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美女赢家在线阅读 - 第1368章 一个想法

第1368章 一个想法

        看得出客人应该是第一次来,酒店这边就开始带路并介绍。虽然是冬天,但周围常绿植被的密度和高度都挺可观,以至顺着石板路没走几步就突然发现前面就有房子,何沛媛都惊讶:“这呀!?”

        这里只是酒店大堂,不过看这大堂的形象,说是农家乐都抬举了,竟然是那种在九纯最偏远的农村都被淘汰了的木屋瓦房,一眼看上去老旧得简直要冒出腐朽味道,透过门窗的光线昏暗得让人怀疑这房子没通电。何沛媛肯定都没亲眼见过这种俨然旧社会的东西,尤其那盏吝啬路灯之下墙壁的奇怪质感,她得走近点瞧。

        管家简直骄傲介绍,没错,这可是正宗的黄泥巴土墙。

        何沛媛挽上男朋友胳膊,眼神简直担忧:“都是这种吗?”

        杨景行笑:“我也不知道。”

        何沛媛更加仔细观察,似乎在认路好逃跑。

        进屋办入住,发现这大堂又窄又矮,杨景行的脑袋都快顶上楼板了。真是表里如一,房子里也是老旧木质结构,地上是石料地砖。所谓的前台就是空荡荡两张木桌,桌上没有电脑没有电话,前台人员的穿着打扮也跟管家一样严格朴素。屋子里就看不到一点现代文明和科技,没有塑料没有金属没有印刷品,连可怜的几点光源都是纱灯造型。

        服务还算热情,热茶马上送到客人手里。何沛媛喝着茶继续观察环境,似乎开始欣赏了,可肯真的凡事做到极致就是艺术了。

        杨景行说的是先住一晚明天再看情况,女朋友好像没听见这得寸进尺的白日做梦。不过酒店连电子房卡都没有,简单的钥匙链上还穿了一节竹子根以彰显穷酸,何沛媛又立刻发现并新鲜上了。

        管家想得周全,不过有些事杨景行又不敢自己做主:“房间吃还是去餐厅?”

        何沛媛难以抉择:“……你说呢?”

        也还不太晚,管家建议到房间休息会再决定不迟。不过还有三四百米的距离,大部分路段都是不方便拖滚的,杨先生真的要自己拿行李吗?

        何沛媛急于参观,都主动帮忙分担旅行包。

        管家继续导游,酒店有好几个餐厅呢,出不远大堂先看到的是中餐厅。既然酒店都拿陈旧作卖点,男朋友也说自己老家还能看到这种房子,何沛媛就不客气了:“房顶长草了!”

        杨景行自作聪明:“种的吧?有人住怎么会长草。”

        “不会吧。”当着人家的面,何沛媛还是找找优点:“好安静呀,真的很古朴。”

        根本就是原始,沿途都是树林竹林,石板石子路边甚至长青苔,间或一座房子或者院子都越来越不如大堂。不过何沛媛还是挑出刺了,路牌上的金属件真不怎么古朴,还好马上就有小桥流水让姑娘又欢喜得念起古诗来。

        导游也吟什么“不畏浮云遮望眼”,想给客人一些游玩建议,酒店住客是不用购买景区门票的,而且客人还可以去寺里上早课。凌晨四点的早课何沛媛居然也好奇心动,可杨景行实在没那个雅兴,跟女朋友求饶。

        天色越来越暗,何沛媛还在努力感受新鲜,听导游说就在前面,这姑娘在看到房子前就先做足了惊喜表情:“……哪个吗?”

        导游就详细介绍了,说是酒店所有建筑中把原房屋外型保存得最完好的之一,地势和周围环境也如何如何。

        何沛媛先驻足从远处侧面观察,能根据房间名称有力推断:“那是香樟树吗?那另一颗呢?”

        杨景行也发现个好东西:“这是下水道。”

        何沛媛已经站在另一边去了:“古时候也有下水道……夏天肯定好漂亮!”

        杨景行的境界就是:“试试就知道蚊虫有多少。”

        何沛媛很不高兴:“春天更漂亮!”

        徐安的朋友虽然把这酒店吹得过头了,但是有一点没说错,女孩子是真喜欢,何沛媛都舍不得太快走近今晚住处,简直一步一观察。

        就是一座乌漆墨黑的两层木瓦房,还有个布满枯萎藤蔓的矮石墙围成的院子。石墙中间象征性弄了一扇小木门,管家推门等着了,何沛媛又要欣赏门前近景。

        房子占地也就七八十个平方吧,外型古朴甚至略显雅致,可全木质结构显然会牺牲很多东西。房子楼上楼下内外灯光已经全打开,虽然不够明亮但在这让人感觉如同深山环绕的地方也算是一点温暖。小院里的两棵树应该不是原生的,一颗落得光秃秃,地上石砖倒真像古董遗迹。

        何沛媛对男朋友嘻:“我想拍照。”

        管家主动:“需要帮忙吗?”

        杨景行建议:“明天白天拍呀。”

        何沛媛摇屁股:“就要……箱子放旁边……都怪你,衣服都没换。”面对镜头后还是笑得很好看。

        房子大门和门锁也原始,杨景行边开门边怀疑:“安全有保障吗?”

        管家让客人放心,酒店为了客人的感受才把安全做在看不见地方……

        何沛媛不担心什么,没进屋就哇起来:“好暖和,有空调吗?”

        当然有,还有地暖呢。

        杨景行又问:“灭火器在哪?”

        当然得有的,只是藏得比较好。

        杨景行就放心了:“那就不麻烦你了,我们自己参观一下。”

        管家就识趣告辞,还带上门。

        何沛媛着急:“拖鞋,拖鞋呢?”

        杨景行更着急:“来呀,亲亲,抱抱!”

        何沛媛仓促投进男朋友怀里,蜻蜓点水地随口一亲一气呵成:“老公我爱你。”然后毅然决然闪开去换鞋子了。

        杨景行很不满意:“你什么意思?”

        何沛媛也知道自己敷衍了:“那人家还不熟悉环境不好意思嘛,先看看嘛,好老公!”

        要像何沛媛这么仔细看,这房子又太大了,字画太多,家具似乎也比看起来复杂。何况何沛媛越看越喜欢后就要更*研究,还是让她发现了一些不足之处,空调隐藏得不太好,各种开关也多了点,固定电话更是没必要嘛。

        仔细参观着,何沛媛也知道偶尔安抚一下男朋友,亲一下抱一下还讲点肉麻话:“老公太好了……哇你看这个!”

        杨景行跟着蹦蹦跳跳的女朋友在楼下转了两圈,陪着把那么多的椅子和卧榻都试遍了,还要忍辱学习字画诗词。

        何沛媛现在不饿了,尤其是上楼后看到卧室床铺后,这姑娘是翩翩带舞反身投进男朋友怀里紧拥:“老公!”

        这才多大会,杨景行似乎就不稀罕女朋友的亲昵了:“怎么了?”

        何沛媛没怎么,只有呼吸。

        杨景行提议:“先吃东西吧……”

        不行,何沛媛还得检查。啊,居然有电视,怎么能有电视呢?至于洗手间淋浴房嘛,无可厚非,何沛媛还宽容地把玩一下装洗簌用品的瓶子。

        杨景行又不安好心了:“要不要洗个澡?”

        “你饿不饿?”何沛媛其实是冷静的:“我洗脸补个妆先去吃东西好不好?我想在这里吃,算了还是出去吃吧!你想吃什么?”

        杨景行完全不受环境影响:“吃你……”

        何沛媛还很不够熟悉呢,但是已经能判断出这个行李箱真是和房子太不搭了,不过也没得选择,只能把箱子里的东西一件一件取出来放好。居然是浅绿色的大衣?何沛媛很怀疑呀,再赶时间也得上身检查一番。这一检查就是十来分钟,在镜子前转了五分钟又痛下决心只把男朋友搭配的打底衫和裤子拿着比划一下,可是靴子必须得换上才行,然后再吻了两分钟,洗脸,洗脸!

        哎呀,杨景行还会把内衣裤另外用袋子装起来,是不是齐清诺教的呀?大方承认没关系的。何沛媛又认真核对了内衣的颜色款式大小,再大方一把:“晚上穿给老公看!”

        姑娘跟打仗一样,效率奇高,只用了不到四十分钟就可以出门了,画了淡妆换还换上了新外套新裤子新袜子鞋子,因为白天练车的穿着跟这里的气质更不符。

        已经完全天黑了,何沛媛也不害怕,挽着男朋友的手臂还一步三回头:“……唯一缺点是太贵了。”

        杨景行问:“开心吗?”

        何沛媛没犹豫:“开心,超级开心!”

        杨景行就放心了:“快给你妈打电话。”

        哎呀,最重要的事给忘记了,何沛媛连忙掏手机补救:“妈,我们到了……到了,住好了……酒店呀……刚到,准备去吃……你们吃什么……好呀不给我留……”这姑娘似乎问心无愧身正不怕影子斜,边讲电话边贴挽着男朋友的手臂甩来甩去。

        饭菜其实一般,但何沛媛可以把一切都归因为古朴,强求美味就不古朴了。吃完饭后再找着地方去看看管家推荐的皮影戏表演,其实也没什么好看,民乐伴奏水准在专业的听来肯定挺尴尬,但何沛媛都津津有味。杨景行就发现了这酒店入住率肯定很低,是不是没必要担心那房子不隔音呢?

        九点多回到住处,杨景行倒也没猴急,先玩玩音乐。不知道何沛媛是真的兴致高还是为了拖时间,反正是一发不可收拾的样子,连《只有你知道这是一首情歌》都恨不得听两遍,对自己的弹奏更是精益求精,甚至还在男朋友的伴奏下破天荒开嗓唱了一首《心情的承诺》,并透漏自己一开始就挺喜欢这首歌的。被杨景行一通吹捧后,也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姑娘再来一段《黛玉葬花》。

        杨景行听得专注看得入迷,但欣赏完就回过味来:“你肯定是想陶冶我情操净化我的灵魂,哼。”

        何沛媛得意了再神秘:“我的大作曲家,艳曲听过没?”

        底线不一样,杨景行太下流了,以至于何沛媛所谓的艳曲在他看来根本就是高雅文学嘛,什么笑语檀郎什么教郎恣意怜:“还不如你哼哼两声……”

        很想好好感受文人雅客隐士高人生活的何沛媛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办法能让臭*文雅起来好好说话了:“去洗澡!”

        今晚何沛媛这语言*和战斗力,差点就弄假成真了,暂时冷静下来后她自己后怕,怪肯定是臭*在内衣上做了什么手脚,发现这个实在难说通后再找个像那么回事的理由:“……其实我爸妈都还好,主要是齐清诺,面对她总觉得有点堵。如果我和她不是这种关系可能早就给你了,不是给你,就是我会更放得开!”

        “我想一想……”杨景行尝试体会:“不对呀,如果你有过男朋友,我只会努力超越他!”

        何沛媛居然不生气,还大大方方看着*的眼睛:“真做是不是真的更爽更舒服?”

        杨景行认真:“试试才知道,难以言传。”

        何沛媛哼:“我现在没那么想了……”

        杨景行这下就聪明:“我知道该怎么办了,下次好好把握机会。”

        何沛媛还是有点害羞了:“臭老公……谢谢老公。”

        杨景行客气:“到时候再说,不着急。”

        何沛媛严肃:“真的,谢谢老公疼爱我尊重我。”

        杨景行不接受:“少来这套糖衣炮弹。”

        何沛媛嘻嘿:“……不过我发现你真的有点强迫症。”

        杨景行见怪不怪了:“又怎么说?”

        何沛媛窝在男朋友怀里想了好一会才有例子:“你整理房间都要求好高,别的男的才不像你。”

        杨景行也学会揪人了:“你见过几个男的?”

        “听我说完。”何沛媛现在采取的是偏温柔的安抚策略:“而且你当老板,当领导,当投资人,反正口碑都不差。”

        杨景行好笑:“多的是坏话,你当然听不到。”

        “两回事,不遭人嫉是庸才。”何沛媛还是保守点:“至少你不是那种媚上欺下欺软怕硬嫌贫爱富的人吧?”

        杨景行点头:“众生平等……也做得不够好,对美女还是比较偏爱。”

        何沛媛尽量在一个表情里把嫌弃和厌烦发泄完,再继续尝试平和:“反正你对自己的身份和位置还是处理得挺好,不是说身份高低,就是你做一件事情就会尽量做好,不管你是不是真的喜欢做,就像你带成路其实挺没意思没挑战的,但还是很尽心。”

        杨景行微摇头:“不能用有没有意思来评价,很多事情需要通过亲手操作去了解,而且我是指望回报的。”

        何沛媛觉得:“那你可以找回报更快更高的人呀,你没有!”

        杨景行担心:“总觉得像你说的那个什么欲抑先扬,什么话直说无妨。”

        何沛媛很正经:“就比如不管谁是你女朋友,你都会给她惊喜都会好好爱她对不对?因为你的性格让你必须做一个好男朋友,不管是对谁。”

        杨景行讶异:“真是离开浦海就忘记烦恼了?忘记我是什么人了?”

        何沛媛没忘:“那不算念念不忘你平时对老齐也很好吧?就是假如你有个娃娃亲,就算你一点都不喜欢她,你们之间根本没爱情,但你还是会很爱她,加引号的那种爱,对不对?”

        杨景行摇头:“爱是发自内心的,你顺序都搞错了,是先有了那种感觉才会变成女朋友,不是选一个女朋友再去找感觉。”

        何沛媛哼:“男人懂什么感觉……那蕊蕊和老毕是先相亲呀,他们现在也很好呀!”

        杨景行提醒:“还有好多好多相亲不成功的,他们是运气好。”

        何沛媛欣喜透漏:“圣诞节的时候老毕给蕊蕊准备礼物了,她肯定早想告诉我,可是瞎子突然这样……”

        “老毕可以呀。”

        “当然了!你猜是什么?”

        杨景行不屑:“我说他可以就好比我说赵古歌写得不错,作为天才和大师的鼓励而已。”

        何沛媛哼:“老毕送的行车记录仪,你都没送过我这种!而且他自己亲手给王蕊装上车!”

        杨景行又不得不赞叹了:“可以啊,活到老学到老。”

        何沛媛又哼委屈了:“蕊蕊老问我你怎么样,我都没什么说的。”

        杨景行无奈:“你想说什么吧?”

        何沛媛把玩着男朋友幽怨:“反正,你给我的那些惊喜都说不出口。”

        杨景行不斗争了:“你非要这么偏见我也没办法。”

        何沛媛手上用力:“不行!”

        杨景行很灰心:“算了,以后不做这些无用功了。”

        “你敢!”何沛媛咬无赖的肩膀:“我就要……”

        第一次过夜,何沛媛聊起天真是没完没了,凌晨两点多了才终于下决心为明天养点精神,晚安吧,亲亲。

        亲一下亲两下,何沛媛越来越火热,喘息着控诉起来:“你是个色老公……”

        马上凌晨三点了,又痛下决心谁再说话谁小狗,可杨景行又想起来也得给自己的手机充充电,起床去换一下。

        何沛媛撑头侧卧,目光不离*:“是不是静音忘记开了?”

        杨景行摇头:“没什么事……都不知道我回来了。”

        何沛媛还惦记着:“再看看。”

        杨景行边翻手机变去窗边撩窗帘,仔细看也没看到雪花,边祈祷老天爷赏脸边删除了谭东和莫媞媞的未接电话和短信,快点跳回床上抱女朋友睡觉了。

        何沛媛确实困了,没几分钟就不再坚持呓语响起了均匀的呼吸声,这姑娘的睡相很甜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