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战地摄影师手札在线阅读 - 第45章 亚历山大的馈赠

第45章 亚历山大的馈赠

        “我记得你不是说要组织个私人拍卖的吗?怎么这么快就出手了?”卫燃不明所以的问道。

        阿历克塞教授将香浓的咖啡递给周淑瑾,这才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得意的解释道,“本来是想组织拍卖会的,但亚历山大先生开出了四万两千美元的高价,这已经远超我对拍卖的最高期望值。而且最重要的,他给我们提供了一份工作。”

        “先别说工作的事情”

        周淑瑾打断了阿列克塞教授的炫耀,接过话题说道,“卫燃,我的意思,卖枪的这笔钱给你爸妈寄回去,你在这边也不缺吃不缺喝的,这么大一笔钱还不如让你爸妈存着。”

        “但我认为那支枪的收益该维克多自己做决定,别说我们,就算他的父母也没有权利替他决定那些钱该怎么花。”

        阿列克塞这次直接无视了周淑瑾,“所以我没有同意她的建议,想等你回来之后,让你自己决定那些钱该怎么花。”

        “你们俩先等等”卫燃说完看向阿列克塞教授,“你们的意思,卖枪的那笔钱是我的?”

        “难道是我?”阿列克塞指着自己的鼻子反问道。

        “额...”

        阿列克塞教授站起身,走到里间打开保险柜,从里面取出一个鼓鼓囊囊的小皮包放在茶几上打开,“都说了是送给你的礼物,所以哪怕里面真有个还在嘬烟斗的斯大林,那也是你的私人物品。维克多,你来决定这些钱怎么花吧,不管你做出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

        看着打开的皮夹子里那一沓沓的美元,卫燃很是费力的咽了口唾沫,从里面拿出最薄的那一沓塞进自己的包里,然后“啪!”的一声扣上箱子,将其推给了坐在身旁的小姨,“这还用决定?当然是寄给我妈!”

        “你看吧?!你看吧?!不亏是我的干儿子!”

        周淑瑾用力揉了揉卫燃乱糟糟的头发,一把拎起装了好几万美元的皮夹子就往外走,同时不忘嘱咐道,“我今天下午就把钱给你老妈寄过去,你记得提前和她说一声,免得以为我把她的宝贝儿子给卖了。”

        等周淑瑾风风火火的离开工作室,卫燃和阿列克塞教授不分先后的各自吁了口气。

        “你刚刚说阿历克塞教授给我们提供了一份工作?”卫燃将背包丢到沙发上追问道。

        阿列克塞教授点点头,兴高采烈的说道,“亚历山大先生准备在伏尔加斯基投资建造一座博物馆,他想让我去担任馆长,我还帮你要了一份顾问的差事,每个月的工资就有十万卢布呢!”

        “你的大学教授工作不要了?这座工作室不开了?”卫燃歪着头问道。

        “这些工作相互之间并不冲突”阿历克塞教授得意的解释道,“我们只要每周六周末去他的博物馆工作两天就可以了。”

        “不去”卫燃想都不想的便摇头拒绝,“而且我敢肯定,小姨肯定也不同意你去。”

        阿历克塞脸上的表情直接僵住,随后便听到卫燃说道,“而且教授,你想过没有,一旦我们为亚历山大工作,以后我们追查历史真相带来的收益算谁的?或者你觉得,他真的只是让我们去他投资的博物馆白拿工资吗?恐怕那座博物馆里的展出的每一件展品,我们都要把它的历史查的一清二楚,到时候我们是该正常收费,还是该免费劳动?”

        “这个...”

        “总之我不会去的”卫燃斩钉截铁的说道,“我可不想给资本家打工。”

        “好吧,好吧”

        阿历克塞无奈的摊摊手,“你的观点和你小姨几乎完全一致,既然你们都这么说,这件事就当我没提过。现在说说你吧,这几天你去做什么了?真的没去找姑娘鬼混?”

        “鬼混个屁!”卫燃端起桌子上的咖啡抿了一口,“我当然是去调查那门反坦克炮的线索”

        “查到了?”

        “有一点儿眉目了”卫燃不置可否的说道,“估计再有一两天就能查清楚。”

        “既然这样,那门反坦克炮的工作就全部交给你了。”阿历克塞教授说完站起身,“正好这两天我要和你小姨去莫斯科谈一笔生意。”

        “先别急着走,还有件事。”

        卫燃拉住准备起身的阿列克塞教授,“之前我跟你提过的,我想学德语,还想学学二战武器装备的使用,你不会忘了吧?”

        “有这事儿?”

        阿列克塞教授嘀咕了一句,随后拍着胸脯保证道,“我怎么可能会忘!德语你就不用担心了,等暑假结束之后直接去上课就可以,至于二战武器装备...你等等!”

        话音未落,这个醉醺醺的老东西便翻箱倒柜的找出来一张名片递给卫燃,“打这个电话,提我的名字,然后说你的要求就可以。”

        “山谷?这是什么?”卫燃不解的问道。

        “山谷搜索队”

        醉醺醺的阿历克塞含糊不清的解释道,“算是俄罗斯民间规模比较大的挖土党团队,同时他们也是规模最大的战争重演团体,在他们那里,你能体验到各种苏德二战武器装备。”

        “战争重演?算了吧,当我没说。”

        卫燃顿时没了兴致,直接将手中的名片又还给了对方。诚然,毛子的战争重演确实挺像那么回事儿,但也得分和谁比,以自己在斯大林格勒战役里的两次亲身经历和每年胜利日见过的那些重演活动,真把那些“演员”们丢到二战战场上,100个人里能活下来10个恐怕都算是德国人放水了。

        阿历克塞教授倒也不在意,随手将名片丢进垃圾桶里,起身就往外走,“不去就算了,反正也没什么用,有那时间还不如多看看历史档案有用。好了,工作室这边就交给你了,这段时间如果有生意,你自己决定接还是不接。我们大概一周左右就会回来,到时候会给你带礼物的。”

        打发走了阿列克塞教授,卫燃摸出手机给老妈打了一通电话,把即将寄回去好几万美元的好消息通知了对方,免不了的换来了对方好一顿担心。

        处理完了所有的琐事,卫燃这才翻出去喀山之前收起来的玻璃罐子,将里面的油漆块拿出来,在松节油以及除锈剂的帮助下,小心翼翼的拧开黏连其上的一枚身份胶囊。

        用小镊子取出胶囊里标注了身份信息的纸条,小心翼翼的将其打开,姓名栏的位置清晰的写着阿留申的名字。

        对照着其上的纤细信息,卫燃打开俄罗斯国防部设立的官方网站,轻松查询到了对方的大概信息。

        根据官方网站上查询到的资料,瓦阿留申确实来自矫正营,但在那之前,他竟然还参加过保卫莫斯科的战役!而他被送进矫正营的罪名竟然是逃兵!

        如果阿留申是逃兵的话,那万尼亚连长呢?还有19号阵地崩溃前最后补充的那批老兵,他们明显和阿留申以及万尼亚非常熟悉,那么是不是说,阿留申和那些老兵也是同一场战斗中的逃兵?

        疑问不止这些,既然是逃兵的话,既然已经被送进了矫正营,他们又是怎么来到斯大林格勒战场的?

        要知道,莫斯科保卫战在1942年年初就结束了,而19号阵地交火的时间是在1942年7月份,换句话说,他们只在矫正营里待了不到半年?

        压下心中的疑惑,卫燃继续浏览着网页上的内容,在关于阿留申的记载里,他确实被派往了顿河19号阵地,甚至就连牺牲位置也是顿河19号阵地。但除此之外,其上却根本没有记载和他有关的任何军功。

        看来有时间还得去找尼古拉聊聊,或许他知道些什么...

        打定主意,卫燃将身份纸条重新塞进仍旧凝固在油漆上的胶囊拧紧,连同打印出来的,关于阿留申的履历一起装进背包,驾车直奔伏尔加河对方的那座工厂。

        半路上给费德勒打了一通电话约好见面的时间,等他赶到的时候,费德勒已经在工厂门口等待多时了。

        “这么急着见我有什么事?”费德勒拉开车门,直接钻进了卫燃的面包车。

        “那门反坦克炮有线索了”

        卫燃说话的同时展示了一番仍旧装在玻璃罐子里的油漆块,随后将档案袋递给对方,“根据身份胶囊里找到的信息,我查到了这名叫做阿留申的士兵最后的参战记录。哦,对了,罐子里的油漆块,是我在反坦克炮的炮膛里找到的。”

        快速浏览了一遍阿留申的参战经历,费德勒接过卫燃手中的玻璃罐子看了看,“其他两个身份胶囊没打开?”

        “没有”卫燃摇摇头,“另外,我想和你们老板见一面。”

        “见我们老板?”费德勒神色古怪的打量了一番卫燃,试探着问道,“关于那门反坦克炮?”

        卫燃点点头,格外郑重的说道,“费德勒,和你的老板说,我们可能发现了一批不被承认的苏联英雄。”

        见对方一脸狐疑之色,卫燃无奈的打开背包,从里面掏出从尼古拉那里得来的相框给对方展示了一番,“这是我废了很大力气才找到的一位幸存者提供的。”

        “我马上联系亚历山大先生!”

        费德勒只是看了眼那张苏联英雄称号申请报告书以及申请人阿留申的签名,立刻果断的推开车门,拨通了亚历山大先生的电话。

        前后不到两分钟,费德勒重新拉开车门,“维克多,去市区,几天前你去过的那座汽修厂!”

        “坐稳了”卫燃说话的同时,已经将油门踩到了底,风驰电掣的赶往了位于市中心的目的地。

        等他再次踩下刹车的时候,已经换上了一身正装的亚历山大早已经在汽修厂门口的大太阳下等候多时了,而对方如此郑重的态度,也让卫燃对这个资本家多了一丝丝的好感。

        “听说你发现了一批苏联英雄?”亚历山大还不等卫燃从驾驶室里下来,便迫不及待的问道。

        “一批不被承认的苏联英雄”卫燃纠正的语气中带着一丝丝的遗憾。

        “英雄不需要苏联或者俄罗斯承认,和我进来吧。”亚历山大说完,亲自帮卫燃拉开车门,带着他走向里汽修厂最里间的改枪工作室。

        待两人在休息室的沙发上坐下,亚历山大点上一颗雪茄问道,“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

        “维克多”

        卫燃简短的介绍了自己的名字,随后将阿留申的履历和装着凝固油漆块的玻璃瓶递给对方,“我在那门反坦克炮的炮膛里清理出来一枚炮弹壳,这些油漆就是在那枚炮弹壳里找到的。”

        “还有什么?”亚历山大将手中的东西仔细看了一遍,最后把它们放在铺着绒布的茶几上。

        “还有这张苏联英雄称号申请报告书,是我从一位幸存者手里借来的,不出意外的话,这份报告书的申请人就是你刚刚在资料里看到的那位阿留申”卫燃说话的同时,将相框递给了对方。

        仔细看完相框上的内容之后,亚历山大思索片刻,将相框还给了卫燃,“年轻人,现在说说你想见我是为了什么吧。”

        “我想知道你打算怎么处理那门反坦克炮”卫燃问出了第一个问题。

        亚历山大笑了笑,“不出意外的话,它会和上次那台t-34一起,摆在地志陈列馆的门口。”

        卫燃暗自松了口气,继续问道,“这张申请报告书你打算怎么处理?”

        “你打算把它卖给我?”亚历山大期待的问道。

        卫燃摇了摇头,“我要先知道你的决定,才能决定是否把这份报告书交给你。”

        “当然是和那门反坦克火炮摆在一起”亚历山大理所当然的给出了卫燃最期待的问题。

        卫燃彻底放松下来,犹豫片刻后再次将相框推给了对方,“亚历山大先生,遵照那位幸存者的意愿,这份苏联英雄称号申请报告书将无偿捐赠给你设立的纪念碑,唯一的条件,你要把它和那门反坦克炮永久免费展出。”

        亚历山大诧异的看了眼卫燃,随后朝站在身后的费德勒招招手,贴着对方的耳朵说了些什么。

        费德勒微微躬身后离开了休息室,而亚历山大也点上颗烟,自顾自的问道,“维克多,据我所知,你似乎是个华夏人?”

        见卫燃点点头,亚历山大继续问道,“既然你是阿列克塞教授的学生,你该知道这份申请报告书的价值,如果换那个吝啬的老家伙过来,这份报告书在我这里至少能卖上十几万美元不成问题。”

        卫燃笑了笑,语气平淡的答道,“我们华夏有句话,叫做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不过如果亚历山大先生对这份捐赠良心不安,可以支付一些报酬,我会帮你转交给捐赠人的。”

        “虽然听不懂刚刚你说的汉语是什么意思,但我没从你的眼睛里看到该有的贪婪。”亚历山大说完笑了笑,“喝杯咖啡吧。”

        卫燃压下心中的忐忑,端起咖啡抿了一口,苦涩的口感没有一丝丝的甜味,但咖啡特有的香气却格外的浓郁。

        接下来的半个多小时,休息室里陷入了安静,相对而坐的两人似乎都失去了交谈的玉忘,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

        直到费德勒敲门进来,亚历山大的这才像是刚刚睡醒一般,接过对方递来的一页a4纸仔细看了一遍之后,在右下角写下了自己的名字,随后交给费德勒在名字上盖章上了大红色的印章。

        再次看了一遍,亚历山大这才将其交给了咖啡桌对面的卫燃,“维克多,把它交给捐赠者吧。”

        疑惑的接过这张薄薄的a4纸,卫燃诧异的挑起眉毛,这上面详细的列明了亚历山大做出的承诺,甚至只要拿着这张纸,随时可以带走那份至关重要的苏联英雄称号申请报告书以及那门反坦克炮!

        对方如此敞亮,卫燃此时也再无疑虑,然而还不等他开口,亚历山大却继续说道,“除此之外,我还有另一件事需要你的帮忙,当然,我会支付一个让你满意的报酬。”

        “什么事情?”卫燃警惕的问道。

        “我想知道,这位阿留申为什么是个逃兵,他又为什么只在矫正营里待了半年的时间就会被送上战场。更想知道他为什么没有获得任何勋章。”

        亚历山大顿了顿,继续说道,“这件事和刚刚给你的承诺无关,就算你不想调查也没关系,那张纸上的承诺依然有效。”

        卫燃犹豫片刻,这才说道,“亚历山大先生,这件事我需要考虑一下才能给您答复。”

        “没问题”

        亚历山大再次朝身后的费德勒招了招手,后者将一个格外熟悉的金属枪盒摆在了咖啡桌上打开,随后往旁边放了两沓崭新的钞票。

        亚历山大朝卫燃拱拱手,“关于那门火炮的调查接过我很满意,当然,我也远比你的老师阿历克塞教授更加慷慨,所以除了约定的佣金之外,这支手枪就送给你当作感谢吧!”

        “送给我?”

        卫燃惊讶的问道,他可是记得很清楚,这支大量使用钛合金的手枪售价可是足足两万五千美元,这已经远超那门火炮的调查费用了。

        亚历山大笑了笑,将咖啡桌上的另一沓钞票退给卫燃,“除此之外,另外这五万美元需要你帮我转交给捐赠者。”

        “你不担心我拿着这笔钱跑了?”

        “就当是我用这笔钱买下了那份报告书的展览权吧,这些微不足道的报酬是他们应得的。”

        亚历山大格外洒脱的朝卫燃伸出手,“一周之后,那门火炮和这份报告书就会一起出现在伏尔加斯基的地志陈列馆门口永久展出,欢迎你和那位顿河19号阵地的幸存者随时过来参观。”

        “感谢您的慷慨”

        卫燃再无疑虑,恭敬的和对方握了握手,带着咖啡桌上的枪盒,连同那两沓钞票以及亚历山大亲自签名的承诺书离开了汽修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