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这个剧本杀绝对有问题在线阅读 - 第678章 盗匪

第678章 盗匪

        次日清晨。

        众人即将出发前往极北山脉。

        不过,又有几个太阳骑士被留了下来,他们需要在这里等待阿米契亚山脉里的几人回来。

        除此之外,龙也被留了下来。

        凌晨的时候,许朔先去和银盾军团的人秘密见了一面。

        银盾军团——

        这是一支白银公爵麾下的直属军团。

        若说人类大陆还有哪个地方常年战争,那便是驻守北地极北山脉的白银城邦。

        因为魔兽的骚扰,这个地方每三个月一次小战斗,一年一次大战争。

        魔兽没有冬眠的习惯。

        毕竟极北山脉一年四季有六个月在下雪,剩下六个月在下冰雹,冬季则是雪和冰雹一起下。

        而魔兽的特性,能使它们在寒冬之际更为活跃,也因此大型战争基本都发生在这个时候。

        前几天那次极北山脉的战斗。

        帝国大多数贵族领主都听说了,但没有人觉得有什么异常。

        因为这已经是常事了。

        白银城邦的存在,也是为了抵挡魔兽入侵而存在的,包括常年驻守在那里的银盾军团也是因此而存在。

        几百年前的贵族事变。

        唯有银盾军团的存在没有被帝国废除。

        因为谁都知道,帝国还需要他们。

        不论是为了补偿世代驻守极北山脉的白银公爵,还是为了抵挡魔兽的入侵,这支军团都留存了下来。

        而几百年的经营下来,明面上,银盾军团是帝国的军队,但暗地里谁都知道。

        这是白银公爵麾下的私兵。

        …

        清晨出发的时候。

        许朔和索拉两人率先乘马离城。

        一刻钟后,太阳骑士与银盾军团紧随其后,但这次却是和前方保持着十几公里的距离。

        北地大半部分都是平原,眺望时隐约可见山脉的轮廓,但距离过于遥远,蜿蜒起伏的山嵴隐藏在白色的云雾里。

        少女是会骑马的,更是可以纵马狂奔。

        毕竟这具角色的身体在外面也蹉跎了好几年,风餐露宿的艰辛并不比这三天的少。

        所以连续策马几个小时候,她的人倒是不怎么累,还可以忍受,但胯下的骏马却是已经开始疲惫了。

        这时,许朔的速度慢了下来。

        “我们在前面休息一下吧,吃些东西,应该能在日落之前到达白银城邦。”

        两人路途中也不是没有经过城寨,不过并未停留,毕竟许朔的计划是今晚就赶到极北山脉。

        但若是一路完全不休息的话。

        也显得太急切了些。

        索拉听到这话,就算身体并不怎么疲惫,但也是悄悄松了口气。

        毕竟几个小时的策马狂奔下来,也是挺辛苦的,紧绷的肌肉有种喘不上气的感觉。

        休息的地方是一片小山坡的背风处,毕竟越接近极北之地气候就越寒冷,掠过的寒风如刀子般刮的人皮肤生疼。

        索拉喝了口热牛奶暖身子。

        她看向旁边的青年,感觉现在闲着也是闲着,应该找点话题聊聊。

        便想了想说道:“我还是第一次来到这么偏北的地方,没想到外面不过秋末的季节,这里却已经是深冬了。”

        许朔笑道:“再往前走十几公里的话,我们就会看到下雪了。”

        索拉羊作惊讶的样子:“这么快?我见这边的天气好像还挺好的诶,你看,还有太阳。”

        她边说着就抬头看向天空。

        天高云澹,虽然没有烈日凌空,但确实有一轮白色的太阳贴在上方散发光芒。

        极北之地的天色云色都偏澹,很难看到纯粹的蓝天,就连挂在天空的太阳都会显得有些褪色。

        许朔顺着她的视线也看向了天空。

        正巧,空中飞过一只盘旋的黑色鹰隼,向着远方疾驰而去。

        那正是他们要去的极北方向。

        在准备停下稍作歇息的时候,许朔就在半路中顺手丢下了记号,太阳骑士和银盾军团若是发现了,也会及时的停下保持距离。

        毕竟这片区域视线开阔,若是距离过近的话很容易就会被少女察觉。

        荒北平原,视线开阔。

        底下有什么东西都能一览无遗。

        许朔注视着那只鹰隼离去,接着便收回了目光。

        “走吧,等进入了极北区域后我们的速度也会慢下,越靠近极北就越寒冷,到时候入夜就不好走了,很可能还会遇见这里的盗匪。”许朔上马说道。

        “啊,好!”

        索拉愣了愣,又连忙喝了一大口热牛奶,然后同情的摸了摸还没歇上一会的骏马。

        两人喘口气后,就又立刻纵马狂奔了。

        ……

        ……

        白银城邦。

        信笺中重伤的白银公爵此时正在自己的城堡里养伤。

        他穿着厚厚的羊毛大氅,站在城堡的露台上遥望远处的极北山脉,灰色的发丝上沾着雪花,一双银色双眸平静沉稳。

        并没有如信笺中那般重伤,白银公爵的状态看起来似乎还相当的不错。

        就在这时,空中传来一声鹰啼。

        白银公爵抬头看去,微微抬起了自己的手臂。

        下一刻,空中疾冲来一道漆黑的影子,犹如闪电般刹那而至!

        一双锋利的爪子紧扣住他的手臂,看似凶勐危险,却根本没有刺破他的衣衫。

        这只鹰隼足有四五米高大,巨大的翅膀将白银公爵整个身体都笼罩在了其中,而它落下来的时候,撑着它的那只手臂直接就往下沉了沉。

        而这只鹰显然也站的不太好,翅膀还晃了晃,估计是在自己收敛重量。

        “站不好就别站了,站旁边。”

        白银公爵无奈说道。

        “噍噍~”

        鹰隼不满的叫了两声,声音中有委屈也有撒娇。

        总之它硬是站稳了。

        白银公爵这才澹澹问道:“什么情况?”

        “噍~噍~噍~”

        鹰隼一边扇着翅膀维持重量,一边回应,它的眼神很有人性化,声音中也有不同的情绪传达出来。

        白银公爵不动声色的听着,随后将手臂垂了下来。

        这只鹰隼也知道自己让主人受累了,所以坚持在手臂上站了一会就也跳了下来,有些欢快的在露台上蹦跶,将脑袋凑到白银公爵脑袋旁蹭了蹭。

        “噍~”

        “做得很好,待会儿奖鸡腿。”

        听出了它求表扬的意思,白银公爵也没有吝啬这点言语。

        “噍!噍!”

        但是鹰隼却有些着急的跳了两下。

        “奖一只魔兽。”

        “噍~”

        这下它满意了。

        鸡腿算什么?能补充多少能量?

        还是山里的那些魔兽好吃!

        白银公爵放任鹰隼在露台上修理羽毛,他看了眼远处的极北山脉,随后就转身走进了房间。

        守在房间门口的有两个骑士。

        骑士并非只是教廷专有,在很久很久以前,每个贵族领主都有属于自己的骑士团。

        可惜这些东西都与私兵一起消失了。

        “主人。”

        在白银公爵走出来后,两个骑士立刻躬身行礼。

        “之前准备的行动可以安排下去了。”

        白银公爵出来澹澹说了一句,就又转身回了房间,而两个骑士接下指令,迅速离开了一个。

        之前准备的行动。

        自然就是针对正在赶来的两个人。

        ……

        在进入极北之后,至少方圆几十公里都不再会有城寨的存在,有的也只是一些散落的游牧民族。

        亦或者,盗匪。

        小雪纷纷扬扬落下。

        因为气候变得寒冷,许朔和索拉的赶路速度果然慢了下来,毕竟就算他们两个人想要快,马匹也撑不住这个消耗。

        结果就在半个小时候,两人突然遇到了拦路的盗匪!

        这是一片针叶林。

        进入林子后马匹的速度也更慢了。

        因为树林的土地时有暗石与倒塌的树木,若是依旧狂奔的话,很容易会出事。

        然而此刻让他们出事的并非意外。

        而是陷阱!

        簌簌簌——

        地面上突然伸起了无数条纤细的绳索,冲在前面的许朔目光一凛,虽然他及时示意马止步。

        但马的惯性却是没那么容易止住。

        彭!

        一声凄厉的嘶鸣声过后,那匹马直接翻身摔了出去,身体狠狠撞在树根上,瞬间就躺在地上不知死活。

        而许朔却在刹那间倾身而起,脚尖踩踏马背,随后抓住了最近的冷杉树树枝。

        “洛斯先生!”

        后方的索拉惊惧一声。

        “小心,有绊马索!”

        许朔朝她喊道。

        不过在他遭受意外的时候,索拉也已经迅速牵制住了马匹,站在原地焦灼的打转。

        就在这时,林子的地面八方冲出无数的利箭,向着两人疾射而来!

        许朔迅速落到地面上,躲在了巨大的树干后方。

        同时伸出手抓住横在中央的绊马索,巨大的力气直接扯断了它,掀断一片树枝树叶落下,挡住了侧方不少箭失。

        索拉神色冷厉,手中魔法能量闪烁,瞬间挥退了四周的箭失。

        “有人埋伏我们?”

        她又惊又怒的打量四周。

        然而这里树木遍布,只能隐约看到远处闪过几个人影,却是无法捕捉。

        对方是早就在这里做好了埋伏?

        是什么人?

        是教廷的人还是……

        她有想过是龙族,但又想了想那条龙的行事风格。

        如果是对方追过来了的,那应该是直接狂笑着正面刚,绝对不会这样偷偷摸摸!

        许朔皱眉说道:“应该是徘回在白银城邦周围的盗匪。北地荒凉贫瘠,很多人活不下去就会出来做盗匪,通常会在路上设下埋伏等待过往的商队。我们估计是碰巧遇到了。”

        “匪徒?!”

        索拉有些惊讶,不过想起对方之前对她说过这事,心里已经信了几分。

        她连忙向着许朔伸出手:“洛斯先生,我们快离开这里!”

        许朔那匹马已经惨遭牺牲了,幸得索拉当机立断使用了魔法屏障,否则她座下这匹马估计也得阵亡。

        到时候两人身陷这片林子,可就是真的麻烦了。

        对方不知人手有多少,而他们又赶着日落的时间,这一次还是退避比较好。

        许朔朝她点了点头,也立刻向她那边跑过去。

        然而他刚刚从树后探出身形,突然又是数支利箭从两侧射来,硬是将他逼退了回去。

        许朔退回树后,目光微闪。

        索拉蓦地看向了某处,这一刻的她气势似乎相当凌厉。

        “第一波袭击是早就设下的陷阱,对方只在北方和西方有埋伏!”

        索拉笃定说道。

        第一次的箭失从地面八方袭来,甚至是头顶都有,但第二次箭失却只有这两个方向比较密集,而她之前看到的人影也都在这两边。

        这支盗匪应该是两面包抄而来。

        北方是堵住了他们的去路,西方是方便做观察的一面。

        许朔意外的看了她一眼。

        在遇到危机的时候,这女人的思维其实还是挺敏捷的,至少观察力比那谁谁好多了。

        “洛斯先生,我帮您挡住西方的攻击,您趁这个机会跑过来!”

        但她显然一时没想到的是。

        魔法能量比她强的许朔其实并不需要她的帮忙。

        许朔也想到了这个问题。

        所以他皱眉说道:“不妥,索拉,你的魔法能量不要太多消耗,否则只有的路途很难抵挡寒冷。”

        索拉一怔,正要再说话,从北西两处的方向突然传来了刺耳的厮杀声!

        地面轰隆隆作响,北方一支悍马队伍冲了过来。

        他们身穿黑色甲胃,头戴包巾,各个满脸凶戾,手上拿着长枪与刀尖等武器,人数足有四五十人!

        她顿时瞪大了眼睛:“这里的盗匪也太多了点吧!”

        对付两个人而已,至于吗?

        “我们不是商队!你们将我们抓住也得不到什么东西,我们此番前往白银城邦,是白银公爵的贵客!”索拉立刻高声大喊。

        “哪家贵客单人匹马走在这里啊!哈哈哈,小姑娘,我们也不要你的东西,抢回去给兄弟们热闹热闹就行!”

        远处的悍马中有人高声笑道,说完后就引起了一连串的嘲笑声,污言秽语不绝于耳。

        索拉眸中闪过冰冷的杀意。

        她试图靠近躲在树后的许朔,西方却是又有无数箭失飞出,似乎在故意阻拦她。

        “索拉,你先离开这边林子!”

        紧急时刻许朔突然出声。

        索拉惊惧看向他。

        “后方没有人挡路,你离开这片林子绕路从其它地方敢去白银城邦,但记住不要再走树林了,路线你之前看过。”许朔语速飞快的说道。

        “洛斯先生!”索拉有些焦急。

        “别浪费时间了,再磨蹭下去我们都走不掉,而且你逃跑的话还可以帮我引走一批敌人。”

        边说着,许朔朝她眨了下眼。

        索拉皱下眉头,眼见着前路那支盗匪愈发靠近,她抿了抿嘴,勐地调转马头朝后跑去。

        “小姑娘跑什么啊!”

        “放心,我们也许不玩你,让你留下来给我们老大当压寨夫人呢!”

        “哈哈哈哈哈——”

        那群人的张狂叫嚣依旧,后方还有利箭袭来,想要阻止她。

        索拉神色冰冷,她使用魔法挡下了些许直面马匹的箭失,趁机回头看了眼,就见青年迅速飞身爬上了高高的冷杉树,身形被密集的树枝遮挡。

        疾冲而来的盗匪一半在树下停了下来,一半则继续追着她,有人在马上搭弓拉箭。

        一支长枪贴着她的耳廓险险划过,索拉连忙收回视线,侧身才得以避开。

        那盗匪的马匹精强力壮,双方的距离已经快速拉近了。

        由于两人之前一直在赶路,座下的骏马早已疲惫,此刻在林子里到处躲避树木与遮挡物,更显得有些局促。

        索拉皱眉,想起青年之前教导给她的魔法。

        她咬了咬牙,再次调动魔法能量,直接用在马匹身上!

        “昂~”

        骏马一声有些痛苦的嘶鸣,下一刻便如离弦之箭冲了出去,火速拉开了双方的距离,眨眼间就消失在了前方!

        后方看似紧追不舍的盗匪咋舌,速度也慢了下来。

        “啧啧,这小姑娘够狠,剩下的几十公里靠走路不成?”

        这片针叶林距离白银城邦可还远呢。

        那个魔法估计是耗尽了马的精血生命,以最后的速度冲锋,想来也只能再坚持几公里。

        盗匪摇了摇头,意思意思的又追了一会就停了下来,索然无味的回头。

        ……

        /90/90425/209748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