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从聊斋开始反转人生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一章 酆都大帝与斩道剑!(4000字大章)

第六十一章 酆都大帝与斩道剑!(4000字大章)

        二十年后。

        崂山。

        后山一处洞府。

        宁逍遥长身而起,阵阵雄浑的道韵,弥漫在他周身。

        铛铛铛!

        忽的。

        悠扬的钟声,在三清观中响了起来。

        一共九声,连绵不绝。

        宁逍遥眼眸闪烁,身形一动,朝着真武殿飞去。

        同一时刻。

        一道道身影,也从洞府中飞出,往真武殿而去。

        九声钟响,代表着有大事发生!

        “宁师兄!”

        路上。

        刘青鸾穿着一袭道袍,缓步走了过来。

        她身姿婀娜,容颜绝丽,摇曳生姿,令人如沐春风。

        经过二十年的修炼,她已然是脱去了当年的青涩,有了一丝成熟的风韵。

        “师妹,可知出什么事了?”宁逍遥问道。

        刘青鸾摇了摇头:“不知,我已闭关一年,今日才出关,便听到这钟声了。”

        顿了顿。

        她接着道:“倒是师兄你,五年不见,修为已经是深不可测了,距离飞升成仙,应该不远了吧?”

        宁逍遥摇了摇头:“还差些火候,不过确实也快了。”

        他并没有对刘青鸾有任何隐瞒。

        这些年。

        由于当年灭除鬼村的事情,导致崂山在地府的地位一落千丈。

        许多崂山弟子,都隐隐被地府针对。

        这也导致,不少同门对他都颇有微词。

        唯有刘青鸾和张云清,愿意与他亲近。

        二人也是他为数不多的同门好友。

        宁逍遥对同门的抱怨,并不在乎。

        他入崂山,本来就是为了灭除妖鬼。

        等他真的飞升时,自然还会去地府走一遭,会会那酆都大帝!

        让他修改现有的地府规则。

        刘青鸾眼眸微亮道:“观主若是听到这个消息,必定会很开心。”

        就在这时。

        张云清也腾云驾雾,飞了过来:“两位师兄师妹,你们在聊什么?”

        刘青鸾笑着道:“自然是聊师兄飞升的事情。”

        张云清眼露惊讶之色:“师兄,你要飞升了?莫非这钟声,是告知我等此事的?”

        他心中有欣喜,也有落寞!

        他一直把宁逍遥当做自己的目标,努力修炼,认真研读各种道法经义。

        只是。

        他却发现,人和人真的是有区别的。

        尽管他努力修炼,和宁逍遥的差距却越来越大。

        宁逍遥摇了摇头:“没这么快,还得再沉淀一段时间。”

        张云清眼中露出一丝疑惑:“那是所为何事?”

        “有什么好猜的,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刘青鸾开口道。

        三人身形一动,飞向真武殿。

        此刻。

        同样有一道道身影,从四面八方而来,汇聚在真武殿前。

        这些都是三清观各殿殿主及门内长老。

        宁逍遥等人,此刻自然也已成了殿主。

        宁逍遥乃山门殿殿主。

        张云清乃三官殿殿主。

        刘青鸾乃三清殿殿主。

        不多时。

        三清观的各个高层,便齐聚真武殿,足足有十多人。

        “各位,坐吧。”

        最上方。

        三清观观主无崖子盘膝而坐。

        他现在已经是老态龙钟,脸上满是老人斑,白发苍苍,一副行将就木的模样。

        虽然他已经没有了道行,不过门内却始终当他是观主,从未变过。

        不多时。

        各个高层,盘膝坐在蒲团之上,等待无崖子发话。

        无崖子看着众人,开口道:“这次喊你们过来,只为说一件事,我大限将至,所以需要提前选出下一任三清观观主。”

        “师父。”宁逍遥心中一紧。

        他虽然已经有所预感,自己的师父时日无多,但是真正听到,心中还是难免悲伤。

        其余人闻言,也是面露哀色。

        这些人中,有些是无崖子的师弟师妹,有些是无崖子的弟子。

        对无崖子也是有很深的感情的。

        无崖子语气很平静:“生老病死,人之常态,即使是吾等修道者,若不飞升成仙,也难免有这一遭,只不过是早晚的问题而已,所以都不必悲伤。”

        顿了顿。

        他接着道:“好了,说回正事,观主之位,意义非凡,需要有过人的道行,也要有坚韧的天赋,最重要的是,需时刻为崂山着想。”

        “所以我决定,将观主之位传给……”

        他的目光,在众人身上游走了一圈,最后定格在了其中一人身上:“张云清!”

        话音刚落。

        所有人的眼中,都露出极为讶异的神色。

        包括张云清自己。

        毕竟,在此之前,所有人都认为这观主之位,非宁逍遥莫属的。

        无崖子开口道:“没异议的话,一月后,便举行继任大典,我会邀请各仙门同道,前来观礼。”

        张云清道:“观主,我资历尚浅,怕是难以担当大任。”

        无崖子摆了摆手:“我说过了,观主之位,和资历无关,只需满足我说的三点即可,纵观全观上下,没有比你更合适的了。”

        “你也不要抗拒,此事我思虑良久,并非心血来潮。”

        “好了,观主的事情,暂时就这样定了,你等若是无事,便退下吧,逍遥你留一下。”

        众人看了眼宁逍遥后,陆陆续续退出真武殿。

        待得众人都走后。

        无崖子才望向宁逍遥:“逍遥,我没传你观主之位,你心中可有怨言?”

        宁逍遥洒脱道:“我本就没想过要当观主,张师弟比我更合适。”

        “就知道你会这样说……”无崖子颤颤巍巍的起身,“跟我来,为师带你去个地方。”

        “是。”宁逍遥稽首。

        两人往后山走去,一路前行,来到了一处石室。

        无崖子推开门,进入石室,穿过一条悠长的隧道,眼前豁然开朗。

        入目处是一处数十平的大厅。

        大厅内别无他物,只有一口巨大的池子。

        这池子仙雾弥漫,氤氲蒸腾,不时还有雷电劈出,透出浓郁的道韵!

        “这是?”宁逍遥眼中露出一丝讶色。

        他入山多年,还从未来过这里。

        无崖子开口道:“此乃雷劫池,乃初代祖师紫阳真人所留,沐浴其中,可初步感受雷劫之威,其中,还有历代飞升的祖师,留下来的大道感悟。”

        “原来如此。”宁逍遥露出恍然之色。

        怪不得,就连他都从这池子中,感觉到了一丝丝威压!

        这都是崂山先辈留下来的心血!

        无崖子开口道:“这段时间,你便留在这里修炼吧,对你飞升有好处。”

        “是。”宁逍遥望着雷劫池,眸光炽烈。

        有了这雷劫池的洗礼。

        他渡劫的把握,就更大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

        宁逍遥便沉浸在雷劫池中,接受雷霆洗礼,并且不断的领悟其中真意!

        眨眼间,便过去三十天。

        宁逍遥长身而起,周身有仙雾缭绕!

        他抬起手,一举一动间,充满仙韵,又蕴藏雷霆之威。

        这一个月,他确实领悟了很多。

        过往祖师留下的大道,缭绕心间,让他受益匪浅。

        他虽然很想继续领悟,不过今天是张云清继任大典的日子,他必须要出关!

        踏踏踏——

        脚步声传来。

        无崖子出现在了大厅之内。

        宁逍遥疑惑道:“师父,您怎么来了?”

        这么重要的日子,他还以为无崖子要一直出席,招待其他仙门的同道呢。

        无崖子淡淡道:“来看看你。”

        宁逍遥道:“我没事,正准备去参加张师弟的继任大典。”

        无崖子眸光幽幽,开口道:“不必去了。”

        “嗯?”

        宁逍遥汗毛猛地竖起,望向无崖子道:“你是谁?”

        他现在元神何其强大,已然发现,眼前的无崖子的元神,已然换了个人。

        “呵呵,宁逍遥,看来你的天赋果然非同一般,在这池子里,元神增长了不少,竟然能发现我的元神寄生大法!”

        话音方落。

        嗤嗤嗤——

        ‘无崖子’的周身,涌动出炽烈的黑雾。

        这黑雾凝聚,竟是形成了一道身披黑袍的身影!

        这身影脸庞俊美,身姿挺拔,足有数丈高,头戴皇冠,举手投足之间,充满了压迫性的威严!

        黑影眼眸闪烁着血光,整片空间都随着他的一举一动而扭曲起来。

        “酆都大帝!”宁逍遥眼眸冷冽。

        他已然从这身影之上,感觉到了无尽的幽冥鬼气!

        这种气势,就算是五方鬼帝都没办法拥有。

        那就只能是地府之主,酆都大帝了!

        “不错,当初你犯下的罪过,今日也该偿还了。”酆都大帝周身血光大放。

        宁逍遥眯眼道:“我师父被你怎么样了?”

        酆都大帝悠悠道:“今日,你们师徒二人,都要死在这里!”

        “你该死!”

        宁逍遥杀意激荡而起!

        他知道,自己师父的元神,大概率已经被这酆都大帝取而代之了。

        铮!

        剑鸣响彻。

        荡妖剑瞬间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酆都大帝神色淡然的望着宁逍遥:“宁逍遥,你以为,我的元神,为何要寄生在你师父身上,这雷劫池,又岂是这么好泡的?”

        话音刚落。

        嗤嗤嗤——

        一道道黑色元神锁链,竟是从宁逍遥体内冒出,将他牢牢锁住了!

        “嗯?”

        宁逍遥剑眉猛地挑起。

        这锁链针对的是他的魂魄,想要将他的魂魄从肉身中拽出来。

        这力量极其恐怖,他竟是有些抵挡不住。

        酆都大帝开口道:“你今日死的不怨,这可是我地府至宝,锁魂链,纵使你道行再高,中了这锁魂链,也决计脱不了身!”

        “这还得感谢你师父,若是他不自废修为,我还真没办法施展元神寄生大法,更没办法利用他,在雷劫池中做手脚。”

        宁逍遥眼神冷冽。

        他不知道酆都大帝为了算计他,究竟谋划了多久。

        一切都不重要了!

        他只想将眼前这可恶的元神,彻底斩杀!

        “杀!”

        宁逍遥的魂魄,绽放出炽烈的金芒,仿佛化作了一柄绝世利剑!

        嗤嗤嗤——

        刹那间。

        这锁魂链,都不住的震颤起来,最后崩裂成一段段。

        唰——

        宁逍遥魂魄离体,瞬间出现在酆都大帝的面前,一剑劈了过去!

        这荡妖剑不仅可灭肉身,亦可杀魂体!

        酆都大帝冷哼一声,轻轻一挥,一卷图册飞了出来。

        上面还能清晰的看到三个字:生死簿!

        这是可以媲美仙宝的存在。

        里面,承载了此界所有人的寿元!

        生死簿一划,便可轻易让凡人死去。

        当然。

        这对宁逍遥等修道之人,约束就小了很多。

        修道之人,接受天地授箓,本身就超脱了地府!

        同样也不归地府管辖。

        唯有死后,在地府任职时,才会重新进入生死簿中。

        生死簿一出,阵阵鬼气缭绕酆都大帝周身,一个个神秘的符文,从生死簿中飞出,打向宁逍遥!

        铛铛铛!

        刹那间。

        狂暴的精神波动,犹如潮水般翻腾起来!

        甚至影响现实,令的崖壁震动,大片的碎石滚落。

        雷劫池中的池水也不停的翻涌,激荡起水花。

        酆都大帝周身缭绕着黑气,望着宁逍遥:“你以为锁魂链是这么好挣脱的么,呵呵,太天真了!”

        他手中掐诀,阵阵黑气缭绕而起,化作锁链,穿透虚空。

        下一刻。

        锁魂链再次从宁逍遥体内穿出来,洞穿他的心脏,锁住他的四肢!

        “咳咳。”

        宁逍遥蹙了蹙眉头。

        一股难以言喻的痛苦感觉,袭上心头!

        让他感觉,整个魂魄,都不受控制了。

        “死吧!”

        酆都大帝挥手,一个个神秘符号,从生死簿中飞出,打向宁逍遥!

        砰砰砰——

        宁逍遥魂魄被锁魂链锁住,只能任由这些神秘符文打在身上。

        这些神秘符文,就像一个个烙印一般,焚烧起宁逍遥的魂魄。

        令的他的魂魄,越来越黯淡。

        酆都大帝神色冷峻:“放心,我不会让你轻易魂飞魄散的,你可是有成仙之姿啊,魂魄正是绝佳的两界融合的桥梁和养料,待得阴间和人间彻底融合,便是你真正的死期!”

        宁逍遥闻言,眼眸猛地一闪。

        两界融合!

        他忽的想起,当年燕赤霞对他说过的话。

        原来,地府的图谋,并非只是一小块地盘,而是整个人间界!

        所以,当初燕赤霞当时才会说,他只答对了一部分!

        “当初燕赤霞还让我提防亲近之人,是早就算准了这一天么?!”宁逍遥挑眉。

        只可惜,他这些年一直忙于修炼,对于当年的话,根本没放在心上。

        酆都大帝涌动起无尽的鬼气,轻轻一挥生死簿!

        刹那间。

        生死簿化作一道红芒,朝着宁逍遥飞去,要将宁逍遥镇压!

        宁逍遥冷哼一声,周身涌动起炽烈的剑光。

        铮!

        他的魂魄,竟是真的化作了一把利剑,身上的锁魂链,再次崩碎开来!

        下一刻。

        这魂魄化作的利剑,便犹如星河一般,猛地斩向生死簿。

        无尽的道韵,弥漫开来。

        其中杀意沸腾,仿佛要毁天灭地一般。

        咔嚓——

        生死簿竟是被一下子斩成了两半,血光弥漫。

        酆都大帝见此,瞳孔猛地一缩:“为什么,为什么你的魂魄为锁住,还能施展出斩道剑!”

        下一刻。

        无尽的剑光,彻底将酆都大帝淹没!

        同时。

        这剑意,顺着这酆都大帝的元神,斩向了地府中的主身。

        “啊!”

        地府中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

        整个地府的上空,都弥漫出血气。

        无尽的地狱,都震动起来!

        只见的酆都大帝的元神被剑光斩成两截,不住的扭曲起来。

        “宁逍遥,该死,你该死!”

        滔天的威严,肆虐而出,冷冽的话语,传遍整个地府。

        崂山,雷劫池所在。

        一切都归于平静。

        宁逍遥盘膝坐在地上,魂魄沉寂。

        刚才那一剑,燃尽了他的道行。

        他已然是油尽灯枯。

        不知过了多久。

        宁逍遥隐约间听到一个悲凉的声音传来:“师兄,这是往生丹,服下后,可以不入地府,直接转世轮回,让你免除地府的折磨,只是转世后的你,还是你吗?”

        下一刻。

        宁逍遥便感觉自己被一团柔和的光芒包裹住,进入虚无之中。

        ……

        现实世界。

        萧然猛地惊醒,眼中一片惊骇之色。

        这是什么。

        庄周梦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