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龙族之开局上了那辆迈巴赫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九章:强弩之末

第一百九十九章:强弩之末

        话音未落,带着滔天的浪花,一头黑色的巨型尸守已经登上了须弥座,剩下的四座须弥座上传来强烈的震感。

        两只硕大的灿金色瞳孔如同两盏探照灯,朽烂的身躯中,那敞开的腹腔里游动着一群散发着幽蓝色光芒的鱼群,那是一群鬼齿龙蝰!腐朽的身躯披挂着一副古老残破的甲胄,甲胄外包裹着一层厚厚的青铜锁链。

        次代种尸守还未发起进攻,那一头头幽蓝色的鬼齿龙蝰纷纷睁开了双眼,从沉睡中苏醒过来,银蓝色的光点如同坠落的繁星一般,跳出了次代种的腹腔。

        “该死!快远离它们!”

        恺撒清楚鬼齿龙蝰的破坏力有多强,不由高呼所有人撤退。

        源稚生、樱等人的反应很迅速,而夏弥和苏茜虽然慢了一拍,但也无尘之地和剑御的绞肉机般的领域也使得这些鬼齿龙蝰不可能近得了她们的身,楚子航和路明非已经见识过鬼齿龙蝰的厉害,自然有了防备。

        但那些工程师就没这样的反应和运气了,成百上千,不,成千上万的光点落下,落在他们的身上,有好奇的工程师手捧着这条散发着幽蓝色光芒的小鱼,看着这些美丽的小鱼在他们的手上笨拙地扭动着。

        源稚生有心想要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

        就在刹那间,乖巧美丽的小鱼们便露出了真正面目,张开了巨大的嘴,吐出冰晶般的尖牙利齿,化为狂怒的小蛇!

        那几名捧着它们的工程师还没反应过来,观察着鱼鳞下肉眼可见的尾椎骨时,忽然感觉掌心传来一阵剧痛,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手心里就只能看见一条摇摆的长尾,而小鱼已经咬破他们的掌心钻进了手掌的内部,在肌肉中撕咬,在血管中游动。

        “啊!”

        越来越多的繁星落在了工程师们的身上,从他们的鼻腔、嘴部、双眼等各个孔洞进入,没有找到孔洞就咬出一个口子钻进去,一名工程师瞬间就变成了一个人形养殖场,无数条鬼齿龙蝰在他们的体内翻腾。

        轰!

        楚子航的体表浮现出一层层细密的鳞片,火焰的狂流和数以吨计的氧气混合,闪烁着灼目之光,焚城烈焰从楚子航的掌心中吐出。

        君焰和其他火焰言灵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它的释放是爆发式地点燃周围环境中的火元素,形成高温、高热和冲击波。简而言之,君焰的释放是引发一场威力惊人的爆炸,爆炸的烈度约等于引爆一枚凝固汽油弹,是无法控制的爆炸,而非静态的火焰和高温,这也是君焰被列为高危言灵的原因。

        从前的楚子航通过长时间的训练可以释放出一朵手掌大小的火苗,但在陈鸿渐执行尼伯龙根计划的时候,楚子航也闭关练习君焰,加强了自己对于君焰的掌控力。

        楚子航掌心吐出的君焰如同一把刀子,直插次代种尸守的腹部,将那枚“凝固汽油弹”植入在次代种的腹腔后再爆炸,高热、高压和冲击波同时作用,炙烤着那躲在次代种腹腔中的鬼齿龙蝰鱼群。

        鬼齿龙蝰和尸守的身体结构十分相似,它们的身躯中都有一层厚厚的脂肪都,那是极好的燃料,一旦脂肪被点燃,就会烧到骨骼灰化为止。而君焰的强大火力也可以一次性覆盖所有鬼齿龙蝰,哪怕是被压在底下的鬼齿龙蝰也不会因为缺氧而无法燃烧。

        鬼齿龙蝰们感受到了死亡的逼近,纷纷跳出原本的巢穴,银蓝色的尾巴一闪而没,但没等它们落地,那幽蓝色的光芒就被火红色的光芒所吞噬,淡淡地烤鱼香气混合着次代种尸守令人作呕的尸臭味,伴随着海风中淡淡的咸味,在场的几名女性除了樱以外都是有些面色苍白,一直持续释放的无尘之地和剑御领域也缩减了不少。

        而被楚子航持续灼烧腹腔内部的次代种尸守也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那是一种介乎于人类和野兽之间的声音,夹杂着疯狂、愤怒、仇恨和欲·望,震耳欲聋。

        次代种尸守挥舞着利爪冲向楚子航,能把正常人类的精神摧毁的龙威向着四周蔓延。它是尸守,但也是尸守之中的王,它应该咆哮着杀死它的敌人,用那水晶般透明的长牙来吞噬敌人的血肉,而不是憋屈地死于烈焰的炙烤。

        十二柄炼金飞剑瞬间包裹了这头次代种尸守,哪怕它的身躯再坚固,在特制的炼金飞剑刀刃下也只是稍微比普通的尸守难切些而已。而且有三把炼金飞剑是直接插入了次代种尸守裸露在外的腹腔之中,切断了它的神经和血管。

        但,出乎苏茜意料的是,尸守的动作似乎并没有受到神经和血管被切断的影响,依旧向着楚子航挥出了利爪,村雨和妙法村正交叉横在胸前,与利爪撞击在一起,楚子航借着尸守的力量直接后撤拉开了十余米的距离。

        “撤!”源稚生一刀斩杀一名尸守,高呼道。

        尽管楚子航的君焰、苏茜的剑御和夏弥的无尘之地还可以继续释放压制尸守群和鬼齿龙蝰鱼群,但第八波尸守已经开始登上须弥座,密密麻麻的尸守群已经开始冲击主须弥座的防线,他们必须立刻回去守住主须弥座上的主控中心。

        否则一旦主控中心失守,那么须弥座上剩余的防御设施就会彻底失去控制,那么六座须弥座也将彻底失守,尸守群和鬼齿龙蝰鱼群就会失去目标登上海岸。

        尸守群会沿着海岸登陆将住在海岸边的居民撕成碎片,而后逐步向内陆前进。而鬼齿龙蝰鱼群则会通过海洋进入日本的大小河流。会造成恐怖的伤亡不说,若是有雌雄成对的龙蝰逃脱,那将成为有史以来最恐怖的生物灾难,那远胜于旅鼠的高速繁殖,海洋和河道中会遍布鬼齿龙蝰,吞噬掉眼前的一切活物和死物,包括堤坝。河道和水库里的水会淹没民居,鬼齿龙蝰会顺着水流将那些居民啃食殆尽。没有人知道如何克制鬼齿龙蝰,而龙族克制它们的方法也随着龙族文明的没落一起被遗忘。

        须弥座上的鬼齿龙蝰鱼群正弹跳着前进,它们的身躯虽然细小,但肌肉却十分强劲,就像一颗颗在地上弹跳的银蓝色弹珠,密密麻麻的,看到这一幕的人只会觉得恐怖而不会觉得美丽。

        幸好众人都不是普通人,而是血统强大的混血种,迈着大步踩踏着那些弹珠,压碎它们的五脏六腑,银蓝色的血浆四溅。肌肉再强劲,鬼齿龙蝰的躯体却也只是抵挡不住混血种的踩踏。

        源稚生带着众人抄近道向主须弥座撤退,撤退的路线上也有不少尸守,钢青色的身躯在火光的映照下显得格外狰狞,有的在啃噬尸体,有的用蛇尾将自己缠在高处,源稚生亲自开路,双刀挥舞,每前进一步都踩着满地的血污。

        路明非和恺撒将担架扛在双肩上,如同扛着一顶轿子一般,夏弥边跑边释放言灵·无尘之地,将众人笼罩领域之中,防止鬼齿龙蝰突袭,苏茜和樱一左一右跟在源稚生的身旁高效地处理着两侧的尸守,楚子航则居中保护战斗力略有不足的路明非和躺在担架上看戏的陈......算了,这个人不管也罢!

        待众人回到了主须弥座的防线后,一道火红色的身影冲了上来,一把抱住了扛着担架的恺撒,将脸埋在了恺撒的肩膀上。

        诺诺很少在人前表达对恺撒的感情,反而是经常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给人一种恺撒是她捡来的野小子,不听话了就随时换一个的感觉。

        恺撒一脸笑意,左手轻轻揽住诺诺纤细的腰肢,右手抚着诺诺的脸颊,缓缓靠了上去。

        诺诺见恺撒的样子哪里还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她虽然平时疯疯癫癫被称为小巫女,也曾宣称自己有二、三十个前男友,但那些都是幼儿园时期顶着诺诺男友名头的小弟,本质上她也是个没有谈过恋爱的纯情少女。

        恺撒就不同了,他高中时期有过一个前女友,而且是真正爱过对方的。那个女孩现在是英国王室的第三顺位继承人的未婚妻,恺撒和她在一起两年,除了偷食禁果以外基本上该干、能干的都干过了。所以看似热情开放实际上还是纯情少女的诺诺对上有过两年恋爱经验的恺撒,基本上可以说是如插标卖首尔。

        “咳咳!”

        一阵咳嗽声打破了二人旖旎的气氛,声音是从恺撒的头顶传来的。

        陈鸿渐不知什么时候从躺着的姿势变成了盘坐在担架上,托着下巴饶有兴致地看着原本打算亲密一番的二人。

        “继续啊,怎么不继续了?”

        诺诺羞红了脸,猛地踩在了恺撒的脚面上,小跑着回到了防线上,扛起了那杆巴雷特狙击枪。

        恺撒悻悻地看着陈鸿渐,完全不敢生出什么恼怒的情绪。

        他可是通过华夏的电视剧和动漫了解过华夏的婚俗文化的,貌似无论是华夏籍男友还是外籍男友,但凡是对象有一个哥哥,那两人的恋情大概率会遭到对方哥哥的阻挠,男方挨揍的情况也不少见,甚至还有不少被打得半死差点丧命的。

        根据路明非的说法,这算是大舅哥们考验妹夫对妹妹的情感深厚程度的方法,一旦双方的感情被大舅哥认可后,那么大舅哥还会成为妹夫的最强助力,尤其是在面对老丈人和丈母娘的时候。

        路明非本以为身为意大利人的恺撒会对此有所抱怨,但结果完全出乎意料。恺撒反而对这样的事情感到有趣,并感慨他爱上诺诺是他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决定。

        恺撒和前任女友是在高三那年分手的,理由是恺撒对谈了两年恋爱的前女友感到了厌烦。约会时恺撒能猜测到对方接下来要说的每一句话,知道对方会在逛街时选择伦敦的哪家餐馆,吃什么,喝什么,知道对方起身去厕所是为了催管家汇款还是补妆,抑或是真的有生理需求。

        恺撒厌烦了这种枯燥无趣的恋情,所以在遇到诺诺的时候,恺撒觉得自己发现了新大陆一般。

        诺诺是个无法无天的小巫女,在花光自己账上的钱后不会去向家里人或是恺撒、陈鸿渐要,哪怕吃着隔夜的硬面包坚持到第二个月的月初也不会去向任何人伸手。而在和诺诺约会的时候,恺撒也从来猜不中诺诺会选的餐馆,看不透诺诺的品味,猜不出诺诺的下一句话。

        诺诺是个巫女,有着无数种可能,恺撒觉得今生他最想达成的成就不是屠龙,也不是征服世界,而是彻底了解诺诺的全部。他相信自己将来不会因为和诺诺结婚而厌倦,因为诺诺是一本他这辈子也看不完、看不透的书。

        ......

        远处,火光迸发,浓烈的黑烟涌上夜空。

        那是剩下的几座须弥座的自爆声和响尾蛇导弹以及500    磅    mk-82    型普通炸弹的爆炸声,现在只剩下了这一座主须弥座,也是众人最后的防线。

        精炼硫磺炸弹也被引爆了,海底地震的震波已经到达了陆地,海面上巨浪如墙,就连日本列岛都在震颤,须弥座仿佛浪潮中的一叶扁舟在海面上摇晃,狂风暴雨泼洒在须弥座顶部的平台,将黑色的和银蓝色的血污冲洗干净。

        暴雨浇灌在了所有人的身上,让人清醒的同时也加剧了身体内部传来的疲惫感。

        第八波尸守比前七波尸守总数还要多的数量的确让风林火山四组疲于应对,风组的重机枪子弹再一次耗尽。而这一次已经没有他们降落和补给子弹的地方,但好在他们至少还可以用探照灯将那些大型尸守的位置照射出来提醒众人。

        战斗到这个地步了,剩余不足三百的蛇岐八家成员们心底都有着名为绝望的情绪酝酿,他们已经全灭了七波尸守,现在的第八波尸守数量看上去竟然比前七波的总数还要多。那么谁知道有没有第九波、第十波尸守?它们的数量会不会又是前几波的总和?

        这个问题没有人知道,源稚生和宫本志雄也不例外,面对如浪潮般涌来的尸守群,谁都多少会有些绝望。他们能做的只有守住最后的这座须弥座,将尸守群拦截在海岸前。

        (4119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