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她靠摆摊火了在线阅读 - 第二三零章 路遇明星

第二三零章 路遇明星

        来人正是等了半天没等到吴茂通知,后来在公司交好的同事给她打了电话,她才知道明总竟然陪着一个女道士来吃饭。

        黄舒童肯定时落只是拿救明旬做借口接近他。

        在没见着时落之前,黄舒童便听闻时落貌美,不过在她看来,女人出彩靠的是三分容貌,三分打扮,四分身材。

        她容貌艳丽,身材姣好,又一向会打扮。

        在人群中,她向来是最引人瞩目的那一个,她不认为一个常年呆在山里的村姑会在各方面胜过她。

        当她从背后看着时落时,仍旧是这心思。

        实在是时落太过纤瘦,穿着也普通。

        以黄舒童的经验来看,女人太瘦,抱起来跟抱跟柴火棍没区别,男人还是喜欢她这种身材凸凹有致的。

        只是在时落抬头看过来时,黄舒童脸色微变。

        时落的容貌固然让她惊艳,可是她那双似乎能看透一切的眼睛更让她心跳加快。

        她嘴角的笑就勉强了不少。

        难得跟时落两个人在外头吃饭,却被外人打断,明旬不悦地看向来人。

        “何事?”明旬不欲跟她多说,“若有事,也该跟吴茂汇报。”

        黄舒童脸色僵硬。

        她今天穿了自己最漂亮的一件衣服,画了最满意的妆容,明旬却连个眼角余光都没给她,黄舒童面上都是难堪。

        “明总,我过来是为另外的事。”黄舒童眨掉眼底的酸涩。

        她纵使心脏再强大,可被明旬这么忽视,心里还是有说不出的委屈。

        “若是私事,我与你无话可说,若是公事,你也不该越过上司,直接找到我。”明旬总算是如愿扫了她一眼,只是说出口的话却不带一丝多余的情绪。

        甚至连刻意装出一副冷酷的模样都不屑。

        黄舒童扯了扯嘴角,正打算开口,吴茂从楼梯口出来。

        “黄小姐,若你有需要汇报的事,请随我来。”吴茂走到桌旁,他隔开黄舒童看向明旬的视线。

        吴茂做事向来一丝不苟,明旬的私事在他这里也是公事,他势必要让明旬不被打扰。

        黄舒童有备而来,却连与时落说一句话都做不到,她自是不甘心的。

        “前几日,庞家的二公子来s市——”

        “黄小姐,我们去办公室谈。”吴茂还挺有礼貌地打断她。

        黄舒童闭了闭眼。

        “明总,这位是?”既然用公事做借口不成,黄舒童干脆开门见山地问。

        明旬皱眉,他看了吴茂一眼。

        他不打算回答黄舒童,也不想要打扰时落的用饭。

        吴茂公事公办地开口,“黄小姐,若无其他事,还请早些离开,明旬用餐时间不谈公事。”

        顿了顿,吴茂又说:“明总与黄小姐也没有私事可谈。”

        不得不说,跟在明旬身后久了,吴茂多少也学会了明旬的行事习惯。

        被明旬驱赶她还能忍,可吴茂算什么东西?

        只是在明旬面前,她还是忍了脾气。

        “明总,你应该知道我喜欢你。”黄舒童望向时落,说话有了底气,“从见你第一面开始,我就喜欢上你了,到现在都五年了。”

        明旬抬头,“那又怎样?”

        “你以前对我不是这样的。”黄舒童咬唇,她说。

        明旬拧眉,他吩咐吴茂,“带她去办离职手续。”

        几年前她说过类似的话,明旬便将人调离总公司,如今她竟故意跑到落落面前说这些似是而非的话,那也没必要呆在公司了。

        “明总,你不能这样对我。”黄舒童脸色大变,她终于忍不住了,带着哭腔说。

        明旬脸色不见丝毫和缓,“我一日是明氏集团的总裁,这里一日就是我说了算。”

        明旬没耐性再听她哭诉。

        “黄小姐,你若是再不离开,我会叫保安。”这样对她可不好看。

        这两个大男人,没一个有怜香惜玉的心。

        黄舒童不想被公司的人看笑话,她又深深看了明旬一眼,“明总,我不会放弃的。”

        话落,黄舒童踩着高跟鞋,气呼呼离开。

        在过来前,黄舒童没将时落放在眼里,而直到她离开,时落却连一句话都没说过。

        等人离开后,时落盯着明旬看。

        明总带着时落来吃饭,炒菜师父很上心,这会儿已经陆续端着菜过来了。

        将时落爱吃的都摆放在她面前,等厨房师傅离开后,明旬才好笑地问时落,“落落看什么?”

        “她说你对她以前是不一样的,哪里不一样?”按理来说,时落不会在意陌生人的话,可她偏偏就记住黄舒童这一句了。

        要说她心里不舒服,那也不至于,要说单纯好奇,似乎也不止。

        在明旬面前,时落向来有什么说什么。

        她问完,明旬没立即回她,反倒是兴致勃勃盯着时落看,那向来深邃的眼底荡漾着细碎微光。

        “怎么了?”时落一头雾水。

        “落落为何有此一问?”明旬笑问。

        时落想了想,摇头。

        她也不知道。

        明旬并不失望,相反,他很高兴。

        不过他也没继续吊着时落,明旬猜测道:“大概她以前进过我的办公室。”

        当年她也是拿着汇报公事做借口。

        吃一堑长一智,之后明旬再没让她上过顶楼。

        今天时落能问出这么一句话,已经是超出明旬想象的突破,他没再继续追问。

        “落落,我只心悦你一人。”明旬趁机表白。

        时落心情有些好,胃口也大开。

        时落吃得香,明旬跟着也吃了不少。

        两人吃了饭,还不到十二点。

        时落没多呆,明旬也不再挽留,他送时落出了门。

        时落没让明旬开车送她离开,按时落的话说,她算命随缘,走哪算哪。

        先前明旬给时落办过一张上京通用的公交卡,时落今天出门带着了。

        等时落的身影走远,再也看不到,明旬才转头回了公司。

        不管什么时候,上京闹市的人总是络绎不绝的,时落走的不紧不慢,她偶尔也打量身边经过的人。

        直到一声惊喊惊动了步履匆匆的行人。

        顺着众人视线看过去。

        时落看到一位相貌英俊的男人被许多人围着,这些人多是年轻人,男女都有,他们大多数都拿着手机,对着男人拍,男人周围围着一圈保安跟保镖。

        听着围观的人尖叫着喊男人的名字,时落知道这大概就是明星。

        时落淡定地收回视线。

        这人不如明旬跟屈浩好看,也没有屈浩的三个哥哥好看。

        且此人私下远不如表面那样光鲜亮丽。

        时落抬脚离开,岂料,那男人环顾一圈,竟直直朝时落走来。

        边走边喊:“这位小姐请等一下。”

        时落并不觉得对方是喊她。

        直到肩膀被一直手按住。

        时落周围,避开男人的手。

        男人露出一抹标准的帅气笑容,他朝时落伸手,说道:“是这样的,我们在拍摄一个综艺节目,想邀请一位路人加入我们一起做游戏,不知道我有没有荣幸邀请这位小姐?”

        虽是询问的话,不过男人却笃定时落不会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