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全球高武在线阅读 - 第743章 人心最难测

第743章 人心最难测

        “锵锵……”

        妖兽大殿,凤雀还在叫唤。

        方平面色阴冷,也不再狂笑,满脸的阴沉。

        姬瑶一到,感受到凤雀的急切和惊惧,气急道“凤雀不可能是方平!”

        “锵锵!”

        凤雀急忙点头,它不是方平!

        方平淡淡道“哪来的方平?姬瑶不用担心,我还没疯!”

        方平说着,环顾一圈,看到花齐道几人也跟来了,脸上露出浓浓的笑意,语气却是冰寒道“方平?到现在,有人见过方平吗?”

        “一直都是猜测!我若是没记错,当日故意引导我往方平身上想的……是左帅……不,现在的花神将吧?”

        方平淡淡道“所谓的改变气机,遮掩实力,都是花神将说的!槐王府被灭,偌大的皇城,唯有花神将几位天植军将领,一直在外!

        当日,其他神将都在皇宫内,你们可不在!

        葵明之死,枫华他们失踪,天植军一直都在王府四周巡查……”

        “天幕出现,监察诸王府……为了我等的安全?哈哈哈,为了探查城内神将的一举一动吧!为了寻找机会吧!”

        “我太傻了!”

        方平摇头,轻叹道“由本统领说出是方平,所有人都相信是方平来了,因为本统领和方平仇深似海,所以我说出的话,大家都会当真!”

        方平自嘲一笑,眼神阴翳,阴沉道“真的高!太高明了!城内第一个说出可能是方平的,便是本统领!如今,承认不是方平,岂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

        “厉害!灭生果然还是太年轻了,由始至终,都被人耍弄!”

        “……”

        方平的一番话,让所有人忽然醒悟!

        偌大的皇城,第一个说出是方平来了的,的确是枫灭生!

        花齐道没有明说,当日槐王府被灭,花齐道只是引导了几句罢了。

        如今再想来,花齐道的那番话,其实就是往方平身上引。

        柳无神忽然阴沉着脸道“本座若是没记错,城内所有神将几乎都被监察了,盯上了!唯独天植军左右二帅,并无人监察,对吧?”

        众人无言。

        花齐道环顾一圈,缓缓道“柳殿主想说什么?”

        柳无神冷冷道“想说什么?花齐道,你比本座更清楚!整个皇城,唯独你和右帅可以自由行动!万庭楼那边,你和右帅也时常过去!

        姬楠神将他们以为你们是过去协查,想抓住贼人,可谁知是不是有些人故意下手的?

        找不到贼人……贼人就在你们当中,当然找不到!”

        “柳殿主此言是说,是花某和右帅出的手?”

        “呵呵,难道不是!”

        花齐道淡淡道“柳殿主高估花某了,想瞒过诸位神将,花某自认还差了点。”

        “右帅可以!”

        柳无神冷笑道“不止右帅可以,昔日的三大强者都可以!”

        说罢,柳无神深吸一口气,缓缓道“罢了,一切都是猜测,本座也不多说!等枫王大人归来,定当彻查此事!”

        此时此刻,柳无神这些人再也不相信王主一系了!

        不止是王主一系,包括天榆!

        天榆也许和王主一系有勾结!

        包括矿脉被炸之事,都有可能是自导自演的一场大戏。

        数位神将纷纷围住了方平,桦禹几人身边,一些神将也警惕万分,纷纷将这些王储围住。

        其他非王储真王后裔,这时候也有神将护卫。

        一些真王后裔,手中出现了各种各样的物件。

        真王分身!

        真王分身不是任何一个真王都愿意切割的,这玩意对真王损伤也不小。

        昔日王部长给方平送来张涛的分化体,还说过,千万不要被其他真王夺走,否则对方和张涛交手的时候,突然摧毁分化体,很容易导致张涛出现瞬间凝滞。

        所以真王分身不多见,可天植王庭真王49位!

        哪怕不是人人都切割过精神力,十位八位还是有的。

        此刻,起码有六七人手上都出现了精神力分化体。

        花齐道看到这一幕,心中陡然长叹一声。

        王主一脉,这次恐怕要麻烦了!

        甚至连他……他不敢去想!

        第一个提出方平的不是他,不是枫灭生,是王主!

        谁也没见过方平!

        哪怕是他,他也没见过,不过是一间店铺的管事消失了罢了,当时没人感应到方平的气息,没人确定那就是方平。

        真正确定是方平的,是王主。

        ……

        “好一场大戏!”

        一旁,姬瑶愤愤地扫了众人一眼,心中也是恼怒万分!

        这一次,天植王庭损失如何她不管,可天命王庭损失惨重!

        五头高品妖兽,死了两头,剩下的三头也频频被创。

        之前万庭楼爆炸,她带来的那些中品武者,几乎全部死亡。

        如今,百人的使者团,也就剩下20多位高品武者了。

        结果证明,这一切都是天植王庭自己内讧导致的,亏她还要王叔配合天植王庭剿灭方平,结果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

        可恨!

        可恨的同时,也很可怕。

        天植王庭这边,有人想当幕后推手,黎王主有重大怀疑!

        不仅仅是黎王主,枫王这一系,恐怕也有一些谋划。

        这些人看起来愚蠢无比,都只是在装傻罢了!

        这一刻,姬瑶心中有些发寒,天植王庭别看乱的很,可实力真的有多少损失吗?

        不过是丢了面子罢了!

        真正损失惨重的,反而是天命王庭!

        陨落了一位真王级强者!

        这些人随意算计,自身还没出现多少损失,天命王庭不过是配合罢了,结果没几天就死了一位真王!

        “真的可以和天植王庭合作吗?”

        “王主和父王虽强,可有时候实力不足以改变一切,没有压倒性的优势,这些人如此奸滑,王祖他们真的能算计赢和复生之地征战无数年的天植王庭?”

        姬瑶忽然动摇了!

        这一刻,天植王庭在她眼中,就是一群阴险小人的聚集地。

        天命王庭都喜欢直来直去,用实力碾压一切。

        可天命王庭碾压不了天植王庭,如此一来,合作的话,也许天命王庭会吃大亏。

        不,已经吃了大亏!

        一位真王级强者陨落了,这已经是无法承受的损失。

        姬瑶环顾一圈,轻轻安抚着凤雀,不再出声,心中冰寒一片。

        此地不宜久留!

        方平同样在观察众人,缓缓道“不管凤雀是不是,无神叔父,你和姬楠神将探查一番,免得过些时日,找不到方平,有人来一句‘凤雀便是方平伪装,已经离开皇城’,那就是笑话了!”

        柳无神几人都是一脸冷笑!

        还真有这可能!

        姬楠见状也不阻拦,沉声道“那就仔细查验一番,不过方平伪装成妖族……罢了,本座也不想说什么了!”

        笑话!

        方平真要有这本事,那从此以后,天上地下,谁也没能力抓捕方平。

        他连妖兽都可以伪装,那意味着方平可以伪装成任何东西。

        金身强者再强,那也是有限制的。

        众人不再说话,柳无神和姬楠一寸寸开始探测凤雀。

        凤雀鸣叫声尖锐了许多!

        它是母的!

        这些家伙,欺妖太甚!

        它也是真王后裔,此次离开天植王庭,它要回守护王庭去告状!

        天植王庭的人都不是好东西!

        一次次地欺辱它!

        在凤雀的尖锐叫声中,柳无神收回了精神力,摇头道“不是,当然,如果方平可以伪装成妖族,那代表他可以随意转换,其实查不查都一样,根本无法查验。”

        柳无神淡笑道“连妖族都可以伪装,那伪装一下内腑,这有何难?现在连妖族都要怀疑了,其实已经无法查验下去了。”

        柳无神的话,再次让众人沉默。

        是啊!

        方平要是真的连妖族都能变,哪还有什么不能变的?

        这时候查验内腑不同……天大的笑话了!

        妖族和人类本就截然不同,连妖族都能变,还怕改变不了内腑?

        柳无神说着,又笑道“其实也没必要去查了,因为我们也许一直在查一个根本不存在于神陆的方平,也许……对方还在复生之地逍遥呢。

        此事传出去,恐怕也是天大的笑话。

        一旦被复生之地知道,还不知道如何笑话。”

        柳无神摇头,真的闹出大笑话了。

        人群中,姬瑶冷冷道“天植王庭在复生之地不是有暗子吗?让他们去确定一番!”

        花齐道皱眉道“之前为了围杀方平,暗子已经损失殆尽,何况,方平真要离开了,也不会大张旗鼓……”

        方平冷笑道“这时候,方平要是出现在外域,或者其他地方,那才有意思!可惜了,现在各地围剿方平,若不是如此,这次本统领也许可以欣赏一出大戏!”

        方平说完,看了一眼姬瑶,姬瑶这时候好像和他心意相通,忽然冷哼道“那就逼迫方平现身!魔武不是在南七域吗?

        如今,南七域正在围剿魔武众人,杀光了魔武的人,他能不现身?”

        方平心中大动!

        南七域在围剿魔武?

        该死的!

        什么时候的事?

        他故意提这个,其实是想等老王他们的消息来了,故意引导姬瑶他们产生想法,围杀了老王他们,也许方平就现身了!

        可方平没料到,地窟居然已经在做了,在围剿魔武!

        “该死的!不会有事吧?”

        方平心中又急又怒,这事他真不知道,他也不知道枫灭生知道不知道,一时间难以开口询问什么。

        事实证明,枫灭生恐怕是不知道的。

        因为很快,柳无神就挑眉道“南七域在围剿魔武?”

        姬瑶哼道“怎么?你们不知道?南七域不是有天植王庭之令,击杀魔武众人,皆有赏赐吗?”

        一旁,花齐道沉声道“这是天植军传的军令!”

        柳无神哼了一声,不满道“杀人灭口?”

        花齐道怒道“王庭和复生之地征战多年,魔武几次三番在外域造成重大损失,天植军连灭杀魔武的全力都没有吗?”

        这事,算不上错,剿灭魔武,也是整个王庭都希望看到的。

        柳无神闻言也不再说,方平却是冷笑道“看来天植军是觉得各大王府都是废物了,剿灭魔武,居然也不知会我等!

        本统领倒想看看,你们能不能剿灭了魔武!

        能不能逼出方平……也许还要再上演一次声势浩大,损失惨重,结果方平连面都没露的好戏。

        恐怕,你们也不敢逼迫太狠,免得方平真的出现吧!”

        “枫灭生!”

        花齐道脸色难看,怒道“适可而止,有些事,不是你说如何便是如何!你真以为你一个统领境武者,可以一而再地挑衅我等?”

        方平淡漠道“是又如何!城池继续封锁!我倒想看看,南七域到底能不能把方平逼出来!魔武真要损失惨重,方平还不出现,要不代表他无情无义,自私自利。

        要不代表他真的不在复生之地!

        可方平真要被逼出来了,有些事,那就有的说道了!

        出现在外域的方平,难道还能分身,再来王庭?”

        方平嗤笑一声,又道“不过在南七域逼迫方平现身,未必能做到,我看最好杀几个方平亲近之人,而且还要找个他觉得安全的地方,那才更好!”

        一旁,姬瑶淡淡道“他亲近何人?据我所知,方平虽是魔武之人,可和魔武之人并无血缘关系,如今都在通缉他,哪怕杀光了魔武之人,他都未必会现身。”

        方平笑道“此事我看还是有希望的,别人不知,赵帅不是在吗?问问赵帅,也许会有所收获!

        如今,本统领也想看看,到底是不是方平在皇城潜伏!

        逼迫方平现身,也许会有办法的!”

        姬瑶闻言微微点头,也是,赵兴武来自复生之地,也许知道办法。

        ……

        很快,众人回到了万道殿。

        方平看都不看王主,径直看向赵兴武,笑道“赵帅,如今想确定城内到底是不是方平,很简单!逼迫方平现身!

        天植军已经命南七域围剿魔武,可魔武毕竟只是一宗门,方平和魔武无亲无故,未必会现身。

        赵帅来自复生之地,可知有何办法,逼迫方平入神陆?”

        说着,方平没等赵兴武回答,忽然看向王主,笑道“王,也许可以让复生之地的邪教试探一番!”

        黎渚淡淡道“上次损失惨重,大教宗无法现身,恐怕无能为力。”

        “扎立卡罗也许愿意呢!”

        方平说的玩味,黎渚深深看了他一眼,淡淡道“扎立卡罗乃是诸神天堂之人,本王没有办法指使,也许枫王大人可以指使一二。”

        “那这么说,就没别的办法,确定方平是否还在复生之地了?”

        方平再次看向赵兴武,开口道“赵帅,方平在复生之地,就没有三俩亲近之人?杀了这些人,一定会惹怒方平,逼迫他现身的那种,难道一个没有?”

        赵兴武淡淡道“有自然是有的,而且不少。

        魔武长生剑李长生!

        长生剑并非方平老师,可和方平关系莫逆,击杀了长生剑,方平有很大可能现身报复。

        南武血战神王金洋!

        此人是方平武道启蒙老师,还是同乡,多次同入地窟,生死之交,神教昔日袭杀方平,王金洋救过他的性命。

        李长生和王金洋,都对方平有救命之恩,方平此人,老夫虽曾想过杀他,却也佩服他。

        救他性命,他绝不会无视,定会报恩。

        杀了他的救命恩人,他必定会出面报复,不死不休。”

        “王金洋……”

        这一刻,方平微微蹙眉,喃喃道“我好像听过这人的名字。”

        一旁,姬瑶咬牙道“枫灭生,你当然听过!还见过!忘了当日在王战之地,方平的那些同党了吗?

        本宫可是查的一清二楚!

        这些人,都是来自武大,不,蒋超来自镇星城!

        除了蒋超,其他人都是武大之人,其中就有王金洋,当日出王战之地,和方平站在一起的那个背刀之人!”

        说着,姬瑶又道“前些时日,本宫在南十八域也曾见过他!也达到了统领境!”

        方平了然,皱眉道“你这么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原来是他!他救过方平的性命?”

        说着,方平摇头道“想杀他,还不知道他在哪!既然如此,那就诛杀长生剑,本统领也想看看,方平会不会坐视长生剑死亡!”

        柳无神插话道“这可不好说,连长生剑都被诛杀了,他就算在复生之地,也未必敢现身!”

        上方,王主淡淡道“你们真的确定,方平还在复生之地?”

        方平平静道“试试也无妨!就算不在,杀了长生剑和王金洋,留下他们的脑袋,挂在皇城城门口,方平如果还在皇城,他会不会现身?

        也许会,也许不会,起码也是机会!”

        方平说罢,又抬头道“查验,如今恐怕效果不大了……”

        方平轻笑道“千万人口,如何查?除非按照我所说的,灭了皇城所有人,不止是人,包括妖族,甚至摧毁整个皇城,剩下一些重要人物,时时刻刻监管,也许……这才能彻底杜绝方平混入我们当中!

        要不然,想找到一个不知是否存在的人……”

        方平失笑,又道“当然,此事极为重要,要是不确定方平在不在皇城,就覆灭整个皇城,那才是天大的笑话。

        所以,当务之急,还是确定潜入皇城的到底是不是方平本人!”

        人群中,很快有人赞同道“不错!如今人心惶惶,不能再这么下去了!最少要确定,到底是不是方平作乱!

        别到了最后,死伤无数,人人都在寻找方平,最终方平在复生之地现身,在外域现身,那王庭之名,真的丢尽了!”

        “不错,此言有理!”

        “……”

        众人纷纷应是!

        现在到处找方平,找的人心惶惶,人人不相信彼此,已经乱了套了。

        可到了最后,他们连皇城都给下狠心覆灭了,最终发现方平在复生之地逍遥,那就是千古的大笑话!

        因为一个不存在的人,屹立千万年的天植城覆灭了!

        一想到这一幕,场中的人脸色都绿了。

        那传出去,真的能笑死所有人。

        众人都在说,方平心中却是祈祷,老王啊老王,这下你恐怕也麻烦了。

        不过你就算麻烦,现在还是赶快弄点动静出来!

        让别人知道你在王战之地!

        这样一来,我就有借口去杀你了!

        得走了啊!

        再不走,现在真的是命悬一线了。

        王主恐怕有问题,没问题的话,现在王主答应被查验,所有人一一查验,自己就悬了。

        不过王主现在不答应被查验的话,方平这些人也不会再查下去,没那个必要。

        一个有最大嫌疑的家伙不答应被查,其他人查来查去,那才是笑话!

        武者修炼到了这个境界,谁还没点秘密?

        尤其是本源道强者,几乎不会答应被真王查探的!

        天榆真王也不会贸然查探在场的这些人,这些人不是真王的后裔就是神将级强者。

        查他们,除非有他们的许可。

        49位真王后裔,有些人也许还会真王绝学,事关一些真王的本源道,包括那些神将的本源道。

        被一位真王肆无忌惮地查探,鬼知道会发生什么。

        到了高品,精神力都达到了具现的地步,除非击溃对方的精神力,或者主动放开精神力任由真王查探,要不然,真王也不能看透什么。

        这时候,唯有王主带头答应,再来一位和天榆不是一伙的真王,共同监督,才有希望完成这样的工程。

        等枫王回来了,这事就有可能达成一致。

        方平还在想着这些,上方,黎渚平静道“那就试试吧!来人,去告知南七域,尽快诛杀魔武众人,提李长生头颅来见!”

        说完,黎渚又道“方平之事,暂时搁置!如今,大家彼此心生疑窦,恐无法再让诸位心服口服!今日是圣果宴,还是回归正题!

        先确定圣果归属!

        诸位扈从已死,想争夺圣果,那就各凭本事吧!”

        方平心中冷哼,王主这是转移话题,还是想扳回一局,故意让大家出手争夺?

        自己一旦出手……百分百瞒不住的!

        到时候,一切不攻自破,枫王回归也没用了,找到了方平,哪还用再查的!

        “老家伙,绝对有鬼!到了这时候,还想把老子挖出来!”

        方平确定了,王主大概怀疑自己还在这群人当中。

        也许……王主已经猜测,枫灭生就是方平!

        这个可能性不是没有!

        不过这时候,他也不敢让人查自己,在场有资格查自己的,唯有天榆。

        可天榆这边,方平不同意,天榆也不会贸然查验自己,他是枫王的孙子,枫王不到,方平不答应,除非天榆要和枫王翻脸。

        “想让我出手是吧?我现在不夺圣果,退出那才是笑话!没人相信我不想要圣果!”

        方平心里想着,也不自己说,看向柳无神。

        我实力不行,可夺不到圣果,你们枫王一系的人该出力了!

        柳无神果然很配合,马上道“王,圣果是为了让弱者更强,而不是让弱者厮杀。诸位殿下,都是千金之躯,岂能如此儿戏……而且不少殿下还有真王大人分身在手,战到激烈处,一时失手,岂不是血溅万道殿?”

        柳无神说着,笑道“如今皇城多事,我看还是由天榆大人自行定夺吧!”

        柳无神一脸淡定!

        天榆守护,给不给枫王一系?

        给,那自然没的说。

        不给,那就是故意针对枫王一系!

        枫王如今联络了多位真王,在真王殿中,除了殿主之外,势力最大,枫灭生也是王主最有力的继承人选。

        王庭守护如果不认可枫家,那有些事就要好好说道了。

        如何抉择,全看天榆!

        天榆守护天植王庭近千年,自然不是毫无好处,也没这么大公无私。

        如果天榆真的偏心王主一系,那接下来,王庭的守护还是不是天榆,那都不好说了。

        大殿宝座上,天榆守护看了柳无神一眼,又看了看方平。

        最后,缓缓道“诸位如何决定?”

        “大人自行定夺!”

        众人哪敢反驳!

        这是天榆的东西,它想给谁就给谁,天榆也是真王,还轮不到他们来质疑。

        天榆真王闻言,沉吟片刻,许久,面前的两枚果子,其中一枚飘到了方平跟前。

        另一枚,天榆好像迟疑了一下。

        原本,按照王主的意思,这枚圣果还是给枫王一系。

        可这一刻,天榆却是没有这么做。

        果子,缓缓飘了出去。

        下一刻,不少人面露意外之色。

        人群中,百山越满脸懵!

        给我?

        给我了!

        他都不敢相信!

        怎么就给自己了?

        这也太意外了吧!

        黎渚看了一眼百山越,余光瞥了一眼天榆,也没说什么。

        天榆真王却是淡淡道“老朽累了,到此为止吧!”

        话落,天榆直接消失。

        方平却是若有所思,给百山越了?

        他想过很多人,还真没想到天榆会给百山越,这么说,天命王庭这次拿到了两枚圣果,比天植王庭还多!

        ……

        天命王庭这边。

        姬楠先是一喜,接着脸色一变,迅速传音道“瑶儿,小心了!”

        姬瑶一开始还挺高兴,这时候先是茫然,接着脸色微变。

        耳边,姬楠阴沉道“我原以为它会给天植王庭之人,没想到给了百山越!百山越一旦迅速到了神将境……你的王主之位,未必把稳了!”

        姬瑶脸色再变!

        该死!

        差点忘了这点!

        姬家虽强,可也没做到真的在王庭一手遮天,百山王也极强,如果百山王的孙子到了神将境,那王主之争……真的有点悬了。

        天榆居然故意挑拨天命王庭内部内讧!

        要不然,她这次服用了圣果,可以很快进入尊者境,迅速赶上百山越这些人,再借助姬家的资源,尽快进入神将境,百山越这些人未必有她快。

        姬瑶还在想着,大殿中,王主缓缓道“那就散了吧!不过,这几日,大家最好不要离开天植城!方平之事,究竟如何处理,等枫王大人几位回归再议!”

        枫王回来,还需要一点时间。

        黎渚心中沉吟着,又看了看场中诸人,最终没有再说,起身缓缓朝殿后走去。

        “方平……枫灭生?是他吗?还是其他人?”

        黎渚心中想着,哪怕是他,此刻也略有疑惑。

        方平,绝对就在这群人中!

        他敢肯定!

        “可惜了!也许本王该……杀了他的!”

        黎渚心中再次有些遗憾,今日一切,让他对方平有了些警惕,这样的人物,相当危险!

        可这时候,却是不好再节外生枝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