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超级军工科学家在线阅读 - 第九百六十九章 处罚有些轻

第九百六十九章 处罚有些轻

        第九百六十九章处罚的有些轻

        金前明听了赵中遥的话后,就又说道:“这事不要紧,我和程市长的关系还是不错的。他也知道,我是让陈宏这老家伙给陷害的。所以说,他并没有多么严厉的处罚我。只是让我从第一副市长变成了第二副市长了。”

        一听金前明这么说,赵中遥才算是稍微放心了。他又对金前明说道:“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也就不用太担心了。我这边也不要紧!李成昆也不会把我怎么样,就算是他把我开除了,我也无所谓了。其实,我到这个学校来学习,也不是很重要。只是我之前对于飞机设计这方面的知识了解的比较少,所以才想要来充充电。”

        “好,赵专家,你放心,我很快就会打败陈宏的。他这一次陷害我。他是不会有好下场的。法律永远是公正的,他陈宏一定要为这一次的行为付出代价。”金前明又这么说道。

        “金市长,那你有什么打算。我能帮上你什么忙吗!”赵中遥知道,他现在虽然不在金前明的身边,说不定,也可以帮上他的忙。

        金前明想了一下又说道:“是这样,赵专家,我这一次的事情,感觉是和李成昆还有李全海有关系。这两个家伙一定是和陈宏串通一起了。你看能不能在李成昆那里找到一些和陈宏有关系的事情。要是能够查到一些他们是怎么陷害我的事情,那就是最好不过了。要是能查到这样的事情,那我也就可以洗脱罪名了。他陈宏也就别想再当什么市长了。”

        金前明对于陈宏和李成昆还有李全海之间的关系,他也是了解一些的。现在他被陈宏给陷害了,他就想,这事肯定和李成昆还有李全海有关系。

        “好,金市长,我明白你说这话的意思了。我看能不能帮上你。要是能的话,我一定会帮你查找到一些证据的。”赵中遥又这样说道。

        “行,那就拜托赵专家了。”金前明还非常客气。

        “金市长,看你说什么呢!我们俩本来就是好朋友吗!”赵中遥又这样说道。

        “那好,你就尽量帮我一下吧!我现在也好好跟程市长说一下,让他也先相信我,真的是没有接受什么开商的贿赂。”金前明知道,程市长还是比较相信他的。现在他只要让程市长给他一个查找证据的机会就可以了。

        “行,那就这样,金市长再见。”赵中遥说完之后,就挂了电话。对于他来说,他两点已经是明白了这些天,在金前明身上生了什么事了。他也明白了,李成昆怎么又会跟自己过不去了。

        再说金前明现在想到自己的事情,要是不跟程市长说清楚的话,他说不定,还在怀疑自己呢!于是,他就又来到了程市长的办公室。

        市长办公室。

        “程市长!”金前明先是看着程市长客气了一句。

        “是老金,你有什么事?”程市长坐在办公桌前,他抬头看着金前明问道。

        “程市长,我想要跟你说的是,我这一次真的是让人陷害的。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也是了解的。我怎么可能接收什么开商的贿赂呀!”金前明先这样看着程市长说道。

        程市长听了金前明的话,他从办公桌前走了过来。站到金前明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老金,我知道你的为人,你是一个清正廉洁之人。可是那个黑提包确实就是在你的办公室里面让老陈给找出来的,你叫我怎么办。我难道就说,那个黑提包是老陈放的,你是被他栽赃陷害的。”

        程市长当然也了解金前明这个人。知道他是一个清正廉洁的好官。可问题的关键是,就是在他的办公室里面搜出了三十万的现金。这是铁的实事,谁也抹杀不掉。当时,陈宏是亲自把那个黑提包给找出来的。他程市长还能怎么样,总不能说这个黑提包是他陈宏故意放在那里的吧!

        “可是,这事真不是我干的。程市长请你相信我。我现在是被人陷害的。”金前明只能是这样无助地看着程市长说道。

        “好了,老金,我知道你的心思,我也能够理解你现在的心情。这样,这事我也没有办法。说实在的,我也感觉,你这事,可能是陈宏在陷害你的。要不然,他怎么会知道你屋里有现金,还能够把那个黑提包给找出来。陈宏这个人怎么样,我也是很清楚的。可是现在的情况,我也只能是这样猜测呀!我们都没有什么证据,你拿人家陈宏怎么样。我也想要把陈宏给搬倒呢!可问题是我们得有证据,来证明他是故意陷害你的。要是有这样的证据,我立马就把陈宏给办了。”

        程市长和金前明的关系是不错的。毕竟,程市长也是一个不错的为官者。他能够理解一个正直的官员,被人陷害是什么样的感觉。可他只能用证据说话。没有证据,那你就拿人家没有办法。

        一听程市长这么说,金前明也只能是叹了一口气说道:“唉!程市长,你要是这样说的话,那我只能是自己去寻找证据了。”

        “是呀!这事我也是爱莫能助,虽然我也很想帮你一下,把陈宏给搬倒了。可没有证据,你要我怎么帮你。”程市长又看着金前明说道。

        “行,程市长,那就这样,我会很快找到证据的。”金前明一听程市长这么说,他也只好是想办法去寻找证据了。

        “那好,你只要有证据能够证明陈宏是陷害你的,那我立马就把陈宏给抓起来。这一次,他如果真的是陷害你。那他的罪责可就大了去了。现在,我只是把你从第一副市长变成了第二副市长,这已经是在照顾你了。你可要快一点,把陈宏陷害你的证据给找到,我在想,他对于我现在这样对你处罚,一定是会不服气的。毕竟,我这样的处罚实在是有些无足轻重。只怕他陈宏还会来找我的麻烦。”

        程市长知道,自己只是让金前明从第一副市长变成了第二副市长。这个处罚。对于一个已经收受贿赂的官员来说,就跟没有处罚一样。

        陈宏之所以暂时还没有来找程市长。那是因为,他感觉,只要让他当上了第一副市长,那他就可以当市长了。至于金前明吗!他当不了第一副市长,也就不能当市长,他也就只能是在这个位置上退休了。

        正因为陈宏暂时是这样想的,他才会不来找程市长的麻烦,也不说程市长对金前明处罚的太轻了。

        可程市长也知道,陈宏也是一个聪明人。他要是转过这个弯来的时候,怕是会再来找他的麻烦。

        一听程市长这么说,金前明就又赶紧说道:“放心吧!程市长,我一定会很快就找到陈宏陷害我的证据的。”

        “行,那就这样,你赶紧去想办法寻找陈宏陷害你的证据吧!”程市长又这么说道。

        就这样,金前明和程市长商量好后,就又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他在想,自己要怎么样才能找到陈宏陷害他的证据。

        再说陈宏现在可是很得意。毕竟,他当上了第一副市长,这很快就有可能当上市长了。那怎么会不高兴。

        这些天,陈宏也总是和李全海还有李成昆在一起。这三个人现在成了好朋友了。经常是在一起吃吃喝喝的。

        有一天,他们又在一起吃饭。当陈宏又说起这一次,他是如何把金前明给陷害了的事情后。李全海就有些担心地看着陈宏说道:“表哥,现在你虽然是第一副市长。可金前明还是第二副市长呢!我怎么感觉,这一次,你陷害金前明后,他并没有受到多严厉的处罚呀!这不是很奇怪吗!只是从第一副市长换成第二副市长,这根没有处罚没多大区别吗!”

        李成昆听了李全海的话,也看着陈宏说道:“是呀!全海哥说的很有道理。表哥,我看你是不是再找一找程市长,他这样不疼不痒地处罚金前明,那是什么意思,明显是在扩着金前明吗!这样下去,可不行,要是那一天,我们的事情败露了,那金前明翻过身来,我们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一听李全海和李成昆这么说。陈宏还有些不在意。他看着李全海和李成昆笑道:“你们俩这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你们别看,我和金前明也只是所之前的排位换了一下。他是第二,我是第一了。好象是没有多大区别。可你们知道吗!程市长很快可能就要调走高升了。我这个第一副市长,很快就可以当上市长了。等我当上了市长,那金前明他还想翻过身来吗!我随时可以让他下课。”

        陈宏想的也很远,也很有道理。他这样说了之后,李全海和李成昆一时,就没有什么话说了。

        可过了一会,李全海就又看着陈宏说道:“表哥,你说这话,虽然是有些道理。可前提是程市长要调走,还要几个月的时间。还有,程市长会不会真的调走高升,这可是都说不定的事情。这官场那也是风起云涌变化无常。谁知道几个月后,又会是什么样的情景。”

        一听李全海这么说,陈宏还真有些担心了。他感觉李全海说的很有道理。毕竟,他也是在官场混了几十年了。这官场上面的风起云涌之事,他也是看得多了。没有什么是一定的,计划不如变化。变化不如长一句话。这就是官场上面的定律。

        “全海,你说的很有道理,只是我现在已经把金前明给打败了呀!还要怎么做,我们已经胜利了吗!”陈宏还有些不大明白李全海说这话的意思。

        “表哥,我感觉对于金前明这个人,现在仅仅是让他变成第二副市长,那是太便宜他了。他一下子收贿了三十万,这怎么着也算是重大的收贿案了。这样的罪责,那起码也得被撤职了呀!我们现在,只要让金前明回家养老了,那我们才可以高枕无忧。”

        李全海把当前的形势是分析了一下。陈宏一听,有一种如梦方醒的感觉。他看着李全海竖起了大拇指:“高,实在是高。全海,你分析的很好。我们现在要是不把金前明给彻底打倒的话,他可能还会爬起来的。要是等他再爬起来了,我们可能就完蛋了。”

        “是呀!表哥,我看这事,你还得继续跟金前明斗下去。仅仅是当个第一副市长,那还是不行的。”李成昆听了李全海分析的当前形势,也感觉很有道理。于是也在一边帮着李全海说了一句话。

        “好,我听你们俩的,我回头再和程市长商量一下,逼他把金前明给撤职了。这样,我们就可以高枕无忧了。”陈宏又看着李全海和李成昆说道。

        “好,为我们以后高枕无忧的美好生活干杯。”李全海一看陈宏也感觉他说的有道理,愿意按照他说的去做,他也是很高兴,马上就又建议大家一起干一杯了。

        陈宏吃完了饭后,就又回到了市政府。这一次,他是直接又来到了程市长的办公室里。

        到了程市长的办公室后,他可就无所顾忌地向程市长提要求了。本来,这家伙是喝了一点酒,那也是不把程市长放在眼里了。

        “程市长,是这样,关于金前明的事情,你是不是处罚的有些轻了。他可是收贿了三十万呢!你只是把他的第一副市长给取消了。这又有什么用,他现在还是第二副市长呢!和我还是平级,只是在排位上面错了一位罢了。”

        李全海看着程市长,就是有些不太高兴。他喝了一些酒,那也是感觉自己有了要挟程市长的筹码了。毕竟,他也知道程市长和金前明的关系不错。这一次,他之所以会这么轻的处罚金前明。就是因为,他感觉金前是是被陈宏陷害的,他又怎么会严重处罚金前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