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我在春秋当领主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一章 追逐

第八十一章 追逐

        “干!”

        辛又咒骂一声,赶紧从旁边的草堆里拉出另外一具马鞍,套在了马身上。

        同时套上去的,还有一副配好的马镫。

        “追!”

        辛又飞身上马,追了上去。

        这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他认识自己?

        为什么他要抢走自己的猎物?

        辛又大脑飞速的旋转。

        三邑秋狝,似乎并没有这样的年轻人啊!

        随着心中一万个问号的产生,辛又忍不住又抽打了胯下的马几下。

        要是老虎皮被夺走,可就没有机会替凡乜求情了!

        胯下的黑马,还是比较争气。

        在辛又的催促之下,不断地缩短和前方马的距离。

        辛又的心,也渐渐冷静下来。

        同时也产生了一丝疑惑。

        前面那人,竟然骑术不错!

        而且是相当不错!

        春秋之时,大部分贵族,还是喜欢驾驭双马、驷马之戎车。

        单骑走马的行为,虽然有,但是也不多。

        郑大夫子产听说诸大夫想杀公孙黑,忙从外地乘单骑而归。

        鲁大夫左师展也想乘单骑从齐回国。

        只不过他们那时候没有马鞍,也没有胡服,单骑走马可想而知并不舒服。

        所以在贵族之中,善于骑马者并不多。

        辛又的骑术,来自于前世的记忆。

        可是前边这人,虽然没有马镫,但是在马上的技术却极为娴熟。

        可见这人并非第一次骑马。

        而他能处心积虑地等待辛又套好马鞍、绑好虎皮后出手夺马,显然是早有预谋的。

        难道是戎人?

        辛又心中狐疑。

        伊洛之戎,应该有殷商后裔吧。

        据说殷商时倒是有一些贵族喜欢骑马。

        ……

        两匹马里的越来越近,辛又也开始准备抢夺回老虎皮了。

        此时马镫的好处,就展现了出来。

        辛又双腿死死扣住马镫,然后腾出双臂,张开了弓。

        嗖!

        飞箭破空,直中马臀!

        烈马身子抽搐了一下,然后向前摔倒。

        那马背上的信使,整个人也飞了出去了好几丈远。

        辛又的马赶到了跟前,他停下马,看到虎皮完好无损,松了一口气。

        然后将虎皮卸下,绑在自己背后。

        与此同时,那个信使也狼狈地爬了起来。

        他的身子十分轻巧,从马背上跌落,竟然毫发无损。

        “呸!”

        赵茶的嘴里全是泥土,让他十分难受。

        辛又并未理会他,而是转身赶紧收起了马镫。

        马鞍已经暴露了,马镫可不能让任何人看见。

        “你竟然能在马上射箭!”

        赵茶清理完口腔里的泥土,不可思议地问道。

        他的声音很细,像一个姑娘。

        不过辛又并未在意这些细节,而是拍了拍自己的马。

        示意他们等一等。

        辛又握着长矛,走向了赵茶。

        “你想干什么?”

        辛又的眼神,让赵茶有点害怕。

        “夺我虎皮,险些害了我朋友,该死!”

        辛又不准备给这个可恨的贼人一点机会,拿着长矛就扔了出去。

        啪!

        赵茶从背后掏出一条长鞭,向着长矛甩去。

        长矛从半空中被抽飞。

        辛又吃了一惊,这家伙有点东西。

        于是他冲了过去,打算近身格斗。

        啪!

        半空之中,又一声破空之声。

        长鞭朝着辛又甩了过来。

        辛又早就卸下了长弓,然后握着长弓的一头,迎向了鞭子。

        长鞭缠住了长弓,辛又用力一拽,那长鞭从赵茶手中脱落。

        确实有点东西,但不多。

        辛又已经来到了赵茶的近前一尺。

        赵茶从腰间摸出一把青铜短刀,朝着辛又劈了下去。

        辛又他左手伸出,刚好格挡在了赵茶落下的手腕上。

        那强大的蛮力,震的赵茶的铜刀差点脱落了。

        就在这一瞬间,辛又向前半步,搂住赵茶的脖子,将其摔倒在地。

        同时辛又的身子也倒了下去,用肩膀死死地压制住赵茶的胸口。

        “这等身手,也学人家做贼?”辛又冷笑。

        “呸!你才是贼,是你自己看不好你的猎物!”赵茶说道。

        “小贼,偷我宝物,嘴还这么硬?真想看看你爹娘是怎么生你养你的!”

        “呸!两张破虎皮,一匹老马,算什么宝物!”

        赵茶淬了辛又一口,双目死死瞪着辛又,一点惧怕的意思都没有。

        “这……”

        辛又发现了一点异样。

        他胳膊肘下面,并非是坚硬的胸膛。

        反而十分柔软。

        加上赵茶的声音,辛又瞬间明白了一些不妙又美妙的事情。

        赵茶也发现了这个问题。

        脸突然涨得通红。

        “放开我!”

        赵茶大喊。

        辛又猛地从地上弹了起来:“你是女的?”

        “不行吗?!”

        赵茶猛地挥手,又是那种奇怪的粉末。

        辛又挡住了眼睛,屏住呼吸。

        而赵茶则在这一瞬间从地上钻了起来,同时想起了一声尖锐的口哨声。

        一匹枣红色的骏马,从远处飞奔而来。

        这匹马的速度之快,是辛又从未见过的。

        像是一道长虹,瞬间来到了赵茶的跟前。

        赵茶一手拉着马缰绳,轻轻一跃就到了马背之上。

        刹那间,已经离开辛又数十丈。

        “这家伙……是什么人啊?”辛又不解。

        不过他还有要紧的事情,赶紧牵起马,准备回到红水旁边的田猎场。

        至于那匹被他伤了的马,辛又也无能为力了。

        只能将其丢在这里。

        策马扬鞭,辛又很快就回到了猎场。

        他下马之后,并未脱下戎装。

        毕竟田猎还未结束,不需要换下戎装见人。

        此时的会场中央,基本都是浦邑的国人。

        他们围着凡乜,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原委。

        倒是没有人责怪凡乜,浦邑的几个家族,历来都是消息灵通之士。

        这一次赵鞅要来的消息,他们也都有所耳闻。

        至于是谁传出去的,谁都说不准了。

        甘仁和荣江,刚刚从帐篷当中出来,正坐在会场中央交谈。

        辛又没有停留,直接走了过去。

        “甘鹿大夫、浦邑大夫。”辛又过去行礼。

        “辛邑大夫?你怎么已经回来了?”荣江惊奇地问道。

        田猎结束,应该还有几个时辰啊。

        “赵氏家主……没有来?”

        辛又心头不由得一惊。

        “赵氏家主临时有事,可能稍迟一点才会到。”荣江说道。

        “稍迟一点?莫不是……”

        “没什么事,赵氏家主已经派信使给我们送信了。”

        听到这个消息,辛又倒是松了一口气。

        看来暂时赵鞅并没有什么事。

        一匹红色马,从外面飞奔而来。

        wap.

        /132/132525/313335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