”

        岳紫夕用力地按了按太阳穴,“我错把油门当刹车,车子撞上桥索,算是间接把人推了下去。”

        谢承:“……”

        万万没想到,是这么一个展开。

        而岳紫夕还在继续说,“桥下是危潮江最汹涌的一段江域,我想下去救人,但被拦住了,非诚说那人自己想寻死,怪不到我们头上,但我内心不安,还是报了警……”

        谢承忍不住打断她,“等等,你是酒驾吧?”

        “是。”岳紫夕满脸愧色,说起后面种种,更是羞愧难当,“为了不被牵连进来,我找人顶了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