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牛头山不动产在线阅读 - 第19章 顿悟的表叔

第19章 顿悟的表叔

        第19章    顿悟的表叔

        史大郎表情稍微舒缓了许多,继续说道:“在茫茫人海中,帮主能够平等看待掏粪行业,发现我的价值,我对此感到很欣慰,帮主对我有知遇之恩,即便是传言中的大魔头我也要跟着帮主走到故事结尾。跟帮主相处的几天发现,并不像传闻中那样是个大恶人。更何况,帮主给我开了很高的入帮工资,这样大方的大魔头,江湖少见。”

        “大郎,大姐没有看错你,你是一个有始有味道的男人。”女鬼大姐突然收起了震惊,话题以及注意力也随之改变。

        “大郎哥哥原来是个有情有义的人,大郎哥哥,我……我好喜欢你。”任杏儿再次燃起了花季少女的花痴症。

        “喂!我才是主角。”

        所有人都似乎忘记了我的存在,从一开始我就知道史大郎就是我魅力的克星,这个男人把我的风头全部抢走了。

        “算了,算了,你们聊。”

        我对他们三人的神经质对话已经感到了无能为力,只能任由他们了,只要不耽误正事,一切都好说。

        “对了,表叔,你怎么来这里了?”

        “哦,我在上厕所的时候在纸篓里捡到了一张关于你的悬赏令,上完厕所之后找人打听了一下,才知道关于江湖传闻大魔头的事情,之后我又找人打听了一下,知道你在牛头山,于是就过来串个亲戚。”

        温子药这样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对了,表叔,从刚才我就注意到你了,你一直躺在地上,是故意摆出的个性姿势吗?”

        “不是,是我跌入悬崖之后,落地的姿势。这些年以来我一直重复这个姿势,是要提醒自己不要忘记自己的耻辱。时间久了之后,发现这个姿势最舒服,躺着越舒服,就越不愿起来,于是时间更加久了,现在已经改不过来。”

        温子药又这样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对了,表叔,咱去屋里聊吧,地上凉。”

        “嗯嗯,好。那个大个,你留一下,帮忙搀扶我一下,刚才腿压麻了。”温子药喊住了史大郎,史大郎走过去帮忙搀扶进了帮派。女鬼大姐卷起了毛毯之后,一起走进了帮派。

        ……

        在帮派的某一间闲置的厢房内。

        表叔温子药坐在椅子上,我迎面对坐,史大郎和任杏儿在我一旁站立,女鬼大姐非常热心肠的端来了一碗热汤。我们互相望着对方,望了很久。

        “大侄子,你们在瞅啥?”

        “瞅你呗。”

        “没事,就是问问。你们这样看着我,我都有点小羞涩了。”温子药委婉的说道。

        “表叔,我们在等你继续说刚才的事情,你进屋半天了一直不提,是有难言之隐吗?”我率先问道。

        “哈哈,难言之隐到是没有。只是刚才进屋之后到现在,一直在等你问我。按照客套话,我得等你先问,我在答,这样我说了不至于唐突。既然你已经问了,我就名正言顺的告诉你。”温子药这样说道,随后品尝了一下大姐端来的热汤。

        “这汤不错。”温子药夸赞道。

        女鬼大姐略有羞涩的说道:“这是我偷偷给大郎熬的,补身子用的。”

        史大郎双眼一亮,露出了欢喜的表情说道:“大姐有心了。”

        “再来一碗。”

        温子药将空碗递给了女鬼大姐,女鬼大姐满心欢喜的出门盛汤。

        温子药擦了擦嘴角说道:“大侄子,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吃到热乎饭了。”

        “表叔,把你推下悬崖的人找到了吗?”

        我的一问勾起了表叔温子药的伤心事,我看到他的眼角淌下了一滴眼泪,我顿时明白了,表叔这些年过的很辛苦。推表叔进悬崖的那个人一定与他有着无法解开的羁绊,那个人一定也是与表叔相爱相杀的人。

        “其实,是我自己不小心跌进悬崖的。”温子药这样说道。

        好吧,既然表叔承认了,之前的气氛铺垫也就这样吧。

        “我这些年都在想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会喜欢上那个女人,那个女儿却不喜欢我?”温子药的眼泪再一次流淌了下来。

        “表叔,你有故事啊。”我慢声细语的问道。

        “是啊,都是一些往事了。”

        温子药没有擦去眼泪,也没有用衣袖掩饰,而是扬起了那张满脸胡茬的大长脸,让眼泪往上流……表叔的爱情往事也在眼泪干涸之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我们:

        话说,表叔温子药之所以为情所困,是因为那年的表叔还是一个青涩的小青年,对于爱情充满了幻想,也充满了期待。这一年,他十八岁,从未牵过女孩子的手,就连一般的正常交际场合礼仪性的接触,他都没有刻意去接触,始终保持着一颗纯洁的责任心。在他的脑中,摸到了女人的手就会怀孕,他不想做一个没有能力养家而且又不负责人的男人。

        直到温子药十八岁这一年,一次意外的相遇,他触碰到了一位女子的大手,他惊讶的发现那位女子并没有怀孕。那位女子名叫淮宝宝,是‘大手帮’的一位成员。在接下来的三年间,温子药一直跟在淮宝宝身边,一直询问一个问题,‘她有没有怀孕’。温子药就像一个白痴一样,被众人笑话了三年。

        淮宝宝也同样受到了牵连,在同门师姐妹之间成了一个笑话。为了报复温子药,她真的怀孕了。

        温子药被淮宝宝的大肚子惊讶到了,他验证了自己的理论,并为此而感到后悔。他不想自己大好的青春浪费在家庭上,于是他选择了逃避,悄悄离开了淮宝宝。

        一年之后,淮宝宝的孩子诞生了。

        一年的时间内,温子药游历江湖终于在一位教书先生的窗外听到了事情的真相。他挑灯夜读,一心研究文化课,终于明白了宝宝出生的原理。但,同时他又产生了新的理论,淮宝宝的孩子是谁的?

        带着疑问的温子药来到了大手帮,此时淮宝宝已经做了帮主夫人。

        “你欺骗了我。”温子药声讨道。

        “你有病啊。”淮宝宝问候道。

        “这些年为什么不给我普及文化课,告诉我事实真相。”温子药再次声讨道。

        “你叉叉有病吧。”淮宝宝解释道。

        “我好恨,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的青春为什么是苦涩的。”温子药继续声讨道。

        “你叉叉全家有病吧。”淮宝宝安慰道。

        温子药与淮宝宝的谈话持续了很久,直到孩子哭醒要吃奶,才终止了这场谈话。温子药见到淮宝宝一家三口温馨的样子,再一次选择了离开。

        之后的温子药在文化课的加持下,走上了一条四处搭讪仙姑的道路……

        至于,那次跌入悬崖,是被一位仙姑父追打到了悬崖边,经过一番对话之后,温子药一不留神脚下踩滑,跌入了悬崖。至于他们的谈话内容究竟是什么,没有人知道,但是那段未知的内容却成了致使温子药走神儿的重要证据。那位仙姑父被讹诈了一笔费用,之后远离了那位仙姑,回到了乡下种地……

        温子药在崖底养伤了很多年,直到去年才完全可以长时间走动。也就在去年,温子药重出江湖……

        “我的事情就是这样的,在崖底养伤的这段时间内,我终于想明白了,是我把爱情想的太简单了,有情饮水饱虽然存在,但是得往水里加糖啊,可是我买不起糖。”温子药这样说道。

        “额,表叔,你的人品是不是有问题?”史大郎城市的问道。

        “没有。我只是放纵不羁爱自由。”温子药狡辩道。

        “哈哈,既然表叔一心向善,改过自新,我们应该给他一个机会才是。”我客气的说道。

        “帮主,他没说改过自新啊。”史大郎及时问道。

        “表叔刚才已经说他想明白了,爱情不是他想象的那样简单,有这样的感悟就足以说明他上岸了。”我对史大郎解释道。

        “知我者,我的侄儿是也。”温子药深吸一口气,湿了湿眼睛望向了远方。

        “表叔你接下来什么打算?”我打断气氛问道。

        “江湖人,当然是继续留在江湖。”

        “我是说接下来的打算,具体点。”

        “漂泊在江湖上,我已经累了。现在想找个正儿八经的帮派,趁着还有些力气,换个养老保险,”温子药这样说道。

        “帮主,这个人还挺有点闷骚的诗意,反正咱们新帮成立,也缺人手,再加上你们是亲戚,不如就留下吧。”女鬼大姐端着一碗热汤,小声的在我耳边说道。

        呵,我怎么会是听信耳旁风的人,表叔的前程一片光明,我又怎好耽搁。

        “既然这位热心肠的端庄大姐这样说了,我也就顺台阶下来,加入你们帮派了。大侄子,我看就这样办吧。”温子药这样说道。

        “帮主,快同意啊。”女鬼大姐再次催促道。

        “表叔,你对入帮薪水有什么要求?”我镇定的说道。

        “无所谓。自家亲戚谈什么钱,以后养老送终都是你的事,我跟你谈钱有点远了。”温子药又这样说道。

        “这间房子不错,我就住这间了。回头我给你家里寄信,好好夸一夸你。表叔累了,你们也回去休息吧。”温子药这样说完之后,走到了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房间内响起了表叔温子药的呼噜声……

        “呼呼……呼噜噜……噜噜……”

        史大郎注意到了停靠在床头的那根树枝,不知为何,也被他影响了,很好奇那根树枝里有没有藏着名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