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全民兽化:从柳树开始进化在线阅读 - 第四百四十五章 她在万千年前画出了天生帝者

第四百四十五章 她在万千年前画出了天生帝者

        你们……怕吗?

        一则询问,在病房内绕梁不绝。

        空气忽然变得很是寂静。

        只有消毒水的味道在弥漫。

        但在某一秒钟,一个被半兽人咬断胳膊,撕开胸膛而浑身缠满纱布的老兵笑了。

        他满是风霜岁月的脸庞,露出笑容说:“如果我们惧怕战争,惧怕死亡,那中州还会是现在的中州吗?”

        他说完,将士们都笑了。

        是啊,我们都已经无数遍回答过这个问题了。

        现在还需要我们再回答一次吗?

        可是不管询问多少次。

        我们的答案永远不改。

        你可以反复向我们确认。

        整个病房内,基本所有的伤员都是重伤员,要么失去了胳膊,要么被撕开了胸膛,甚至整个下半身都荡然无存。

        但看着他们那布满阳光和坚定意味的笑容,白良还是再次沉默了。

        良久的沉默后,白良站直身躯,对着病房内的所有伤员深深鞠了一躬。

        他知道,在自己离开的日子里,巍峨中州就是依靠这些最普通却又不平凡的战士们,以自己的鲜血与生命撑起来的。

        而伤员们看着圣树的鞠躬,瞬间鼻头一酸,忍不住眼眶湿润起来。

        自从国座退位,中州群龙无首之后,眼前的圣树就彻底成了亿万万中州子民内心的唯一明灯与信仰。

        还有什么比亲眼看着,内心信仰对着自己鞠躬还要更加感动的事情吗?

        这些饱受战火的老兵们,不知不觉间泪流满面,每一滴泪都滚烫似火。

        ……

        随后白良挨家挨户,在所有的病房内鞠躬致谢。

        做完这个事情后,白良特意跟白枭交代:“国家现在对于前线伤员的赔偿补贴怎么样?”

        “圣树放心!轻伤四十万到一百万,重伤两百万到五百万!”

        “国家资金够吗?”

        “够啊,我们储存的蛮兽晶核每一个都价值连城,虽然明面上西方国家跟我们势如水火,但还是有很多西方商会悄悄找到我们高价收购,而且这两年我们中州联合整个东方国度,目前资金绝对占据全球顶端!”

        “知道了,给每个人伤员另外补贴五十万,告诉他们,他们将生命献给祖国,那么祖国就永远不会辜负他们。”

        “是!”

        随后白良离开了前线。

        当晚跟诸多中州将领和国家高层吃饭聊天。

        次日清晨才悄悄离开中州,重新回到了仙庭。

        仙庭凌霄殿,白良将军权令牌轻轻放在天帝面前。

        “带出去的一万天河将士,轻伤八百,无人阵亡!”

        白良轻声说道。

        四周的仙庭重臣们都投来赞赏目光。

        天帝随手把玩着军权令牌,忽然又重新将令牌还给了白良。

        “这是……”

        “白良,从今日起!”天帝收起笑意,严肃道:“你的这枚令牌,可以随心所欲调动整个左部天河!”

        白良微微吃惊,但转念就猜到了天帝的心思,于是便轻笑点头,谢过一声后就离开了。

        当满堂仙庭重臣陆陆续续离开后。

        桃花剑仙从大殿承梁柱跳下,目视白良背影,耸肩说道:“怎么,打算给咱们的天生帝者实权,让他可以可以光明正大地摆开擂台跟天渊神君打?”

        天帝点头:“嗯,天渊神君要杀白良,他忍不住了。”

        “那你这次,插手?”

        “看情况而定吧,还是尽量给白良更多的血战磨练,当然我会是他最后的……生命保障底线。”

        天帝笑着:“只要我活着,白良就不会死!”

        桃花剑仙仰喉饮酒,哈哈大笑。

        “你别别把自己当做唯一,我可是已经知道,如果白良真的面临死亡,恐怕还有几个强大的家伙会挡在他面前。”

        “谁?”

        “炼狱创始者路西法,尼罗河神族尸皇,天狗继承者鬼皇,对了,还有一个叫……什么音?”

        “什么音?”

        “不知道,但太过强大,只有一面之缘。”桃花剑仙摇头叹息:“强大到我甚至怀疑,如果她愿意,恐怕可以随手扭改这个世界的任何事物。”

        “哦?”天帝抬眸,眼角勾起好奇神色,问:“一面之缘就让你这么高评价,仔细说说?”

        “也没什么可说的,其实就是当年我去魔神柱做客,在餐厅偶遇一个小女孩,虽然当时她躺在摇椅上看似一个富贵小姐,但我的直觉告诉我,或许她就是魔神柱最为恐怖的根源。”

        “那你为什么觉得她会挡在白良面前?”

        “哦,那是因为我见到她的时候,她正在画画,而画中人物就是如今化形的白良,白发及腰,眼神温和,一身白色长袍,贼帅气的样子。”

        天帝眼神变得寂静:“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时还没有白良吧!?”

        “要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会记得她呀?”桃花剑仙耸耸肩:“能让那个神秘人物在万千年前就绘画出来的家伙,你相信那家伙跟白良没有关系吗?”

        天帝沉默了,眼神流光不断。

        桃花剑仙又摆摆手:“哈哈,当然我也就是瞎猜,别放心上。”

        ……

        天河军团。

        飞蓬重重给了白良一拳。

        “可以啊!”

        “没想到短短半个月时间,你就能将我的春风刀术修改?”

        飞蓬嬉笑于色,但下一秒却话锋一转:“所以说啊接下来的日子,看来我要火力全开来操练你,我真想看看你能不能半年之内修到圆满。”

        随后在广翺的练兵场内,响起了一阵阵宛若天蟒奔腾的鞭挞声,每一声都撼动九天,听得整个天河军团的将士们都不禁浑身皮肤一紧。

        “大将操练左先锋,那是真狠啊。”

        王克命遥遥望着练兵场,听着身边随从的感慨声,双拳不禁狠狠紧攥。

        “我的兄弟日新月异,迟早要正式超越我,难道我要原地踏步,最终连与他并肩作战的资格都没有吗?”

        想到这里,王克命带着狠意离开。

        当天傍晚,他就来到了居明山下。

        没有癫狂,没有发疯,没有乱闹。

        只是插刀于第一层云梯,然后宛如雕像般站立不动,冷眼注视着往来居明山的所有生命。

        这其中不乏仙庭重臣。

        所有人都如躲避瘟星般远离王克命。

        但王克命却默默记住了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