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从聊斋开始反转人生在线阅读 - 第六十章 百年前的燕赤霞(4000字大章,求票)

第六十章 百年前的燕赤霞(4000字大章,求票)

        轰隆隆——

        这声音响起的刹那。

        周遭的空间都扭曲了,出现一张硕大的鬼脸。

        鬼脸遮蔽了半个天穹,散发出无穷的天威!

        张云清面色陡然一变:“是卞城王。”

        卞城王,乃是地府十殿阎罗之一,掌管一方鬼蜮,位高权重。

        其实力更是达到了鬼王的境界。

        相当于人类的合道境了!

        而且,十有八九是合道后期的实力!

        就算比之宁逍遥,也差不了多少。

        再者。

        有时候两者也不仅看实力,还得看背景。

        卞城王背后代表的,乃是十殿阎罗,甚至是五方鬼帝!

        这些都是地府至高无上的存在。

        不是崂山可以得罪的起的。

        黑山老妖看着半空中的人脸,仿佛找到了救星,连忙道:“大人,救我!”

        它化为本体之后,虽然防御力,有了极大的提升,但是行动却颇为不便。

        如今。

        那引以为傲的防御力,在宁逍遥面前,也变得不堪一击,他就只剩下挨打的份了!

        卞城王硕大的鬼脸不说话,望着宁逍遥。

        无穷的鬼气弥漫,形成浩瀚的威压!

        宁逍遥岿然不动,手握荡妖剑,同样回望卞城王。

        张云清见此,赶忙道:“拜见卞城王,我们三人奉命来此缉拿从地府流窜到人间的恶鬼,没曾想碰到这鬼村,故此才爆发冲突,还望卞城王恕罪。”

        卞城王浩瀚的声音传来:“不知者不罪,你等自行离去,以后不可再闯入此地。”

        刘青鸾望着卞城王道:“为何地府要在此地设立鬼村,谋人性命,这似乎不合规矩吧。”

        卞城王的眸光望了过来:“规矩?什么是规矩?我活了十万年,轮得到你在此和我谈规矩?!”

        “你?!”刘青鸾黛眉微挑,很生气。

        她没想到,这卞城王竟然这么强势。

        明明自己做错了事,却依旧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宁逍遥淡淡道:“确实,规矩在你们这群高高在上的掌权者手里,不过一纸空文。”

        沉默了一会。

        他接着道:“不过,你可曾想过,你们这群掌权者,在我面前,却也不过土鸡瓦狗!”

        话音刚落。

        他手中的荡妖剑,便猛地向前方的黑山老妖斩了过去。

        嘭!

        数十丈的山体,从上而下,崩裂开来,滚落下无数的碎石。

        无尽的黑烟,化作一张张狰狞的面孔,从裂开的缝隙之中,冒了出来。

        黑山老妖吓的惊叫道:“大人,救我啊!”

        他真的恐惧了!

        眼前这个人,对他抱着必杀的决心,丝毫没有留情。

        “尔敢!”

        卞城王的鬼脸之上,出现怒容!

        凌冽的杀气,肆虐开来。

        刹那间。

        这狰狞的鬼脸,化作一只擎天大手,猛地朝宁逍遥抓了过去!

        轰隆隆——

        天际震动,雷音滚滚!

        这只擎天大手,仿佛囊括了无尽的空间,要将宁逍遥一举镇杀!

        刘青鸾站在一旁,只感觉一股莫大的威压席卷过来,令的她呼吸都不由急促起来。

        “宁师兄,小心。”刘青鸾语气满是担忧和焦急。

        宁逍遥神色冷冽,看着抓过来的擎天大手,荡妖剑再次嗡鸣肆虐起来!

        “一具法身而已,也敢在我面前放肆!”

        宁逍遥抬起手中利剑,猛地迎空斩去!

        浩瀚的剑光,宛若化作了一道星河,将空间都撕裂了开来!

        无尽的剑气弥漫,肆虐整片天地!

        “天地一剑斩,你竟然悟到了这等剑意!”

        无穷的剑光之中,响起卞城王惊怒之极的声音。

        旋即。

        这擎天巨手,便被这剑光彻底撕裂,碾碎,炸成了滚滚黑烟。

        这黑烟将前方的黑山老妖的本体笼罩,逐渐消失在这一方天地。

        “宁逍遥,你开罪地府,他日必当来你崂山兴师问罪!”

        虚无的空间之中,传来卞城王愤怒的声音。

        很快,一切都归于平寂。

        宁逍遥神色不变:“阻我道者,纵使仙佛,也照杀不误!”

        张云清看着一片狼藉的鬼村,摇了摇头:“吾等还是即刻回访崂山,将此事禀报给观主吧。”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刚来,就遇到这种事。

        还得罪了卞城王。

        这要是一个处理不好,很有可能会给三清观惹来大祸的。

        刘青鸾带着几分复杂的神色,望着宁逍遥:“宁师兄,那可是卞城王的法体,你说杀就杀了。”

        宁逍遥道:“此事我一人承担,你二人回到三清观后,可如实向观主道明缘由。”

        “我们二人?”刘青鸾蹙了蹙黛眉,“师兄不跟我们回去么?”

        宁逍遥道:“既然卞城王在这里设了鬼村,那么其他地方或许也有,等我将凡间的鬼村尽数拔除后,便回师门。”

        张云清劝说道:“师兄,还请三思,这卞城王既然敢明目张胆的设立鬼村,那么地府的高层,肯定知晓,或许此事便是地府授意的,你贸然行动,很可能会让地府方面震怒的,到时候,局面怕是不好收拾。”

        宁逍遥开口道:“地府若是真的震怒,那就代表地府的那些高层也该杀!”

        “慎言啊,师兄。”张云清吓了一跳。

        他没想到,自己这个师兄看起来文文弱弱的,杀性这么大。

        宁逍遥开口道:“莫要以为我在开玩笑,这地府若真祸乱人间,残害百姓,那留着,也只是个祸害!”

        “你二人先回去吧,若不把鬼村尽数拔除,我是不会回山的。”

        话音刚落。

        他身形便钻入土中,施展土遁术,消失在二人眼前。

        “师兄。”刘青鸾看着消失的宁逍遥,气的跺了跺脚,“这比试算是白比了,这宁逍遥怎么这么倔,一点也不听人劝。”

        张云清叹息一声:“吾等还是先回山吧,将此事先禀报给观主,好提前做好准备。”

        ……

        另一边。

        宁逍遥和张云清二人分道扬镳,便前往各地,灭除鬼村。

        这一去,便是三个月!

        这三个月的时间。

        宁逍遥走遍了各个道府县,死在他手里的妖鬼,已然不计其数。

        各地鬼村,也被他连根拔除!

        他只感觉自己念头前所未有的通达畅快。

        竟已是隐约间,触摸到了渡劫成仙的门槛!

        渡劫者,不仅精神、肉身,要无漏无垢,达到凡间所能承载的圆满之境,同时也要参透三千大道中的其中一样大道,才算有了渡劫成仙的资格。

        想要参悟大道,就要红尘炼心。

        有人一朝顿悟,白日飞升。

        有人苦修百余载,却一无所获。

        这都要看机缘和心性!

        宁逍遥驾驭着云舟,重新回到了顺天府。

        此时已是深夜时分,万籁俱寂。

        皎洁的明月挂在天际,垂落下一缕缕银辉。

        宁逍遥从云舟之上下来,准备修整一番,然后便回崂山。

        离开三个月。

        师门竟然没有传信给他,这让他多少有些意外。

        他担心地府方面,暗中做了什么手脚,所以打算回山门看一看。

        忽的。

        他眼眸一闪,朝着前方一处破旧的寺庙走了过去。

        “兰若寺……”

        宁逍遥看了眼门口的断碑,迈步走入寺庙之内。

        “今朝有酒今朝醉,莫使金樽空对月!”

        刚进入寺庙,一个悠扬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一个背负利剑,身材短小,留着络腮胡的男子,正在对月空饮。

        宁逍遥爽朗的笑了一声:“阁下真是好雅兴,竟是在这深山老林之间,一人独饮。”

        男子喝的醉醺醺,幽幽道:“只道是众人皆醉我独醒,世间已无我同道,自然无人与我对饮。”

        “噢?”宁逍遥笑了笑,“不知阁下的道是什么?”

        男子开口道:“肃清妖鬼,还天下一个朗朗乾坤!”

        宁逍遥靠在一旁,开口道:“既如此,那阁下应该递杯酒给我。”

        男子摆了摆手:“你现在还不行,虽说你灭了不少妖鬼,又除了一些鬼村,但是依旧难以阻挡这天下大势。”

        “何为天下大势?”宁逍遥挑了挑眉。

        他刚才就觉得眼前这男子不一般,所以才特地过来相见。

        现在听这男子的话,似乎对自己的动向,很是了解的模样。

        男子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你可知,为何这天下,妖鬼如此之多?”

        宁逍遥开口道:“地府纵容,仙门疲于应对!”

        “那你可知,地府为何纵容这些也妖鬼,为祸人间?”男子开口道。

        宁逍遥想了想,开口道:“地府想要在人间扩充自己的势力,所以故意放出一些鬼物进入人间。”

        男子饮了口酒:“只答对了一部分,这背后的事情,没你想的这般简单,等你真的想通了,或许便能与我对饮咯。”

        顿了顿。

        他接着道:“不过,我观你身上有不祥之气流转,日后恐有大祸,还需提防亲近之人,不然一身道行,怕是会毁于一旦!”

        宁逍遥蹙了蹙眉头:“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男子笑了笑道:“你可以叫我燕赤霞。”

        燕赤霞……宁逍遥仔细回忆,似乎并不记得,有哪门哪派的出色弟子,有叫这个名字的。

        眼前这个人,修为好像也并不高的样子。

        只有返虚境而已。

        不过。

        这人说的话,却让宁逍遥感觉有些讳莫如深。

        他修炼到这个境界,自然能一眼就分辨出,谁在说真话,谁又在故弄玄虚。

        他从这燕赤霞的话里,并没有听出任何卖弄的成分。

        “多谢提醒,我会注意的。”宁逍遥抱了抱拳。

        他并没有在兰若寺呆太久,只是休息了一会,和燕赤霞随意聊了聊天,便离开了。

        旋即。

        他驾驭云舟,只花了数个时辰,便回到了崂山。

        他第一时间前往真武殿,拜见自己的师父,也就是三清观观主无崖子。

        然而。

        此时的无崖子,却是白发苍苍,面容衰老的不成样子。

        一副风烛残年的模样!

        宁逍遥大惊失色:“师父,您的道行?”

        他神识席卷过去,竟是发现无崖子合道期的修为,已经消失不见。

        所以才会衰老成如今这副模样。

        无崖子摆了摆手:“不要紧,这一身道行,是为师主动散去的。”

        “为什么?”宁逍遥不解。

        旋即。

        他似想到了什么,握着拳头道:“地府的人,已经来过了?”

        无崖子开口道:“你和地府的恩怨,已经一笔勾销,不要再想了。”

        宁逍遥咬着牙,眼眸含泪:“师父,地府的事情,我没想过会牵连您的。”

        无崖子抚养他九年,尽心传授道法。

        他早已将无崖子当做是至亲之人了。

        如今看到无崖子因为自己的事,变成这副样子,心中无比愧疚。

        无崖子摆了摆手:“不必自责,他日因,今日果,为师既然收你为徒,自然要承你的因果……说起来,用为师这一身修为,换你飞升成仙,倒也值当了。”

        “师父!”

        宁逍遥无言以对,只能跪下,给无崖子磕了三个响头。

        无崖子道:“我等修道之人,理应宠辱不惊,不必哀怨,更不必伤心,为师我还有二十年的活头呢,这二十年内,你便好好呆在崂山吧,为师观你这副模样,想来已有了渡劫飞升的希望,你且安心修炼,他日举霞飞升,便是对为师最好的慰藉了。”

        宁逍遥又在真武殿待了一会,便浑浑噩噩的走了出来。

        忽的,迎面走来一人,正是刘青鸾。

        “宁师兄,你可算回来了。”刘青鸾迎了过来。

        宁逍遥开口道:“师妹,师父他的道行,是被逼废掉的么?”

        刘青鸾叹息一声:“当日,我和张师兄回到崂山后,便第一时间将卞城王的事情,汇报给了观主,没曾想,当晚地府便来人了。”

        “而且声势极为浩大,整个崂山,都笼罩在一片黑云之内。”

        “据说,地府之主酆都大帝,带着三位鬼帝,以及五殿阎罗,法身亲自降临崂山!”

        “以咱们崂山祖师及弟子为要挟,让观主把你交出来,交给地府审判。”

        “观主最后只能自废修为,并且保证,师兄你今后二十年,都不会再下山。”

        “酆都大帝,这才罢了此事!”

        宁逍遥呼吸急促:“真是卑鄙无耻!”

        他现在恨不得提着荡妖剑,杀入地府之中!

        只是。

        他知道,现在这已经不是他的事了,而是牵扯到了整个崂山。

        崂山弟子死后,都会入地府就职。

        到时候如果他真的硬闯地府,牵连的便是整个崂山。

        师父已经为他付出了这么多,他不想再有任何人,因他而受到牵连。

        刘青鸾开口道:“师兄,你现在安心修炼吧,等你真正可以举霞飞升,再找地府清算不迟。”

        “嗯,此事,不会就这么算了。”宁逍遥点了点头。

        他这次下山历练,已然触摸到了渡劫飞升的门槛。

        二十年,足够他突破这层窗户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