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牛头山不动产在线阅读 - 第22章 周八巴入伙

第22章 周八巴入伙

        第22章    周八巴入伙

        “水,水……给我水……”

        躺在床上的周八巴在半清醒半昏迷的状态下,嘴里嘟囔着要喝水。

        “帮主,他的脸色惨白可能是误食了山里的毒蘑菇,如果不及时解毒的话怕是会出人命啊。”史大郎说道。

        “嗯,先给他水吧,他都脱相了。”

        我示意女鬼大姐去倒碗水给他。

        “这个人就是昨晚走丢的厨子了吧,他来到山上这么长时间,家里人不担心吗?万一找不到他,然后报官。到时惊动了江湖衙门,而他又恰巧中毒死在这里,到时我们可就说不清楚了。”温子药这样担忧道。

        江湖衙门和江湖总部是两个不同辖属的官方部门机构。江湖总部主要负责江湖帮派的大小事情,而江湖衙门则是处理平头百姓与江湖范畴之间产生某种利害关联的事情。

        “总之先想想办法,不能见死不救,毕竟他是冲着我来的,大郎你在去趟窝囊镇找个会看病的江湖郎中。”我对史大郎交代道。

        “我也一起去。”

        任杏儿跟着史大郎一起前去找江湖郎中了。

        “水……水……”

        周八巴仍在嘟囔着要水,女鬼大姐则在他身旁不停的续水,茶壶里的水喝尽之后,又去水井打了一桶水,很快这一桶水被喝光了。好在,这一桶水没有白喝,周八巴在水的灌溉下,原本脱相的身体开始恢复了。

        “帮主,灌水这个办法很有效果啊。”

        “嗯,再接再厉。”

        女鬼大姐再次打来了一桶井水,在周八巴的呼唤节奏下继续往他嘴里灌水。直到第二桶凉水见底,周八巴的身体已经出现了膨胀,就在大家犹豫要不要继续灌水的时候,他醒来了。

        “厕所在哪里?”

        周八巴坐起了身子,对着我问道。

        恍然间,周八巴看到了地上的水桶,由于喝水太多尿意太急,直接拿起了水桶背对着我们开始放水。

        “人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我对温子药和女鬼大姐说道,他们两个人对周八巴的行为也表示理解。

        整个水桶全部被周八巴尿满了,他的表情格外的舒展,原本身体出现的膨胀感也得到了缓解。

        “舒坦。”

        周八巴放下了水桶,转身对我们表示感谢。

        “刚才失态了。”

        周八巴突然看到了女鬼大姐的样子,猛然惊愕一声,向后退了几步,险些将尿桶撞洒。

        “你别过来。”

        周八巴指着女鬼大姐喊道,看样子是被女鬼大姐吓到了,这段时间的精神创伤再次复发了。

        我看出了他的害怕,走上前去安慰道:“你别害怕,没事的。她是一位热心肠的大姐,不会伤害你的,其实是她在默默的照顾你。放心吧,没事的,大姐很好的。”

        “真的……真的吗,谢……谢谢你了。”

        “没关系的,我已经习惯了。你一定饿了吧,我去帮你熬汤,喝了之后你能够忘记之前不愉快的事情。”女鬼大姐飘出了房间。

        周八巴的双腿早已发软,一直在强撑着,终于他坚持不住坐在了地上。

        “俺得娘哎,可吓死俺了。”

        我见到周八巴的样子略觉的有些憨憨的可爱,虽然在之前有过一次不和谐的正面冲突,但是可以理解。一个吃了霸王餐不付钱的小痞子惹怒了周八巴,继而被周八巴误会成了是我,之后虽然打了起来,但说到底还是一场误会。

        冤家宜解不宜结,更何况我和周八巴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就算是不打不相识了。周八巴能够到牛头山来找我入伙,可见也是个有想法的人。

        “啪!”

        周八巴突然跪在了我面前,紧接着一个头磕在了地上:“段帮主,我已经是个走投无路的人了,给个入伙的机会吧。”

        周八巴的突然一跪给了我一个措手不及,但是话糙理不糙,若不是遇到了难处谁会下跪求人。

        “你快起来,我承受不住,你有话好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你这样不好。”我走上前去搀扶他。

        “帮主多虑了,我是腿没劲儿了,还有我已经不是男儿身了,我有过一次风花雪月的夜晚。”

        “哦,还是扶你起来吧,地上凉。”

        周八巴被我和表叔温子药搀扶到了椅子上。周八巴似乎一肚子的窝心事想讲,但又讲不出来,难道也是在等我问他?好吧,我就给你修个台阶。

        “发生什么事情了?”

        “帮主,那天我们相遇之后,窝囊镇的酒老板嫌我窝囊,没能讨要回饭钱,还打架打输了,于是我就被辞退了。我在窝囊镇混了这些年,一时间不在窝囊镇,突然发现生活没有了主意,于是想起了帮主在牛头山要干大事的事情。我收拾了行囊,跟那些窝囊镇的好兄弟们告别之后,就直接来牛头山了。恳求帮主收留,不要在让我回窝囊镇了。”

        “好,那就留下来吧。”

        我直接爽快的答应了周八巴,并不是因为他的故事多么的感人,而是眼下帮派内正缺一个做饭的人。

        我很欣赏周八巴,他愿意离开以前不快乐的生活圈子,有勇气开始融入一个新的环境。即便他在跨圈儿途中遇到不顺,闹了一些笑话,好在这里接受了他。

        温子药对我的决定似乎很满意,在他面无表情的脸上强挤出了一点笑容。

        “你的毒还没有解,在多休息会儿吧。”温子药这样说道。

        周八巴感到了奇怪:“我没有中毒啊。是在说我么?”

        “发现你时,你躺在了毒蘑菇上,你的脸色惨白惨白的,不是误食了毒蘑菇又是什么,更何况你之前昏迷,身体被毒素侵害,整个身体都瘦脱相了。”温子药这样说道。

        周八巴挠了挠大脸说道:“我惨白的脸色是被刚才那位好心肠的女鬼大姐吓的,我并没有吃毒蘑菇。其实,我早已经百毒不侵了,从事厨师行业以来,我一直致力于开创新菜,在一次次尝试新菜中,我的身体积累了许多奇怪的物质。长此以往,我发现我的身体发生了质的变化,我不再受毒素的致命影响。只要有水,我就能将身体的有害杂质排出体外。”

        “这么说你的身体已经是百毒不侵了。”我好奇的问道。

        “是啊,帮主,任何毒药都无法毒死我。但是却有一个副作用,由于身体积累的毒太多了,所以我的排泄物也会携带毒素,就连我的血液、唾液、甚至呼吸都有一定的毒素存在。正是由于毒素的关系,在同行之间上混了一个称号,叫‘有毒的小王子’。烦请帮主转告大家,不要与我走的太近,以免中了误会的毒。”周八巴一脸诚实的说道。

        “嗯嗯,我会告诉大家的。关于你的称号有毒的小王子,有毒我可以理解,请问小王子又是怎么回事?”

        周八巴叹气一声说道:“哎,实不相瞒,帮主啊。这其实是我的身世隐情了。我的生父其实姓王,他排行老三,年轻的时候大家都叫他小王,我作为小王的儿子于是就是小王子了。”

        “哦,虽然这样解释了,我就权当接受了。好在你的生父不是老王。”

        “怎么?帮主认识我大爷老王?”

        “不不不,不认识,听说过大名。”

        “是啊,我大爷的名声如雷贯耳,响的很啊。”

        “既然你没有中毒,我也就放心了。你百毒不侵,以后遇到了用毒的高手,就是你解围的时刻。你可得再接再厉,继续研究新菜品,继续增强毒素抵抗力才行啊。”

        “帮主,我记下了。”

        “嗯嗯,你先休息吧。”

        我拉着温子药离开了房间,帮他关上了房门。

        这时女鬼大姐端着药汤飘来。

        “帮主,暖身子的汤已经好了,我去给周八巴送去。”

        “好。辛苦了。”

        女鬼大姐端着汤药穿墙而过,片刻之后房间内穿来了周八巴的惨叫声。

        “鬼啊!”

        “嘭!”

        算了,算了,肯定是女鬼大姐的出场方式吓到了周八巴,这次将周八巴吓昏不知道又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醒来。以后周八巴习惯了,也就不会再昏倒了。即便如此,还是有必要给女鬼大姐作作思想工作,万一哪天吓昏了前来作客的客人,就不好收场了。

        女鬼大姐带着空碗,非常失落的飘出了房间。

        “帮主,我已经喂他喝过药汤了。”

        女鬼大姐似乎非常的不开心,心里受到了伤害。她低着头慢慢的飘走了。

        “大姐,别灰心。他还不了解你,时间会告诉他,你是一个热心肠。”

        “谢谢帮主。”

        女鬼大姐一个人默默的飘回了自己的房间,我和温子药想起来今天没有什么要事,决定上街闲逛一逛。

        周八巴一个人昏倒在房间内,他被好心的大姐抬到了床上,脖子上还残留着溢出的汤药。在他不远处的一块石质地板,发生了轻微的颤动。这股颤动持续了约有一炷香的时间才停止,在停止的刹那,这块石板被顶了起来,紧接着从石板下面爬出了一个黑衣大侠,正是挖坑消失的那位鲁谋仁鲁大侠。

        鲁大侠小心的观察房间动静,确定安全之后爬到了地面,他来到门前轻轻撬开了缝隙确定外面的情况。

        “没有想到吧,我又来了。刚才你们的谈话我都听到了。”

        鲁谋仁窃喜道。

        鲁谋仁坐到了桌前,自己倒水解渴,发现是个空茶壶,隐约中见椅子旁有一个水桶。

        “还知道存水,看来他们的求生意识还很强。”

        鲁谋仁拿着茶碗走了过去,在水桶内盛了一碗水解渴。

        “这水怎么有点甜。”

        鲁谋仁所喝的并非井水,而是周八巴所排出的有毒尿液。鲁某仁喝完之后,只觉的喉咙干烧难受,嘴唇肿胀成了一张鸭子嘴,紧接着头昏无力,跌跌撞撞又摔进了地道之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