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灵境行者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章 坑爹道具

第一百一十章 坑爹道具

        猫王音箱发出电流声,继而归于平静。

        张元清呆愣愣的坐在书桌前,脑子里却有什么东西沸腾了,千头万绪,波涛汹涌,一团乱麻。

        过了不知道多久,他终于从混乱的情绪中挣脱,捏着眉心叹息:                “真是的,原来连你也是诡眼判官的奴仆”                度过最开始的惊愕后,过去那些线索、细节,在张元清脑海里收束,渐渐拼凑成了事情真相。

        ——魔君是诡眼判官的奴仆,而且是在魔君还很弱小的时候,就被诡眼判官控制了。

        过去的某段音频可以作证,魔君每个月都有猎杀守序行者的任务,任务是谁颁布的?                之前张元清没想明白,但如果魔君是诡眼判官的奴仆,那逻辑就通了,诡眼判官是邪恶职业阵营里的大佬,天生与守序阵营对立。

        安排手底下的“奴仆”打压辖区内(灵能会东区分会)的守序行者,合情合理。

        太一门的袁廷说过,魔君喜怒无常,性情桀骜,守序职业和邪恶职业一锅炖,这是因为夜游神属于守序职业,守序杀守序,若是遇上有声望值的,那魔君会被扣除道德值。

        所以,魔君要猎杀邪恶职业,保证自己不会被灵境通缉。

        “魔君在很弱小的时候,被诡眼判官控制,他挣扎求生,努力寻找解除圣杯控制的办法,直到他即将登顶至高,终于见到了希望。

        “然后,伙同同样是奴仆的兵哥,一起猎杀诡眼判官我之前获得的所有信息,都能验证这個推理,动机和逻辑都吻合了。”                张元清继续推敲,如今弄清楚了魔君猎杀诡眼判官的动机,再结合神秘人                他脸色突然难看起来,一个让人不寒而栗的推测浮现于脑海:                魔君是诡眼判官的奴仆,那么,他的身份资料必然被记载于名册之上。

        如果,如果那个神秘人是魔君的人,他撕掉一页名册的目的,不是为了掩盖兵哥的身份信息,而是恰好,兵哥和他记载于同一页纸上。

        “不应该啊,魔君没死的话,兵哥怎么得到他的角色卡?话说回来,李东泽曾经说过,角色卡是灵境发放的,但我的角色卡是兵哥给的”                想到这里,张元清忽然头皮发麻。

        “如果真是魔君,那他不杀我的原因,就很细思极恐,不行,我必须确认他到底有没有死亡。”                张元清搓了搓脸,稳定心神,从抽屉里取出笔记本,写下:                “灵境行者如何解除角色卡?”                “如何得到别人的角色卡?”                弄清楚这两个问题,我大概就能推测出很多东西,但绝对不能问官方,尤其傅青阳,他知道的太多了张元清转动着圆珠笔,脑海里锁定了一个对象。无痕大师!                无痕大师是邪恶职业,是和守序职业完全割裂的阵容,而因为对方属于混乱善良阵营,不会对自己产生恶意和威胁,再加上无痕大师级别够高。

        像他询问,比像止杀宫主询问要好。

        宫主虽然是守序阵营,可架不住她疯批啊。

        “有事没事,都可以去无痕大师那里露露脸,抱一抱大腿,死皮白赖的求入梦玉符,除非他明确表示让我不要再去”                张元清对自己的社交能力和厚脸皮还是很有信心的。

        打定主意后,他收好猫王音箱,盖上被子,沉沉睡去。

        次日,张元清在外婆的千呼万唤下醒来,大字型躺在床上,舒展腰肢。

        经过一夜的休息,状态已经彻底恢复。

        来到客厅,表哥陈元均正好吃完早餐,抽出纸巾擦了擦嘴,朝表弟颔首,接着说道:                “奶奶,我去上班了。”                张元清一愣:“哥,今天周日。”                陈元均无奈道:“第三小学那边出了点状况,我们要负责封锁现场,维护秩序附近小区还死了个大爷,听同事说是意外坠楼,但隔壁的邻居说当晚有人在楼下打架。

        “死者家人认为他是被害死的,一大早就在治安署里闹了,今天事儿很多”                他确实被人害死的,嗷一嗓子就把黑无常骂懵了,我救都来不及救张元清默默叹气。

        松海的老大爷老大妈气性向来大,惹他们不高兴了,天王老子都敢指着鼻子骂,可惜运气不好,遇到黑无常这种硬茬。

        待陈元均出门上班,张元清拿起包子啃了一口,边吃边问:                “外婆,小姨呢?”                “在屋里睡觉,今儿周日,我也懒得管她了。”外婆给外孙夹了根油条,接着从兜里摸出五百纸钞,道:                “下星期的生活费。”                “谢谢外婆。”                张元清可是五十万身价的大佬了,但家里给的生活费不好不要,总不能说:你外孙我整天刀口舔血,杀人越货,如今也是不差钱的主了。

        外婆豪气的拍下五百大洋,便进了阳台浇花,这时,穿着胸口印有皮卡丘的粉色棉睡衣的小姨,踩着拖鞋,啪嗒啪嗒的走出来。

        她无精打采的眯着眼,秀发乱糟糟披散,透着一股子慵懒。

        说起来,小姨虽然是甜美乖巧类型,但身段还是很能打的,皮卡丘都胖了一圈。

        江玉饵在外甥边上坐下,喊道:“妈,我的粥呢!”                “你自己不会去厨房盛?”外婆骂道。

        江玉铒撒娇道:“妈,你不爱我了吗。”                “滚!”                “”她灰溜溜的进厨房了。

        张元清等小姨端着白粥返回,便问:“昨晚咱们也没打游戏啊,你睡这么晚?”                “大姨妈来了!”“大姨妈来了!”                “伱家大姨妈一个月来两次啊?”                “多嘴!”小姨抬起手,一记凶猛的手刀,duang的砍在外甥的脑瓜:“何时轮到你一个小辈在姨面前逼逼赖赖。”                刚发完威的小姨就被外孙反剪双手,按趴在餐桌上。

        张元清瞟了一眼小姨撅起的翘臀,脑海里不受控制的闪过一个念头:这么漂亮的屁股,不长条猪尾巴可惜了                艹!                他心里爆了粗口,立刻松开小姨,正襟危坐。

        刚要呼叫老妈,让她看看外甥如何欺凌自己的江玉饵,愣了一下:“你怎么怂了?”                张元清冷笑一声:“女人,你已经无法吸引我了。”                接着,他在心里含泪补充一句:母猪已经渐渐走入我的视野                “待会儿逛街去呗?”江玉饵说。

        “不,我上午有事,下午看时间。”                                昏暗的室内,橘色的台灯散发微弱的光芒。

        棕色的实木书桌前,魁梧的壮汉“啵”一声,拔掉玻璃试管木塞,把淡金色的液体一饮而尽。

        他发出满足的叹息,遍布全身的剑痕、爪痕,快速愈合,不留疤痕。

        而后,这位火师望向站在窗边看雨的黑袍大护法,沉声道:                “我刚收到消息,黑无常被杀了,圣杯已经落入松海分部手中,大护法,我们没机会了。”                窗边的大护法静静看雨,沉默了许久,声音嘶哑:                “谁杀的黑无常?”                火师冷哼道:“元始天尊,官方资料库里显示,他刚获得了a级功勋,呵,a级功勋,我记得要成为长老,除了等级足够,还得至少一个a级。黑无常要不是他杀的,他凭什么得a级。”                大护法道:“想办法杀了他,另外,放出消息,黑无常被击毙,名册落入五行盟手中,刺激一下名册上的堕落者。”                                上午九点半,张元清背着双肩包,满脸笑容的走进“无痕宾馆”的大厅,直奔前台。

        “小圆阿姨,我又来了。”张元清凑到前台。

        酒红色小西装,搭配白色衬衫的艳丽阿姨,瞥他一眼,淡淡道:“这次又是什么事。”                “        我过来是感谢小圆阿姨上次帮助,黑无常已经被击毙,圣杯事件解决了。”张元清说着,打开双肩包拉链,取出一沓纸钞,摆在前台:                “这是十万,多出的五万是我个人心意。”                “黑无常死了?”小圆阿姨眉梢一挑,冷淡的眼神里闪过惊讶,接着是忌惮。

        五行盟的能力超出她的预料,竟在这么短时间内,        便揪出黑无常,并击杀。

        她蹙起精致的眉,道:“我记得,负责此事的是康阳区执事,白虎兵众傅青阳。”                张元清:“是他,不过此事件中,我才是首功。”                小圆直接无视了他的话,心里小圆直接无视了他的话,心里对傅青阳愈发忌惮。

        旋即,她把注意力转移到厚厚的一摞现金,沉默一下,收下了十万。

        像他们这样夹缝中生存的群体,有道德值的限制,有官方行者的搜捕,收入来源极为有限,生活不能说拮据,但绝对称不上富裕,而缺少资金的话,会造成很大的不便。

        维护渠道、打探消息、交易等等,都需要钱。

        灵境行者也需要生活。

        见小圆阿姨收下钱,张元清立刻道:“其实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小圆阿姨心里一沉。

        “我想见见无痕大师。”张元清一脸诚恳。

        小圆低头看一眼手里的钱,眼角抽动一下,冷着脸道:“稍等!我只能替你去问,见与不见,是无痕大师的事。”                说罢,踩着高跟鞋,走向电梯。

        几分钟后,电梯下行,小圆阿姨返回,颔首道:                “去吧!”                张元清乘坐电梯来到四楼,停在左侧第二间房门前,也就是“404”号房间。

        他握住门把手,轻轻拧开。

        眼前景物水波般扭曲,房门消失,        酒店走廊变成古朴宽敞的大殿,脚下的红毯变成斑驳石砖,绘着满天神佛的藻井下,一尊金色大佛,拈花低眉,神态似慈悲似威严似冷厉。

        张元清朝蒲团上的背影合十行礼:“无痕大师。”                “何事?”                缥缈低沉,忍耐痛苦的声音回荡。

        “晚辈有两个疑惑,想请教大师。”张元清道:“灵境行者,如何能解除角色卡的绑定而不死?        我如何能得到别人角色卡?”                无痕大师沉吟了两三秒,缓缓道:                “任何灵境行者,唯有死亡,才能解除角色卡的绑定。即便是五行盟的五位盟主,邪恶组织的最高领袖,也不例外。

        “至于如何得到旁人的角色卡,我没听说过这种手段,但以我微末的见识来看,必须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身在灵境中。”                连五位盟主都不能解除角色卡?以无痕大师的等级和身份,他敢这么说,肯定就是有把握的。

        所以魔君是真的死了?                只有在灵境里才能得到别人的角色卡,这个我倒是能理解,因为行者死后,灵境会回收角色卡,想要“截取”,肯定得在灵境里。

        无痕大师都不清楚这样的手段,兵哥却做到了张元清思索片刻,又问:                “高等级夜游神灵魂不朽,是否存在假死可能?”                “假死便不可能解除角色卡,角色卡解除,就一定死了。”无痕大师道。

        听到这话,张元清心里的猜测动摇了。

        太一门主说魔君死了,无痕大师也说角色卡解除,就意味着死亡,难道自己的推理,比两位大佬的见识更可靠?                显然不可能!可神秘人不是魔君的话,到底是谁?                张元清心里叹了一口气,道:“多谢大师解惑。”                无痕大师淡淡道:“你我阵营不同,你又是官方组织的成员,以后还是不要来往了,五行盟的大体检不是虚设,莫要自误。”果然,粗壮的大腿不是那么好抱的张元清苦笑道:“明白了。”                话音落下,殿内景物一点点呈现出虚幻的特效,最后消失。

        他重新回到了“404”号房门前。

        唉,小绿茶的入梦玉符没有用掉,她也不算官方成员,将来有时,可以让她来探路,她要是拒绝,我理由都想好了——难道你不心疼哥哥了吗?                乘坐电梯回到大厅,张元清告辞离开,小圆阿姨忽然喊住,道:                “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                张元清一愣,心里泛起喜意,表面不动声色:“怎么说?”                他心想,莫非小圆阿姨能看出什么来?                小圆沉吟一下,道:                “你第一次见到我时,看了三次我的胸,两次脸,五次腿,第二次见我时,看了一次脸,四次胸,六次腿”                张元清大惊失色的打断:“阿姨,我没有,你不要冤枉我。你们邪恶职业就喜欢含血喷人?”                小圆阿姨淡淡道:                “但這次过来,你只看了一次我的脸。

        “你的灵体被污染了,虽然不深,受污染的部分也不会对你的性格造成太大的影响,但它對应的是‘欲望’。”                张元清吞了吞唾沫,試探道:“您是?”                小圆阿姨淡淡道:“5级巫蛊师。”                张元清态度一变,像是旧病缠身之人找到了良医,语速极快道:                “是这样的小圆阿姨,我最近得到了一件巫蛊师职业的道具,它的代价是,会渐渐改变性取向,不对,是物种取向,实不相瞒,我今天看小姨都觉得她不是头猪真是可惜了。

        “但我并没有使用它,我只是把它放在了物品栏里。”                小圆阿姨目光裡透着怜悯:                “有些道具的代价,是缓慢影响,但不会停止,但你收入物品栏的时候,它便已经认你为主,影响也就产生了。

        “有些道具的代价,是可见的,直观的,使用后支付,使用前不用考虑。

        “巫蛊师职业的堕落,属于前者。”                张元清听的心惊胆战,立刻说:“阿姨,我打算贱卖给您。”                小圆阿姨嗤笑道:“我要它干嘛,渐渐对公猪产生性趣吗?”                你自己留着吧。

        张元清一脸绝望。

        坑爹玩意,比毒死整个部族的天蟾香炉还要坑爹张元清走出宾馆,对如何处理“稻草人”深感头疼。

        这件道具无疑很强大,连红舞鞋都能玷污、腐蚀,同级别战斗时,相当于战略级武器。

        但代价实在让人无法承受,黑无常是邪恶职业,坏透了,对改变物种取向毫不在乎,而小圆阿姨不要的原因,大概是她并不觉得自己邪恶,有一颗向善的心。

        因此宁愿放弃壮大自身的机会。

        我也有一颗向善的心啊张元清心里一动:“我可以把它上交给组织,换取道具。”                正想着,手机响了,傅青阳来电。

        “喂,百夫长?”

        张元清接通电话。

        “你来我这里一趟,分部对你的奖励已经确定了,除了功勋和奖金,长老们决定奖励你两件道具,从十件道具里挑选两件。”

        傅青阳的声音依旧冷淡,但听在张元清耳里,简直是送财童子。

        “好的百夫长!”张元清大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