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霸王张绣在线阅读 - 第五百九十七章 ???刘皇叔浅水游

第五百九十七章 ???刘皇叔浅水游

        梁军大营。于黑夜之中若隐若现,士卒披坚执锐,警惕异常。

        中军大帐内。

        张绣搂着美妾,打算去后帐内歇息。

        马岱见张绣搂搂抱抱,在外不敢进来,在门口躬身行礼道:“陛下。审配之侄审荣杀了审配,以真定而降。”

        张绣闻言惊讶,放在美妾腰间的手,渐渐往下,攀附柔软的山峰,停顿片刻后说道:“派人抚慰审荣,大军不动。明日入城。”

        “诺。”

        马岱应诺了一声,躬身下去了。

        “在重压之下,便是连兄弟子侄也变得不可靠了。审配一意孤行,率领宗族子弟来到这常山郡。虽然满腔忠心,却也驾驭不住。”

        张绣淡淡一笑,搂着美妾进入了后帐。

        次日。

        天色放亮,马超便奉命率领本部人马,作为先锋入城,控制了城池。审荣率领城内重要人物,在门外迎接马超。

        等吃了早饭之后,张绣才与亲信进入城中。来到了郡守府大厅内盘横。

        主位上。张绣脸色红润,精神奕奕,笑看着前方恭敬而立的审荣,说道:“先生献城有功。寡人封先生为冀州刺史,都亭侯。”

        审荣闻言却是没有半分喜色    甚至双眸深处有悲哀、苦笑。若非情不得已,他也是不想杀审配的,这冀州刺史,都亭侯的官职,只会加重他的遗臭万年。

        “多谢陛下。”

        审荣勉强挤出了一抹笑容,躬身一礼。

        张绣是人精,哪里看不出来审荣的勉强,却也不管他。随即,他便让审荣下去休息,择日开府建牙,建立刺史部。

        张绣抬头看向了甄俨,说道:“如今常山已经到手,这一郡之地,便交付给卿了。对于城中的百姓、袁军人马,卿需得妥善安排。”

        “诺。”

        甄俨比审荣却要从容许多,躬身应诺道。

        待这二人走后,文臣之中荀攸站起,拱手行礼道:“陛下。这审荣迫于形势,而杀了其叔,面上又没有恭顺的表情,恐怕要发生变故。”

        士大夫重忠孝,杀害亲长是大忌。

        荀攸很少开口说话,开口则一针见血。他想弄死审荣之心,已经昭然若揭。

        沮授也振袖赞同道:“陛下。冀州乃天下第一大州,交给此人,恐怕会有后患。”

        张绣呵呵一笑,说道:“二位爱卿的担忧,寡人知道。放心。等冀州平定,寡人便撤了审荣的刺史职位,远放蛮荒。现在不过是给他加官进爵,借用他劝降冀州文武罢了。”

        “诺。”

        荀攸、沮授对视了一眼,拱手应诺,不再说话了。

        “寡人估计现在高览应该已经退兵了,但也可以试试。命华雄领兵前往壶关,如果高览没有走,便与庞德一起堵死他。”张绣收敛了笑容,下令道。

        “诺。”

        蔡瑁应诺了一声,转身下去了。

        “大军在常山修整。先看太史慈那边的情况,再做调整。”张绣站了起来,说道:“诸卿也乏了,下去休息吧。”

        “诺。”

        文武应诺了一声,起身走了。

        “中山、常山已经到手,冀州已经不远了。”张绣笑了笑,愉快的去了后头与美妾厮混去了。

        ..........

        审荣虽然刺死了审配,但之后的事情,其实不顺利。城中仍然有忠心于袁绍的兵马,弃城而走。

        他们当夜,也派人把消息传递了出去。

        深夜。星汉灿烂,能见度极高。

        壶关。

        袁军士卒在关上关内巡逻、站岗,神经紧绷,肃杀之气直冲云霄。

        关令府,卧房内。

        高览睁开了眼睛,发出了一声喘息,额头上冒出了汗水。却是做了噩梦,自己在交战之中,被张绣刺死。

        高览坐了起来,让亲兵端着凉水走了进来。待咕噜咕噜的喝了几大口之后,才冷静了下来。

        “我从军多年,自付骁勇善战。却从来没有做过噩梦。”高览苦笑了一声,挥手让亲兵下去了。

        但很快亲兵又回来了,一脸大汗禀报道:“报将军。张永将军来报,审荣杀了审配,梁军已经占据常山郡。”

        “你说什么?”高览豁然站起,发出了一声不可置信的大喝。但很快他就坐了回去,神情震动。

        壶关当然是雄关,三万精兵据有这座关隘。张绣如果从并州攻打关隘,高览有信心守备一年半载。

        但是现在张绣已经占据了幽州,且乘风南下,连破中山、常山二郡,马上就要到达壶关东部了。

        庞德在西,张绣在东。这前有狼,后有虎。关隘一时之间倒也破不了,但是军心必然崩溃。

        高览虽然心乱如麻,但却还是强行冷静了下来,亲自出去与那来人交谈了一番后,也确信了下来。

        这个消息是真的,不是梁军发布的假消息。

        “连夜退兵,前往巨鹿。大部人马先走,留下五百骑兵。放火烧掉辎重、粮草。”

        高览挥了挥手,让亲兵去传令了。

        这袁军大将与梁军交战,连战连败。但是粮草、辎重都是顺利烧了,没有留给梁军一分一毫。

        之后,高览在亲兵的帮助下披甲上马,先命大部先走,自己断后。最后五百骑兵在关内,举着火把,四处放火。

        将粮草、辎重全部烧掉,一时间火光冲天,数里外可见。

        这五百骑兵办完事后,也策马往高览大军方向追去。这个时候,快要天亮了。

        关西,山谷内的梁军大营内。

        庞德得了禀报之后,马上披甲上马,率领五百兵马,出了山谷来到大道上观看。

        “将军。定是陛下已经攻破真定,所以高览烧关走了。我们要不要追击?”一名军候,一脸兴奋道。

        庞德心中也觉得是这样,但想了一下后摇头说道:“根据消息传递。常山审配不应该败的这么快。也有可能是高览的计谋。再说。现在追击,肯定也追不上了。距离天亮也没有多少时间了,我们按兵不动。等天亮之后,派人去关内探查情况。”

        “诺。”

        军候应诺了一声。

        观望了一阵之后,庞德策马率兵返回了大营内。待天亮之后,士卒传来准确消息之后。

        庞德立刻召见军中军官,来到大帐内商议。

        庞德与军官们的脸上,都有喜色。庞德按剑站起,意气风发道:“陛下自将三军,所向披靡。高览心惊胆裂,已经走了。我听闻袁绍在巨鹿准备了粮草、辎重。高览必走巨鹿。我们马上发兵赵国,与陛下汇合。”

        军官们都是热血沸腾,摩拳擦掌。一名军官说道:“将军,不留人马镇守壶关吗?”

        庞德笑着摇头道:“壶关已经没用了,袁绍不会再派人来争了。走吧。”

        “诺。”

        军官们应诺了一声,下去准备了。过了半个时辰时间,庞德翻身上马,率领大队人马、辎重、粮草,不入壶关,直接往东北方向的赵国而去。

        赵国与常山郡毗邻。

        ...........

        下午,太阳正烈。

        朝歌城外,杀声连片,鼓角争鸣,血腥味直冲天空,无数的秃鹫振翅盘旋,低头看着下方。

        城南。

        太史慈亲自渡率本部人马,攻打城池。

        “太史”旌旗下,太史慈银枪铁甲,英风冲宵。

        “城快破了。命鼓手再加把劲。”太史慈目视前方,转头对身旁的亲兵说道。

        “诺。”

        这亲兵应诺了一声,立刻下去了。不久后,鼓声更加激昂。

        朝歌城。

        城池高大,雄伟。城中郡守叫柳正,他组织三万杂兵,在太史慈的猛攻下,据守城池已经八天,也算人才。

        但现在黑云压城,城欲催。非英雄,不可以力挽狂澜了。

        柳正身披甲胄,立在城头,看着越来越多的梁军士卒登上城池,不由茫然、绝望。

        “袁氏江山,已经是风烛残年了。”柳正长叹一声,说道。

        “郡守。快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他身边的亲兵心胆俱裂,想要拉着柳正离开。

        柳正苦笑了一声,摇头说道:“你们走吧。我死得其所。”

        说罢了,柳正拔出了腰间的大剑,毫不犹豫的对着自己的脖子切了下去,在喷薄而出的热血之中,柳正向前扑倒,抽搐了片刻后,再也不动弹了。

        城上袁军彻底崩溃,或投降,或逃走。不久后,城门被打开,太史慈等将,率兵入城。

        郡守大厅内。

        太史慈坐在主位上,看着亲兵抬上来的柳正尸体,长叹了一声,说道:“到底也是忠义之士,厚葬。”

        “诺。”

        亲兵应诺了一声,转身走了。

        太史慈收起了悲哀之心,露出了振奋之色,环视了一眼众人,说道:“朝歌已破。正可以北向魏郡、广平,连接陛下。陈将军。你率领本部一万精兵,以及伤兵留下来镇守朝歌。如果刘备率兵来争,你便死守城池,不要与他交战。”

        顿了顿,太史慈郑重说道:“昔日虎牢关前,刘备兄弟三人也是天下英雄。”

        “诺。”

        陈登严肃应诺了一声。

        太史慈率兵在朝歌城中修整了两天两夜,在鸡鸣声中,率部往北方而去,连破魏城、广平、邯郸等地,向常山郡而去。

        袁绍麾下也有忠义之士,大族也都支持他。但在梁军强将之下,也不过是土鸡瓦犬之辈。

        梁军所向披靡。

        .......

        这日上午。

        朝歌城。

        尸体已经被处理了,但是城内外战斗的痕迹,却处处可见。城中也没有恢复正常,士卒在城内巡逻,城上站岗。

        四座城门,紧紧关闭。处于战争时期。

        郡守府,书房内。

        陈登跪坐在主位上看书,神情平静。

        “将军。探子来报。刘备、关羽引精兵万人,来夺朝歌。”一名亲兵匆匆走了进来,禀报道。

        陈登闻言笑着放下了手中的书卷,说道:“传令下去。勿要慌乱,本分守城就是。”

        “诺。”亲兵应诺了一声,转身下去了。

        陈登命人走了进来,为他披上一件轻薄的甲胄,率领百余亲兵来到了城东门上,等待刘备大军。

        他很镇定。

        在攻打朝歌的时候,都是太史慈、胡珍、张燕的兵马出力,他的一万精兵没有动过,建制完备。

        太史慈率兵北上,留下不少伤兵,还有部分袁军降兵。朝歌城城池高大,刘备虽万人敌,却也难以攻破的。

        等了许久。

        陈登便见东方人马重重,人声马嘶,冲天而来。大军分出约莫三千人戒备,其余人马安营扎寨。

        不久后。一骑飞驰而出,来到了城下。对城上大喊道:“陈将军。我家主公,想与你见上一见。”

        陈登闻言大笑了一声,探身说道:“还请回复刘公。我陈登手无缚鸡之力,却是不敢与他见面。”

        那骑闻言,便勒马回去了。不久后,又一骑从刘备阵中飞驰而出,却是逐郡人简雍。

        陈登与他交流了一番,派人用吊篮,把简雍迎了上来。并在城门楼内设宴,款待简雍。

        简雍当然不是来吃酒菜的,酒过三巡之后,拱手一礼,对陈登严肃道:“将军。将军家世代为汉臣,将军从祖官拜汉太尉。现在张绣放逐君王,自立为帝。恶比王莽。将军如何反助逆贼?我主刘公,中山靖王之后,汉室苗裔。现在举兵而来,先生何不弃暗投明。与我家主公合力。袭取河内郡,连河东。梁军粮草转运,都是走洛阳。只要我们成功,张绣数十万大军,灰飞烟灭。”

        陈登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先生岂不闻,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事。汉室已经是昨日之事,今日宇内,乃是梁家天下。我陈登却是不蠢,局势如何还是看的清楚的。再则。”

        说到这里,陈登露出严肃之色,拱手说道:“皇帝待我不薄,我必不背叛。先生喝完酒便走吧,多说无益。”

        其实简雍的建议,也是可行的。

        只要刘备占据河东、河内二郡,张绣麻烦就大了。只是没有那么容易。河内、河东二郡现在虽然没了人马,但是人民向梁。

        只要二郡守能招呼百姓守城,须弥之间,便可组织起大军暂时抵抗。    并州刺史诸葛瑾在北,典农校尉诸葛亮就在二郡,朝廷在洛阳。

        刘备的计划可行,但很难成功。

        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现在梁朝如日中天,刘备想翻天,却必定是个壮志未酬的结局。

        简雍无奈,任他有几分口才,却也搞不定这样的陈登。吃了这一顿酒之后,陈登果然送简雍离开。

        简雍策马回去禀报刘备、关羽。

        “刘”字旌旗下,刘备策马而立,关羽随侍一旁。

        刘备听了简雍的禀报之后,抬头看了一眼朝歌城,长叹一声道:“张绣麾下,俊杰何其多也。”

        说罢了,刘备勒马回去了军营内。

        次日一早,刘军便拔营开寨,回去了平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