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在你心尖上个妆在线阅读 - 第37章 团宠 早生贵子

第37章 团宠 早生贵子

        片场气压很低,文导正大发雷霆。骆相闻在他面前垂首肃立,态度恭顺。

        文导骂完骆相闻,炮火又转到时简身上。

        影帝都要挨训……一时间整个剧组没人敢说话。

        陆珂问在一边坐着看剧本的春华:“姐,他们怎么回事?”

        春华:“小骆上一场被时简压了气势,没演好,ng了十一次。”

        “十一次?!”陆珂更谨慎了,“咱要不先过一遍台词?”

        春华没有对词的习惯。她屈起食指敲敲脑袋:“都在这。”

        天赋异禀,人间参差……陆珂扁扁嘴。

        春华看陆珂那样儿就想笑:“你这么紧张干什么?挨文导的骂很正常,他是想提点你,是在帮你。”

        “你们的记忆力都怎么练的?妈生的?”

        “你不如问问许秘书。”春华说,“在尼格尔时我请教过他一个外交方面的问题,他连在剧本哪一页哪一场都记得清清楚楚。”

        骆相闻挨完骂过来,仍旧笑嘻嘻的:“两位姐姐聊什么呢?”

        陆珂:“聊挨骂。”

        骆相闻一脸大方:“莫怕,我把火力都给你挡住了,文导没有那么多词可以骂,一会你放心地上。”

        “谁说我会挨骂了?”陆珂卷起剧本敲他的头,“人家都是先富带后富,你这算个der!”

        骆相闻满不在乎:“新人被影帝碾压不丢人!”

        陆珂冷笑:“那你等着继续ng吧。”

        “怎么的呢?简哥今天心情不好?”

        “你多喊春华姐两声姐姐,看简哥会不会把你碾成骨头渣。”

        骆相闻恍然大悟,还想再贫几句,又被文导叫去训话。临走前不忘比了个加油手势,用口型说:“淡定,小菜一碟。”

        春华:“看,小骆心态多好。”

        “他一条九漏鱼,心态能不好吗。”陆珂继续死磕剧本,“他追求好玩,我只要完美。”

        “你觉得什么样才叫完美?”春华说,“表演没有完美,艺术永无止境。”

        陆珂有些不确定:“起码拿几个影后吧?”

        可能在许言臣心目中,等她拿了影后,就“是时候”了。

        她还等着他跟自己表白呢。

        “你最近这么拼命就为了拿影后?”

        “为了爱与自由。”陆珂说。

        -------------------------------------

        下午的第二场是春华和时简的对手戏,陆珂的台词不多。影帝影后入戏气场强大,直接带陆珂感受了一把过的滋味。

        这场之后,是全剧的一个小高潮,骆相闻在剧中饰演的角色周绍钧要跟虞晓禾表白。

        骆相闻表现得比第一场要好多了。热血青年坠入爱河急成毛头小子,那眼里的真诚不掺半点尘沙。

        倒是陆珂开始频繁ng。

        第八次喊卡的时候,文导摔了剧本。

        “搁这背课文呢?!我要是想找会背课文的,去高中一抓打一把!”

        陆珂自己也闹不明白,她向来尊重老前辈,但直性子又让她忍不住实话实说:“剧本里不就是拒绝周绍钧了吗,拒绝就完事了。还能怎么演?”

        文导被她的冥顽不灵气得吹胡子瞪眼:“这还要我教你?”

        春华忙把陆珂拉走,时简扶着老爷子顺气,怕他血压飙上来中风。

        “不是说剧本里写什么就演什么,那是表演的第一层。你觉得虞晓禾对周绍钧有没有一定程度的好感,或者喜欢?”

        “有是有。”陆珂承认,但还是不理解,“但是拒绝一个人的时候难道还要表现出喜欢他?明知道没有结果,还给人家希望,那不是绿茶婊吗?”

        “不是这一部分。”春华说,“这块你的想法是对的。但虞晓禾拒绝周绍钧之后呢?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她眼神里会不会有挣扎?行动上是不是会表现出不安?”

        见陆珂眼里的迷茫渐去,她补充:“咱们是演员,观众看不见你心里的情绪,必须借助外部表现方式让他们看懂,哦,原来虞晓禾的内心是柔软的,不像她表现得那么冷血理智。”

        陆珂的疑虑被她点破,崇拜:“精准啊!我怎么想不到这一层?可能这就是我单身这么多年的原因?”

        “有些经验源自于阅历。”春华拍拍她的肩,“经历过心神俱裂,才参透七情六欲,不划算。不懂也是好事。”

        时简过来是恰好听到这么句发言,对着影后的脑袋揉了把:“什么经验阅历,你才比她大几岁。”

        转头却朝着陆珂绷起脸,语气严肃:“还不快去跟文导道歉?多跟你春华姐学学,她才比你大几岁?”

        陆珂:您自己品品,两句话自相矛盾不?

        时简疾言厉色:“磨蹭什么?还不快去!”

        这丫头从小大大咧咧爱闯祸,成年了也没个消停。刚才他劝说很久才帮文导顺了气。

        “知道了知道了。一会九十度鞠躬道歉。”何德何能,惹得导演动怒、再被影后影帝亲自教导。

        时简目送她离开,换了副面孔,从口袋里拿出个暖宝宝,撕开递给春华。

        “身上不舒服怎么不请假?”

        春华伸手拧他脸皮:“我看看怎么长的?人前人后两副面孔?”

        -------------------------------------

        陆珂跟文导诚恳得不能再诚恳地道完歉,怕老爷子生气,主动从旁边折了个小竹枝过来,递给文导:“是我犯浑,您要是不解气,就教训我吧。千万别把您自己气着了。”

        倒真像小学生那样伸出手来。

        文导本就拿她当孙女看待,也不虚言,接过竹枝对准她手心就抽了一记:“戒骄戒躁!你就欠缺两个字:琢磨。这条路你要是想一直走,就不能浮躁,一定常琢磨,常动脑子!”

        陆珂嘶了声,手往后缩了缩,又端端正正放回去:“您消气了吗?”

        文导把竹枝递给她:“留着自警吧。我老了。有时候对你们严厉一点,只是因为没那么多时间了。”

        谁不想对好苗子循循善诱、当个和蔼的老头呢?

        “我知道。”陆珂承认,“是我太急于求成了,性子太急。”

        接下来的拍摄,有ng,但在文导能接受的范围内。

        有惊无险地结束了这一天,陆珂深感度日如年。

        收工后,立秋拿来消肿的药膏,陆珂接了,却没急着抹。

        手心那道红色凛子鼓起来,被一下午的汗蜇得又辣又痛。

        还真是三百六十五行,行行不容易呢。

        她对着那道伤痕拍了个照,发给许言臣:“今天性子有点急躁,被文导罚了qaq”

        许言臣:“能惹文导生气,你不简单。”

        陆珂发过去两个大哭的表情:“我也不想啊。已经在奋力赶了,行业标杆追不上啊。”

        许言臣:“可以再奋力一点。”

        陆珂:“嗯嗯,我是女强人,不需要安慰。”

        许言臣:“哦。”

        陆珂:“哦??”

        陆珂:“你哦我???”

        陆珂:“女孩子说反话,意思是她想要。”

        许言臣:“[分享音乐]相信自己”

        陆珂:“……”

        可能有什么毛病,她哼着“相信自己~~喔~~”给自己上了药,又通读了一遍剧本,沉沉睡去。

        大洋之外,许言臣和同事刚从尼瓦家里出来,文件包里夹着一片干枯的树叶,神情严峻。

        -------------------------------------

        片场的风云起伏不知被谁录像放到网上。

        断章取义地截取了陆珂说骆相闻“九漏鱼”,在春华面前说“起码拿几个影后”,以及后来跟文导顶嘴时说的那句“还能怎么演”。

        陆珂一觉醒来,遭遇从业以来的最大公关危机。

        如当头棒喝,如旱鸭溺水。

        她登了微博,想要解释什么,却被那些嘲讽的话语刺得眼疼。

        “说骆相闻是九漏鱼?小骆毕业于不莱梅音乐学院!这姐讽刺别人时不先做做功课?”

        “她自己不是选秀出道的吗?粉丝没给她氪过金?噢,h大毕业的,人家高贵。”

        “光买陆小公主一张电影票算什么粉丝?不买够十张,等着被开除粉籍!”

        “学生党又怎么样?拿两杯奶茶的钱出来看陆影后的电影很难吗?”

        “楼上的,陆影后现在还没拍过电影。”

        “你们不打榜,谁来成就姐姐当影后的梦想?”

        “还能怎么演?文老爷子说是我教你还是你教我啊?”

        “以前超喜欢《明着追》,现在对夏夏的滤镜都快碎光了……看时影帝对她态度也不算好……真的关系不怎么好吧……”

        ……

        陆珂一条条看完,发了微博:“氪金没必要,我自己有。杠影后言论也没必要,和春华姐很熟,在开玩笑。文导那里是我沟通不当,已道歉且获得原谅。另:真要氪的话,你们氪学历吧。”

        有相信她人品的铁杆粉丝开始自报家门:“清大医学本硕博连读。”

        “交大选手发来问候。”

        “高三党呜呜呜,学霸们可以帮我解一道物理题吗[图片]”

        很快又被恶言恶语压下去。

        ……

        没过多时,牡丹剧组相继发声。

        骆相闻v:【姐姐说的是,我确实是九大常青藤联校漏网之鱼。@陆珂】

        春华v:【姐妹俩说句俏皮话,值得被公放?继续加油,未来可期@陆珂】

        时简v:【熊孩子是有招黑体质吗?什么时候能不用帮你辟谣?@陆珂】

        牡丹盛放时电视剧v:【片场视频外泄须付法律责任,已追查ip。别怕,大家都在@陆珂】

        微博自从爆了之后就一直在炸,陆珂是不是招黑体质不知道,是团宠倒是真的。

        最后让微博瘫痪的,是文导亲自发的一条微博。

        文从野v:【关门弟子,从严要求,根骨尚可,且多琢磨。@陆珂】

        被文导亲自认证过的徒弟,这么多年来就只有春华和时简二人。现在文导亲口承认了陆珂,不啻于公然反驳了网友的叫骂和误解——

        我教的徒弟我罩着,只有我能骂能训,别人不行。

        -------------------------------------

        黄时雨婚礼的前一天中午,陆珂推掉了所有通告,陪黄时雨在家讨论结婚当天怎么把气氛搞起来。

        巨巨一直寄养在黄时雨家,已经有点认不出陆珂了,自顾自趴在地上玩球。

        陆珂带着它最喜欢的牛肉味狗饼干,拉拢了半天,巨巨才愿意让她摸它毛茸茸的脑袋。

        “剧组宣传你都不去啊?”黄时雨有点担心,“你师父会不会觉得你不敬业?”

        “杀青了。怕啥。”陆珂从网上找到<整蛊新郎的一百条小技巧>,看得津津有味。

        她回头问黄时雨,“你家有方便面吗?”

        “可以让老黄去买。怎么了?”

        陆珂:“让盛远川跪方便面啊,跪碎了才算数。”

        黄时雨:“……男儿膝下有黄金。”

        “恋爱的酸臭!”陆珂撇撇嘴,“还有这个,保鲜膜。用脸撑破保鲜膜才能过关。”

        “这个不行。”黄时雨拿打气筒打着红心气球,“川哥刚做过手术,尽量不要太刺激的。”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又看了两条,陆珂突然想起什么:“伴郎定谁了?”

        “我哥啊。”

        陆珂心里警铃大作:“你有几个哥哥?”

        “知道你想问啥。”黄时雨笑,“就是你心里想的那位。”

        陆珂的心情像坐过山车,一会儿觉得能见到许言臣挺高兴,一会又因为他没跟她透露过自己要回国而耿耿于怀。

        直到第二天,两人在酒店大堂的电梯里狭路相逢。

        陆珂:“呦,这位先生这么眼熟呢?跟我跟到这儿了?”

        许言臣:“我是伴郎。”

        说话间还拿出了喜帖,古典红鎏金的封面,内里是新人的字迹。一道大气凌厉,一道清隽乖觉,末尾还画了两人的q版小人。

        一模一样的喜帖正躺在陆珂包里。她把包紧了紧。谁还不是个伴娘了?

        偏偏忍住了不说。

        ------------------------------------

        新郎父母双亡,倒是外公家来了不少人。宾客们见到拿过军功章的傅老爷子,对新郎的家世背景多了几分艳羡。

        陆珂在男方亲戚席见到了春华,提着裙子跑过去:“春华姐,这么巧?”

        “我是新郎的表姐。”春华说,“是巧,你是伴娘?”

        “对啊!新娘是我闺蜜,大学室友。我包先放你这可以吗?一会要拿戒指的时候我再来找你。”

        春华颔首。

        司仪以贯口开场,婚礼满满都是温情,只是盛远川从黄父手中接过新娘的手时,两个男人都红了眼眶。

        陆珂眼睛通红,被许言臣看进眼里。

        趁没上台,没人注意这边,许言臣轻声:“又不是你结婚,哭什么。”

        就扫兴!陆珂的眼泪一下子憋了回去。

        她倒是想结婚!要不是喜欢他!她满20就领证!21就生娃娃!顺利的话42岁就当上奶奶或者外婆!

        哪至于像现在这样,不知道要当多少次伴娘、接多少次捧花,还不一定能嫁掉。

        到底是哪个人吃饱了撑的,马克思主义不够学吗?还研究出不婚主义?

        许言臣低声提醒:“上台。”

        黄父已经下来了,新娘新郎要往前走,陆珂连忙跟上。伴娘裙有点长,为了迁就黄时雨的身高,她今天穿的平底鞋,着急之下不小心踩到裙摆,脚下一个趔趄。

        许言臣及时伸手扶了她一把。他力气有点大,陆珂的胳膊被他攥得痛了,小声:“没事,快跟上。”

        好在只是一个小插曲。

        许言臣松开手,五指虚虚成拳,指腹温热的触感却一直残留,肌肉仍记忆着她的软嫩莹润,哪怕现在只是握了一团空气。

        司仪:“我们伴娘看到好姐妹结婚,自己也有点着急啊,大家来点掌声鼓励鼓励。”

        掌声如雷。

        如果伴郎不是许言臣,大概陆珂在婚礼现场摔个大马趴都不会脸红。

        可现在,她胳膊上余痛仍在,偏偏耳尖,听到许言臣喉咙里发出一声低醇短暂的笑,脑子里烧得轰轰烈烈,脚趾恨不得在原地抠出太阳系。

        黄时雨请的司仪不是一般的司仪,该人在婚庆界以铁嘴闻名。婚礼前就说好了,一定撮合伴娘伴郎。

        没过多久,司仪又开始作妖。

        司仪:“各位来宾,让我们举起手中的酒杯,献上我们的祝福,祝新娘新郎新婚——”

        众人:“快乐!”

        司仪:“祝伴郎伴娘百年——”

        众人:“好合!”

        司仪:“祝两对有情人早生——”

        众人:“贵子!”

        待到坐下,很多人不约而同地回过味来,后面说的是——伴娘伴郎?

        场内传来善意的哄笑声。

        到了抛手捧花环节,只有一个伴娘,新娘子废话不多说,直接把花递给了陆珂。

        陆珂悄悄看了眼许言臣,那人眸光清淡,甚至抬手给她鼓了个掌。

        ……玩这么大么。

        她也不甘示弱,举起手捧花跟他示意,明晃晃的炫耀。

        -------------------------------------

        婚礼圆满结束,陆珂的使命完成,她催着黄时雨和盛远川去了新房,自己喊立秋开车来接。

        立秋问:“回华安城住吗?”

        陆珂拆掉头上的伴娘头饰:“先去黄家接上许巨巨。”

        许言臣正在帮小姨和姨夫善后,婚宴之后喜酒还余几箱,两口子为着酒是退掉还是留着自家喝在门口争执不休。

        陆珂到时,黄家父母的辩论赛刚告一段落,黄母赢了,酒退掉。许言臣把酒的品种和名称在记事本上做好记录,递给黄父。

        许是忙热了,他拧开矿泉水瓶,灌了一口。

        黄母先看到陆珂:“可可,你回来接巨巨?”

        陆珂没来得及说话,许言臣被水呛住了,他咳了几声,视线对上她的:“你还没给狗改名字?”

        “……这不能怪我。”陆珂说,“它可能习惯了,喊别的都不理。”

        有本事去怪狗啊!

        她很快唤了巨巨上车,巨巨在黄家住习惯了,咬着门框怎么都不愿意走。黄母突然来了灵感,把它吃饭的不锈钢饭盆和平常玩的球都拿过来,巨巨才松口,顺着陆珂指的方向跳上了车。

        陆珂也上了车,跟许言臣告别。

        “你们回华安城?”许言臣出声,“带我一程。”

        黄父诧异:“你不是开车来的吗?”

        “今天喝酒了,不能开车。”许言臣说。

        黄父:“那你车放在这也不方便,不如直接叫个代驾——”

        黄母戳了他一下,给了他一个眼色:“酒对完了吗?哪那么多废话。”

        说完和蔼地看着许言臣:“臣臣,你把车钥匙留下吧,等小川明天不忙了,我让他给你开过去。”

        许言臣应声,在陆珂复杂的眼神中打开后座门,长腿一跨,坐了上去。

        陆珂只是想接小巨巨回家,没想到还带上了大巨巨。

        后座两人一狗,许言臣对许巨巨扑上来舔他脸的事情记忆犹新,上车就离它远了点。

        许巨巨张大嘴巴,流着哈喇子,紧盯着许言臣的裤裆,目光如炬。

        陆珂都有点看不下去,她试图伸手去捂住许巨巨的狗眼,许巨巨却如离弦之箭,朝许言臣一个猛扑,把他扑倒在后座。

        许言臣防备不及,后脑勺磕在车窗玻璃上,发出好大一声响。

        他来不及起身,许巨巨又开始在他脸上起劲地舔了起来。

        陆珂想拽狗绳,可惜一上车她就把绳子解了,只能努力地抱住许巨巨的腰往后拖拽。

        这样一来,恰恰感受到许巨巨在一拱一拱,精神极度亢奋,动作极度少儿不宜。

        她趁乱抬头看了许言臣一眼,发现那人脸色已黑如锅底。

        陆珂大喊:“许巨巨!老实待着!”

        许巨巨一个激灵,安静了。

        于是陆珂从许巨巨身上下来,许巨巨从许言臣身上下来。

        许言臣太阳穴的青筋直跳,脑海里却清晰地浮现异地相处秘笈第三条——互相信任,创造机会见面,给对方惊喜和安心。

        惊喜?

        安心?

        呵呵。

        两个人最亲密的距离,隔着一条狗,还不如狗的动作旖旎。

        华安城上灯火通明,被关在阳台上的许巨巨叫了一声,又踏着肉垫挪来踱去。

        从来山水有相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