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回到初唐当神仙在线阅读 - 第六百四十四章:宾王贤弟,某一看你就觉得十分亲切

第六百四十四章:宾王贤弟,某一看你就觉得十分亲切

        某个混世魔王最近有些郁闷!

        这两天他一直在写写画画,开动脑筋,试图想出一个合情合理的解决武士彟的哥哥和儿子,替清微分忧的办法来,但总是因为各种各样的问题难以施行。

        比如说他想过找人打他们的闷棍,然后装进麻袋里直接拖走,丢进渭水喂鱼。

        但问题是现在武士彟成神了,而自己将来也肯定成神,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因为这么点小事就搞得对方在人间绝后的确是有点不太合适。

        又比如他还想过找人登门恐吓,把武士彟没见过世面的哥哥儿子从长安吓跑。

        但是问题是武士彟死后,他国公的位置也被他儿子继承了,而恐吓一个国公的事情就真的太大了,就算是他自己恐怕最后也落不着好。

        ……

        唉!

        他还是太正直了,完全不像房谋杜断或者某个阴比那么擅长搞阴谋诡计。

        而且麻烦的是他还不能找这帮阴险的家伙去讨论这个事情。毕竟这可是一个卖好清微的良机,这帮不要脸的人说不定……不对!应该说这帮不要脸的家伙一定会装着给自己出主意,然后偷偷的先下手为强,把这个事情给办了!

        眼睁睁的看着一个能挑选好神位的大好良机就在自己的眼前,自己却怎么也抓不住,搞得程咬金最近是抓耳挠腮,心里直痒痒,看到什么都要瞎捉摸一下。

        第二天早晨,秦王在天策府召集亲信开会的时候,程咬金却还在犯愁,连秦王他们在会议上说了点什么都没注意,只是隐约的听了一耳朵,似乎秦王跟长孙无忌那个阴比正讨论坑罗艺,将对方赶出长安的事情……

        不过这个事情跟自己有个毛的关系,自己还是继续想一想该怎么对付武士彟的哥哥和儿子吧!

        就在程咬金紧皱眉头,还在捉摸着该怎么收拾武家的那些不开眼的家伙,卖好清微的时候,忽然隐约间好像听到了清微的名字。

        他就有些敏感抬起了头,正好看到秦王将一个身材消瘦的陌生人介绍给大家。

        “诸位,这位郎君姓马,名周,字宾王,乃是昨夜的时候清微贤弟亲自介绍给孤的大才。”

        看的出来,对于清微主动给自己介绍人才的这个事情秦王是十分的高兴,而且也对这位被清微介绍来的人十分的重视。

        “孤昨夜与宾王长谈了半夜,发现宾王果然不负清微贤弟所说的大才二字……”

        李世民一脸兴奋的接着说道。

        “而且宾王还是整个长安城游侠儿的大兄,随随便便就能召集数千游侠儿,这可是一股举足轻重的力量。有了宾王的加入,某等的计划就更加的完善了。”

        听到李世民的话之后,程咬金顿时有些不屑的撇了撇嘴。

        秦王这话说的……他们谁不知道长安的游侠儿都是什么货色,要论吃喝嫖赌,坑蒙拐骗,顺手牵羊这帮人绝对是一个赛一个的厉害,但真的打起来的话,他带着玄甲骑只要一个冲锋,就能……

        等等!

        程咬金用手摸着自己微胖的肚子,眼中灵光一闪。

        吃喝嫖赌,坑蒙拐骗,顺手牵羊……这不就是现在自己最需要的人才吗?有了这帮优秀的人才,自己何愁武士彟的那几个没见过世面的哥哥儿子不上套呢?

        “宾王贤弟是吧……”

        等到秦王殿下这次的会议一散场之后,程咬金立刻起身跑到了马周的身边,一脸的笑容可掬。

        “既然你加入了天策府,那咱们就是自己人了,今日哥哥我做东,请宾王贤弟你去平康坊吃酒,算是欢迎宾王贤弟你的加入。”

        “宿国公的诚意,宾王心领了……”

        面对程咬金的热情,马周多少也有点受宠若惊。

        “不过秦王让某继续在齐王那边虚与委蛇,做一些诱导齐王的事情,所以某现在实在是不适合公然与宿国公出去饮酒,不然让齐王知道的话就不好了!”

        “贤弟你放心……”

        听到对方的话之后,程咬金一拍自己的胸脯,毫不犹豫的说道。

        “齐王和太子的那点人手和手段,咱们天策府都了解的一清二楚,一会宾王贤弟你跟某同车出游,进了平康坊花楼之后再下车,保证神不知,鬼不觉。”

        “那……好吧!”

        看到程咬金这么盛意拳拳,马周也只能答应了下来。

        “正好某跟莲意居的李大娘子有些交情,那某就先让人去莲意居包一个跨院好了!而且某初来乍到,这个会账的事情自然该某来。”

        “不!会账还是得某来……”

        “某是新人,会账是应该的!”

        就在他们两个正因为会账的事情纠缠的时候,忽然一边的秦琼也插进来。

        “宾王贤弟,你既然是清微真人朋友,那就是我秦叔宝朋友,所以你们两个谁都不要争执了,这次会账的事情就由某来好了!”

        “……”

        这么一来二去,等最后出发的时候,马周他们的队伍里又多了尉迟敬德,薛万钧,翟长孙这一票平素就走的比较近的武将,带上随从之后队伍足有数十人,浩浩荡荡的,进莲意居的时候都把花楼的假母李大娘子给吓了一跳。

        “呦!敢问贵客们这是打算要做什么啊?”

        “大娘子……”

        坐在马车里的马周掀开窗帘,朝着李大娘子招了招手,等她走过来之后,才低声的说道。

        “某接了一个大买卖,你不要声张,送我们去西跨院就好,另外再把歌舞双绝的四娘子和七娘子秀兰女史,还有五娘子,九娘子,十娘子,十五娘子一并请到西跨院来。”

        “哎呦……我还当是谁呢,原来是马郎你啊。”

        在看到马周这张熟悉的脸之后,李大娘子顿时就放下了心。

        “不过现在不巧,我家四娘子,七娘子,五娘子和十娘子现在都有客呢,只剩九娘子和十五娘子了,要不马郎你还是照顾一下妾身其他的女儿如何?”

        “都有客……”

        听到李大娘子的话之后,马周顿时就有点发愣。

        “大娘子,你这里的生意现在居然这么好的吗?”

        “那是自然!”

        李大娘子一挥手中的团扇,得意洋洋的说道。

        “我家的女儿各个秀外慧中,善解人意,而且最近还……”

        说到这里,李大娘子用团扇掩住了自己的嘴巴,轻笑了一声。

        “要不这样吧,马郎你们先去西跨院,妾身让九娘子和十五娘子带上其他几个女儿先去侍候,等四娘子和七娘子空下来的话,再让她们去西跨院给诸位贵人敬酒,如何?”

        “好吧!”

        听到李大娘子的话之后,马周也不为己甚,点头答应了下来,然后坐车直接进莲意居。

        就在马周和程咬金,秦琼他们在莲意居西跨院的屋子里刚刚坐定的时候,一帮面容秀丽的莺莺燕燕们已经各自手捧乐器,在两个尤其出色的美女的带领下走了进来。

        “奴婢等见过几位贵人……”

        “免了!”

        花丛老手的马周抬起手来,对着这些娘子们就是一通输出。

        “九娘子,你坐在宿国公身边,十五娘子,你坐在翼国公身边……十九娘子,你跟二十娘子两个人坐在边上,随便弹点什么铿锵有力的曲子。”

        “来,宾王贤弟!”

        等这些小娘分配完毕,上了酒菜之后,程咬金立刻端起了酒杯。

        “为了庆贺今日相逢,某敬你一杯!”

        “不敢!”

        马周双手端起了酒杯,起身团团行礼。

        “宾王后学末进,理当先敬宿国公以及诸位一杯!”

        “宾王,某刚才就说过了,你既然是清微真人的朋友,那就是某等的朋友。”

        秦琼端着酒杯,大声的说道。

        “既然大家都是朋友,那就不必客气了,来!举杯,饮胜!”

        接着,在场的这帮人全都举起了手中的酒杯。

        “饮胜!”

        就在秦叔宝说话的时候,坐在他身边的某个长相秀丽的女子听到清微真人四个字,不禁目光微微的闪动了一下。

        ……

        酒过三巡之后,马周感觉到自己肚子有点涨,于是他起身抱拳,朝着在场的这些人行礼告罪。

        “诸位仁兄,小弟有些内急,还请更衣!”

        他的话音刚落,就看到程咬金也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对着他说道。

        “正好,某也打算去如厕,一起一起……”

        接着,还没有等马周反应过来,程咬金已经晃着膀子来到了他的身边,一把揽着他的肩膀,并排朝着门外走去。

        “宾王贤弟啊,某这一看你就覺得親切。”

        程咬金一邊揽着马周的肩膀,朝着莲意居的茅厕走去,一边亲切的说道。

        “以后你在天策府这边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尽管跟某说,某来给你出头。”

        “那就多谢宿国公了……”

        听到程咬金的话之后,马周顿时就顺杆爬了上去。

        “某正担心自己人地生疏,出什么纰漏呢。”

        “你放心!”

        程咬金一边摇摇晃晃的走,一边拍着胸脯。

        “这天策府上上下下,就算是秦王也要给我程某人一点面子。”

        “那某就全仰仗宿国公了……”

        看到对方这么仗义,马周也张嘴回答道。

        “宿国公如果有什么宾王能帮上忙的地方,也请盡管开口。”

        “既然宾王贤弟你都这么说了,那哥哥我这边还真有一个事情需要你帮忙……”

        马周的话音刚落,程咬金也顺杆就爬了上来。

        “你放心!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哥哥想找几个精通吃喝嫖赌的家伙,给几个公子哥长长记性,而且绝对没有什么后患,出了事的话你们尽管可以朝我程某人头上推。”

        刚开始听到程咬金说有事需要他帮忙的时候,马周还有点担心,结果后来听到说是这种小事之后,立刻也一拍胸脯,满口答应了下来。

        “这个事情简单,宿国公放心,等今天回去之后某就挑选一下,最迟后天就让他们去你府上报道。”

        “哈哈哈……”

        听到困扰自己多日的事情终于被解决,程咬金顿时大笑了起来,接着拍了拍马周的肩膀。

        “宾王贤弟果然仗义,那哥哥我就承你这个情了……”

        就在这个时候,心情大好的程咬金忽然听到了几声轻微的祈求之声。

        “多谢卷舌星君大发慈悲,让奴家的口舌变得更加的灵便,奴家无以为谢,只能早晚三炷香,诚心祝祷……”

        程咬金眨了眨眼,停下了脚步,看向了说话的地方。

        “宾王贤弟,你有没有听到卷舌星君四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