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全球高武在线阅读 - 第849章 都很委屈(万更求订阅)

第849章 都很委屈(万更求订阅)

        “现在怎么办?”

        老张一走,秦凤青急忙道:“方平,别拿玄明天开刀啊!那个什么玄明天帝,慧眼识金,好不容易发现了我这个天才……把他弄死了,我到哪弄好处去。”

        他才不在乎这些老古董死不死的!

        关键的关键……到现在了,也就这家伙眼光好,看中了自己。

        好歹等自己吃干抹净了,然后再翻脸也不迟。

        方平瞥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你真以为这些家伙有什么好东西?想太多了!几千年下来,真要有,也用完了。

        徐丙那些人到现在也没见他们成绝巅,你能行?

        给你什么?

        一点杂货,你以为他们什么宝贝都有?

        还好处,撑死了给你弄点类似于不灭物质的玩意!

        光头,你现在路错了!”

        “嗯?”

        秦凤青一脸茫然,什么错了?

        “你还记得你四品以前,如何搏命的吗?”

        方平沉声道:“你那时候,有资源吗?有资质吗?什么都没!你就是个破落户!可你四品了,校长战死之后,你很快成为了四品境武者!以一次淬骨的境界,超过了三次淬骨的谢磊!

        那时候,你才是秦凤青,你才是真正相信自己无敌的强者!

        你有这个自信,你也有资格骄傲!

        为什么骄傲?

        你一个穷鬼,除了一条烂命什么都没有,于是你成了当年武大为数不多的中品武者!”

        那时候,秦凤青真的有资格骄傲。

        说一声绝世天骄,没人敢否定。

        一个一次淬骨的武者,大三,成了四品强者!

        可以说,武大成立以来,几乎没人做到过,除了后期方平给魔武带来了大量资源。

        一次淬骨,其实比一些普通武大的天才还不如。

        可普通武大,三品境就是最精英的人才!

        秦凤青大三暑假成的四品,那时候方平可没给他一毛钱资源。

        “你跨入中品境之后,一直说着要尽快成为高品,摆脱天赋的限制,成为真正的无敌强者!我相信你,不,我相信那时候的秦凤青!”

        方平严肃道:“那时候的秦凤青,真的让人佩服!老王什么人都没找,找你下地窟,为什么?因为你是真正的天骄,唯一没被他打垮的天骄!

        我的老师告诉我,你这人一旦成就七品,绝对让人惊艳!

        甚至还说,你成为高品,潜力也许比我还高。

        李老师也说,你秦凤青一无所有,连天赋都没,能走到这一步,真的非同寻常!

        很多人在说你,南部长这样的大人物都知道你秦凤青,那时候,别看没人管你,可大家都在关注你!”

        秦凤青脸色变幻不定。

        方平冷哼道:“可你自从到了五品境之后,尝试到了用资源堆砌你的天地之桥,你满脑子就只有这个了!你现在和强者战斗过几次?

        你和七品境厮杀过几次?

        别说魔都那边七品厮杀不起来,你难道不能去别的地窟?

        成天只想着资源资源,给你资源,又能如何?

        堆砌一个气血八品、气血九品出来?

        你既然是七品,你既然无敌,你就该去战八品,战九品!

        怕什么!

        一招能秒杀你吗?

        杀不了你,你伤势再重,只要活着回来了,老子就是花一千亿一万亿,眼睛都不眨一下,绝对救你!”

        方平见他想说话,抬起手掌,直接不给他机会,哼道:“别说我!别看老子很少越阶战斗,可我这两年战斗次数比你多的多!

        我在界域之地,在王战之地,在禁区,我都战斗过!

        我在真王眼皮子底下杀人,我在一批顶级强者面前演戏,你以为是玩闹?

        你现在有何资格和我比?

        你无敌吗?

        笑话!

        你我同阶,我现在不用任何外物,生生打爆你!

        满脑子只有资源,实力是资源提上去的吗?

        本末倒置!”

        方平骂骂咧咧道:“是先有实力,才有源源不断的资源!而不是有了资源,才有了高实力!到了七品境了,我该给你的都给你了,上次的天金莲、不灭物质,我没给你吗?”

        “给你了!”

        “结果在做了什么?”

        “闭关,三五天的也就够了,闭关完了,你他么倒是去地窟战斗啊!你他么倒是找人厮杀啊!战斗中升华,这才是你秦凤青!”

        “可你呢?我闭关这么多天,你在干嘛?你他么在筹备着找个老古董要一些不知所谓的资源!”

        方平冷哼道:“什么神丹、神甲的,给你了又如何?你就可以今天八品,明天九品了?”

        “部长他们当年要是真的全靠资源堆上去,有现在的武王、冥王吗?”

        “我都懂的道理,你是越活越回去了!”

        “你真的缺资源吗?你在想什么?你在想着不劳而获,一步登天吗?我方平的资源是大风吹来的吗?我不去地窟,不去杀人,不去冒险,有这些东西吗?”

        “你呢?你在想着摇尾乞怜,求老古董给你一口饭吃!”

        “我知道你的想法,你和我三品境的时候差不多,想着他么先到了八九品再说,先变强了再说,境界上去了再说!”

        “扯淡呢!”

        方平语气极为不屑,王金洋欲言又止,方平打断道:“别插话!说的就是他!你们还好点,甚至你们和他一样,我都不会说你们,因为你们有资格,有资本!

        你们是复生武者,你们有希望九品,有希望绝巅,甚至有希望成为帝级强者,哪怕不去战斗!

        可他呢?

        他有什么?

        他什么都没有!

        他就这条烂命!

        当他秦凤青开始惜命了,开始不想着战斗了,开始动起了歪脑筋,他所谓的无敌……那就是个屁!

        那叫自大!”

        方平脸色冰寒,“你以为苍猫他们说你有无敌之资,你就有了?你觉得苍猫和玄明天那个老怪物,真的比部长更强,更有眼光?

        可笑!

        部长当初其实还算重视你,可自从你晋级七品之后,他都没怎么提你,因为你算是半废了!”

        “我对你,如今也只有失望,而没有期待,没有希望!”

        方平语气恢复了正常,缓缓道:“你想要资源,行,我可以给你!你想要玄明天老怪物给你一些好处,行,我也可以配合你!

        你甚至可以佯装背叛人类,投入地窟,我都可以满足你!

        不,哪怕你真的投靠地窟,或者玄明天这些地方,我也满足你,我保证,在你没击杀人类之前,我不杀你!

        你的路若是只是如此,那你想成为强者……我倒想看看你能不能行!”

        秦凤青脸色不太好看,闷闷道:“没这样吧?”

        “是不是,你心里知道!你总觉得你不怕死,还和以前一样,可真的如此吗?”

        方平轻叹道:“你在筹备进入玄明天之前,大概想的是,对方既然让我来了,应该不会让我死的,大不了被利用好了,是这样没错吧?”

        “你真的带着必死的决心去的吗?”

        “你真的有一往无前的勇气吗?”

        “你自我催眠,自高自大,如今还不自知罢了!”

        方平长长吐了口气,“话已至此,我不想再说什么!你自己的路,自己走!路,是自己走出来的,别人无法帮你什么,你心中的无敌路,其实已经不再无敌,你成为本源道的那一天,要是还如此……

        你一旦被人击败,你就会彻底崩溃,再也不会坚信自己的无敌道!

        玄明天帝为何敢利用你?

        不出意外,到了那时候,你非但会有这样的问题存在,还会疯狂……也许会因为我们而疯狂!

        你已经看不清自己了,你的路,走岔了。”

        方平看着他,起身道:“你就在这边待着吧,等玄明天的人出来!我们先回魔都了。”

        “我……”

        方平看着他,沉声道:“你自己考虑考虑,未来几个月,也许就是一次大世!那时候,你要是还不懂,还不明白,你就不配成为我方平的伙伴,你也没这个资格!

        你可以走你自己想走的路,而你我……应该不会再是一条道上的人!”

        ……

        方平很快离去。

        半空中。

        李寒松挠头道:“方平,这么说他是不是有些过了?”

        “过了?”

        方平摇头道:“没过!他现在是已经走岔了道!也许也是你我导致的,我们每次讨论的都是去哪弄资源,实力越来越强,他魔障了!

        可他没看明白,我们的资源是过程还是结果?

        那是结果,不是过程,这个过程才是最重要的,他给无视了!”

        方平恼火道:“这一次,玄明天的事,他是真的没考虑那么多!死鸭子嘴硬,留一封邮件,能代表什么?他要是活着从玄明天出来了,以他的性格,绝对会继续瞒着!

        他想扒玄明天帝的皮,也不想想,人家老古董难道还算计不过他?

        走钢丝,走个屁!

        他有什么资格和帝级强者叫板?

        老子有!

        因为老子每次叫板,都是有底气的,都是找好了后盾的,看似没安排,大体上还是有把握的。

        他是真的毫无把握,就他么瞎来!”

        方平越说越火,冷哼道:“你信不信,这次要是没被发现,最终他就两个结果!

        第一,被玄明天帝吞的连骨头都不剩!

        第二,最终自己疯了,也许是能变强,可他疯了,也许会成为你我的敌人!”

        李寒松干巴巴道:“他应该不会如此吧……不过这次他的确有点失考虑了,应该也是我们进步太快,又经常不带他一起……”

        “他是自己看不清自己!他就不适合跟我们一起行动,这时候的他,就应该和当年一样,被老王击败后,一人一刀,独自去地窟,征战四方!”

        方平摇头道:“你不知道,当初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这家伙扛着一把刀,刚从地窟出来,笑的肆意,笑的张扬!

        那时候,他才初入三品,真的,那时候的他,谁不说一声有魄力,有魅力!

        魔武秦凤青……名气比武道社社长张语都大!

        魔武最大的刺头,刺头是贬义吗?

        不,那是认可!

        吴川是,田牧是,我是,李老头也是!”

        “我们都是刺头!”

        方平眼中有些回忆之色,再次吸气道:“他一个一次淬骨的武者,为何能和我们相提并论?就在这个,而今,他丢掉了最重要的东西,他秦凤青已经不是那时候的秦凤青了!”

        李寒松沉默。

        跟着一起来的王金洋,想了想才道:“他也许是压力太大了,你知道的,当初我们实力相仿……”

        李寒松咕哝道:“现在也没见你比他强。”

        老王也只是初入七品高段而已,比秦凤青境界高的有限。

        秦凤青距离七品高段,也不是太远。

        李寒松嘀咕完了,又道:“也没见你有多大压力……你现在可是被我甩开了一大截。”

        王金洋脸色不善,铁头现在很膨胀。

        自从有了神铠,其他人不敢战九品,他敢,他就膨胀了。

        “铁头……你是觉得你八品了,可以胜过我了?”

        王金洋似笑非笑道:“要不你我试试,切磋一番?”

        “不想欺负你。”

        李寒松摇头,我不欺负弱者的。

        都快八品三锻的他,欺负七品高段的王金洋,多不合适。

        “欺负我?”

        王金洋忽然骂道:“你以为老子是秦凤青?”

        话落,一柄血弓陡然出现,一支血箭瞬间凝聚,喝道:“神铠出来!”

        “别这样……”

        李寒松摆手,一副不用神铠,你一个七品武者恐怕也无法破防的姿态,的确很嚣张。

        “让你吃点苦头,反正死不了!”

        话落,血箭瞬间飙射而出!

        李寒松大大咧咧,身上金光微微闪烁,老子八品二锻巅峰,金身本就强大,你可不行。

        轰隆!

        一声爆鸣,响彻天地。

        下一刻,一道身影飙射而出,大片金色血液洒落虚空。

        王金洋收弓,哼了一声,低骂道:“射死你个王八蛋!”

        嚣张?

        忘了当初第二届武道交流赛,打的你跪地求饶了!

        远处,李寒松胸口破开一个大洞,挣扎着飞回,一脸震撼地看着老王。

        接着,又看了看自己的胸口,血色还在腐蚀他的金身!

        “你……你的气血之力有问题!”

        李寒松一脸震撼,怎么可能!

        他一个八品二锻的武者,居然被老王一箭洞穿了胸口!

        一旁,方平也是皱眉,看向王金洋,迟疑道:“你的气血之力,很久之前好像就可以做到腐蚀一些人的防御,之前我没多想……老王,你不觉得你的气血之力和禁忌海的海水有点类似吗?”

        王金洋微微点头,缓缓道:“有点相似,主要是腐蚀之力方面,有些相似。”

        “啥意思?”

        李寒松还在痛苦地切割自己的金身血肉,有些悲哀,老子居然被老王打了,丢死人了!

        方平鄙夷地看着他,“继续狂!刚刚没射你脑子,脑子也被腐蚀了?还啥意思,我的意思是,禁忌海的形成,是不是和老王有关,明白了吗?

        或者说,当年的禁忌海是不是他打出来的,懂不懂?

        禁忌海是什么……苦海?

        苦个屁,我看是血海差不多,一位无敌强者,在禁忌海交战,也许原本这片海域只是寻常的大海,结果强者交战,力量和血液涌入海中,千万年不散,这么说能懂吗?”

        李寒松发懵,哭丧着脸道:“不至于吧?”

        开啥玩笑!

        “随便猜猜!”

        方平摸着下巴,忽然道:“一直没怎么尝试过,老王,下次尝试一下,去禁忌海中游一圈看看!我总觉得你们几个不是现在的那种老废物!

        就那些老古董,是你们的前世?

        真要如此,你们几位的前世真的够垃圾的!”

        随着见识的多,方平忽然觉得,就李寒松他们这情况,真的是现在的那些老古董可以做到的?

        还有神器呢!

        没看玄明天的那位,一听到神器,精神力都开始波动了。

        老王想了想,点点头,也没再说。

        李寒松苦恼无比,又道:“不止是腐蚀能力,他气血之力好像也比寻常气血之力强一些,未必比得上李老师那样,一卡当两卡用,可绝对比一般人强的多,这又是怎么回事?”

        王金洋主动解释道:“我的力量……好像和一般人有些不一样,我现在好像无法淬炼金骨。李老师他的万道合一,说是气血强,其实还是肉身强。

        他主修的,其实不是气血。

        而我……好像真正的在修血!”

        王金洋考虑片刻又道:“真正的修血!有人修肉身,有人修精神力,我好像又和他们不同,我在修气血之力!”

        方平看了他一会,忽然笑道:“你厉害!气血之力是什么?人类强者的根本!所有修肉身、修精神力的武者,根本其实还是类比于气血之力。

        古武六道……也许这次我算是真正明白第六道是什么了!

        不修肉身,不修精神力,只修炼气血之力,一种极道!

        我要是没猜错,当年你也是走极道的强者!

        三种极道强者,专注于肉身,专注于精神力,专注于气血之力,这就是极道三道!”

        这一刻,方平真的有些了解了。

        这就是一种极道!

        王金洋也是心思波动,迅速道:“方平,多谢!你这么一说,我好像有些领悟……可能我真的修炼错了方向,也许我该更专心一点,专修气血!”

        说着,王金洋又沉声道:“当年我们为何要复生?或者说,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部长说,我们可能是封印自己,重修武道!

        那我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是继续走极道,还是纠正过来,走正常的道路?

        又或者如徐丙所言,我们其实当年根本没走出来真正的极道,只是极为接近罢了,重修一世,也许就是为了走出真正的极道!”

        李寒松迅速恢复了自己的伤势,急忙道:“别乱说……如果这样的话,岂不是说……我修炼错了?”

        如果如此,他就该继续走万道合一,走出真正的万道合一!

        可现在,他已经没办法再走了。

        王金洋摇头道:“我不知道,我只是如此猜测罢了。另外,方平不是说了吗?路都是自己走的,不一定非要按照别人的想法来,前世你我转世重修,也许有他们的想法,可我们却是未必需要按照他们的想法来。

        你是李寒松,我是王金洋,这些话说了很多次了,你不用太过纠结。

        如部长这种正常修炼的武者,不也强大的可怕?

        武者是否强大,还是在于自身,其实我觉得和道路无关,我只是觉得,我该有一些偏重点,这样可以让我迅速变强而已。”

        话说到这份上,李寒松也释然了,点头道:“不错!其实没必要在意这些,还是在于自己!”

        放下了这个烦恼,李寒松笑呵呵道:“好了,这些就不管了,管他前世今生的,方平,接下来咱们该干啥?”

        “成立天部!”

        方平笑道:“招纳人手!等待接收玄明天的人,逼问他们其他强者的藏身地,一个个去拜访!好说话的,那就拜山说清楚!

        不好说话的,那就趁着部长他们现在还能震慑,震慑他们,击杀他们!

        这一次,招纳一批强者,接下来有大用!

        再过一些时日,也许我要带人入地窟,正式介入地窟内域之争,而不是外域!

        我们嚣张的地盘,从外域改成内域了!”

        此话一出,两人都有些激动。

        要正式杀入内域了?

        这还是人类第一次从外域踏入内域,之前方平他们的不算,那只是偷摸着潜入而已。

        “天部?”

        李寒松关注点不同,有些兴奋道:“要不还是叫帝部如何?”

        “滚!”

        “那算了,就天部吧。对了,我们真的要去征伐那些老古董吗?”

        “当然!其实还有一个目的,见识一下古武者的战斗方式,如今这些人出世,纷纷现身,未来未必不会发生战斗,现在知道他们的战斗方式,我们也好有所准备。”

        方平舔了舔嘴唇,笑呵呵道:“这次机会刚好!先征讨这些古老山门,然后收服一批人,带着他们杀入王战之地,之后真王不出,顺势在地窟打下一片地盘!”

        “真王不出?”

        “别问,问了也白问!”

        方平说了一句,迅速道:“回去,筹备,招贤纳士!以七品为界,只招高品强者……对了,那两头投降的妖兽,这次也许可以用到!老子成了部长,得用妖兽当坐骑!天上飞的,地下跑的,水里游的……地鼠我看不上!

        地下跑的用狡,水里游的……我看苍猫在禁忌海游的不错,一只会游泳的猫!”

        两人目瞪口呆,你……好大的魄力!

        那只猫你也要骑?

        ……

        同一时间。

        禁忌海中。

        苍猫巨大的爪子疯狂拍打狡,猫脸上满是愤怒,“小狗,有坏人又在想着对付本猫!欺负猫!帮本猫揍他,戳死他!”

        欺猫太甚!

        自己这次出山,都感应到了好几次恶意了,又有人算计本猫了!

        可惜大狗死了!

        不然就冲这个,本猫也得让人知道,苍猫天狗不是好惹的。

        本猫是不会打架,可大狗会,戳死你们全部!

        苍猫拍打着狡的大脸,蠢小狗!

        天狗多厉害,你怎么这么蠢?

        你要是厉害点,本猫早就不用躲在禁忌海了,怕啥呀,谁敢找茬,大狗戳死他!

        苍猫越想越委屈,大狗死了,没狗撑腰了。

        猫仗狗势的日子,一去不回头了。

        连只乌鸦都要欺负本猫,猫树都敢跑了不回来了,还有还有……好多人好多坏人在想着抢本猫的神器!

        “喵呜……本猫好可怜!”

        苍猫大尾巴打的狡都快吐舌头了!

        你……可怜?

        这只猫太过分了!

        把它折腾的快死了,自己还委屈上了,狡这一刻欲哭无泪,本王不想变强了,蠢猫什么时候放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