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狂战在线阅读 - 第八章突变

第八章突变

        (1)

        “丢!又是这个衰仔。”捞仔骂了一声,便举起了手里的温切斯特m70步枪,瞄准了正在水里挣扎的烂牙仔。

        “够机灵的,求生的欲望也很强烈。不要杀了他,把他弄上来,我们在这里需要几个这样的人。”马格南说完,便转身朝着海边走去。

        捞仔举着温切斯特步枪,扣动了扳机,子弹贴着烂牙仔的头皮飞过,在他眼前不远处炸开一团水花,正在游着的烂牙仔大为惊慌,扑腾地更快了。

        砰!又是一枪,这颗子弹几乎是贴着他的脸颊飞过去的,子弹钻进水里又是一团水花。烂牙仔不敢再游了,这两枪是很明显的警告,若是自己再不识趣,下一颗子弹可就打在自己身上了。

        “喂,赶紧游回来。不然把你打成马蜂窝。”捞仔蹲在栈桥上,单手擎枪的喊道。

        哑巴走过来,抽着烟,将栈桥上的尸体开始一个个的朝着水里扔。尸体被扔到水里,慢慢泛红一片。

        烂牙仔知道,对方如果想要杀自己,早就下杀手了,何况自己现在根本无路可逃,也就只好游回去。

        “诸位老大,别杀我。我以后就跟着你们了,你们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烂牙仔还在水里游着的时候就喊道。

        捞仔笑了,“丢,就没见过你这样的衰仔。”

        烂牙仔浑身湿淋淋地爬了上来,弯着腰站在捞仔和哑巴跟前,一脸堆笑,“几位老大,我叫烂牙仔,现在跟着你们了。你们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尽管吩咐,尽管吩咐。”

        哑巴瞥了一眼,指了指栈桥上的尸体,示意让他搬下去。烂牙仔一阵小跑过去,吃力的搬着栈桥上的尸体,将这些人扔到了海里。

        正搬着的时候,一个人传来一声哀鸣,他定眼一看,是万坤的一个保镖,这家伙身上打的跟马蜂窝一样,却还有口气,不得不说是命大。

        烂牙仔心想着要救下这人,便跑到捞仔那边说:“老大,你看还有一个活着的,要不要送医院?”

        “哪个?”捞仔蹲在栈桥边摆弄着手里的小玩意,烂牙仔指了指远处,捞仔举起那杆温切斯特步枪,砰的一枪打过去,那人便停止了呻吟。

        烂牙仔心里猛一咯噔,而捞仔却跟没事人一样继续说道:“现在没了,继续去干活。”烂牙仔反应过来,应了一声便跟着去继续去干活去了。

        一番忙碌,烂牙仔已是精疲力尽,不过总算是把码头暂时收拾出来。这时候,马格南走了过来,他摆了摆手示意烂牙仔过去。

        烂牙仔一阵小碎步跑过去,低头哈腰,“老大,你喊我?”

        “万坤的别墅你熟悉吗?”马格南问。

        烂牙仔并不算熟悉,不过这个时候他不敢多说,生怕对方给自己一枪,只好点头说:“还行还行,我经常在里面听他训话。”

        “走,带我们过去。告诉我们,万坤的钱和黄金都藏在哪里。”

        烂牙仔本想要拒绝,他确实不知道这事吗,不过转念一想还是点头答应了。

        马格南让捞仔去开车,几个人上了那辆大切诺基,便奔着万坤的别墅去了。烂牙仔坐在后座跟马格南坐在一起,他屁股只占着座位的一小部分,不敢多坐一点。哑巴坐在副驾驶,用着史密斯威尔熊爪刀剔着指甲缝里的污泥。

        “你说,万坤究竟有多少钱?”马格南身子向后靠去,眼睛半张两臂伸开。

        烂牙仔没有立刻回答,他的确不知道万坤有多少钱,更不知道他的钱藏在哪里。他在盘算着,若是自己到时候找不到,会不会被这些人干掉?

        好在自己对万坤的别墅还算熟悉,他知道其中的几条小道,到时候自己就找机会逃跑。如果能跑掉的话。

        “喂,老大问你话呢。”烂牙仔心里盘算着的时候,便被捞仔的话打断了。

        他哭丧着脸说:“老大,老大,我也不清楚。不过我猜万坤的钱应该不算多,他这些年都把钱投到了其他地方……”

        马格南没说话,实际上他对万坤家里有多少钱也并没有报什么期望,接下来这笔生意如果顺利完成,自己获得的报酬不在少数,他并不太在意万坤别墅里的钱财,只是斩草要除根,杀了万坤和他这一伙,现在应该去他别墅一探究竟。

        大切诺基飞快地在公路驰骋,路过清水镇街道的时候也丝毫没有减速。捞仔一边狂按喇叭一边踩着油门,吓得周围人纷纷避让。

        车子路过“夏天火锅店”门口,小茜和罐头正牵手走过,大切诺基快速驶来,罐头立刻拉起小茜,车子溅起一地泥水。老猫开门出来,正巧和车内的马格南目光对视,片刻之间,却已感觉到对方的存在。

        “什么人呀?在街道上还开这么快的车?”小茜看着罐头身上被溅起的污泥,不满地说道。

        老猫走过来问罐头,“没事吧?”

        “没事,就是溅点泥。回头我洗一洗就行了。”罐头笑着说。

        “你回去换一下,我给你洗。”小茜说。

        “不用,我自己能洗。”罐头说。

        “赶紧回去换下吧。”小茜推着罐头进了火锅店。老猫站在那,看着渐行渐远的那辆黑色大切诺基,再联想到之前万坤一伙人嚣张跋扈要去码头的场景,心里有了几分计较。

        车内,大切诺基朝着万坤的别墅开去。驶过清水街之后,路上的行人便少了,开的也就更顺畅了。

        马格南睁开了眼,他拍了拍一旁的烂牙仔说:“你,认识那个火锅店的老板吗?”

        “什么火锅店?”烂牙仔知道他指的是老猫那家火锅店,简单一想之后他摇了摇头说:“不认识,不认识。我不吃火锅。”说完,他偷瞄了马格南一眼,又觉得这样说可信度不高,便又补充了一句,“这个人我听说过,就是普普通通的兄弟俩。”

        马格南点点头,又问:“你叫什么名字?”

        烂牙仔张开嘴巴,指着一口烂牙说:“大家都叫我‘烂牙仔’。”

        马格南看了一眼,轻笑一声,“的确是一嘴烂牙。”

        捞仔透过后视镜瞥了一眼,“丢,一口烂牙真倒胃口。”说完,他自己笑了。烂牙仔也跟着苦笑,拘束地苦笑。

        车子开了一会后,便到了万坤的别墅前。大门紧闭,为数不多的几个保镖正在屋里百无聊赖的逗狗打发着时间。

        大切诺基开到门口毫不减速,一下撞开了大铁门,紧接着猛的一下刹车,汽车轮胎发出刺耳的尖叫。

        保镖询声看来,几只比特犬狂吠扑来,捞仔和哑巴举起手枪,砰砰砰几枪,几只猛犬一声哀呜之后便被打死。

        院内的几个保镖刚要过来查看,哑巴推开车门手持乌兹冲锋枪一阵狂扫,子弹飞过,几个保镖被子弹打的浑身乱舞,别墅一楼的落地窗玻璃发出叮当当的破碎声。

        不一会,他就打光了弹匣里的子弹,枪内响起撞针的咔擦声。哑巴将空弹匣卸掉扔在地上,重新换上之后,踩着碎玻璃渣朝着别墅内,大摇大摆走去。

        屋内的菲佣吓的躲在一个角落瑟瑟发抖,哑巴看了一眼,打着手语问马格南,“这里有一个女人,怎么办?”

        马格南打着手语说:“问问她,万坤的保险柜在哪里?”

        哑巴走过去,拽起那个菲佣,菲佣吓的浑身哆嗦,捞仔走过来,问她:“知不知道万坤的保险柜在哪?”

        菲佣哪里见过这等场面,指着楼上书房说:“别杀我。我带你们去,我带你们去。别杀我!”

        马格南点点头,让菲佣带着他们上了楼。楼梯上铺着米色的羊毛地毯,三人脚上沾满了血迹,踩在上面露出深浅不一的脚印。

        马格南很在意自己的鞋子,他还故意用脚在地毯上擦拭了一下,直到弄干净后才继续上楼。

        到了万坤的书房,菲佣指着一副卷轴后说:“我看到他在这后面开过保险柜。”

        捞仔听后,上前撕下那幅墨竹卷轴,一个镶嵌在墙内的保险柜露了出来。

        “丢,没有密码。”捞仔气呼呼骂道。

        哑巴抡起一个大锤,冲着墙壁“咚咚咚”砸了起来。墙面的混凝土哗啦啦的剥落,没多久保险柜便被砸了下来。

        “知道密码吗?”马格南对菲佣问。

        菲佣摇头,“不知道,这个都是老爷自己保管的。”

        “好,那你没用了。”说完,马格南抬手就是一枪,菲佣倒在了血泊之中。看到这一幕,本来还想着趁机溜走的烂牙仔彻底打消念头。

        “把保险柜带走,咱们走。”马格南果断命令,烂牙仔跟在他们后面要走,却被马格南拦住。

        “老大,我要跟着你们一起。”烂牙仔怯懦的表起了忠心。

        “不用,你留在这里报警,就说万坤家都被人杀了,等到警察来了你再走,还有明天晚上把你能召集的人都召集过来,去码头听我的指挥。”马格南说完,径直向前走去。

        三人上车后,便大摇大摆的开车离开。别墅内大门洞开,屋子从上到下都弥漫着一股血腥味。

        烂牙仔看马格南车走远,长出了一口气,他拿出手机想要报警,不过又担心警察怀疑他头上。思考再三,烂牙仔见马格南等人已经走远,便也撒开欢朝着山下跑去。

        (2)

        罐头的婚礼准备妥当了,老猫将那套军礼服拿了出来,送给了罐头。“罐头,这是我送给你的新婚礼物,你试一试看看合不合身?”

        “真是给我的吗?老猫,你真是我的好兄弟。”罐头拿着这套军礼服跑了出去,还一边喊着小茜说:“夏天,快来看,快来看老猫送我的礼物。”

        他拿衣服在身上比划,高兴之情溢于言表。

        小茜也跟着说:“真好看。罐头,你快点去换上让我看看。”

        罐头抚摸着这套军礼服,认真地说:“嗯,夏天,我想等咱们结婚那天再穿,可以吗?”

        小茜点点头,“好呀。对了,这套衣服要不要我拿去给你干洗,再熨烫一下?”

        “要的。”老猫说话间从里屋走了出来,笑着说:“这套衣服我很少打理,一直放在那里也有些折痕,我看拿去干洗之后再熨烫一下会显得更好。”

        “那好,夏天,就拜托你回头帮我把衣服洗一洗了。”罐头将军礼服递给了小茜,小茜捏了捏了他的鼻子,学着罐头平时的语气说:“是,保证完成任务。”

        罐头、老猫都笑了。

        三人正说着什么的时候,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警车警报声。在清水镇,警车拉着警笛呼啸而过的场景并不多见,上次是在加油站员工被杀,这次又是为什么?三人刚出门,警车已经开了很远,警笛声还在呜呜的叫着。

        街上的人也都从各自的店里走了出来,看着远去的警车,纷纷聚拢在一起指指点点的讨论着。

        “发生了什么事情?老马。”老猫走过去,对不远处潮汕菜餐馆的老马问。老马看样子刚从厨房里出来,身上还系着围裙。

        “听说是万坤的别墅出事了。我早上听人说,万坤的别墅让人给毁了,现在是一片狼藉。这警车应该就是去那的吧。”

        “万坤的别墅?”老猫自然而然的联想到了昨天万坤带着人去码头找人算账,和那辆黑色的大切诺基朝着万坤别墅方向急驰而去的场景。他本来便觉得蹊跷,现在听说万坤别墅出事,便更加断定了自己的判断。

        “罐头,你和小茜待着这里不要乱走,我出去一下。”老猫转身回到火锅店,将身上的围裙解开放在柜台上,拿起一串摩托车钥匙,便出门去了。

        “你去哪?”罐头刚跟出去还未问出,老猫便已经发动了摩托车,一阵轰鸣之后,摩托车绝尘而去,老猫的声音紧随而至,“我去去就回,你不要乱跑。”

        罐头挠了挠头,回到火锅店说:“老猫这几天是怎么了?怎么总是觉得怪怪的?”

        小茜跟老猫在一起时间少,并未有这样的察觉,便问罐头:“为什么这么说?”

        “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咱们从海滩回来之后,老猫总是疑神疑鬼的,他不让我乱跑,还说也不让你乱跑,说是担心有危险。你知道吗?我有一次看到他在擦枪。”罐头凑过来神秘地说。

        小茜心里觉察到一些异样,老猫这样做肯定有他的道理,一定是老猫发觉了什么,不方便对罐头说,所以才会有这样的举动。

        尽管心里是这样想的,但嘴上她还是对罐头说:“没事,别多想了。来,帮我看看这个做舞蹈学校的背景好不好?”

        小茜在清水镇租好了房子,准备开一间舞蹈培训学校。这几天正在装修,罐头和她会一起一些该购买的物品。

        老猫骑摩托车赶到万坤山上别墅的时候,警察已经赶到了。他们在万坤别墅周围拉起了警戒线,几个身着褐色短袖警服的男子正在里面走动着。一个警察拿着尼康单反相机在拍照片,相机上的闪光灯伴随着相机的咔嚓声不时闪烁,让人觉得有些炫晕。

        别墅周围已经聚集了很多人,大家对着别墅指指点点,有的说是有人来寻仇,把万坤一家都杀了,现场惨不忍睹;有的说是有人来抢钱,万坤不知去向……凡此种种不胜枚举。

        正想着,警察用担架抬着几具尸体出来,尸体被装在了尸袋内,上面盖着白布,血已经凝固,想来惨剧发生已有一些时间了。尸体被抬到了一辆车里,紧接着便关上车门,车子便开走了。

        一个警察走了过来,众人聚集了过去,有人问:“警官,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个年轻的警察摘掉头上的警帽直摇头叹息:“真是太凶狠了,连几条狗都没有放过。”

        众人听后无不惋惜,说完,警察便朝着警车那边走去了。

        警察取证结束之后,便将大门关上贴上了封条,不多的警察在门口讨论着什么。人群见探听不到什么消息,便也都散去了。

        老猫已经很确定,万坤极有可能已经被杀。并且被杀的还不只是万坤一人,甚至包括他手下的整个帮派。

        万坤的那些手下老猫是见过的,虽说都是一些普通地痞流氓组成,很难说有什么战斗力,但好歹也有几十个人,且大都是青年。就这样简简单单地被杀了,凶手一个是个心狠手辣的角色。

        老猫想起了在加油站、以及那天在火锅店门口遇到的那个人,他的眼神中有着一股杀气。如果没有猜测错的话,这人的到来将会在清水镇掀起一番不小的波澜。

        看来,清水镇注定是要不太平了。

        虽然心里并不怎么喜欢万坤这个人,但老猫对他也说不上十分厌恶。这种人的存在一方面也是清水稳定的保证。对于只想着过太平日子的老猫来说,万坤这样的人存在是有必要的。

        老猫一边想着,一边朝着自己摩托车停放的位置走去。

        “好好的一个家族就这么一夜之间消失了,人生的起起落落真是让人难以相信。”

        一个声音传来,老猫回头一看,不远处的长椅上,马格南正端着一个银制的酒壶坐在那里。

        马格南依旧是那身打扮,沙色的防刮裤配一件浅色猎装,猎装掖在裤子里,袖子挽起,胳膊上不经意间露出的肌肉线条暴露出他是一个经常运动的人。

        “你是在和我说话吗?”老猫停下脚步,用着蹩脚的泰语问他。

        马格南微微一笑,换了一口流利的英语说道:“是的,你能用英语交谈吗?”

        老猫点点头,“可以。”

        “请问你有火吗?”马格南问。

        罐头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打火机,用拇指用力一弹,打火机在空中旋转朝着马格南的位置呈抛物线飞去。马格南伸手接住,从口袋里掏出一根雪茄烟出来,轻轻地炙烤了一下点着,吸了一口,品尝一番,再慢慢吐了出来,他身子向后靠去,回味着雪茄在唇齿之间的香味。

        忽然,他将打火机猛的一下朝着老猫那边扔去,老猫不动声色地接住,将打火机又装回了口袋里。

        马格南笑了,说:“谢谢。”

        “不用谢。”老猫不动声色的回道。

        马格南微微直起身子,看着万坤的别墅说:“这么漂亮的一栋房子,如果没有人居住和打理的话,最多只需要五年的时间,这栋房子便会完全被植被覆盖。三十年之后,再结实的钢筋混凝土建筑也会倒塌。再过个一百年,或许不会留下什么痕迹。这么想一想的话,人类也真是渺小和可怜。人类中滋生最多的便是欲望,欲望会像是昙花一样,稍纵即逝。”

        老猫琢磨了一下,便道:“人的欲望分很多种,有的会推动社会的发展,但有的则是会危害社会。”

        马格南似乎对他的话很感兴趣,他双手摊开问:“说的不错,不过这有区别吗?”

        “有本质的区别。”老猫淡淡地说。

        马格南点点头,若有所思,又似乎很是不屑,“如果,这种欲望危害了社会应该怎么办?”

        “那就需要正义的力量来进行制止。”老猫不假思索的说。

        “那样岂不是用一种欲望来制止另一种?有点意思,不过大多数人如何判断这种欲望是否是坏的?”马格南又微笑着问了一句。

        “大多数人判断标准是是否可能危害到社会。”老猫道。

        “我明白了。你这种想法很不错。”马格南举起银制酒壶,示意向老猫敬酒,又说:“看看这栋漂亮的房子吧,或许你说的话这里正是验证。”

        老猫转头看了一眼别墅,再转回头来的时候,马格南已经不见了。

        老猫跨上摩托车,戴上头盔之后,点火发动,摩托车一阵怪叫便箭一般的窜了出去,直奔着山下而去。

        (3)

        清水镇警局不大,只算是一个府警察局的派出机构,整个警局正式的警员加在一起不到十个人,还有几个是老态龙钟的即将退休的家伙。

        局里的武器只有几把德国产的usp半自动手枪和老旧美制m1911a1手枪,分摊到每个人的手中,还不到人均一支。局长巴颂自己花钱购买了一把格洛克19手枪,算得上是局里最好的枪支了,战斗力可想而知。

        清水镇历来都是一个安静平和的小镇,警察局在这里的存在作用主要是维持一下基本治安和管理工作。

        以前,万坤在的时候,很多事情都是由帮派出面解决。局长巴颂和万坤的关系不错,每年万坤也都会定时的送来相应的贿赂,所以对于万坤在这里的作为,他通常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万坤做事也比较靠谱,很少有让他难堪的事情发生,这种微妙的关系维持了很久,现在这种微妙的关系却被忽然间打破了。

        巴颂这几天去府警察局参加了一个会议,这里的事情一直都是副局长在帮着打理,今天刚刚回来,办公室的椅子还没坐热,几个警察就进来说出事了,万坤死了。

        “怎么会这样?详细情况到底如何?”巴颂对负责调查的警察说。

        两个负责这个案子的警察对视一眼,一个消瘦的警察便说道:“我们是早上接到报警的,说是万坤的别墅发生了凶杀案。我带人赶到现场,万坤的别墅大门洞开,佣人和几个保镖都死了。院子里到处是血,万坤的保险箱也被抢走了。”

        另一个警察接着说道:“我是带人去的码头,那里现在已经空无一人,说是昨天发生了一起枪战,万坤和一杆手下都被打死了。事情的起因可能是源自于前天晚上,前天晚上一伙人杀光了万坤码头的看守……”

        “这么说,清水镇的帮派已经全部没了?”巴颂这般发问,两个警察点点头。

        巴颂坐在椅子上,面前的空调呼呼的吹着冷气,但他背上的褐色短衫却依旧汗透,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问:“这到底都是谁干的?有没有什么线索?”

        “有,我们查到这都是一伙人所为。这些刀伤和之前加油站员工被杀的刀上一样,也可以断定是一伙人干的。”消瘦一点的警察说着,递上了几张现场拍摄的伤口照片。

        另一个警察接着说:“还有枪伤,死者大多数都是眉心中弹,从弹头来看,和现场残留的弹壳来看,他们装备了不少制式武器。”

        巴颂眉头紧皱,自己刚走了几天,怎么会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这伙人是从哪里来的?他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他揉了揉眉心问:“有这伙人的线索吗?”

        两个警察摇了摇头,那个消瘦的警察说:“我们正在通过内部网上的资料进行对比,看看最近是否有被通缉的要犯或者是团伙到我们这里?”

        “嗯,看来我们的力量不足以应付了。”巴颂知道,这件事非同小可,在不清楚对方目的的情况下,他们现有的力量根本不足以跟犯罪分子相抗衡,更别提对其进行打击了。“把你们的资料都给我,帮我准备好车辆,马上我就出发,前往府警察局汇报,请求他们的支援。”

        “是。”两个转身出去开始准备材料去了,他们刚到门口,巴颂又喊住了两人,“我到来之前,不要和他们发生任何冲突,盯紧码头上的一举一动,如果有什么情况的话,立刻向我汇报。”

        “是,”两个警察应了一声后,便推门出去了。

        巴颂收拾着办公桌上的东西,马上要去府警察局亲自向局长汇报,一些必备的材料还是要准备的。两个警察没用多长时间就把材料准备好送了过来。

        巴颂找来一个文件袋,将照片什么的都装进去,封好之后便提着袋子准备出门。他忽然想起了什么,便走到电话前拨通了一个号码。电话铃声响了好久,才有人接。

        “喂,我今天临时有事,要去府警察局一趟,就不回家了。你带着女儿好好在家,不要乱跑。”巴颂的电话是打给他的妻子。他家也住在清水镇,算是地地道道的清水镇人,妻子和女儿是巴颂最疼爱的人,这几天外出未能回家,本想着今天给女儿带个礼物,看来今天是不行了。

        “女儿不是被你派人接走了吗?你什么时候把女儿送回家?”电话中,妻子不禁问道。

        巴颂一听便觉不妙,他眉头紧皱,对着话筒大声吼道:“女儿不该是你去接的吗?我什么时候派人去接她了?”

        妻子一听吓得一下瘫坐在地,电话那边传来了妻子着急痛哭的声音,巴颂便安慰道:“不要着急,我去问问是不是其他同事接的。清水镇就这么大,不会出什么事情的。”

        安抚好妻子,挂上电话后,来不及想其他的,巴颂便准备驱车前往女儿所在的学校,正欲开门,女儿却兴冲冲地跑了过来。巴颂蹲下来抱着女儿,长出一口气,“吓死我了,你怎么没有等到妈妈去接你就回来了?”

        女儿搂着巴颂的脖子笑道:“我等了好久,妈妈都没有来,是那个叔叔接我的。”说着,女儿的小手朝着外面指去。

        女儿手指的方向,马格南正拎着一个的书包,一脸微笑站在那里。

        巴颂意识到了什么,他蹲下来放下女儿,对她说:“女儿,你先出去等一会爸爸,爸爸要和叔叔谈一点事情。”

        女儿点点头,撒欢地跑了出去。临走的时候,还和马格南挥手,马格南也笑着跟他挥手,巴颂看着马格南,待到女儿走远后,他脸色冷峻的说道:“进来坐吧。”

        马格南进来后,巴颂将办公室的门关上,走到自己的座位跟前,还未坐下的时候,马格南便在对面的椅子上坐下,他身子向后仰去,两腿放肆地搭在了巴颂的办公桌上。

        巴颂还未张口,马格南便淡淡地说:“万坤的事情,都是我做的。”

        “你想干什么?”巴颂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去对话,半天沉默之后才说出了这句话。

        “很简单,我在这里,借用码头一个月,一个月之后我就走。”马格南随手拿起巴颂桌上摆放的一张全家合影照片,看着笑道:“万坤这个人不聪明,甚至可以说是愚蠢。所以才导致了今天的这个局面,但是局长先生,你和他不一样。”

        巴颂脸色虽然平静,但内心却已经却已是惊涛骇浪,他还未张口,马格南便将手里的书包递了上来。他拉开书包的拉链,里面赫然放着一沓沓整齐的泰铢。

        “我在这里待的时间不会很久,要求也不多。以前万坤在的时候,你们的合作还算不错,很多事情你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我只要求你在这一个月内,全部都把眼睛闭上。”说毕,马格南又仔细地端详着巴颂桌前的那张照片,他指着其中的一个人问:“这个,是你的老婆吧?”

        巴颂看着照片和书包,半响没有说话,他心里在权衡,权衡着这一切的利害冲突。马格南笑了笑说:“不着急,慢慢想。对了,这是我刚给你女儿买的新书包,看样子她很喜欢,你就收下吧。”

        巴颂擦拭着脸上的汗珠,点点头拉上了书包的拉链。

        马格南笑了,双脚从桌子上拿下来,站起来道:“我很欣赏你这样的人。祝我们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合作愉快。”

        说完,他走向门口,开门走了。

        巴颂的女儿正在跟着几个警察玩耍,马格南还同她挥了挥手,示意再见。他女儿也挥手说:“叔叔再见。”

        马格南戴上墨镜,大摇大摆的走出了警局。

        晚上回到家,巴颂便计划着将女儿和妻子送出清水镇。虽说他和马格南已经达成协议,但今天放学发生的事情总是让他心有余悸,更何况这种悍匪跟万坤那样的人不同,万坤可能还会讲一些信用,诸如马格南这样的人丝毫的信用都不会有,万一撕破脸的话,妻女是他最担忧的。

        吃饭的时候,巴颂对妻子说:“你明天就带着女儿去你妈妈那里待上一段时间,不要问为什么。”

        妻子对他的举动很是不解,跟他大吵了一架。巴颂不愿说出真实情况,他武断地说道:“我让你带着女儿去,你就过去,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妻子被他这种神态吓唬住了,啜泣起来。

        巴颂安慰着她说:“我这样做自然有这样做的道理,你就带着女儿先出去一段时间好了。”妻子哭的更厉害了,问有什么瞒着自己,巴颂大吼几声,便也不再说了。

        晚上,他正准备派车送妻女走的时候,巴颂的手机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他拿起手机接听,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极不愿听到的声音。

        马格南在电话那头说:“巴颂局长,我们之间是由约定的,你如果按照约定来办,我保证你妻女的安全。但如果你现在这样做,我会认为你在跟我耍花招。”

        巴颂抬头看着周围,四下寂静无声,天晓得马格南怎么就知道了的想法,他握着手机道:“放心,放心,我一定遵守承诺,一定遵守承诺。”

        “那好,外面天气凉了,快让你的妻子和女儿回屋子睡觉吧。”马格南说完,挂上了电话。

        巴颂待在原地,傻了。

        (4)

        计划离开清水镇的不止巴颂一个人,在离巴颂家直线距离五公里之外的地方,烂牙仔在经过深思熟虑之后,还是决定离开清水镇。

        当天回来之后,烂牙仔并未立刻离开,他决定留下来观察一天。万坤是清水镇的当家人,他被杀肯定会引起不小的轰动,警方肯定会注意的。第二天,果然如烂牙仔所料想的那样,万坤别墅的枪杀事件被人发现,镇子上的警察都去了,周围拉起了警戒线,但马格南依旧逍遥法外。

        烂牙仔觉得自己不能再等了,本来期望着警察把马格南他们一网打尽,现在看来这个愿望根本不可能实现。

        “警察一定也被马格南收买了。我竟然还期望着他们出来主持公义,真是愚蠢。”烂牙仔暗骂自己几句,发疯似的向着自己的住处奔跑而去。

        他现在住在镇子外的一个小楼上,楼下是仓库,楼上住人。这房子是租的,一个人住,钢架楼梯正对着他的房门,长时间无人收拾,门口摆放着一堆快餐盒和生活垃圾,一堆苍蝇嗡嗡的围着。

        烂牙仔回来的时候不时地看着后面,不小心还踢到了堆放在楼梯口的垃圾,里面一只野猫喵的一声把他吓的不轻。

        他拿出钥匙开了门,将门打开后便将放在床底的箱子拿了出来。接着把衣柜门打开,将里面的衣服一股脑取下,扔在里面。

        做完这些,他又翻开了床头柜的抽屉,把里面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扔出来,半天才找到了自己的护照和两张银行卡。

        他把银行卡夹在护照里,塞进自己的上衣口袋里,又拿了一点值钱东西往箱子里塞,塞完之后,便将箱子的拉链拉上。

        烂牙仔提着箱子正准备走的时候,却注意到箱子的旁边有一把乌兹冲锋枪。

        他拿起枪还未反应,身后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这么晚,这是要去哪呀?”

        烂牙仔猛一回头,捞仔正站在门口,他再看了一眼,哑巴正坐在马桶上,卖力的排泄。卫生间门没关,哑巴表情狰狞,小眼睛眯起,不一会,一声硬物落入马桶的“咕咚”声传来,卫生间里传来哑巴一声舒服地喘气声。

        烂牙仔瞪大眼睛看着,这时候,“叮咚”一声传来,他再回头看,捞仔正坐在自己的椅子上,低头回着信息。手机屏幕映照下,捞仔那张消瘦的脸显得格外渗人。

        “丢,真是傻缺。”捞仔低头看着手机,不由一笑。

        烂牙仔愣在那,傻了。

        “问你话呢?怎么不回我?”捞仔继续盯着手机屏幕,没头没尾的冒出来一句。

        烂牙仔猛一愣,才意识到他是在跟自己说话,便支支吾吾的说:“那个……那个我……我想出去看看……东西太乱了……我收拾一下。”

        捞仔没有理他,继续看着手机,过会儿,他还是头也不回的说:“你拿枪干嘛?那是你该拿的吗?”

        烂牙仔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手里还拿着那把乌兹冲锋枪,他赶紧把枪丢在一旁,连忙后退几步说:“对不起,对不起……”

        那边,哑巴已经上完厕所,他从马桶上站了起来,一声咕隆冲马桶的声音传来,他提着裤子走过来,凶巴巴的。

        烂牙仔不由后退,哑巴伸手一巴掌拍过去,烂牙仔觉得眼前犹如一个蒲扇拍来一般,顿时瘫倒在地,乌兹冲锋枪叮咚一下掉落在地板上。

        哑巴似乎不解气,手脚并用,拳头巴掌如同雨点一般砸向了烂牙仔。烂牙仔捂着脑袋连连求饶。

        打了一会儿,哑巴似乎还是不解气,他捡起地上自己的乌兹冲锋枪,哗啦一下推上枪膛,对着烂牙仔就要开枪。

        烂牙仔连滚带爬跑到一旁的捞仔旁边,拉着捞仔的腿说:“大哥大哥,救救我,救救我。”

        捞仔继续玩着手机,哑巴跟了过来,要开枪杀他。烂牙仔吓的抱紧了捞仔的大腿,苦苦哀求。

        捞仔放下手机,跟哑巴打着哑语说:“不要玩了,交待完事情,我们就回去。老大吩咐我们的事情还没有办。”

        哑巴这才收起了枪,烂牙仔长出一口气,对捞仔千恩万谢。

        “你小子,是不是想着跑路?”捞仔问烂牙仔。

        烂牙仔连连摇头,“不是不是。我就是收拾一下,太乱了,屋子里太乱了。”说毕,他嘿嘿一笑。

        捞仔似乎没心情去拆穿他的谎言,只是淡淡地说:“你放心,你一直都在我们的视线范围之内,要是想耍花招的话,小心你的脑袋。”

        烂牙仔头如捣蒜,“下次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好了,没时间跟你废话。上次让你办的事情办了吗?人都找齐了吗?”捞仔又问。

        烂牙仔这才想起来,马格南说让他召集一些以前的小混混,去码头给他帮忙。想想自己个把这茬事情给忘了,便不觉的后怕起来。不过他灵机一动还说委屈说道:“上次很多人都被你们杀了,没有几个人了……”

        “这是你的事情。你告诉那些人,不去的话后果自负。明天晚上,带着人去码头集合,到时候有事情分配给你做。”说完,捞仔从椅子上起身,转身去了厕所,哗啦啦的撒起尿来。

        哑巴抽着烟,站在屋子里。烂牙仔不时的赔上一些笑容,哑巴却毫不理睬。

        “我们走了,记住我说过的话。”捞仔从厕所里出来,提着裤子大摇大摆的走了。

        哑巴拎着冲锋枪跟在后面,烂牙仔走到门口点头哈腰相送,两人踩在钢架楼梯上,发出深浅不一的声音。

        等他们走远之后,烂牙仔才回到屋子里,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一摸后背,竟然全都汗透了。

        ……

        老猫离开了万坤的别墅后,便回到了火锅店。

        这是老猫和马格南第二次接触,跟第一次不同,马格南给他留下了更深刻的印象。他之前的判断没错,此人一定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

        他们到清水镇来究竟是来干什么?清水镇本身并不算十分富裕,虽然商贸发达,但这里还是以普通的小康之家居多,若是想要来这里弄钱,显然不大可能。

        “那么他们来这里是干什么?又为什么会对万坤和码头下手?”老猫自己思索着,很快,他得出了结论,马格南一行的目的是借用清水镇的码头。

        “看来他们有什么东西需要用码头进行转运,而这个东西一定是违法的。”老猫这样想着,决定有时间去一探究竟,看看这伙人究竟在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