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神探从卧底开始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二章 皮塔,她没死!

第四十二章 皮塔,她没死!

        听了蕾娜·罗沙·桑切斯的回答,陈永仁满意的点了点头:“很好,我的眼睛果然没有欺骗我。”

        说罢,陈永仁加重脚掌的力道。

        “啊、啊、啊……”

        因为疼痛,阿雷欧·罗沙·桑切斯叫的更加惨烈。

        看见阿雷欧·罗沙·桑切斯这个模样,蕾娜·罗沙·桑切斯想说什么,最后还是在陈永仁脸上笑容的逼视下,    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我看的出来,你是个聪明的女人。”看着蕾娜·罗沙·桑切斯,陈永仁淡淡笑道:“现在,给你那位丈夫,了不起的尼尔·罗沙·桑切斯阁下打个电话。告诉他,有三个很仰慕的人想见见他。”

        看着陈永仁,    紧咬嘴唇的蕾娜·罗沙·桑切斯一句话都没有说,    她哪里会不明白陈永仁的打算。

        笑了笑,陈永仁也不催促,他始终相信行动比语言更有力量。

        “砰!”

        左大腿被子弹打中的阿雷欧·罗沙·桑切斯痛的继续他的惨叫:“啊、啊、啊……”

        如果不是陈永仁踩住他的身体,阿雷欧·罗沙·桑切斯肯定会在地上来一个360度*n的转法。

        “桑切斯夫人,现在可以给你的丈夫打电话了吗?”一边说着,陈永仁手中枪口缓缓移开,指向屋内其他让蕾娜·罗沙·桑切斯脸色大变的人身上。

        看着陈永仁的动作,蕾娜·罗沙·桑切斯再也不敢耽搁下去:“我和他联系,一直都是我们呼他,然后他用手机回电。”

        “既然这样,那还等什么呢?”陈永仁指了指桌上的手机:“打给他。再耽搁下去,恐怕会死一些你根本就不舍得的人。”

        拿起手机,看着在地上惨嚎的阿雷欧·罗沙·桑切斯,再看看其他抱在一起再也不敢哭喊的人群,蕾娜·罗沙·桑切斯紧了紧手中的手机:“这里没信号,必须得去屋顶。”

        蕾娜·罗沙·桑切斯的话刚说完,一记突然响起的枪声“砰”,和一群害怕到极点的尖叫声“啊”立刻跟着响起。

        看着神色有些煞白的蕾娜·罗沙·桑切斯,    陈永仁脸上笑容不变,    说话的声音却很是冷淡:“桑切斯夫人,不要跟我谈条件,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跟我谈条件的。我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

        说到这里,看着蕾娜·罗沙·桑切斯手中拿着的手机,陈永仁的枪口朝那些挤在一起的人群上下左右跳了跳:“至于手机信号什么的,我相信你肯定能解决,不是吗?”

        一旁的罗伯特·麦考尔看着眼前这一切,整个人的心情是既纠结又矛盾。

        如果是他以前还是一名特种作战人员时,对于陈永仁现在的所作所为,罗伯特·麦考尔根本就不会放在心上。

        他们这些活跃在全世界各个地区的美国特种作战人员,什么样灭绝人性的事情没有做过。

        只是自从成为一名普通的打工人以后,或许是年纪的关系,又或许是接触的人群的关系,也可能是打工人骨子里对生活的那种屈服,总之,罗伯特·麦考尔的心肠也跟着变软了许多。

        虽然对于那些十恶不赦的罪犯,罗伯特·麦考尔仍然能够毫不情的用最直接的手段干掉他们。

        但是,对于那些相关的弱者,罗伯特·麦考尔却下不去手。

        如果不是因为与皮塔尔之间近乎父女的感情,    心中藏着无穷怒火的罗伯特·麦考尔恐怕就要第一个跳出来阻止陈永仁现在的所作所为了。

        至于碧翠丝·基多,她的心肠虽然没有过去那么硬了,却还是要比罗伯特·麦考尔更加的冷血。

        如果不是看了罗伯特·麦考尔手机中那张合照,被皮塔小姑娘一家三口那种温馨的家庭氛围给打动,她现在早就回美国去了。

        又或者,去日本把石井御莲的女儿干掉。

        “呼,”看着房间中恐惧到极点的一群人,再看看门口的尸体以及在血泊中不断挣扎的阿雷欧·罗沙·桑切斯,蕾娜·罗沙·桑切斯什么话也没说,果断拨通了手机中的一个号码。

        “嘟、嘟、嘟。”

        听着手机中响起的三声嘟声,蕾娜·罗沙·桑切斯很快挂断了电话。

        下一刻,手机铃声便跟着响起。

        “叮铃铃、叮铃铃。”

        看着手机上面显示的号码,陈永仁朝一旁有些激动的罗伯特·麦考尔点了点头。

        然后,在罗伯特·麦考尔的注视中,陈永仁接通了电话:“你好,我是该叫你尼尔·罗沙·桑切斯,还是该称呼你桑切斯先生呢?”

        “你是谁?”电话中响起一个有些疑惑的男人声音,这个声音听上去就给人一种阴暗的感觉,就仿佛对方永远呆在见不得阳光的房间里一样。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看着神色恐慌的蕾娜·罗沙·桑切斯,脚下痛苦到极点的阿雷欧·罗沙·桑切斯,以及周围一群害怕的瑟瑟发抖的人群,陈永仁笑着说道:“你的家人在我这里,记住了哦,是你所有亲密的家人都在我这里。”

        “你想做什么?”虽然尼尔·罗沙·桑切斯的声音还是那么的阴暗,陈永仁却听出了一丝情绪波动。

        “伙计,我想做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难道就不关心你家人现在的情况吗?坦白说,你弟弟现在的情况不是很好。

        他的手腕被我的子弹打穿,他的左大腿也中了一颗子弹。现在,他整个人都快变成了一个血人了。

        不仅是他,其他人也很害怕。你是没有看见这些家伙的小眼神,那叫一个胆战心惊……”

        听着陈永仁描绘出的各种细节,电话另一端的尼尔·罗沙·桑切斯沉默了下来。

        好一会儿,才听他说道:“对于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来说,家人是最重要的。你同意吗,陌生人。”

        “当然。”

        “很好,现在我的家人在你手里。那就请你告诉我,你想要什么?或者说,你要多少钱才肯放了我的家人。”

        “钱,”陈永仁摇了摇头:“桑切斯先生,你想错了。我不喜欢钱,我对钱没兴趣。”

        房间内,听了陈永仁这句话,罗伯特·麦考尔等人看向陈永仁的目光都变得十分古怪。

        他们怎么都不相信,这个世界上竟然会有人不喜欢钱,而且表示对钱没兴趣。

        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没了钱,那每个人的出生就意味着死亡。

        所以,对于陈永仁如此装逼的话,尽管是站在陈永仁这一边,罗伯特·麦考尔和碧翠丝·基多还是轻轻摇了摇头。

        莫装逼,装逼被雷劈。

        陈永仁可不知道众人的心思,他只是看着脚下痛苦挣扎的阿雷欧·罗沙·桑切斯:“等一下,你弟弟要跟你说话。”

        说罢,陈永仁把手机话筒对准了阿雷欧·罗沙·桑切斯。

        然而,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还不等阿雷欧·罗沙·桑切斯开口向哥哥求救,陈永仁就再一次扣动了扳机。

        这一次,陈永仁打向的是对方没有受伤的另一个手。

        “啊、啊、啊……”

        再次遭受到重击,阿雷欧·罗沙·桑切斯痛地整个人张大了嘴巴,就仿佛一头能吃下一只羊的饿狗一样。

        可惜的是,别说是饥饿的狗了,就算是一头饥饿的老虎,陈永仁也会让它乖乖地趴着给自己当坐垫。

        不仅阿雷欧·罗沙·桑切斯在惨叫,周围那些人也都同样发出了恐惧的惨叫声。

        “啊,啊,啊……”

        清脆的惨叫声配合着阿雷欧·罗沙·桑切斯粗重的惨叫声,一时间倒是很有意思。

        “该死的,你到底想干什么?!”感受着场面的喧嚣,蕾娜·罗沙·桑切斯再也忍受不了心中的恐惧和愤怒,朝陈永仁吼道。

        听着手机话筒中传出的弟弟的惨叫声,妻子愤怒的吼声,以及其他家人们惊恐的尖叫声,尼尔·罗沙·桑切斯终于再也无法保持阴暗的语气:“嘿,伙计,听我说。听着,听着,不要乱来,你到底想要什么?你个混蛋,快告诉我。”

        看着一旁脸上出现一抹畅快神色的罗伯特·麦考尔,陈永仁淡淡笑道:“我什么都不想要,我不要你的钱,我只想替我的朋友报仇。

        亲爱的桑切斯先生,我会让你亲耳听着我是如何把你的家人一个、一个又一个亲自送往地狱。

        然后,我会找到你,送你还有你的那伙手下去地狱与你们的家人团聚。你觉得我的提议怎么样,桑切斯先生?”

        尼尔·罗沙·桑切斯还没有回答陈永仁,听完了陈永仁的讲述,蕾娜·罗沙·桑切斯第一个喊了起来:“不,你不能这么做,有错的是尼尔·罗沙·桑切斯,是我,和他(她)们没有任何关系。”

        “哦,该死的,你这个混蛋,你这个没有人性的畜牲。”这时,尼尔·罗沙·桑切斯也愤怒的骂了起来:“告诉我,你到底是谁?我发誓,我一定会找到你,然后送你还有你身边的人一起去下地狱。”

        “呵呵,”对于尼尔·罗沙·桑切斯的愤怒和威胁,陈永仁压根就没有放在心上。

        看着一旁同样有些激动或者说兴奋的罗伯特·麦考尔,陈永仁知道,对方现在很享受这种对尼尔·罗沙·桑切斯的折磨。

        陈永仁一直觉得,既然是报仇,就一定要让对方知道是谁在报复他。对于复仇者来说,只有这样做,这种报仇的快.感才能达到极点。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夺走了一个对我朋友来说很重要的小女孩的生命。所以,我们就要你十倍、百倍甚至千倍来还。”

        “小女孩,你说的是谁?”经过刚才一番怒吼,虽然心中的怒火并没有消去,但是尼尔·罗沙·桑切斯的理智还是占据了上风。

        现在听了陈永仁的回答,尼尔·罗沙·桑切斯总算明白这个突然出现的敌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现在唯一让尼尔·罗沙·桑切斯困惑的,就是陈永仁口中的朋友以及那个小女孩到底是谁。

        没办法,这些年来,死在尼尔·罗沙·桑切斯手里的女孩人质实在是太多了,多到他根本就数不过来。

        罗伯特·麦考尔一直听着陈永仁与尼尔·罗沙·桑切斯的交谈,听到对方这个问题,想到已经死去的皮塔,他心中升起的快意很快消失大半。

        然后,罗伯特·麦考尔夺过陈永仁手中的手机,冷声说道:“我就是他口中的那位朋友,罗伯特·麦考尔。丹尼,你应该对我还有印象吧?”

        “罗伯特·麦考尔,是你?竟然是你,原来是你!”这一刻,尼尔·罗沙·桑切斯终于搞明白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很显然,这个想替那个小女孩报仇的罗伯特·麦考尔,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个和自己一样没有人性的帮手,然后正在通过这样的方式报复自己。

        是的,没有人性,这就是尼尔·罗沙·桑切斯对陈永仁的评价。

        结合陈永仁刚才在电话中所描述的行刑过程,只要想一想自己通过手机听着自己家人死去的凄惨画面,尼尔·罗沙·桑切斯就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想到这里,再想到罗伯特·麦考尔对自己的恨意由来,尼尔·罗沙·桑切斯咬牙说道:“罗伯特,我觉得我们之间有些误会,其实,”

        不等尼尔·罗沙·桑切斯把话说完,罗伯特·麦考尔就气得差点把鼻孔撑大:“你个混蛋,你竟然敢说我们之间的事情是个误会。你知不知道,你杀了皮塔,你杀了这个世界最可爱的一个小天使。”

        说到这里,想到皮塔的死,再次看向房间中其他人的罗伯特·麦考尔突然没有了之前的怜悯,他现在很想按照陈永仁刚才在电话中说的那样,要让尼尔·罗沙·桑切斯亲耳听着自己的一个个家人死去的声音,他要让尼尔·罗沙·桑切斯感受到和他一样的痛苦。

        不,他要对方比自己还要痛苦。

        感受到罗伯特·麦考尔激动或者说愤怒的心情,担心会出现什么意外的尼尔·罗沙·桑切斯连忙说道:“冷静,请冷静,罗伯特,皮塔没有死,她还活着。”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