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锦绣医女:带着王府全家去种田在线阅读 - 第0203章 酒香(1)

第0203章 酒香(1)

        她的脸颊红扑扑的,眼神乱闪。

        二郡主说道,“呀,大嫂,我们刚吃过午饭你就回来了,你吃过了吗?”

        李玉竹鼻子灵,闻到了薛氏身上淡淡的酒香。

        “大嫂喝过了酒,想必吃过午饭了吧?”她看着薛氏的脸,“瞧,大嫂的脸还是红的,大嫂,你喝了不少酒吧?”

        薛氏慌忙伸手捂脸,“我……,我我我哪有喝酒,你们丫头片子,休要胡说。”

        她只喝了一杯酒,至于脸为什么红……

        那是刚才宇文赞害的。

        想到刚才在小宅的一幕……

        她不敢往下想。

        一颗心儿跳得厉害。

        又怕小姑子们瞧出她的神色异样,薛氏将头慌忙扭过。

        “可我闻到你身上的酒气了。”李玉竹吸了吸鼻子,“是当地产的桂花米酿酒。”

        薛氏更加惊吓了,心里骂着李玉竹是狗鼻子!

        一杯酒也能闻出来?

        薛氏编着谎言,“我哪有喝酒?刚才路过一家酒铺,那掌柜娘子店里忙不过来,喊我去帮忙来着,我帮着她打了几斤酒。”

        想到这个借口,薛氏暗暗佩服自己的机灵。

        进了酒铺,连头发丝都会有酒气,她更加理直气壮起来,“我吸了一点酒气,这头还是晕的呢,那掌柜娘子笑我吸的酒气少了才会这样,她说她吸了二十年了,酒量都变大了。”

        二郡主和刘四妞心思单纯,听她这样说,只哦了一声。

        李玉竹却知道,薛氏这是在找借口。

        行吧,她且看薛氏有多少借口来给自己圆谎。

        “大嫂帮那掌柜娘子做过事,人家请你吃饭了吧?”李玉竹又问道。

        “吃过了吃过了,我都给她帮忙了,她怎会不请我吃饭?吃了米饭和牛肉汤。”薛氏讪笑。

        这时,送碗回来的二公子和穆元修一起回来了。

        二公子看到薛氏,微微皱了下眉头,喊了声“大嫂”后,没再理会她,忙起自己的事情来。

        穆元修不喊薛氏,直接当她不存在,走到二公子身旁帮忙去了。

        他越是这般冷淡,越叫薛氏担心害怕。

        她总疑心穆元修知道些什么。

        为了掩饰心中的慌乱,薛氏也赶紧着找事做。

        李玉竹却不放过她,“对了,大嫂,你说去看二姐同行的生意,找着同行了没有?别家卖烤饼的生意如何?”

        薛氏一怔,差点忘记了她出门的正事。

        她实则想去碰运气会会宇文赞,找着借口去找同行的生意。

        没想到,出门就遇到了宇文赞。

        “找着一家,生意不如咱们呢。”薛氏扶了扶发髻,讪讪着说道。

        她抬起胳膊时,左手腕上有一道很明显的掐过的红痕。

        李玉竹眸光微微一缩。

        “哦,那铺子在哪儿?”李玉竹又问。

        “不是铺子,就一摊位,我去的时候,那摊主正在收摊,可见,生意差着呢,二妹当初摆摊的时候,一直摆到下午,那掌柜却不到中午就收摊了。”

        “咦,大嫂,这你手腕是怎么回事?被谁掐了?好大一条红痕。”李玉竹指着她的左手腕说道,唇角勾了抹讽笑。

        薛氏吓了一大跳。

        她慌忙去看手,“这……这是……那酒铺的娘子……,我抬酒坛时抬不动,她嫌弃我没力气,抓着我的手去帮忙,她那力气跟牛一样,抓了我一下,就抓红了。”

        “啊,这脖子上也有点印迹,也是那掌柜娘子抓的?”李玉竹又问。

        她心中冷笑,薛氏玩得有多疯?

        痕迹都搞出来了。

        薛氏更加惊吓,谎话没法编了。

        “一只虫子咬的。”她胡乱说道。

        “这虫子还长了牙啊,有几个牙印呢。”李玉竹凑近去看,眨着眼。

        “啊?还有长牙的虫子?我瞧瞧我瞧瞧。”不嫌事大的二郡主,丢下揉着的面团,跑来薛氏这里看。

        二公子回头,朝薛氏看去一眼,眉头紧锁。

        “那是我指甲抓的。”薛氏辩解,“哪有什么有牙印的虫子?你们瞎说。”她推开二郡主,“快去做饼,烤好的饼快卖光了。”

        二郡主一头雾水地走开了。

        “哦。”李玉竹点头,表示知道了,“对了,大嫂,那家酒铺在哪儿?我想去买点酒给父亲和大哥,大哥很喜欢当地的桂花酒酿。”

        薛氏烦起来了,“那掌柜娘子……很不好说话,别去她家买,我怀疑那酒有问题,她卖的酒里加了水,而且贵得离谱,要是说她家的酒贵还不好,她就要打人。”

        借口真是一出接一出的编!

        而且漏洞百出。

        李玉竹看着她慌乱的表情,心中直乐。

        要不是这会儿又来了两个买饼的人,她会一直逗着薛氏。

        。

        今天的生意,和昨天一样好。

        到打烊时,二郡主数了数钱,有一千零九十文钱。

        她高兴说道,“比昨天还多十文钱呢!”

        大家都很高兴。

        因为,这是集体生意,大家都有分红。

        二郡主会把钱拿回去给庐陵王妃,庐陵王妃再记着他们每个人的功劳,月底一起分钱。

        薛氏的目光,往二郡主的钱袋子上扫了扫,又移开了。

        下午过半后,没什么人在街上行走了,大半铺子都关了门。

        只有住在铺子里,或住在附近的掌柜,才将铺子门开着。

        二公子招呼着大家收拾东西打烊回家。

        没什么物品好收拾,推车上,只放着一些要带回去的食物。

        穆元修送给李玉竹的一只斑鸠,还有二公子买的一些面粉和大米,以及盐巴等。

        他们路过一家酒坊,李玉竹买了五斤桂花酿。

        她闻着酒坛,笑意浅浅问着薛氏,“大嫂,这酒比你今天去的那家酒坊的酒如何?”

        薛氏气的直磨牙,还有完没完?

        “这酒的香味要好一些。”她敷衍着说道。

        李玉竹笑道,“那就好,希望大哥喜欢,要不然啊,大哥闻了你身上的酒香,会看不上我买的酒的。”

        酒香?薛氏心里乱得很,她回家后,一定马上洗澡,就不会有酒香了。

        回去的路上,除了二郡主和刘四妞一直说说笑笑,说着今天的收入,和卖饼时见到的有趣的人,其他人都没怎么说话。

        薛氏更是恨不得飞回去。

        回到牛头山附近,穆元修先回去了。

        李家兄妹们陆续回了宅子,薛氏更是飞一般往家跑。

        李玉竹没急着进屋。

        她站在路上,喊着世子,“大哥,我们带了酒回家,是你喜欢的桂花酿,快来尝尝!”

        世子正在移栽豆苗,听到李玉竹的喊声,他直起身来笑着道,“一会儿去喝,大哥在忙!”

        李兴安也在帮忙移栽豆苗,

        他催着世子,“大哥,走吧走吧,一起去!”

        李玉竹又喊道,“三哥也来尝尝呀,你们不来,会被二哥喝完的。”

        提到老二,李兴安不干了,他又催起了世子,“走吧,大哥,老二那混蛋遇到好酒,是想不到别人的。”

        世子知道,这是李兴安馋了。

        “好好好,喝杯酒再来。”世子将未栽种完的豆苗放在阴凉处,提了铲子,往路上走来。

        李兴安跟在他的后面。

        他看到李玉竹马上喜得问道,“三妹,买了多少酒。”

        李玉竹笑道,“买了五斤,够你们喝的了吧?”

        李兴安高兴得直搓手,“够够够。”

        兄妹三人进了宅子门。

        李玉竹催着李心安,叫他快去厨房看酒。

        她则拉着世子说道,“大哥,跟你说一件事。”

        世子宠溺地揉揉她的头发,笑着道,“什么事啊,三妹尽管说。”

        李玉竹皱起眉头,“大嫂去了一家酒坊帮忙做事,只去了一个时辰,身上就带着浓烈的酒香回来。

        那酒香很好闻,绝对是好酒。我问她酒坊在哪,想买一点那个酒给爹和哥哥们喝,但她一直不肯说。

        大哥,你帮我去问问大嫂,那酒坊的地址在哪儿,我明天带那种酒回来给你喝。”

        她不直说薛氏有私情的事,是想给世子一点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