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穿越武大郎从卖饼开始在线阅读 - 第485章 官家偏心!大章!

第485章 官家偏心!大章!

        这次武植上朝和其他人不同。

        他并未在朝堂上排列,而是在宋徽宗出来的过道中藏着,宋徽宗开玩笑说想要让武植站在后面,听听他在朝堂上的压力有多大。

        同时也是为了告诉武植,他是非常护着的,让他不用担心。

        对此,武植也是感慨,宋徽宗还真够仗义的!

        那他倒要听听,这些朝臣今日该如何攻击他。

        今天早朝,武植依然是文武百官打压的对象。

        朝臣的嘴巴像刀子一样,又如不断的唾沫淹没了宋徽宗,即便是官家也有些受不了。

        其中御史大夫沈卫,是一个搞事的主,他天天都在说。

        他站出来道:“陛下,这几天大理寺一直在严查关于晋王的死因,经过一番严查之后我们也终于有了结果!”

        “哦?晋王是如何死的?”

        宋徽宗问道。

        沈卫道:“根据调查,晋王是因为心中长期郁闷导致淤堵而死。

        且,晋王之所以会如此,就是因为最近纸币发行的事情!”

        郭飞明:“陛下,定是因为纸币发行价格高涨,导致晋王倾家荡产,无法接受所以才导致了性命之忧!”

        宋徽宗听到这话,却是觉得好笑,没有这个本事还想着炒货币赚钱,这怎么可能!

        说来也是自讨苦吃啊!

        晋王有这么多财富居然还不收手,还想要更多,真是贪得无厌!

        宋徽宗对于晋王的财富知道的一清二楚。

        拥有上亿财富还不罢休,这能怨谁?

        宋徽宗:“好了诸位爱卿,晋王已走,这件事情就不要在提了!”

        宋徽宗为这件事情有些不耐烦了。

        但朝廷不是官家一个人的朝廷,是天下官员和皇室家族组成的。

        在有些事情上,群臣可以不断的纠缠,只要他们联合在一起。

        王黼也倾家荡产,他不可能就这么算了,他道:“陛下,若非武植,晋王也不可能死,此事不能就这么揭过啊!这也是还天下百姓一个说法,为了大宋好!”

        这时,李格非想了想,也站出来:“陛下,既然要查,微臣觉得此事的确要严谨,干脆将所有朝臣这次亏损的银两也追查清楚,哪一个大臣亏了多少,到底是不是武相炒高价格,还有赚了大臣们多少银子,全部都要查的一清二楚!”

        听到这话,朝臣们慌了。

        之前他们去找官家,就是因为这亏损银两数额过大,这来路是个问题,所以他们纷纷走了。

        如今他们说的是关于亏损之后导致晋王死亡的问题,而非这个。

        王黼立刻道:“李大人,现在我们说的是纸币发行导致晋王身死的事情,不是银两的问题!”

        宋徽宗听李格非的言语,刚开始他有些烦躁,结果提到这个宋徽宗来劲了。

        他差点忘了,之前他和武植是如何震慑这群朝臣的。

        就用银两问题,可以打消这些人攻势。

        宋徽宗点点头:“嗯,李大人言之有理啊,诸位爱卿说也都在理,这晋王之死要查清楚,那就索性将这次大臣亏损银两全部严查!不如朕来一次大审查!”

        “陛下!”

        郭飞明着急了,他没想到那日的事情又来了。

        这事情不能深究啊!

        宋徽宗看到郭飞明着急,也是有些好笑,他似乎找到了拿捏他们的诀窍。

        “郭爱卿有什么话要说?”

        宋徽宗问道。

        郭飞明:“陛下,银两的事情诸位大臣已经不在追究了,相比这件事情,诸位更在意的是晋王之死,他是堂堂大宋的王爷,是您的兄弟!不能这么白白死掉啊!”

        宋徽宗:“嗯,所以朕更要查清楚了,不查清楚,怎么知道到底是不是因为纸币发行的事情导致晋王忧郁而亡?

        若是晋王亏损不多,却忽然死掉,那么晋王之事定然另有隐情,可能是他杀!

        你们倒是提醒了朕,来人呐!速速拟旨!”

        宋徽宗一声令下。

        “在!”

        李彦站出来。

        一副要领命的样子。

        根据这架势,满朝文武哪里不知道陛下这是要下旨彻查此事。

        他们哪里经得起查?

        “陛下,微臣觉得此事可以等武相来了再做商议,彻查亏损银两的事和晋王事情,微臣想听听武大人是如何想的。”

        “是啊陛下,此事等武相回来再说吧!”

        一个个朝臣猴急一样站出,想要打断宋徽宗继续说下去。

        他毕竟是官家,一旦下旨查这件事情,他们就完了。

        见状,宋徽宗内心冷笑,还以为这群朝臣有多大能耐,自己应该早一点说出这些来镇压他们,现在不就很有效果么。

        宋徽宗也不是真的要查,他要的是威慑。

        见到这些朝臣弱了很多,宋徽宗才叹了口气:“诸位爱卿,既然你们要等武相来谈及此事,那朕倒是要说上两句了!”

        “你们口口声声都说晋王是武植害死的,但真是如此吗?”

        宋徽宗摇摇头:“实际上,晋王是因为犯下了大错才导致!”

        “大宋每一块土地都是百姓所用,然而晋王却不断的侵占百姓田地,这次他亏损了亿以上的钱,你们以为这些钱他作为一个王爷是如何得到的?”

        “是因为他欺负百姓,做了很多错事,即便他拥有如此多的财富却依然想要赚更多,结果赔的倾家荡产。”

        “还有,诸位大臣哪来的这么多银子亏损?”

        “别以为朕不知道,你们随便一个家里的财富堆积的惊人,其中不少贪了百姓的银子,你们整日弹劾这个弹劾那个,可有想过自己身上犯下的错误?尤其是晋王!”

        “若非贪得无厌,又怎么会陷入这场风波?”

        “你们之前联合群臣一起抬高纸币价格,此事朕知道的一清二楚!

        武相发行纸币是为了大宋着想,是为了整个天下的百姓节约成本,然而你们一个个哄抬价格,导致最后亏损,不想着自己的原因,却是怪罪武相?简直无理取闹!

        你们拿着朝廷的俸禄,各个张口亏损的都是几百万两,身为大宋朝臣,不想着为天下,都自私自利想着赚钱。

        朕觉得此事可以严查,索性将这些全部一次查清,也好整顿朝纲,正如诸位爱卿所言,这也是为了大宋更好的发展!”

        “若是查清有谁贪污受贿,朕会将其全部革职查办,如此才是给天下百姓一个真正的说法,大宋朝纲恢复,才能利益万民!”

        宋徽宗这话一出,整个现场的朝臣心虚的不行。

        宋徽宗明显一副认真的态度,只要是贪了的谁能受得了?

        想不到陛下又说道了这件事情。

        不。

        应该说是李格非说的!

        不少大臣暗中看了一眼李格非,这个该死的李格非,若非他,陛下还真忘了这件事情。

        现在忽然提起,怎么能让他们内心平静?

        这查出来要丢官,严重还要坐牢的。

        即便是蔡京,内心也咯噔一下,他就是因为贪了万岁山的钱被武植抓住把柄。

        做起事情来畏首畏尾。

        真要查起来,他可是无妄之灾啊!

        他又没有抱怨纸币价格问题,万一所有人都查起来,他也逃不过。

        蔡京立刻道:“诸位大臣,晋王之死实属意外,与武相没有任何关系,有些事情没必要抓住不放。武相为我大宋做出诸多功绩,莫说他没犯错,即便犯错了也并非不可原谅,何必如此咄咄逼人?到头来,对诸位大人也未必是好事!”

        蔡京的提醒,众人也知道事情严重性。

        其实说白了,官家就是这个意思。

        你们若是在深究,那好,就一起查,连你亏损银两的来路全部查清楚。

        这谁也挡不住!

        谁没有一点小把柄?

        何况蔡京说话还是有份量的。

        表面上他好像是为了武相好,又似乎是为了朝臣们好。

        实际上他是为了自己好。

        但这两边都不得罪。

        之前朝堂上攻势不断,现在大臣们都不在多言。

        即便有一两个没贪污的敢仗义直言,说什么那就查清楚,这可吓坏了那些贪污过的官員,都站出来打馬虎眼。

        剛才他们的威风没有了,将脑袋低着,形势立刻逆转。

        宋徽宗见状,感觉这一招还真是百试不爽。

        宋徽宗也懒得和他们多说,他今日就是要表明他的态度。

        他站起来:“诸位,朕昨日送给了武相一件东西。李彦,将东西拿出来!”

        李彦上前来,然后手中拿出一块金牌!

        上面有免死的字样。

        宋徽宗接過金牌,给诸位朝臣们过目:“这,便是朕赏赐给武植的免死金牌!

        金牌有两枚,武相手中一枚,朕这里一枚,他日若是谁和武相一样立下赫赫功劳,朕也会赏赐他免死金牌!”

        “这免死金牌,不但武相可用,他的家人也可用!”

        宋徽宗道:“即便武相犯下了死罪,依可免之!武家三代人中,有犯常法者,不得刑责!”

        “上次晋王在大宋银行公然对武相用刀砍,下次,朕看谁敢如此胆大妄为,若是在让朕发现有类似之事,朕,定将他发配边疆,甚至处死!”

        免死金牌?

        朝堂上忽然一片沸腾。

        此刻宋徽宗占据了上峰。

        这些人碍于自身的亏心事,停止攻势后,宋徽宗反攻了一波。

        一次,就让在场所有朝臣给整服气了。

        不说其他朝臣们傻眼,就是蔡京都双眼发直,暗道官家居然……居然赏赐了武植免死金牌?

        整个朝堂震撼万分,而宋徽宗已经留下这些话,自己一转身走了。

        在后方走廊中,武植听到朝堂上的言论,嘴角浮现了一抹笑容。

        对于免死金牌,武植还真没想到。

        之前武植对于卫国公的事情上,无视了丹书铁券,此物也是免死的东西,但那是上一代的。

        现在赵佶是当今官家,他在位发的免死金牌,威力可比卫国公的丹书铁券强多了。

        即便是武植,如果卫国公那丹书铁券是当今官家给的,他下手恐怕要思量一番了。

        如今现场一片哗然!许多大臣们简直不敢相信会是这般。

        此物满朝文武谁不羡慕?

        更有谁不害怕?

        这意味着武植即便犯下错误,他依然可以活命。

        该死的!怎么会这样?郭飞明听到这消息,简直气死。

        本来大家是一起弹劾武植,结果没想到闹了这么一出,武植没弄倒,反而给武植提供了保命的免死金牌?

        官家也太偏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