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宋末之乱臣贼子在线阅读 - 第六百零八章 搜刮幽州

第六百零八章 搜刮幽州

        “臣杜兴拜见王上。王上万年无期。”

        大殿之上,杜兴跟随着内侍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望见李璟正在书桌后面写着什么,赶紧拜倒在地,大声呼喊道。也不知道为什么,以前见到李璟的时候,杜兴并没有这样的感觉,现在拜见李璟却是感觉到一股深深的压力,让他诚惶诚恐。

        “起来吧!都是自己人,哪里有那么多礼节。”李璟不在意的低着头说道:“杜兴,现在是在幽州,等回到太原,你们的封赏就会下来了。”

        “微臣谢过王上。”杜兴心中很是感动,这些年跟着李璟身后,不就是为了封妻荫子吗?至于封赏推迟,他并没有任何意见,不仅仅是他,就算是赵鼎、李甫、栾廷玉等人都没有册封,都要等到回到太原的时候,拜祭宗庙之后再行封赏。

        “对了,来找我有事?”李璟想到了什么,招呼内侍给杜兴看座才询问道。

        “内线来报,蔡京去见郭药师了,准备让郭药师想办法带领怨军离开幽州,然后勾结童贯,准备进攻幽州。”杜兴顿时露出兴奋之色,说道:“我们的人已经大营中的兵力告诉蔡京了,蔡京也深信不疑。想来他才有这个胆子。”

        “当然深信不疑,大营之中本来就只有三万大军,加上契丹降兵也不过三万五千人,童贯若是加上怨军,最起码也有八九万人,若是指挥得到,消灭我三万多人还是很简单的。”李璟笑呵呵的说道。

        杜兴听了之后,脸上露出一丝迟疑来,他不知道为什么李璟要将大营中的虚实透露出去,只是自己掌握暗卫,却不能过问军事上的事情。

        “你是说,我们的机密做的很好,为什么还要将军中的实际情况告诉蔡京?”李璟好像是看出了杜兴的迟疑,笑呵呵说道:“我已经称王了,偏偏是在蔡京面前称王的,而且这个时候朝廷的使者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前后不超过五天的时间,在这种情况下,蔡京若没有一点动作的话,恐怕他回到汴京之日,就是他下监牢的时候,所以他需要表示,最起码就是表示出自己的态度,无论结果是胜利或者是失败,他都要做出选择,兴兵讨伐就是最简单的态度,既然如此,我为什么不给他机会呢?看看机会来了,他马上就要行动了。”

        “可是?”杜兴还是有些迟疑,不明白李璟为什么要让蔡京这么做,为什么双方还要厮杀一场。

        “任何时候都要相信自己的拳头,只有打一场,才能让朝廷认识到我们的强大,才会惧怕我们,才能护住我们的后翼,在我们和西夏交战的时候,后路没有任何问题。”李璟正容说道:“朝廷这帮人,最是可恶,他们自己没有什么本事,却是想着勾结别人,契丹人就这样被灭亡的,若不能狠狠地教训他们一顿,我们会成为第二个契丹人。所以在我们临走的时候,狠狠的教训一顿朝廷的人,让朝廷的军队见到我们的旗帜,就会害怕,就会胆战心惊。”

        “王上英明。”杜兴赶紧说道。他并不知道这其中的大道理,但是相信李璟所做的一切都是不会错的,自己只要执行李璟的决定就可以了。

        “这个时候耶律大石已经和蔡京在谈判了,嘿嘿,谈判吗?边打边谈。实际上,我却是担心金人。”李璟迟疑了一阵说道:“我们将朝廷打疼了,他们面对金人的时候,不知道还有多少力气,能不能支撑到我们击败西夏的时候。”他已经看到了宋室已经腐朽到了一定地步,无论是官场或者是军队都是如此,他能看见,金人也能看见,尤其是吴乞买即位之后,目光要么向西,对付自己,要么就是向南,征服中原,按照正常的推理,南向的可能性很大,宋室懦弱,却又拥有富饶的土地和无数的人口,就好像是一个婴儿拿着黄金行走在闹市上一样,根本就没有任何安全感。

        “朝廷不会懦弱到那种程度吧!”杜兴有些担心的说道。

        “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李璟摇摇头,心中一点念想消失的无影无踪,左右宋室每年都会赏赐岁币给金人,不如将这些岁币赏赐给自己,让他们用来购买幽州也是好的。想到这里,李璟心情也变的好多了。

        只是他的心情好了不少,距离大殿不远处的一座宫殿里,蔡京正在和耶律大石进行着艰苦卓绝的谈判,双方围绕了幽州城的一切进行争执,一个寸土不让,一个寸金不退。两人谈的很辛苦,确切的来说,是蔡京谈的很辛苦。

        自从李璟自立为王之后,蔡京就知道,想要收回幽州是何等的困难,但是事情到了面前则是更加的困难,卖出幽州,并且卖出的对象有两家,一个宋室,一个金人,难道李璟就不怕被世人所唾骂吗?很快,他就明白,卖给金人,实际上有很多种办法,金人进攻,李璟假装失守那是再顺理成章的事情。因为如此,蔡京不得不和耶律大石磨嘴皮子。

        “四千五百万贯实在是太多了。”蔡京想也不想就拒绝道,现在宋室一年的收入也不过九千万贯,一下子为了一个幽州葬送了二分之一还要多,买了幽州之后,恐怕朝廷的文武百官不用吃饭了。蔡京主掌财政,这样的事情绝对不能做出来的。

        “呵呵,蔡大人,唐王殿下为了夺取幽州耗费兵马五万人,这里面损失了多少将士、马匹、物资等等就不用说了,这些五万将士的抚恤也将是一个天文数字,按照王上的规定,那些战死的将士家属每户四百贯钱财补偿,对于那些老弱还有其他的补偿,比如家有老者,王上还要派人专人奉养其终年,家有幼小者,王上也要抚养他到十八岁成人,实际上,卖幽州的钱财,根本就没有落到王上自己的腰包里,而是给了那些战死的将士了。撇开我们损失不说,朝廷难道不应该为那些死难者家属抚恤花点钱财吗?”耶律大石有些不满的说道。

        蔡京老脸颤抖,朝廷战死的将士自然是有抚恤,实际上也不过是五十贯而已,各个环节克扣一些,阵亡者家属实际上拿到手也不过十贯或者稍微多一些而已,哪里像李璟这样一口气,给出了四百贯之多?他当然知道这里面是有水分,但却不知道如何反驳,归根结底,朝廷对这一块了解太少,甚至不愿意去了解,这下吃了暗亏了。