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书生有种在线阅读 - 274 杨芷兰:活着!活着!活着!

274 杨芷兰:活着!活着!活着!

        过了一会儿,她似乎想起了什么,将小木盒放在一旁的地面,然后从贴身衣兜中取出那三颗糖果,顺手放在身旁伸手可及的地方。

        然后又将小木盒紧紧抱在怀里。

        夜里静悄悄。

        杨芷兰无声无息的躺了一会儿,却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她慢慢起身,将小木盒打开,取出一串串崭新铜钱,拆开绳子,将一枚枚铜钱放在这块区域的四周。

        围成一个椭圆形。

        刚好将她躺下的地方包裹其中。

        她不知道为何要这样做。

        或许处于无聊。

        或许是觉得被这些铜钱包裹,能给她带去某种心理上的安慰。

        ……

        与此同时。

        隔壁。

        柳蕙香果然准备了美酒佳肴,招待苏贤前来一起赏月。

        初时,两人谈笑畅聊,一边赏月一边吃喝倒也惬意。

        可是猛然间,苏贤心神一震,有种惶惶之感,赏月的兴致顿时削减了大半。

        柳蕙香察言观色,心知这些时日以来,苏贤在城外大营和她的绣塌上劳累过度了,便劝他早些回去休息,今夜不留客。

        苏贤点头答应,爬墙回到隔壁自己的房间,拿眼睛一扫竟发现杨芷兰不在!

        他眉头一蹙,心中那种惶惶的感觉加强了一些。

        但他并未多想,只当自己累了,需要休息。

        于是下得木梯,忽一眼看见桌上茶杯压着的小纸条,取出一看,原来杨芷兰出去了……

        心神不安的苏贤,暗中祈祷道:“希望她不要有事。”

        简单收拾一番,苏贤熄了灯便躺上床开始睡觉……

        ……

        咚咚咚!

        午夜的鼓声响过。

        夜已经很深了。

        破败的屋子中,朦胧的月光之下,安安静静躺着的杨芷兰忽然眉头坟起,腮帮子轻轻一动,那是在暗中咬牙。

        “来了吗?”

        她心中暗道。

        的确是来了。

        因为下一刻,她感觉胸口越来越闷,越来越痛,像是压着一块几百斤的巨石,呼吸短促且困难!

        她张开嘴巴大口吸气,颤抖着手将身旁三颗糖果取来。

        费劲儿剥开外面的油纸,依次将三颗糖果全部吃进口中……苏贤曾叮嘱她别一次全吃了,她也想分开吃啊,可是时间不允许。

        这次若挺不过去,就没有以后了——

        杨芷兰身患一种怪病,遭遇小阁领那非人的操练之后所患,每月月圆之夜发作一次,一次比一次严重……

        发作之际,先是胸口闷和痛,然后浑身都痛,撕裂般的巨痛,并伴有呼吸困难,手脚颤抖等症状。

        上个月,她就差点没挺住。

        后来遇到苏贤,生活上好了许多,她也算是以一个正常人的身份体验了一回滚滚红尘与人世间的烟火气。

        苏贤对她的关怀,好吃的烤羊排,甜蜜的糖果……这些东西,在她前面十多年的生涯里从未有过。

        世间原来这般美好……

        美好到她差点忘了每个月发作一次的疾病。

        刚才,晚饭之前,若不是苏贤提及,她只怕真的会忘掉此事。

        三颗糖果刚刚入口,杨芷兰的手便不自控的打起了摆子,胸口的痛也蔓延到了腰腹与五脏六腑。

        但她的脑袋还是清醒的,甚至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清醒,她可以清晰感知到身体任何部位的痛楚。

        紧接着,额头、后脑勺,甚至脖子都是一阵阵发麻、发凉,豆大的冷汗顺着脸颊奔流而下……

        杨芷兰再也提不起一丝力气,在地面上躺平,承受着浑身上下五脏六腑传来的撕裂般的巨痛。

        就连牙关也不能咬紧。

        更发不出任何声音。

        她像是掉入了万丈深渊,深渊之下是无尽的黑暗。

        也像是被投入了油锅,高温侵蚀着她的生机,且没有逃跑的机会……

        黑暗。

        无助。

        孤独。

        巨痛。

        平躺在地上的她,额头与脸颊上除了滚落的冷汗之外,眼角也无声的滑落豆大的泪珠,与冷汗混杂在一起……

        ……

        隔壁。

        好不容易睡过去的苏贤,猛然从噩梦中惊醒,天气不算热,但他流了满头满脸的冷汗,一手撑着床铺,一手捂着猛烈跳动的心脏。

        他下意识看向床侧的地铺。

        空空如也。

        被子叠得整整齐齐。

        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杨芷兰不在,所以他又做噩梦了。

        或者说……她遭遇到了什么不测?苏贤有所感应?

        但随即苏贤便认为不可能,她可是内卫第一杀手呢,谁能伤得了她?

        不能睡觉了。

        苏贤起床,一边找来毛巾擦汗,一边倒了杯凉茶,走到窗前看着黑洞洞的城墙,小口小口喝着。

        他希望杨芷兰早点回来。

        ……

        暴风雨终于来到了最猛烈的时候!

        电闪雷鸣,波涛汹涌,天地几将颠覆。

        发病发到现在,杨芷兰的脑袋也开始不清醒。

        杳杳冥冥,昏昏默默,魂魄也似乎快要出窍而去。

        尽管脑袋不清醒,但她似乎预感到了自己将亡于今日今时,这是一种预感,类似于回光返照。

        于是乎,在冥冥之中,她的眼前开始闪过这短暂一生的种种画面,从记事的时候开始——

        小时候的记忆已经模糊,只隐约记得,她是一个头上扎着羊角鞭的小女孩,父母的面孔已经模糊,但他们很疼爱她,经常抱着她讲故事……

        紧接着,世界的背景开始灰暗起来,因为她们家遭逢大变,她本人也来到了一个陌生而恐怖的地方……

        真正开始记事的时候,便是由此开始……

        那是一段无比灰暗的岁月,她记不得挨过多少打骂,受到过多少惩罚,过早的激发身体的潜力,也过早的见到了世间最邪恶的一面……

        她的童年便是在这种残酷的环境之下度过,或者说根本没有童年。

        然后是外出做任务的一些画面,利刃、血迹、生命的挣扎与痉挛……

        直到有一天,她恍若明白过来似的,终于下定决心一个人逃到瀛州。主要是因为她自知余生无多,想一个人默默的度过。

        这段岁月虽短,且还是以乞讨为生,但却是她人生中最自由最快乐的一段时光之一……直到上个月的月圆之夜,她差一点就没有挺过去。

        她的世界中的背景,依旧是灰暗的。

        她自知大限将至,便连乞讨也不再积极,心想干脆饿死或者渴死算了。

        直到那天,一个好听的声音唤醒了她。

        并将一碗清澈的水送到她的嘴边。

        她始终都记得那张在阳光之下的俊美面孔。

        笑得是如此的灿烂……

        就在这一刻,有关遇到苏贤之后所发生的一切,像是按了“快进键”似的在她眼前快速闪过。

        也是这一刻,她的世界的背景不再灰暗,而是和小时候一样,变得光明、灿烂、多彩起来!

        一道明媚的阳光,照入了她那空虚、黑暗的内心深处。

        这些画面,也像是一剂药效霸道无匹的“强心针”。

        这猛烈的刺激,让她的脑袋一瞬间摆脱掉那种杳杳冥冥、昏昏默默的状态,头脑清晰,魂魄归位。

        心念一动,一股甜蜜顺着喉管流入肚腹。

        眼珠往身侧一转,将她围在其中的“铜钱椭圆形”,在明亮的月光之下反射出阵阵金光。

        不!

        她在心里呐喊。

        她不想就这样死去。

        世间也有美好!

        而那种美好她才刚刚品尝,还不够,远远不够!

        然后是苏贤这个人,是第一个让身为杀手的她失神的人,杨芷兰答应过他的,要作为一个保镖保护他。

        对世间的眷恋,对美好的不舍,对苏贤保镖身份的执著,促使她内心迸发出强烈的求生欲望。

        她要活着!

        从来没有哪一刻,她是如此的渴望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