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全球高武在线阅读 - 第620章 恶人先告状

第620章 恶人先告状

        天门城主一逃,李老头和吴奎山就迅速追了上去。

        方平见状暴吼一声,大喊道:“校长!接兵器!”

        话落,一柄巨大的黑色铁剑飙射而出。

        吴奎山一把接入手中,眼神一动,也不逗留,迅速朝西方追去。

        两人速度极快,很快消失的无影无踪。

        方平也没停留,大喝道:“追!”

        “……”

        场面一度很尴尬。

        三头八品妖兽都用巨大的眼睛看着他,满眼的茫然。

        方平也看着它们,再次吼道:“追!”

        “……”

        狡抖了抖肥硕的身体,没吼没吭声。

        追啥啊!

        傻木头被干掉了,巨矿就是无主之物了!

        巨矿是属于傻木头的,而不是属于木王的,这点妖族都知道。

        如今主人死了,木王被人追杀,就算不被人追杀,他也要离开南七域了,既然如此……干嘛要追。

        木王手持九品神兵,打妖很凶的。

        何况,巨矿现在在等着它们呢,狡都有些迫不及待了,本兽王要去收好处了。

        见它有去天门城的趋势,方平心中暗骂,急忙道:“狡大王,巨矿不急,您几位大王追上去,帮我干掉那条老狗……我送你们不灭物质淬体!”

        话落,方平手中出现三大团不灭物质,一妖丢了一团,急忙道:“事后还有!巨矿就在那,又跑不了,有不灭物质辅助,突破九品的概率更大!”

        这话一出,狡忽然低吼一声!

        再来一团,再来一团就去追。

        “我……”

        方平真他么想破口大骂,你等着!

        要不是怕这几头妖兽回到天门城坏了大事,现在这时候,不用让它们追都行。

        方平也不多说,再次凝聚了三团不灭物质。

        见几头妖兽盯着自己,方平轻咳一声道:“我家老祖还在!”

        这话一出,三头妖兽不看他了,腾空而起,朝西方追去。

        等它们飞走了,方平低骂一声。

        狡刚刚看他的样子,很是贪婪,这条大狗居然想打劫他!

        “向来只有我打劫别人的份,你居然想打劫我……迟早找你算账!”

        方平骂归骂,也没追上去的心思。

        无他,他追不上。

        天门城主速度太快了,要是那家伙拐个弯回来,干掉了自己,自己到哪说理去。

        强者的大战,自己这个弱者就不掺和了。

        除了他没掺和,陈耀庭也没掺和。

        此刻,陈耀庭没了之前斩杀八品的意气风发了,一脸的苦涩,他也追不上。

        不说李老头和吴奎山,他连三头八品妖兽都追不上。

        不得不说,这三头八品妖兽真的极强。

        强也是应该的,三头八品妖兽都自认九品不远,所以这才敢冒险一搏,真要不强,也不会想着夺取巨矿了。

        陈耀庭飞了过来,遥看远方已经消失的几道身影,微微吐气道:“大局定了!”

        天门城主因为天门树被杀,已经放弃了继续征战的想法。

        这时候,九品之战就算是结束了。

        方平闻言却是摇头道:“校长不杀了天门城主,不会善罢甘休的!”

        “那边还有地窟城池……”

        陈耀庭欲言又止,这事其实不好办。

        天门城主没往天门城方向跑,因为半道上还有魔武强者,稍微阻拦他一下就容易被堵住。

        没去地窟深处,因为御海山有人类绝巅在。

        没去禁忌海,那是不敢去。

        所以他选择了逃往西方,那边也是他脱身的唯一方向,吴奎山这些人类强者追过去,一些城池的城主很有可能会出手。

        因为吴奎山已经超过了真王定下的战斗区域,入侵了他们的地盘。

        而且……

        方平遥看御海山方向,微微凝眉。

        战斗到了这地步,天门城已经输了。

        如果槐王决定终止战斗,那魔武就不能再继续追杀对方,天门城主也会被带走的。

        “槐王的精神力之前被搅碎了,他现在未必知道发生了什么!”

        方平忽然说了一句,接着很快道:“校长想杀天门城主,只能趁着这个间隙!”

        槐王大概也没想到天门树会这么快被杀,他的精神力之前覆盖上千里,探查这边的情况。

        之前被张涛二人联手剿灭,短时间内,对方未必会再次释放精神力探测情况。

        时间很短暂!

        方平知道,为了大局,在胜负已经分出的情况下,张涛都不会坚持非要杀天门城主。

        吴奎山想报仇,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没再去想这个,方平急忙朝之前战斗的方向跑去。

        片刻后,方平抵达了之前的战场。

        “发财了!”

        当看到天门树的尸体,方平大笑一声。

        真的发财了!

        天门树被李老头一剑斩杀,虚空裂缝将它切割成数十段,对方连自爆的机会都没。

        虽然被切断了,一部分躯干被空间裂缝吞噬,可相对于天门树这么巨大的体积,吞噬的那一点不算什么。

        这还是方平第一次看到九品妖植的尸体。

        天南一战,也杀过九品妖植,可几乎都自爆了,没有任何残留。

        此刻,地下的大坑洞中,金黄色的大树躯干还散发着浓郁的生命气息。

        天门树大战的时候,生命精华一直在使用,这也是妖植强大的原因之一,大战之时,恢复速度快。

        方平没犹豫,很快飞下坑洞,将那些树干捡了起来。

        不止是树干,生命精华正在快速流逝。

        方平很快找到了包裹生命精华的区域,那是一小段大树的主干,主干不止是包裹着生命精华,还有一颗人头大小的金黄色水镜状物体。

        “心核!”

        方平急忙喊道:“陈老,帮我找找看,脑核在不在!”

        一株九品妖植的遗骸丢在这,不拿走,再回来恐怕就没了。

        陈耀庭闻言也快速寻找了起来,很快,陈耀庭手中拖着一截躯干,开口道:“在这!”

        此刻,他手中也出现了一颗血红色晶体。

        那是天门树的脑核。

        方平松了口气!

        他主要担心脑核被虚空裂缝吞噬了,现在没被吞噬,运气还算不错。

        有了脑核和心核,一柄九品神兵就到手了。

        不过等看到那几十截躯干,方平龇牙,妖植太庞大了!

        哪怕被切割成了几十段,一段也有10立方左右了。

        这么多,恐怕能有300方左右。

        没顾得上这些,方平拿出了一个巨大的水晶瓶,开始将溢散的生命精华收集起来。

        陈耀庭看着他的大瓶子迅速装满,嘴角微微抽搐!

        每次看到这小子用这样的大瓶子装生命精华,他都感觉,那不是生命精华,那是水!

        谁家用这个装生命精华的?

        人家按照克来计算,方平每次都是用斤来计算……人就怕对比。

        很快,方平装满了两个大瓶子,接着忽然骂道:“怎么就这么点?”

        两个大瓶子,也才100斤左右。

        天门城存在的时间也很久远了,天门树又没结果子,生命精华呢?

        “正常,能有这么多已经出乎预料了。”

        陈耀庭解释道:“和人类开战的城池,你别想获得多少生命精华,大战这么多年,再多都消耗了。天门树之前也消耗了不少,能有这么多残留,我都意外。”

        这可不是巨柳城,巨柳城当初地窟刚开,大战未起,方平才能捞到一批。

        天门城这些年和华国战斗无数次,高品强者屡屡受伤,还能剩下这么多,陈耀庭的确意外。

        方平想想也是,而且李老头一剑瞬杀对方,才有机会保留这玩意,已经超出他预期了。

        “蚊子再小也是肉……”

        陈耀庭面部愈加僵硬了!

        百斤生命精华,成了蚊子肉?

        我们到底是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方平没管老陈想什么,他这次花费巨大,百斤生命精华全部给他,也没多少钱。

        按照之前系统给的价值,算起来也就2500亿,现在的2500万点。

        不过天门树要是给了他,九品妖植的尸体,也是极珍贵的,加个1000万点难度不大吧?

        “老吴和李老头都欠我一大笔钱,他们干掉的……先还债给我!”

        方平盘算了一阵,这株九品妖植归他了。

        不但归他了,回头还得找两位继续算账。

        不灭物质、复神丹这些都得收费的。

        收好了生命精华,又将脑核和心核收了起来。

        看着身旁的那些金色树干,方平有些头疼,储物空间要扩张吗?

        “算了,现在不扩张了,现在外界还不知道我储物空间多大,这要是都收走了……”

        方平摇了摇头,这时候还是不扩张了。

        真收走了,张涛这些人恐怕能惊掉下巴。

        方平虽然不知道他们的储物戒有多大空间,可料想不会太大,由小见大,之前那块玉佩那么点大空间,张涛他们的再大也大不到哪去。

        将树干都聚拢在了一起,方平又开始收拢那些金黄色的树叶。

        看到方平连树叶都不放过,陈耀庭真的有些哭笑不得。

        这小子是真有钱,可有钱也不放过这些树叶,真够节省的。

        九品妖植的树叶也是好东西,可相对来说,此刻不值一提。

        没想到方平连一片叶子都不肯丢下。

        弄好了这些,方平抬头朝远方看了看,微微凝眉,没有大战的气息爆发,这么看来,老吴他们还没追上。

        这么一来,事情就不太好办了。

        就在这时候,吕凤柔他们终于赶过来了。

        当看到那些金黄色的树干,吕凤柔满脸的喜色,大声道:“天门树被杀了?”

        “嗯……”

        “那个畜生呢!”

        方平顿了顿,很快道:“校长他们去追杀他了,校长和李老师都在,还有三头八品妖兽,只要追上了,天门城主跑不了的!”

        “跑了……”

        吕凤柔呢喃一声,接着连忙道:“往哪跑了?”

        “老师……”

        “我要去看看!”

        “往西方跑了,老师,那边是地窟的地盘,不要轻举妄动……”

        他话音未落,吕凤柔就朝西方奔去。

        方平见状看了一眼陈耀庭,陈耀庭也不多说,很快跟了上去。

        方平又看了看唐峰众人,见他们一脸激动,也想过去,连忙道:“大家现在追上去没用的!也追不上,还得预防被天门城主反击。

        刘老,您几位现在有一个极为重要的任务!”

        刘破虏一脸正色,马上道:“你说。”

        “挖矿!”

        “……”

        众人瞬间安静了下来。

        方平则是一脸郑重道:“大战快结束了,一旦几位绝巅插手,事情就告一段落了。按照事先说好的,我们只能拿巨矿的三成,那就亏大了!

        诸位,你们迅速回天门城,组织师生们开始挖矿!

        挖的越多越好!

        专门挖那些核心区域的高品能源矿,一定要速度……”

        说罢,方平又道:“还有这些九品妖植的躯干,你们也一起带回去,放在这,很容易引起别人的觊觎。我跟过去看看,校长那边还不知道情况如何……”

        这任务说重要,很重要。

        说不重要,其实也就一般,哪用得着这么多宗师去办。

        可方平的意思,大家也懂。

        九品的战斗,他们插不上手,去了,还得小心被天门城主杀了。

        到了这时候,大战临近尾声,死在了这,那就亏大了。

        刘破虏点了点头道:“那好,我们回去挖矿,你要不也一起回去吧,太危险了!”

        “没事的,我可以收敛气息,更安全。”

        方平说完,刚想离开,李寒松开口道:“我也去吧,遇到了敌人,八品的我还能挡一会。”

        方平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见老王他们也要开口,摆摆手道:“你们就别去了,大家不要分开。一旦天门城主拐个弯跑回去了,人多了还能撑一会,人少了,那就真的麻烦了。”

        这些人聚在一起,天门城主想杀人还需要费点时间。

        可分散开了,杀七品,那是真的如杀鸡了。

        众人点头,很快,方平带着李寒松一起朝西方追了过去。

        ……

        与此同时。

        天门树陨落的一瞬间,一些强者都感应到了。

        妖葵城方向。

        妖葵城主脸色难看,之前,他的两位八品尊者境属下,就回来了一人,已经让他头疼。

        结果这位八品强者刚回来,妖木就陨落了!

        这一刻,妖葵城主不由叹息。

        这一次,真的太出乎他的预料了。

        城中,那株巨大的金色葵花,此刻也不断摇曳身姿,精神力颤动。

        同族陨落了!

        妖植强者,都算同族。

        南七域,守护一脉,有6大九品妖植。

        而今,陨落了一位。

        而妖木的陨落,意味着妖木城的覆灭,从今往后,妖葵城就是对战希望城的第一城了。

        这一刻,妖葵城两位九品,都是心情复杂。

        不止是妖木城覆灭,妖葵城这一战,死了一位尊者,死了6位统领,也是元气大伤。

        “魔武……”

        妖葵城主喃喃一声,这一战的结果,恐怕连槐王都没想到。

        他心情复杂,城外却是欢呼声一片。

        范老再次用地窟语大声通报了战果!

        这下子,偌大的妖葵城,数百万人都噤声不敢言。

        王境陨落了!

        妖木城的守护神木居然陨落了!

        这对于已经和人类开战的妖葵城而言,士气的打击简直无法想象,妖葵城主都已经感受到了城中传来的悲观情绪。

        不止普通人,连那些统领,此刻都有些茫然。

        妖植一脉6城,屹立南七域无数年。

        今日,一城覆灭。

        没了守护妖植,哪怕木王还没死,也无力回天了。

        ……

        他们感应到了。

        御海山。

        张涛和战王也感应到了。

        槐王的精神力覆灭,他们可没有。

        此刻,对面的槐王一脸冷漠,他还没察觉到南七域中的变故。

        这时候的槐王,极为愤怒,冷冷看向张涛两人。

        “武王,你们封锁南七域,是何意思?复生之地若有强者参战,本王一概不知,如何确定你们没有耍诈?”

        张涛平静道:“南七域还有那么多九品,何来阴谋诡计?你几次中途参与,破坏规矩的是你。你既然愿意赌,那就愿赌服输。

        你输也好,我输也罢,让他们自己解决。

        既当裁判,又要亲自下场,槐王,这就是地窟真王?”

        槐王眼神闪烁,也恢复了平静,缓缓道:“好!本王不再参与,那让青狼王监督!”

        一旁,一位面带笑容的清瘦男子,缓缓道:“武王,战王,南七域可是本王的领地。你们不让槐王探测也就罢了,连本王都要阻拦,莫不是觉得本王可欺?”

        张涛笑道:“狼王何出此言?只是不想让妖命王庭和我人类产生误会,狼王若是愿意当这个监督者,那自然没问题。

        怕就怕,狼王一时按耐不住,也要下场,让妖命7城参与其中……那就坏了你我的和气了。”

        青狼王淡淡道:“此次乃是你们和槐王的私人赌约,本王自不会参与其中。不过南七域,该知道的事,本王还是要了解清楚的。”

        “那当然……”

        张涛嘴上这么说着,却是迟迟不肯放开封锁。

        此刻,吴奎山几人还在追杀天门城主,他感应到了。

        魔武众人一直想杀天门城主,他也知道。

        这一次不杀了天门城主,恐怕就难了。

        一旦青狼王探测到了详情,告知了槐王,那槐王选择认输的话,天门城主就没办法杀了。

        只能再拖一会!

        张涛心中盘算着这些,嘴上继续和青狼王两人扯皮着。

        最多拖个十来分钟,到时候,这两位就该怀疑了。

        能不能在赌约结束前,斩杀了天门城主,只能看运气了。

        魔武这一战,覆灭了一位九品,差不多铲平了天门城,已经出乎张涛的预料。

        真要杀不了对方……只能结束战争。

        现在,还没到彻底撕破脸的时候。

        他还准备在紫禁域灭杀那些强者,现在撕破脸,槐王变卦之下,接下来的事情就没那么顺利了。

        “吴奎山……再给你10分钟,杀不了他,我也没办法。”

        张涛心中轻叹一声,不杀了天门城主这个杀女凶手,吴奎山的心结解不开,枷锁还在,到了九品领悟本源道的境界,这样的心结,恐怕会产生极大的障碍。

        正如吕凤柔,在六品境迟迟无法精血合一,心结太重了,执念太深了,不是好事。

        ……

        张涛在拖延时间。

        这一点,吴奎山尽管不知道,也能猜到。

        他知道,这是他最后的机会。

        现在杀不了天门城主,槐王不会轻易放弃一位九品的性命的。

        眼看着大局已定,槐王哪怕想翻身,也知道没有机会,终止了赌约,那天门城主就可以脱身了。

        前方,天门城主速度极快。

        此刻,已经到了妖凤城的范围。

        妖凤城,妖凤城主和一头巨大无比的凤凰妖兽此刻都腾空而起,威压震慑。

        隔着老远,妖凤城主就暴喝道:“止步!妖木城和魔武之战,乃是真王私怨,与本王无关!擅闯妖凤城,那就别怪我们坏了真王的规矩!”

        前方,天门城主大喝道:“凤王!本王借道一过,不会牵连妖凤城!”

        妖凤城主眉头微蹙。

        妖木城的守护神木陨落,他也感受到了。

        木王要逃跑,他也知道。

        同为南七域城主,双方虽不是同一脉,可木王毕竟是南七域之人。

        这时候,复生武者追杀木王,自己到底要不要借道?

        木王走妖凤城过,意思他明白,就是让自己拖延片刻,等待真王传令。

        可现在,真王还没传令,自己要蹚这趟浑水吗?

        眼看着天门城主越来越近,城门外,吴川忽然威压爆发!

        这下子,天门城主大惊失色,怒喝道:“你们敢!”

        吴川实力比吴奎山要强不少,作为四大镇守使之一,这一点,天门城主也是知道的。

        他还和吴川交手过几次,吴川身为南方镇守使,几次入魔武地窟和他交手。

        可现在,吴川可不在魔武行列。

        吴川冷冷道:“你越界了!战场,在天门城附近,绝巅未传令,那就意味着战争还没结束,你越界,那就是坏了规矩,我就有理由斩杀你!”

        “你……”

        天门城主大怒!

        心中也是怒不可遏,槐王难道还没发现变故吗?

        还是说……槐王真的要牺牲自己?

        又或者,被牵制了?

        可不管如何,槐王没传令,意味着战争的确没结束。

        此刻,吴川以他越界为由,斩杀他……

        看到吴川气势爆发,手持一柄九品神兵,天门城主心中暴怒。

        换成没有九品神兵的吴川,他还敢一战。

        可对方有神兵……一旦对他出手,他根本不是对手。

        更别说,后方还有蛇王这些人快要追来了。

          遥看妖凤城主一眼,见他没有帮腔的意思,天门城主心中更是怒极。

        如果妖凤城主这时候站出来说几句,牵制住吴川,他根本不用担心什么。

        吴川再强,妖凤城两位九品,也足以牵制他了。

        “该死的!”

        天门城主心中生怒,却也不停留,很快,绕道而行,朝禁忌海边缘飞去。

        他刚离开,吴奎山两人已经赶到。

        没和吴川客套什么,两人丝毫不停留,迅速朝天门城主追杀而去。

        他们一走,三头妖兽赶到。

        三头妖兽看到吴川的时候,都有些警惕。

        等看到妖凤城主和凤凰妖兽,狡忽然大吼了几声!

        吴川明显感受到妖凤城那头九品妖兽身形一滞。

        妖凤城主也是脸色微变,大声道:“金角兽王,百兽林要诛杀木王,本王不知内情,无法决策!此事,本王觉得还要慎重……”

        他话都没说完,狡大吼一声,带着两头妖兽跑了。

        刚刚这家伙一来,就对那头九品凤凰暴吼,让它协助百兽林追杀木王这个斩杀百兽林使者的恶徒。

        恶人先告状,也就这样了。

        之前妖凤城主还想说几句,百兽林参与真王定下的战争,不是好事,金角兽王这时候还在追杀,可是把槐王得罪狠了。

        可一听到这家伙要诛杀木王这个斩杀使者的恶徒……妖凤城主无言以对。

        玛德,真的假的?

        木王是个白痴吗?

        真把百兽林使者给杀了?

        上次就闹的沸沸扬扬,和百兽林打了一场,这次又杀了百兽林的使者?

        他觉得木王没那么傻,可……可百兽林三头八品尊者妖兽,都确定了这事,宁愿得罪槐王也要追杀对方,还真不好确定真假。

        难道是意外之下,大战余波,干掉了那个使者?

        百兽林的使者这么蠢,在九品交战的时候,非要往里闯?

        尽管一肚子疑惑,不过看到金角兽走了,他还是松了口气。

        算了,不管了。

        守护神兽也是妖兽一族,和禁地关系不错,之前凤凰妖兽不好拒绝,还好金角兽王跑了,不然这事也麻烦。

        妖凤城主满肚子疑惑,吴川却是脸色僵硬。

        他大概知道了双方对话的意思……这头妖兽……真邪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