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修仙从抽到超人体质开始在线阅读 - 第214章 雾杀之术,艳鬼来袭

第214章 雾杀之术,艳鬼来袭

        在苏破满听来,这就如同校长在开学典礼上演讲的一样,冗长而又枯燥无味,他只是听了一会儿便有困顿之感袭来,仿佛回到了课堂之上。

        所幸,那白胡子老头儿并没有太过拖沓,一番致辞后便落回了主位上,老神在的闭目养神起来。

        石台下方,抽签继续进行!

        在凌星雪两人前方,频频有男修士回望,目中带有惊艳与羞涩之意,其中就算再厚实的表皮也难在她秋水般的眸光下撑过两息,大都是羞愤的平复下情绪后,再鼓起勇气‘回首望月’,这样的作为行径也令有些‘正经人’不屑,但在他们偶一回头之后,便直呼真香,纷纷加入了回头观望的行列。

        凌星雪神情冷艳,不喜不悲,但越是这样,越能勾起男人心中的征服欲望。

        试问,有哪个男人不想征服一个冰山美人,想要看看她在自己的身下婉转承欢的另一副热辣模样。

        “苏师弟啊,那些男人真讨厌,老是看我,你来我后面吧!”凌星雪直接给苏破满传音说道,语气之中多有苦恼。

        苏破满点了点头,迈步绕到了她的身后去,随后,凌星雪缓缓转身,与苏破满对视,只留给前面的雄性一个绝美的背影。

        前面队伍的‘回首’之人,纷纷流露出遗憾之色,对于苏破满更是嫉恨。

        【哪里来的小子,竟然吃独食!】

        【好气,美人竟然转过身去了……】

        【这背影也不错,好好观摩一番,记忆下来,等回去必须冲一手!】

        ……

        苏破满见状,忍不住开口道:“凌师姐,你若是不想太吸引注目,可以尝试一下‘披纱斗笠’,应当比你这面纱有用!”

        “好主意,我有空去千织坊看看!”凌星雪美眸一亮,暗自下定决心,今日会武结束后必须去一趟山下坊市里的千织坊。

        前面队伍进行得很快,没过多久,就轮到了苏破满,他伸出手往里随即一抓,便掏出了一个婴儿手掌大小的玉牌,上面刻着的号码为四九二,也就是说,他的对手的号码为一零九。

        没过多久,众人都抽签完毕,一群执事弟子上前,开始呼喝着将抽完签的修士聚集到各个擂场旁边。

        “一号到一百号与五百零一至六百号随我来第一擂场!”

        “一零一到二百号与四零一到五百号随在下到第二擂场做准备!”

        “二零一至三百……与三零一至四百的道友,随我到第三擂场!”

        ……

        苏破满在第二擂场,而凌星雪是二七六号,被分到了第三擂场,这样两个人不会在第一轮会武之中相遇。

        三个擂场之上,分别矗立着一名筑基期修士,他们一是负责充当裁判,二是及时出手救人性命,防止有弟子不慎在会武中被击杀。历届会武,弟子在会武中陨落的次数屈指可数,不过缺胳膊少腿,甚至重伤濒死的情况却出现了不少。只要不认输,会武便会继续,直到一方完全失去战力,或者被裁判强行终止。

        三个擂场旁围满了人,个个都张望着上面,此时上面已经站立着六位等候着的修士,他们之中有人因为第一个上场,神色难免有些紧张,目光飘忽的四处游走,也有的神色沉稳,在冷静的打量对手,心底默默制定斗法的策略。

        待众修士就位,原本负责抽签事宜的长发老者高声唱喏道:“会武比试,开始!”

        铛~~~

        一声锣响传遍四方,众人的精神都随着这声铜锣鸣响而振奋抖擞起来。

        第二擂场之上,此时正侍立着一名身着绿色衣衫的西陀门弟子,在其对面,是一个穿着黑袍的鬼灵门修士。

        裁判长老是一名黑瘦老者,身上散发着筑基期的灵压,他御器悬浮在擂场的正中央,高声念诵道:“第一零一号,西陀门,宗北槐,对阵……第五百号,鬼灵门,孟鹤堂!你们两个可都准备好了?”

        宗北槐与孟鹤堂齐齐点了点头,神色谨慎的打量着对手,快速拉开了距离。

        两人都是法修!

        “开始!”

        黑瘦老者一声暴喝,身上的灵压陡然收起,台下的众人都翘首以观。

        苏破满神识一扫,发现两人的修为不相上下,都处于炼气期十层的境界,不过西陀门的宗北槐身上的气息明显更强一些。

        擂场中,两人各居一角,念念有词开始施展手段。

        嗡!

        嗡!

        两道护身灵罩依次亮起。

        宗北槐的灵罩呈墨绿色,仿佛其中蕴含着致命的毒气,行动之间有淡绿色的气体残留在空气之中。

        反观那孟鹤堂身上的灵罩呈灰色,鬼气森森,似乎蕴含一些阴气,但并不会给人以棘手的感觉。

        咻!咻!咻!

        宗北槐最先发难,朝孟鹤堂接连丢出了三颗青色圆珠,圆珠化作残影呈‘品’字飞射而去。

        飒~

        一道鬼啸声传来。

        孟鹤堂也不甘示弱,取出了一柄白纸伞,里面漂浮着一头长舌厉鬼,眼瞳奇大无比,似乎有摄魂夺魄的效果。

        厉鬼的舌头一伸,便宛若弹簧一样,拉长到几十丈外,直接阻住了那三颗圆珠。

        嘭!嘭!嘭!

        青色圆珠瞬间炸裂,离奇的是,并没有产生什么威力,场中却出现了三大团青蓝相交的雾气,擂场上的大半区域都被其覆盖,孟鹤堂失去了对方的踪影,只能任由厉鬼自行攻敌。

        “哼,小小厉鬼,也敢猖狂!”宗北槐冷冷一笑,身上青光潋滟,显然已经施展了‘轻身术’,他纵身一跃,躲开了长舌的袭击,随后口中念念有词,手指如同穿花蝴蝶一般掐起了法诀来。

        “雾杀术,疾!”

        一道光影脱手而出,瞬间射入那一大团青蓝色的雾气之中。

        呼~~~

        雾气仿佛活了过来,剧烈的翻腾起来,如同煮沸的热水一样,最后竟然形成了一条巨大而又狰狞的独角蛟龙。

        “受死吧!”

        宗北槐神识锁定了孟鹤堂的位置,面上带着胸有成竹的神色。

        青蓝色雾状蛟龙发出无声的嘶吼,在空中翻转了一下身形,裹挟着无形的威势,直冲孟鹤堂吞杀而去。

        “好厉害的法术!”

        “此人真是聪明,竟然想到利用青雾毒煞球施展‘雾杀’之术,如此一来,其威力大增!”

        “那鬼灵门的小子要不行了吧?面对如此铺天盖地的雾杀之术,就算境界再高一层恐怕也没什么办法,而且那青雾毒煞球所散发的云雾毒气还拥有剧烈的毒性,能够腐蚀护罩……”

        “呵呵,别乱说话,等着瞧吧,我孟师弟可不是仅仅只有这些手段!”

        “光逞口舌之快,看看吧,待会儿鬼灵门那小子就不行了!”

        “你找死,敢当着我的面贬低我鬼灵门之人,活得不耐烦了?”

        “两位消消气,上面那么多长老在看着呢,弄出乱子来谁都没有好果汁吃!”

        “哼,你等着瞧吧,我孟师弟会将你啪啪打脸,到时候希望你嘴还能这么硬!”

        “呵~我不光嘴硬,你奶奶的还说我下面够硬,哈哈哈……”

        “找死,你是几号,等着吧,遇到我,定会让你好看!”

        “怕你不成?我是四三九号!”

        ……

        台下的冲突正欲升级之时,半空中的黑瘦老者往这边斜瞥了一眼,然后淡淡道:“都给老夫安稳一点儿!”

        至此,两人的冲突才没有完全爆发,只是互相瞪了一眼,就被身旁的同门拉到一边去了。

        场中的孟鹤堂接连躲闪,奈何那毒雾形成的蛟龙体型太过庞大,不慎被抓到了数次,不过雾杀之术的攻伐能力有限,都被他身上的护身灵罩挡下了。

        但此时众人都看得出来,孟鹤堂的境况并不太好,青蓝色毒气在不停的侵蚀他的护罩,长舌厉鬼在与宗北槐死命纠缠,却被打得节节败退。

        孟鹤堂冷峻的脸上没有一丝慌乱,他目中冷色一闪,一拍养鬼袋,从中飘出来一只浑身衣着暴露的美艳女鬼,白皙的肌肤,挺翘的身姿,重要部位被隐约的鬼气笼罩,不过其他地方都是暴露着,令在场的众人忍不住呼吸加重了起来。

        “啊~~~”

        美艳女鬼娇吟了一声,宛若床第之语,勾人魂魄。

        擂场之下的不少雄性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这特么的,也太要命了!”

        “鬼灵门竟然还有这等好处……现在判门还来得及么?”

        “我了个擦哎,这女鬼真是千娇百媚,让她吸干我的阳气,我也愿意啊!”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呀!”

        “呵呵,你们修为还是太低,而且没修习灵眼术,刚刚我用小成境界的灵眼术看了看,那女鬼可不是你们肉眼看到的那么美好……啧啧,那蛆虫哟,都从眼眶子里钻出来了!”

        “去去去,别打断这美好的时刻,虚幻的也很美啊,不是么?”

        “没错,只是欣赏一下幻想也是极好的,你这使用灵眼术去看就过分了啊!”

        ……

        苏破满看到这女鬼的一刻,突然回想起了凌星雪问自己的问题,现在突然有些理解她当时那个古怪的眼神了。

        在灵眼术之下,那美艳女鬼的模样确实有些惨不忍睹,甚至有些恶心。

        “郎君~~”

        一声勾人心魄的娇呼,那美艳女鬼加入了战场。

        孟鹤堂接连拍出了数张灵符,形成了一层层厚实的护罩,堪堪抵挡住了青蓝蛟龙的扑杀,随后他口中念念有词,似乎在施展什么法术。

        另一边,宗北槐被两只厉鬼逼到了角落,他虽是西陀门的精锐弟子,但一身修为大都在毒功之上,对付这鬼魅异常吃力,他口中发出呼哨之声,耳朵上的两条绿色挂坠顿时活了起来,化成了两道竹筷般的绿影朝孟鹤堂疾飞而去,欲要打断他的施法节奏。

        那美艳女鬼每次目中绽放光芒,都会令宗北槐的神智有些恍惚,他猛的一咬舌尖保持清醒,然后一只手形成玉色伸入了腰间的布袋之中,取出了一把火红色的细砂。

        “为了对付你们鬼灵门的修士,我可是下了血本,这一把火毒阳砂足够你这两鬼喝一壶的了!”

        张手一甩,火红色细砂顿时化作漫天红芒向两只厉鬼当头罩下。

        嗤嗤嗤……

        “啊啊啊……”

        长舌厉鬼身上冒出青烟,那轻飘飘的细砂仿佛有炽热的温度一般,直接洞穿了它的魂体。

        反观那美艳女鬼更是不堪,一身皮相直接被破,显露出了丑陋的外形,同时还在不住的惨嚎着,与原本千娇百媚的形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令台下不少修士直呼‘重口’。

        却在此时,孟鹤堂利用法器打落两条双翼飞蛇,口中暴喝一声:“鬼煞合体,阴阳两判,酆司开路,妖鬼真身,疾!”

        一道散发着灰光的法印从云雾中降临。

        呜~~~

        两只厉鬼的身躯猛然膨胀起来,然后身体连接在一起,艳鬼在上,长舌鬼在下,身上的鬼气也如同吃了大补药一般蹭蹭蹭的增长起来。

        “厉鬼噬神!”

        孟鹤堂的声音再度传来,只见那巨大的鬼体猛然张口,长舌呈波浪状抖动了起来。

        “吼~~~~”

        无形的嘶吼形成了一圈圈的黑光直接印到了宗北槐身上,他身体猛然一僵,双目顿时仿佛失去了神采一般。

        雾杀之术似乎因为失去了神识的操纵,天空中的青蓝色雾状蛟龙陡然散开,显出了孟鹤堂略显狼狈的身形。

        只见他嘴唇略显青紫之色,气息有些虚浮,身上的灵力也十去八九,此时正将一颗解毒丹服下,运转灵力缓慢的将体内的毒素排出。

        黑瘦老者从高空缓缓降临,看了看宗北槐的状态,然后高声宣布,“此战,鬼灵门,孟鹤堂胜!”

        伸手一抓,宗北槐被他摄到了近前,然后将一道清光打到了他的脸上。

        “唔……”

        宗北槐缓缓苏醒过来,只觉得脑袋仿佛被大锤击中了一般,沉得厉害。

        “你刚才遭受了神魂攻击,一时间陷入了迷思状态,回去好好修养一段时间吧!”黑瘦老者缓缓说道。

        宗北槐脸色有些难看,神魂受伤不像其他伤势,虽然伤势看上去不大,但若没有灵药相助,一年半载之内,根本无法恢复到全盛状态。他先是朝黑瘦老者行了一礼,恭敬道:“多谢关长老!”

        “嗯,下去吧!”关岳淡淡道。

        随后,宗北槐又恶狠狠的看了一眼孟鹤堂,仿佛要将他的相貌刻在脑海中一样。

        孟鹤堂直接无视了宗北槐的目光,他满脸微笑的朝黑瘦老者恭敬一拜,而后潇洒的跃下了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